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3 陈默给彭一民打了个电话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21:07 作者:


关灯
护眼

几天后,陈默给彭一民打了个电话,说,彭书记,我想向您汇报一下宣传工作,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彭一民笑,说,陈部长要见面,我没时间也要抽出时间来呀,你来吧,我在办公室,来了我们也好好聊聊天。

宣传部在县委的最高一层楼,彭一民的办公室在三楼,陈默到彭一民办公室时,彭一民正伏在桌上不知看看什么材料,见陈默来了,笑着站起来迎接,说,失迎失迎。我刚好在看市委宣传部的文件,十大魅力县城评选活动那个,你就打电话来了。陈默笑着说,谢谢书记关心宣传工作,我正是为此而来的。两个人握了手,陈默在沙发上坐下了。彭一民拿起电话,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说,请给我的办公室送一杯茶来。说完就把话筒搁下了,一会儿就有一个女孩端着一杯茶进来,笑着叫了一声书记,又叫了一声部长,把茶递给陈默就出去了。

水浒传彭一民笑着说,对不起呀,陈部长,那天晚上本来是要来和你聊一个通宵的,但后来酒劲儿上来了,就没有再过来。陈默笑笑,说,幸亏你没有过来,要不然我还真陪不起你,那天我回到房间就撑不住了,基本上是人事不省了。

彭一民开始谈起工作来,说,陈部长,你本来就是一个文人,你来了,我们陇水的宣传就有搞头了。你到任之前,县委开了一次常委会,专门研究全省魅力县城的参评工作,董嵬书记的态度是明确的,无论如何都要跻身进十个魅力城市中去,不管采取什么措施。你来了,看能不能由部里先弄一个方案,我们研究一下后再下发?

我今天来就是向您汇报这项工作的,陈默谦恭地回答,工作方案部里已经弄了一个,我看了一下,基本可行,到时候再给您作详细汇报。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和你落实领导小组的事,按照省、市的方案,领导小组都是由副书记担纲,我们照着葫芦画瓢,这个领导小组组长非您莫属,您看?

彭一民笑了起来,说,现在的体制啊,不做事的倒是要挂牌子,做事的却不能挂牌子,这项工作主要还是要你陈部长去做呀,我看这个组长还是你挂了好。

陈默笑,说,我还是给你当副组长吧,你是县委副书记,你挂组长,很多工作也就好开展一些,比如向财政要点钱也会容易一点。彭一民就大笑起来,说,我可要不到钱,钱这东西,还是常务副县长戴伟那支笔管用,这样吧,既然省里市里都是副书记挂名,我也不好推辞。我挂名组长,这个副组长你来挂,另外把戴伟也拉下水,挂一个副组长,他有钱呀。一正两副,格式上也对头。你看呢?

陈默就笑了起来,说,还是您考虑周全,把戴县长拉到领导小组里来,向他要钱时也就好办一些。您是不是先给戴县长打个招呼,我再亲自去找一下他?彭一民笑着答应了。

陈默找到常务副县长戴伟,戴伟很爽快地答应了,说,陈部长下的指示,岂敢不从?说起来,我头上的头衔就多了去了,几乎县里所有的领导小组我都沾了边。陈默就笑,说,你是财神爷嘛,中国所有的菩萨中,财神爷被拜得最多。戴伟就哈哈大笑起来,说,中国人对财的渴望最大,家家门上贴财神,户户神龛供公明,只怕全世界也只有我们这个国家了。

陈默就笑,说,这也是一种良好祝愿吧,我有一次去了一个财神庙游玩,看到一幅对联颇有意思,颇有几文钱,你也求我也求,给谁是好?不做一点事,朝也拜,夕也拜,教我如何?看来纵是财神,掌握着天下财富也有为难的时候。

戴伟又是一陈大笑,说,别人只知道讨钱不易,却不知道施舍更加不易,就说我这个常务副县长吧,掌握着财政签字大权,在别人看来八面威风,但谁知道这其中难处,整天被追着屁股要钱,仿佛就是最大的债务人了,得了钱的,自然高兴,不得钱或者得的少了一些的,就要抱怨。

