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7 陇水县组织了一个攻关小组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24:58 作者:


关灯
护眼

按照彭一民的安排,五月初的时候,陇水县组织了一个攻关小组,专门到省里媒体去攻关。除了陈默和彭一民之外,部里去的是麻慧,陈引,还有县有线电视台的女主播彩虹。去之前,陈默给张啸打了一个电话,说,张书记,我们过几天准备来省里,主要是想打通一下和媒体的关系,为我们陇水县参评十大魅力县城打通关节,想顺带来看一下您,您那边方不方便?张啸问,你们来几个人?陈默如实回答了,张啸说,你自己来吧,其他人就不必要来了,至于媒体方面,我也不太熟悉。陈默说,这没关系,我有朋友在媒体,我只是想来看您。

一行五人分乘两台车一路上风尘仆仆,下午才到省城,找一个临近省电视大楼的宾馆住下了。彭一民问,陈部长,现在要找什么人?陈默笑着说,今天晚上就休息了吧,明天再看。彭一民说,行,明天再看。省电视台有一个姓刘的记者,原来经常来我们陇水县采访,我们招待得不错,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给我留了名片,我明天打他一个电话吧,不知道他在不在省城。陈默说,好呀,千生不比一熟,熟悉的总比不熟悉的人好办事。心里却想,看来彭一民和记者打交道还是少了一些,不知道记者们的为人,记者要你招待的时候,嘴上就像是抹了蜜,但如果你需要他,那就不容易了。

安顿下来后,彭一民笑着说,今晚上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搓几轮麻将吧。陈默笑着说,我可没有这份闲心,我退出,你们刚好四个人,你们玩吧,我得去拜会几个老朋友。陈引因为不太有机会接触领导,一心想着要和彭一民好好接近,于是拥护说,行呀,我还从没有和领导一起打过麻将呢,只是,我技术不行,彭书记一定要让我们才对。麻慧也赞成,说,这段时间忙于工作,麻将都没有好好摸过了,搓几轮也行。当下陈引就去总服务台找麻将和麻将桌,却要交二百元钱,回来时中嘘嘘地说,省城还是不一样,在宾馆里租一付麻将要两百元,我们那里只要二十。陈默笑着说,这就是城乡差别嘛。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就把麻将桌和麻将都送上来了,陈默怕陈引年轻不懂事,就特地把他叫出门去,悄悄地对他交待道,陈引,和彭书记打麻将,不要老捉他的炮,要想法让彭书记赢,懂吗?陈引笑着说,懂的。陈默就笑了,说,不要打得太夜,打到十点钟就休息吧,领导要休息好,不然明天没有精力工作。

陈默和司机开车去张啸家,按了门铃,开门的是张园,一见陈默,张园笑了笑,说,爸爸说你要来,这么快就到了?陈默笑笑,说,张书记在家吗?张园说,特意在家等你。然后,张园微笑着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陈默,弄得陈默也神经过敏起来,说,看什么,我涂花脸了?张园笑,说,陈默,你还是没有变,我真高兴。陈默说,不可能吧,没有变老?张园却不想和他开玩笑,说,你的事我听说了,陈默,你还是我心目中的那个陈默,没有变。

陈默就惭愧起来,张园的话外音他是听懂了的,张园是说他在酉县没有被官场污染。自己真正没有被污染吗?陈默不敢回答,内心中,他对自己的变化却是那么明显地感觉到了,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是润无细无声的变化,因此张园不可能觉察得到。但在她的目光中,陈默还是感觉到自己萎缩下来。

张啸在书房里看书,见陈默到来,也不站起身,只是点了点头,招呼陈默坐下了。张园给陈默泡了茶,走了出去让他们安心说话。

今天到的?张啸问。

陈默点了点头,说,刚到,安排好住处就来看您。

张啸笑了笑,说,在陇水县还好吧?

陈默点了点头,说,县里把参评十大魅力城市的工作交给宣传部,按照县委的安排,我们想找一下电视台的负责人,把关系搭上来。

唔。张啸轻轻地答应了一声,说,省里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弄什么十大魅力城市,完全是向中央电视台学习的,说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陈默说,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作用宣传部长,县委的安排,我不能不努力。

坐了一会儿,张啸突然说,新的市委书记还没有下来吧?

