《宣传部长》-1 陈默到陇水县就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18:43 作者:


关灯
护眼

和当年到酉县赴任代理县长相比,落选后的陈默到陇水县就职的气氛就要冷清得多了,只有市委组织部长胡建设一个人去送他上任。欢迎会上,陇水县头头脑脑倒是来得整齐,县委书记董嵬,县委副书记、县长林之风,县人大主任张伯仲,县政协主席安若山,常务副县长戴伟,在家的县级领导都来了。宣传部也来了两位副部长,一个叫龙永寿,是常务副部长,还一位叫罗兰,却是一位女同志。大家自然是一番客套,欢迎会上,胡建设把陈默作了介绍,说,市委决定陈默同志到陇水县担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文件大家应该都看到了。陈默同志是以正处级来任这个宣传部长的,级别上要比部分同志高一点,这也是特殊情况。陈默同志政治坚定,党性强,清正廉洁,有很强的工作能力,这些,我就不多说了。在这里,我只提点要求,既是给陈默同志的,也是给在座诸位的。那就是希望在座领导,支持他的工作,形成合力,把陇水县的经济工作抓上去。也希望陈默同志认准位子,放手工作,多向在座的领导和同志们学习,为陇水县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胡建设说完后,县委书记董嵬首先讲话,无非也是表示欢迎的意思,他说,陈默同志的到来,给我们陇水县委注入了新鲜血液,增加了有生力量。我相信,陈默同志领导下的县委宣传部一定能够创新宣传工作理念,做出更大的成绩。董嵬说话的时候,陈默听得很仔细。董嵬虽然说得滴水不漏,但陈默还是觉得他有所保留,光强调加强领导,没有半句提及要让陈默同志有职有权之类的话,按说这类表态性语言,是一个县委书记在欢迎会上要说的,至于说过后,是否真的让你有职有权,只有天知道了。陈默就想,看来自己在酉县做的一切,确实让一些人对自己产生疑虑了。现在官场上,大家都高喊着反腐倡廉,树立正气,而事实上谁也不希望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有一个所谓英雄。有人甚至认为有正义感的人是剌头儿,惹祸精,因此对这些人是要敬而远之的。

县长林之风,人大主任张伯仲,政协主席安若山等都作了表态性发言,不过是重复董嵬的讲话。欢迎会后自然就是欢迎宴会,虽然是迎接新到的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但大家却都把焦点集中在胡建设的身上,一窝蜂地跟在胡建设身边。喝酒的时候,大家都围着胡建设上,弄得胡建设头大,说,你们都敬我酒做什么,搞错了对象嘛,今天的主角是陈部长。大家这才回过头来敬陈默酒,董嵬首先端了酒说,陈部长,你在市委办的时候我们就见过面,当时就觉得投缘,想不到还真转到一起来了,这一杯酒,权表欢迎之意。陈默连忙站起来说,董书记,谢谢您的关心,我不善饮,只能略表心意,小啜一口,这样吧,我敬您,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董嵬就笑,说,陈部长客气了,什么关照啊,一起工作就是缘份,来,喝了。

县长林之风比较霸蛮,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就走了过来,把一只手搭在陈默肩上,说,陈部长,俗话讲感情深一口吞,感觉浅舔一舔,虽然对你的大名我也久有耳闻,却从来没有机会和你共饮一杯,这杯酒可得喝了哦。陈默就笑,说,我确实在不善饮,酒量不行,县长还是饶了我吧。林之风就说,陈部长,我是个粗人,只知道一点,酒品如人品,喝酒都不脚踏实地,以后我们还怎么配合?陈默听了,心里就有些反感,心想林之风看来平常是有些霸道的,怎么就把喝酒和人品挂上钩?那句以后还怎么配合,显然就有威胁的味道了。陈默无奈,只得干了杯,心里却对林之风有了些看法。

接下来张伯仲和安若山也来敬酒,两人都不霸蛮,这一关也就轻松过了,安若山一敬完,分管意识形态的县委副书记彭一民端着酒杯走过来,笑吟吟地说,陈部长,说起来我们俩是老同学,现在又是一条战线的,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多了,我来敬你一杯。彭一民陈默原来在酉县县委办的时候就认识了,那年《楚西日报》办了一期通讯员培训班,陈默和彭一民都是县委办副主任,又都是学员。培训班结束后,两人还有联系,陈默只知道彭一民后来下乡里当乡党委书记去了,想不到八九年后,彭一民竟然升了县委副书记。当下陈默笑着说,是啊,多年不见,如今又在彭书记领导下工作了,以后还请多关照。彭一民大笑,说,陈部长,以后我们就一起打伙吃饭吧。说着,见大家正围着胡建设闹腾得欢,周围没人注意,就悄声说道,这酒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吧,我不逼你,等下可不要早睡了,我们来个秉烛长谈。