陈默说,这倒是的,俗话说一人难满百人意嘛。只是,我这里还要先和你打个招呼,日后这十大魅力县城的参评,银子怕不少花。

戴伟说,这个倒是没有问题的,你放心吧,参评全省十大魅力城市,是我们县里今年的重头工作之一,财政当然要大力支持。

从戴伟那边回到部里,龙永寿刚好在办公室,说,部长,正想打你电话呢,你回来了正好,省报来了一个记者,我们已经安排好住宿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请您去陪同。陈默笑着问,来采访什么工作的?龙永寿说,省报为配合省里的十大魅力县城评选活动,开僻了一个专栏,叫做县域风采,记者是来组稿的。

陈默说好啊,这是好事情,把陈引叫上吧,我们一起去陪,以后凡是有记者来,新闻干事都要去陪,大家多熟悉一点,以后也好多上稿。龙永寿说,罗部长和陈引都已经在酒店里陪着了。

当下去了酒店,陈引已经在门外迎接了。见陈默他们到来,陈引说,罗部长和记者在包厢里等着。进了包厢,罗兰正和一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正在聊着什么,见他们进来,罗兰站起来说,部长来了。那年年轻人也站了起来,陈默连忙说,快坐快坐。陈引就走过去插到两人中间偏后的地方,向年轻人介绍陈默,说,张老师,这是我们的陈部长。年轻人伸出手来,说,部长好,我是省报记者张昊,请多关照。陈默笑着和张昊握了手,说,欢迎你呀,张记者。

张昊说,部长,我把这次来陇水县的意图给您汇报一下吧?陈默笑,说,张记者客气了,你们记者是无冕之王呀,谁敢听你的汇报?大家就笑了起来。张昊说,我这次来,是想来摸一下陇水的情况,看看有什么可以报道的。我们的日报结合省里十大魅力县城评比活动,开了一个专栏,专栏开办以来,各地市县竞争非常激烈,都想在上面上些稿件,考虑到陇水县比较偏远,上的稿件不多,所以我就觉得有必要来一趟。

陈默笑笑,听出一点名堂来了。张昊的意思,专栏稿件很挤,他是来帮助陇水县来了。因为在省里杂志社呆了几年,陈默对现在一些记者的做法可谓是很熟悉了,这些人拿着记者证满世界乱跑,其中目的就是一个,到各处骗点钱,不如意就给你来一两个批评报道,先不发表,把稿件传真到宣传部来,地方为了息事宁人,一般都会平衡一下。当然,这些记者也不会要太多的钱,不过万把块,大点的事三五万也就可以有应付了。还有的记者来的时候说是为地方上做宣传,把你引上钩后,最后的意图也就暴露了,无非是拉一点收费版面,或者让地方上的领导和当地企业联系,拉一点彩版而已。陈默想着,却不表露,笑着说,张记者对我们陇水很关心,非常感谢,这样吧,现在我们不谈工作,还是专心喝酒吧。

张昊就笑,说,行,我是要好好敬陈部长两杯的。陈默连忙说,一杯可矣,其可再乎?我酒量不行,喝了上脸。张昊就说,上脸好啊,脸儿红,喝一桶,脸儿青,喝半斤。喝酒脸红的人肝功能好,肾的排毒功能也好,解酒酶强大,所以醒酒快。

龙永寿笑,说,看来张记者对酒文化是很有研究的,懂得多。

当下服务员开了酒,给大家斟上。酒都斟好了,大家都没有喝,拿眼睛看着陈默,陈默这才突然想起,大家是等他发话呢,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这官还没有当入港,官场上规矩多,一桌人喝酒,却只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不发话,大家连酒杯都不敢端的。当下陈默端起酒来,说,欢迎张记者来我们陇水县指导工作,这一杯酒,为张记者接风。

陈默一发话,大家就都举起杯来,向着张昊说,欢迎张记者,来,干杯。

第一杯酒干了以后,就是互敬了。张昊端着酒走过来时,陈默故意偏过头和罗兰说话,装着没有看见。对记者,陈默心里有一个尺寸,就是不即不离,这些记者都是人精,善于顺杆爬,如果不把握好距离,就要被粘住了。张昊走到陈默身边,说,陈部长,这次来陇水得到了县委宣传部的热情接待,非常感谢,我敬部长一杯,以表谢意。