陈默笑笑,说,没听说。

张啸沉思良久,说,省里也在博弈呀。

张啸的话大有深意,陈默不便多问,只是笑,说,无论谁来当书记,都不可能像您那样关心我了。

不然。张啸缓缓地抽着烟,对陈默说,陈默,如果你立志仕途,心里一定要有希望存在,要主动。其实每一位领导都希望自己有伯乐的眼光,发现自己的千里马,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新书记一旦到任,你还是要主动去推销自己,自我经营非常重要,所谓的慧眼识才,还是要从识字开始的嘛,如果连面都不谋,如何能识,不识又如何能用?我们说工作业绩,那是考评中的工作业绩,并不能完全代表个人的能力。现在省里也在博弈,据说省里有两个人选,都是从省部门派下去的,一个是组织部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方若雨,还有一个,是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龙孝义。只是,决定迟迟没有作出来,原因估计是很复杂了。

陈默感激地看着张啸,张啸的这番话,完全是对他的关心才说出来的,是的,一个决心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的人,可以有一时颓废,却不能如染沉疴,一蹶不振。

当下,两人聊了一会儿楚西市的事,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陈默告辞出来,张园送到门口,说,陈默,我也快要结婚了。

陈默一惊,问,这么快?!

张园凄然一笑,说,我还没有另类到独身主义那一步。张园告诉陈默,她的未婚夫是部队的一个团长,驻扎在很远的地方,是朋友们介绍的。结婚后,她也许就要随军去了。

陈默的心境非常复杂,对张园,他不是没有爱,当年没有选择张园,是因为自己心里的理想主义情结,归根结蒂,还是源于自己内心深处的自私。因此,他沉默了。

从张啸家出来后,陈默一时不想回宾馆去,陈默知道,彭一民和麻慧确实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起出差,可谓机会难得,正所谓良宵一刻值千金,这个时候回去,两人就不好安排了。陈默给马宁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是在省城还是出去海钓去了,马宁说自己恰在省城,没有出去。陈默说,我来省城了,正在走投无路,我们见一面吧。马宁听了很高兴,说,什么时候来的,都不先通知一声?陈默笑着说,我们一行五人,通知你干什么,通知你了,又要让你破费接待。马宁就笑,说,不就五个人嘛,五十个人我也招待得起。陈默大笑起来,说,真发财了呀,那行,你现在就招待一下我吧,其他人都在宾馆里玩麻将呢。

马宁笑着说,你还是来我的办公室吧,反正晚上没有人,去茶楼也没有必要。陈默大笑,说,你还是怕花钱呀,我就来。马宁的办公室陈默以前到过,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海钓渔具展览馆,还有很多鱼拓。陈默到了办公室前,叫司机把车泊在院子里,在车上等着,自己就给马宁打电话,马宁迎了出来,说,你到得还挺快。陈默笑,说,我带了车来的。两个进了办公室,陈默一看,马宁的办公室换了一间更大的,布置还是两年前的那样,一个小型渔具展览馆的样子,门上的黄铜牌写的是主编室。陈默笑了起来,说,升主编啦?马宁就笑,默认了。

两个人坐下来,马宁就扔过来一包烟和一并矿泉水,说,你的事我听说了,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还那样呗。陈默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一口水说,随遇而安。

马宁就笑了起来,说,跌了一跤反倒是跌醒了呀,不错不错。

当年你给我钓具,不正是要我淡泊一点吗,现在又说什么风凉话?

马宁大笑起来,说,我可不有那个意思呵,只是觉得你去海边城市任职,不就近钓钓鱼可惜了。

两个人抽着烟,开着玩笑。陈默说,马宁,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反正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这次来,主要是来跑省电视台的关系的,省电视台搞的十大魅力城市评选,我们县委要我来担这个纲。

马宁就明白了,说,陈默,你是为这个来找我的吧?陈默连忙说,主要还是挂念你,当然,你在省城广,交际多,这也是一个原因。马宁大笑起来,说,说假话也不脸红。

马宁说,省电视台领导我倒不太熟悉,却认识几个导演和制片,十大魅力县城其实也就是他们策划的。

陈默听说,不禁喜出望外,说,你还真认识呀,太好了,你策划一下吧,让我们见一个面,把我们陇水也推一推。

马宁笑,说,我是无利不起早,事情可以办,你怎么感谢我呀。

陈默也笑,说,我们带了一点经费,如果这个忙你帮到了,自然会有你的好处。只是,你马宁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世利了啊?