领导们相互敬过了酒,龙永寿和罗兰才笑着走过来,说,部长,我们也敬您一杯吧,您以茶代酒也行。陈默就笑,知道两位副部长是在关照自己了,当下也就顺坡下驴,笑着说,还真的有些酒意了,今天先以茶代酒,下次再和你们喝酒。龙永寿笑着说,听说您要来,房间已经给您安排好了,直接可以入住。罗兰插嘴说,您的房间是我们部里的几个女孩给装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陈默就笑,自己还没有到陇水县,部里就已经把房间弄好了,这是他始料不及的,看来,当了领导的好处还真是多了去了,不当领导你是想也想不到会有哪些好处的。当下道了谢,说,太麻烦你们了,花费多少,到时候你们开个发票,从我的工资里面扣。

宴席散后,胡建设提出要马上回楚西市去。董嵬就笑着挽留,说胡部长您老人家再怎么也要住一宿啊,我们还想再聆听您对我们县组织工作作重要指示,再说,天已经晚了,回去路上也不安全。胡建设就笑,说,我在这里你们得陪,你们难受,我也难受,不如回去的干净。大家就像听到一个超级幽默一样笑了起来。董嵬笑着说,你老人家一定要留下来一宿,我们只不再敬您酒就是。我在这里把一把手的权威拿出来用一下,今天晚上到明天,除了我和林县长,还有组织部罗部长,任何人不准打搅胡部长,如何?

胡建设笑着伸出一个手指,点着董嵬说,你这个董嵬,你和林之风难道就不算打搅了?董嵬就像被宠爱着的孩子一样,涎着脸说,我们不是有工作向您老人家汇报嘛。

胡建设哈哈笑了起来,说,看来,不留下来,是过不了关呢。

因为胡建设决定留下来,大家就簇拥着他去了宾馆。陈默说,胡部长,您去宾馆休息,我就不跟着去了,我得去安排一下住的地方。胡建设笑着说,你去你去,搬家先搬床,还是先把房间安排好,我有董嵬和之风同志照顾。

陈默就和大家告辞了,龙永寿说,部长,我们的车在门口等着,我们送你去房间吧。陈默点了点头,出了酒店,部里的小车已经开过来了,龙永寿抢先一步给陈默开了副驾车门,陈默也不客气,上了车。龙永寿自己和罗兰才上车,坐在后排上。陈默就问,怎么要住在政协宾馆,政府没有招待所吗?龙永寿回答说,是这样的,部长,原来县政府也有一个招待所,后来承包给私人办,最后干脆就拍卖了,现在叫海滨大酒店。前些年,上面鼓励行政机关兴办实体,人大政协位置超脱,手脚也够快,很快就报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培训大楼的项目,结果人大办了一个宾馆,叫代表之家,政协办的叫委员之家。代表之家离县委比较远一点,考虑到怕你上班不方便,我们就定了政协之家。

陈默说,住在宾馆里一天得多少钱啊,部里承受不起,过一向还是到外面租房子算了。龙永寿就笑,说,部长,你也太节约了,我们这么大一个部,管一个部长住宿都管不起?再说,您的住宿是财政管的,不要我们部里出钱。陈默说,不是那么说,能省就省吧,省下来还不是部里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委员之家,陈默的房间在三楼最尽头,是一个套间,看样子是重新粉刷了一遍的,窗帘是具有家居意味的乳白色窗帘。前面的客厅里放着一张大沙发和几个小沙发,沙发后面是一张世界地图,前面是一个玻璃茶几,上面摆着一束鲜花,一个烟灰缸,不远的地方是一台饮水机。房间里,一张崭新的双人床,被套卧单都是新的,散发着芳香。床头柜上摆着一盆几乎可以乱真的绢花。陈默再看时,竟然连拖鞋都已经给预备好了。整个房间布置得温馨而宁静,既有家庭的气息,又有着一种浪漫情趣。陈默就问是谁布置的,龙永寿笑着指了指罗兰,说,罗部长的创意。罗兰脸微微地红了一下,说,部长是个文化人,所以我想把房间布置得浪漫一些,您一个人在陇水,肯定会想家,所以就把家庭因素也糅了一些在里面。