陈默把酒杯沿往嘴唇上碰了碰,表示饮了。张昊也不说什么,又去敬龙永寿,龙永寿只啜了一小口,张昊就不同意了,说,龙部长干了吧,我们是老朋友了,这一杯酒还留着做什么?两个人推了一会,龙永寿无奈,只得干了。接下来张昊又敬罗兰,罗兰也不推辞,也喝了。陈引见张昊又倒了一杯,知道要敬他,于是连忙站了起来,端着酒杯过去,说,张老师,我敬你我敬你,你是我的老师,岂有老师敬学生之理?两人也干了。

吃了几杯酒,张昊就神侃起来,说,陈部长,我对您是仰慕已久了,当年您在《省委通讯》杂志的时候,我就知道您,也读过您的小说。不瞒您说,我也是写小说的,在《人民文学》、《十月》这样的杂志也发表了一些短篇小说,只是,这些年文学不吃香,才金盆洗手了。陈默就笑,因为摸不透张昊的底,也不好说什么,笑道,能够上人民文学和十月,是很不简单啊。

张昊说,不是吹牛皮,当年我走到哪儿,文学女青年都跟到哪儿,每天收到的崇拜者的来信回都回不起,后来干脆就不开封了。

陈引听了,就啧啧地咂着嘴唇赞叹起来,说,张老师,我也喜欢写点小说,以后还请多指导。张昊说,行啊,如果有好的小说,散文,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下,我在省里的《海风文学》杂志有熟人,我给他们的稿件,他们会重视的。又说,我已经过了理想主义的年龄,文学梦不再做了,陈部长弃文从政,真是明智之举呢。我干记者这行也不会久,以后也不免要走陈部长走过的路,省里一位主要领导已经向我承诺过了的,他会给我一个好的位子。

陈默笑笑,张昊说出这种话来,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自我陶醉,简直是一种愚蠢了,和愚蠢的人交谈,自己也不免于要说一些愚蠢的话,于是就保持沉默。但张昊喝了酒,却不甘沉默,傻笑着粘了上来,说,陈部长,有机会我给你介绍几个省里的领导的,现在这个社会,如果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要升官简直就是妄想。我说起来您可能不相信,省委黄明书记对我是很好的,我曾经做过他的一次专访,就那一次,他就说我是他接触过的记者中最有才华的一个,我们经常见面,是跨行业的朋友,陈部长如果有时间去省城,我来给您牵牵线,搭搭桥。

陈默一笑,说,多谢张记者啊,有时间去省城,我会打你电话的。

张昊继续神吹海侃,黄书记这个人很爱才的,尤其是对文人很尊敬,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赏识,前途就不可限量了。说起来,陈部长对这些都是懂的,想当年您在省里的当编辑,短短几年就升了副处正处,如果没有一点政治手腕,是不可想象的。

陈默的脸就雾了起来,这个张昊有些太过分了,陈默当然不会否认自己混到现在这个地步是得到张啸的赏识和提拔的结果,但张昊却在大庭广众之中毫无避讳的说出来,还是令他不快。龙永寿连忙把话题插开,说,张记者,这次你来陇水,想弄些什么素材?

张昊说,题材不是问题,就是没有素材我也能够造出一个来,这就是记者的本事,能无中生有,以小见大,能正面也能反面,亦正亦邪,记者是这个社会的无处不在的眼睛,也是这个社会无处不在的病菌,这是我总结出来的。

陈默微笑着,心里却充满了厌恶,勉强又支持了半个小时,站起来身来说,张记者,对不起呀,我还有点事要去办,已经和人约好的,就不能再陪你了。新闻报道的事,你和龙部长,陈引他们联系吧,希望你这次来,能给我们参评十大魅力县城多发表一些稿子。

见陈默要走,张昊站了起来,说,陈部长,请等一等,我还有事没有向您汇报呢。

陈默想,张昊这下是要把他来的真正意图说出来了,于是住了脚,笑着说,行啊,说吧。

张昊说,是这样的,陈部长,陇水县的经济社会发展很快,有着大量的典型,我考虑可以做一个比较全面的综合的报道,最好是弄一个整版,有文字有图片,集束推荐,地毯似轰炸,这样更具有震撼力,你看如何?