马宁笑着说,人为财死嘛,如果是你的私事,我当然是不会向你伸手的,但公家的钱,不拿白不拿,我可没有义务为陇水县白白工作。再说,你们的专项经费不就是为了办事吗,我不拿,别人也会拿走的。

陈默说,这倒在理,你联系一下吧,这几天最好能够见个面,我们从县里来省里,总不能长期地住下去呀。

马宁笑,说,你们不是有驻省办事处嘛,住进去和自己家一样。

如今这年代,谁还住办事处呀,领导住在那里,想搞一点非法活动都在熟人的眼皮底下,多不方便?陈默实话实说。马宁点了点头,说,陈默,你这官也当出经验来了呢。

当下两个人讨论了一下约见电视台人员的事来,马宁说,现在电视台的人牛逼的很,约出来不容易,招待起来更麻烦。好在那个朋友我们是真哥们儿,我负责把他们约出来,怎么谈要看你的本事了。

陈默就笑,说,行,你只管约出来,我就不信还真弄不倒他们,不就几个电视人嘛。

你先别看轻了,陈默。马宁说,电视人现在是香饽饽,比领导还难见的,潜规则多得很。你们还是要有心理准备。

陈默点头,说,你最好约他们后天见面。

马宁问,为什么明天不行?

陈默笑了起来,说,我们来了一位县委副书记,也牛逼得很,说是认识电视台的什么记者,先让他弄一下,弄不通了,我们再出面也就更有份量了。

马宁不由得大笑起来,说,我说你做官做出经验来了,没错吧,你小子心机很深呢,县委副书记办不到的事,你办到了,别人也一定就会刮目相看了,这心思转得不错。

陈默不由得就有些难堪,说,马宁,也不全是这样,其实我主要考虑的是资金的使用,如果县委副书记没有办好,这项工作在他的心目中就会比他想像的难度大一些,这样,经费上他就会给我说说话,宣传部要经费不容易。

第二天,陈默很早就起来了,洗漱毕,下楼到餐厅里吃自助餐。一会儿,陈引,彩虹也下了楼,大家在一张桌上吃饭。好一会儿,就见彭一民和麻慧说笑着下来了,陈默只装着没有看见,生怕二人尴尬。麻慧却主动和他们打起招呼来,说,都吃上了呀。陈默只好站起来,笑着说,彭书记,本来是想叫您一声的,怕太早了打扰您的休息,我们就先吃了。彭一民笑着说,昨天晚上让他们打惨了,输得不亦乐乎。麻慧就笑,说,彭书记得了一个韩国名字,叫经得输。陈引就笑,说,还是日本名字好,板本太男。陈默看了陈引一眼,陈引连忙住了口,对着彭一民吐了舌头,意思是挨批评了。

大家吃了饭,然后回到陈默住的房间去商量今天怎么办,彭一民就把眼光频频看着彩虹,彩虹就红着脸说,我认识的都是普通记者,也不知道灵不灵光。彭一民笑着说,彩虹同志,你们局长向我推荐了你,说你在电视台的时间长,认识的人也多,我们才把你带来的,你要发挥你的优势呀。彩虹说,我试试吧,给他们打个电话。彩虹出去打电话的时候,陈默悄悄对彭一民说,彩虹只是一个普通播音员,就是认识省台的人,也不会是重要人物,只怕没什么作用。彭一民就笑,说,先不管她,让她去联系一下,多一条路多一分把握。再说也只能这样,聊胜于无了。

正说着,就见彩虹脸红红地进来,说,彭书记,陈部长,我认识的朋友都不在家,怎么办?陈默就笑,心想果然如此,彭一民他们当初定人的时候,广播局长杨喆推荐了彩虹,陈默就觉得有些不靠谱。彩虹一个县级的播音员,怎么会认识能办事的人物?