陈默说,谢谢你们,其实我这个人随便惯了,你弄得太漂亮我反而感觉受拘束。

龙永寿说,部长,您才来,先休息两天,我给您送了些材料,放在书柜里,您抽空看一看,也好掌握一些基本情况。又请示道,您看什么时候开一个部里全体干部职工的见面会?还有,宣传系统领导也要有一个见面会,时间还要请您定下来。

陈默笑笑,说,见面会不急着开,请你们从部里抽一个人这几天带着我走一走看一看,先熟悉一下情况再说。

龙罗二人走后,陈默在卫生间里洗了澡,穿上睡衣想上床休息,突然又想起彭一民说要来聊一宿的话,生怕他突然来了自己穿着睡衣不礼貌,于是又脱下睡衣,穿戴整齐,在客厅里把龙永寿送来的材料翻看着,一边等彭一民。这些材料中,有陇水县志,还有一些经济工作会议的材料,县委书记董嵬和县长林之风的讲话,还有一本县文联编的《陇水风采》,陈默不过就是看一下基本情况,和酉县差不多,酉县和陇水县是邻县,真正的山同脉水同源,所以酉县那儿产的矿,陇水这边也有,矿山就在两县的交界处,风俗人情也完全一样。只是陇水县面积大一些,人口也多了十来万。

看了一会儿,陈默把一些重要数据抄到笔记本上,就没事可干了。彭一民还没有来,陈默掏出手机来,却不知道要打给谁好,自从落选后,他是整整闭关了一个多月,连手机都关了,一个多月时间里,他把自己关在家里,只是陪着两个月的儿子陈耿,看着儿子皱巴巴的小脸一天天地丰满,看着儿子渐渐地会寻着光源去看,渐渐地会张开嘴笑,心里也一天一天的安静下来,那当初的沮丧,愤懑,失望,也渐渐地淡去了。家是心灵栖息的地方,这句话没有说错,在家里,把门关上,就仿佛把那些烦心的事儿隔开了。

直到有一天,何必业找到他的家里,张啸由市长调任市委书记后,原来在市政府办的何必业也调了市委办,继续任他的秘书。何必业带来了张啸书记送的两幅卷轴,展开看时,是张啸那雄浑有力的字迹,第一幅乃是狂草,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第二幅,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陈默看了,不由得激动起来,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出自宋人方岳的诗《别子才司令》:“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自识荆门子才甫,梦驰铁马战城南。”表面上看,这句诗中有一种消沉气味,似乎是安慰陈默。但陈默却从中读到了张啸书记的无奈,西晋时,羊祜制定平吴策略,屡遭掣肘,致使计划落空,因此叹道,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由此陈默就想,自己落选县长后,在对自己工作的安置上,张啸可能遇到了一些阻力,因此才用这句诗来表达自己的无奈。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则是李白诗句,表达了一种自信和进取。这两幅意义截然相反的卷轴,既是张啸对他的期望和鼓励,也暗中蕴含对他保护不到的自责。

当天晚上,陈默去了张啸书记的家。张啸正倚在沙发上看书,见陈默到来,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自己泡茶。陈默给自己泡了茶,也给张啸续上茶水,然后在张啸面前坐了下来。

挺过来了?张啸微笑着放下书,说。

陈默点了点头,说,谢谢书记关心,您写的条幅我收到了。

你当初选择了揭开矿难盖子,就要想到这个结果。张啸严肃地说。既然选择了战斗,就不要害怕牺牲,我知道你会挺过来的。

我只是后悔,是自己的不检点造成的,给别人抓了把柄,辜负了您的期望。陈默坦率地承认,他知道,艳照事件后,妻子舒芳承认照片上的女人是自己,肯定是张啸的主意,他之所以能够较为轻松过关,也是张啸在后面做的工作,在这样的领导面前,如果还要隐瞒自己的问题,就会彻底地失去信任。

生活小节当然要注意,但你落选的关键原因不是这个,是你触动了一些人的切身利益。张啸说。去陇水好好干吧,我相信你不会因此消沉下去。宣传部长是个可进可退的位置,适合于你。你去后,你在酉县的一切,可能会给你造成一些影响,会让一些人害怕,会给你的工作环境带来一些不利,但这不是坏事,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嘛。

陈默沉默起来,许久才说,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到您的身边工作。

张啸笑了,说,陈默,在襁褓里是长不大的,还是去吧。你落选后,把自己关在家中已经很久了,陇水县那边几次问你什么时候去,再不就职,别人就会议论了,就更不好去了。

陈默深思着,墙上的钟时针正指向了深夜十二点。陈默就想,彭一民是不会来了的,说不定,彭一民正在胡建设的房里忙着巴结市委组织部的胡部长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