陈默笑了起来,说,好啊,这就要靠张记者来努力了。

张昊说,没问题,不是吹牛,我写的稿子,在报社里是从来没有被枪毙的。只是,有一点下情,还请部长您恩准。

陈默大笑起来,说,什么恩准不恩准呀,但说无妨。

张昊流利的口舌却开始嗫嚅起来,说,是这样的,陈部长,按报社的规定,这样大的版面,宣传单位要出一点费用。现在宣传报道竞争很激烈,我在这里表个态,如果这一期做好了,以后贵县的新闻上稿,我们会尽量倾斜的。

陈默又是一笑,不出所料,张昊是来拉彩版的。陈默笑着说,张记者,这不就是有偿新闻嘛,中央三令五申禁止有偿新闻的。

张昊就窘住了,嗫嚅说,有点那个意思,当然,专版也不能说全是有偿新闻,再说,这完全是出于自愿,这是条原则。

陈默见张昊这个样子,心想这人估计当记者也没有多久,或者是弄这些事不多,却偏要装出一副老江湖的样子来,不由得怜悯他来。自己原来在省委通讯杂志的时候,见多了为拉彩版和广告无所不用其极的例子,那个时候,一本省委通讯,除了省领导的文章外,绝大部分稿子是要作者花钱才刊登的。当然,这些作者一般都是地方大员,这点钱也不要他们掏腰包,而且,有时候花钱还不一定能够挤上版面呢,为此,有一两年时间,常务副主编还出版了一个增刊,其实就是专门用于捞钱,后来被张啸发现,取缔了。陈默笑着说,张记者,这样吧,我真是要先走了,你和龙部长,罗部长还有陈引他们先扯一下吧,究竟怎么做,拿出一个方案来,部里面研究后,再请示县委。

张昊原本以为没戏了的,见陈默这样说,不由得喜出望外,连连说,行行,我先和龙部长他们谈一下再向您汇报,谢谢部长。

第二天龙永寿来到陈默的办公室,汇报了一下专版的方案,陈默笑着说,记者们都这样,谁都来拉专版,一个专版几万到十几万元,不合算。龙永寿笑,说,这怕不行,张昊说他已经向董书记汇报过了,董书记是同意做的。陈默哦了一声,笑道,既然是董书记同意了,我也没意见,你们把稿件组织一下吧。

果然,下午陈默就接到了县委办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到县委常委会议室集中开会。陈默去时,董嵬等人已经在常委会议室坐好了,正在那里谈笑风生,张昊也在,正一个劲地捧董嵬的臭脚。陈默走进去,在彭一民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问道,彭书记,今天的会是什么议程?彭一民就笑,说,你还不知道呀,不是要在省报上弄一个专版吗?董书记的意思,专版上要有常委研究工作的集体照,是通知大家来照相的。

陈默不觉失笑,近些年来报刊的专版他看得太多了,几乎是一个模式印下来的,都是领导班子研究工作的照片,不是几个常委围着一张规划图纸指点江山,就是常委们围着一个椭圆型大桌子开会,当然画面正中的是县委书记,接下来以依次排列。而且常委中也只能是县委书记有动作,比如左手捏着规划图,右手指向远方,仿佛一个正在指挥冲锋的将军一样,其它人则眼睛都看着那只手指向的方向,显示出班子铁桶般的团结。

见陈默发笑,彭一民问,陈部长笑什么?陈默说,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彭一民来了兴趣,说,什么笑话,说来我也听听?陈默笑了起来,说,真想听呀?彭一民说,当然。陈默就小声说了起来,说有一个爱好写作的巡警,深夜巡逻的时候遇到一个漂亮女人,巡警问道,干什么的?女子说,做记者工作的。巡警肃然起敬,问道,请问您哪家报社的?女子羞答道,晚报。哪家晚报?女人回答说,河南晚报。彭一民开始还不太听懂,想了一下,也笑了起来,说,编得不错。