彭一民听了,笑笑,说,没有关系,东方不亮西方亮嘛,我给刘记者打个电话,试一试。陈默说,书记您可能对记者这个行当不太了解,很多记者都是不太负责任的,期望值不要太大。彭一民就笑,说,我本来也没有抱什么希望,试试而已。

当下彭一民就翻开自己的电话薄来,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通了,彭一民说,刘记者吗?我是陇水县彭一民呀,今天到省城来,有时间吧,我们见一面。对方很亲热,说,是彭书记呀,你好你好,你来省城了?哎呀,你怎么不提前几天电话我,我现在外面出差,实在不好意思,对不起呀。彭一民有些尴尬,说,那可真不凑巧,没事,以后还有机会的。对方说,这样吧,你来了,我打电话给台里,叫朋友代我招待一下。彭一民连忙说,不必不必,我只是顺便问候你一下。

放下电话,彭一民笑着说,狗日的记者呀,还真是滑头,其实出不出差鬼知道,还不是怕出面招待花钱?陈默心里好笑,心想彭一民对记者特别是电视记者了解得太少了,其实这些记者当然不是怕招待,记者从来就不会出钱招待谁,一般都是别人招待记者。记者之所以这些天集体出差,不过是因为十大县城评选活动进入实质性阶段后,各地找的人太多了,压力太大,自己表态又准不了数,不如躲起来。陈默心想,说不定一听说是陇水县来的,记者就知道是要办什么事了,不躲才怪呢。

彭一民又说,陈部长,你在省城呆了三年,又是杂志社的,好歹也会认识一两个新闻界的人物吧,你去联系好了。陈默就笑,说,说实在话,我原来在省委通讯杂志,和新闻界是不搭边的。但我的朋友马宁认识几个人,我和他联系一下,让他出面请吧,我们总不能白来一趟。

彭一民笑着说,白来倒不至于,大不了我们去省委宣传部找人,只是这样的小事,不好麻烦省部的领导罢了。

当下陈默就出去打电话,装模作样地溜了几份钟,进来对彭一民笑着说,马宁答应联系一下看,明天给我们回话。

彭一民说,明天也行,既然来了,我们还是抽空在省城里玩两天,我俩倒没什么,几个年轻人来省城的机会不多,让他们也好好玩一天。陈引,彩虹和麻慧就欢呼起来,说,彭书记英明,我们实在没有很多机会来省城,今天就让我们玩尽兴吧。

陈默就笑,说自己不想出去玩,只想在宾馆里休息一天,睡一觉。又说,陈引,你是通讯组组长,来一趟省城不容易,还是和我在一起吧,等下马宁过来,我给你引荐一下,你可以多认识几个媒体的人,对将来开展工作有好处。陈引本来很想玩的,见陈默这样说,连忙说,行,我和部长您一起,我就特别想认识新闻界的老师们。

当下就分成了两路,分手之前,陈默把麻慧叫到一边,说,小麻,你和彭书记一起出去,要灵活一点。麻慧就笑,说,您放心吧部长,我知道怎么做,只是,彩虹怎么办?陈默不好怎么说,就含糊道,你灵活处理吧。

彭一民他们走后,陈默才对陈引说,你要玩就出去玩吧,注意安全。陈引见陈默这会儿又叫他出去玩,就有些明白过来,说,等他们走远一点我再去吧。陈默就笑了起来,陈引还算是聪明的,终于把他心里的想法揣摩出来了。其实,除了不打扰彭一民和麻慧外,这其中还有一个窍门,和领导一起出差,领导的一切开支,下级部门是要完全负责的,领导乘着这个机会买点贵重的东西由下面来开支,已经成一种潜规则了。所以,领导出差时,都愿意带上自己主管的有经济实力的部门领导一起,甚至有的领导还要把企业家带上,这就好像是带了一个大钱包。领导往哪个柜台上站得久一点,对哪件商品问得多一点,跟随在领导身边的人就立马明白,领导不要吱声,回去的时候,那些领导中意的东西就堂而皇之地进入了领导的家里了。麻慧兼着单位的出纳,和彭一民的关系特殊到这样程度,估计跟彭一民出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些潜规则当然知道。不过,这女人只怕也会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谋一两套漂亮衣物,这也是在陈默的预料之中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