两个正说着,就听见董嵬说,都到齐了?大家都坐吧,让张记者照几张相。大家就相互谈笑着到椭圆型的大桌前坐下,不免为排序进行了一番推让,董嵬当仁不让地坐了主席的位置,左手是县长林之风,右手人大主任张伯仲,接下来是政协主席安若山,县委副书记彭一民,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戴伟,组织部长,统战部长等。陈默忝列末位,排在他后面的就是县委办主任尹志杰了。

常委们坐好后,张昊就开始摆弄他的那台高级照相机,左左右右地跑了几个来回,找好了角度。也许是觉得摆着架式照相怎么也自然不起来吧,董嵬笑着说,今天虽然是专门来照一个领导会议的相片的,但大家都难得聚齐一次,还是讨论点什么吧,也自然一点。大家就轰笑起来,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县长林之风说,既然是为宣传工作把大家集中起来,我们还是议一议宣传工作吧,今年省里十大魅力城市评选工作对我们县是非常关键的,一旦评上了,对提高我县的知名度,改善投资环境,都有十分深远的意义。陈部长是不是把部里的一些具体想法说一下?

陈默笑着说,那我就来汇报一下吧,我虽然到部里上班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自己感觉还没有完全进入角色,汇报的可能不太全面,请常委们批评指正。接着,就把部里的初步方案简略地介绍了一下,最后说,这次十大魅力县城的评比,除了经济指标之外,更是文化软实力的竞争,这次参评,其实也是各县之间综合实力之间的竞争。我们陇水县是边远地区,经济发展指标肯定和其他县城尤其是省城附近的中心县有较大的差距,因此,我们的想法是采取避实击虚的策略,硬实力我们没有优势,就从软实力上着手,把我们独特的临海城市的魅力打出去。

董嵬听着,点了点头,说,陈部长对这次参评全省十大魅力县城的宣传定位,我以为是准确的,我们确实不能和别人比经济指标,省城附近一些发达的县,一年的GDP相当于我们整个楚西市全市的总量,甚至还要高,和别人比经济,我们没有优势。

陈默笑了笑,表示赞同董嵬的说话。又说,为了确保这次参评活动取得好成绩,我觉得每一个环节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采取的是初选,复选和决赛似的比赛规则,我们要做好每一步工作,尤其是省电视台的评选晚会,进入最后角逐的县城都要在评选现场集中展示,非常关键,而这些展示,需要有专门的表演艺术团才行。我县的剧团因为经费问题,演职员长期没有得到更新,已经不能独立地排出一出哪怕只需要十名舞蹈演员的舞台戏,因此,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借这次参评全省十大魅力县城的契机,把县剧团重新组建起来。

彭一民笑着插嘴道,陈部长说得有理,我们县剧团现有的几个演员已经无法完成演出任务了,我有几次倒是遇见这些演员给别人婚丧嫁娶当吹鼓手。这些年群众文化工作越来越受到重视,人民群众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因此,我也感觉到重组县剧团很重要,很迫切。

大家围绕剧团重组的问题热烈地讨论了一番,从各自的角度探讨了一下重组剧团的重要性。最搞笑的是统战部长王庆云,他说,我是搞统战工作的,统战工作联谊活动比较多,感觉重组剧团很重要,有时候开一次联谊会,也没有一台拿得出手的戏,实在是大煞风景。偏偏那些老头子有头有面的,却又喜欢看漂亮女孩子。因此我觉得重组剧团是必要的。他一说,大家全都笑了起来,县长林之风笑着说,那些老头子?我怕是你王部长心里惦记着漂亮女孩子吧?

董嵬见会议岔了题,严肃地咳了一声,于是大家又回到正题上了。

常务副县长戴伟这时提出来一个问题,他说,说起宣传工作,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我们陇水县黄土坪乡腊梅村出了一个新闻人物,一直没有能够引起我们的重视,但在外面的宣传却颇有声色了。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事情,实在值得惋惜。

林之风听了,笑着说,你是说那个覃嫂的事情吧。这事是有的,覃嫂是一个据说小学还没有毕业就辍学的农村妇女,她所在的村子,百分之八十多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把孩子留给年迈的父辈来扶养,这些留守儿童因为缺乏母爱,性格孤癖。覃嫂有感于留守儿童的问题,买掉了家里的两头肥猪,自己写了一个剧本叫《千里寻母记》,她自己导演,而她正在上初中的女儿是主角。没有摄像师,她花钱请了一个私人摄像,拍出了一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电视剧。《千里寻母记》电视刻录了几千个碟片,在农村引起了较强烈的反响。第一家报道这件事的是一家女报。后来,覃嫂干脆就办了一个农村留守儿童自强班,消息传出后,很多大学生志愿者都自愿来她的自强班任教。省电视台,别的地区的电视台,还有凤凰卫视都曾派人来采访,也找到我们县委宣传部,当时我们是有考虑的,觉得田嫂没有师资条件,也没有办学的资质,因此我们作了一些冷处理。想不到,这事还真是越宣传越大了,上次中央电视台第四频道还对覃嫂有一个专访,听说还把她确定为今年感动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的候选人之一。

戴伟笑笑,说,林县长说的这些情况,我们都知道的。我的想法,对覃嫂的宣传,我们不能总是被动的落在后面,县委要有一个态度。

大家就不再做声了,态度这个东西,不是谁都可以有的。于是大家就把目光盯着董嵬,准备听他的态度。

董嵬说,今天这个会还是开得很成功的,大家对宣传文化工作作了研究,对于我县将来的宣传文化工作有着很好的指导意义。县剧团重组的事,我基本赞成陈默同志的意见,我们县财政这几年有好转,还是可以拿出一点闲钱的,请陈默同志召集文化部门研究一个方案出来报县委常委研究决定,我的想法,经费来源的问题,原则上是财政拿大头,剧团也要以戏养团,开展商业化运作。刚才县长说他们在别人的婚丧嫁娶典礼上当吹鼓手,这也是一种商业运作嘛,只是不太雅观而已。剧团要排出好节目,开展商业化演出,争取用演出来求效益。

关于覃嫂的宣传,我们确实是被动了一点,这个责任在我这个班长,当时确实也是有顾虑的,当时我的想法,如果大力宣传一个普通农村妇女来关注留守儿童的问题,那别人就会从另一个侧面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我们的相关部门做什么去了?这是一个考虑。另外,覃嫂办学的事,是合理不合法。我听说,这办学的事,她还和中心小学发生了一些矛盾,教育部门曾经想要介入调查的。我当时的意见是,先放放,任其自生自灭好了。第三个顾虑,有群众反映,覃嫂的留守儿童自强班接收了很多捐款,管理不明,可能会出问题。基于这些考虑,当时是我作了冷处理的决定。看来,这个决定当时是正确的,但随着形势的发展,这个决定今天看起来就有些保守了。我建议陈默同志抽个时间,下去调研一下再定。

会议到这里就结束了,张昊的照片也照完了,照了几十张,也许是因为绕过了陈默直接和董嵬联系了专版问题,张昊就亲热地走到陈默身边来,把相机里的照片一张张地调给陈默看,陈默看着只是笑,什么也不说。张昊说,这个专版的稿件,我的想法是县委董书记写一篇文章,侧重于全县的总体介绍,林县长的也有一篇,侧重谈县里的经济建设,陈部长您是不是也上一篇稿子,侧重于介绍陇水的风土民情?

陈默笑着说,有董书记和林县长的文章就行,我就没有必要上稿了,还是把版面留下来,多报道一些我县的各项工作吧。稿件组织,你和龙部长、陈引同志衔接好就行。张昊笑着说,行,谢谢部长。

张昊从他身边走开后,又凑到了董嵬身边,不知说些什么。陈默心里想,早就听说陇水县重视记者,看来不假。按说,作为宣传部长,陈默应该为此而高兴,毕竟宣传部和记者打交道的时间多,县里重视了,工作也就好开展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陈默还是在心里没来由地觉得,一个地方如果对记者太当回事,就一定是有问题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