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9 陈默叫陈引、麻慧和彩虹坐火车回楚西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43:39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二天,马宁打来电话,说电视台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请县里的车过去接一下,陈默叫陈引、麻慧和彩虹坐火车回楚西,自己和彭一民陪着记者们坐汽车。麻慧有些不高兴,但也只好服从了。当下,陈默和彭一民在电视台前面的一个茶馆里等着,不一会贺年寿他们就到了,除了贺年寿、彭永和刘亚齐外,还有一个年轻女记者和一个大胳腮胡,是一个摄像师。大家分了车,贺年寿和女记者上了陈默的车,彭永,刘亚齐和摄像师上了彭一民的车,坐好后,两台车不紧不慢地开出省城,上了回楚西的高速。

路上,贺年寿就给陈默介绍起年轻的女记者来,说,陈部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韩娟,综合部的记者,小韩是我们省里有名的四大名记之一呢。叫韩娟的女孩就娇声骂道,贺年片,你这张该死的贺年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陈默就笑了起来,说,韩记者,你怎么把我们贺制片叫做贺年片呀?韩娟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贺年寿制片,简称贺年片,全台都是这么叫的。

陈默就笑,说,电视台的人都是很有创意啊。

回到陇水以后,县委宣传部举行了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仪式结束,陈默就把罗兰叫过来,说,罗部长,这几个记者你就负责接待吧,等陈引也回到了,你们再一起陪同,一句话,他们需要什么素材,就尽力提供什么素材。生活上他们有什么要求,就满足他们什么要求。

罗兰笑了起来,说,无冕之王呀,这待遇真是没办法比。

陈默笑了起来,说,有求于人,必礼下于人嘛。

聊一会儿,陈默就问起了覃嫂失踪的事儿,罗兰笑着说,我就知道是这个结局。陈默笑,说,你是神仙还是半仙,好像能掐会算似的。

罗兰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当初我们一起去覃嫂家调研的时候,我不是已经分析给您听了嘛,覃嫂走到这一步,有偶然,但也有必然。

陈默就笑,说,偶然必然,都快成女哲学家了呀,这些我们不说了,我想知道的是,覃嫂失踪后,县里有什么反映不?

罗兰说,县里的反映很简单,就是不反应,我们把这事向县委主要领导汇报后,领导的指示就是尽量淡化这件事,而且要严格保密。所以,覃嫂失踪的事,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对外宣布是向覃嫂学习活动已经告一段落,巡回报告的阶段已经结束。你没有看见,这一向时间市、县电视台和《楚西日报》连篇累牍都是向覃嫂学习、深入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大讨论活动取得了重大成效,机关作风、干部作风得到了扎实推进?

陈默点了点头,县里这样处理,无疑是妥当的,如果让外界尤其是媒体知道,县里正在树的典型逃走了,那会真是要引发一场舆论地震,甚至会引起连锁反应,形成一场真正的大讨论,真不知道要如何收场呢。

罗兰走后不久,陈默的手机响了,是马宁打来的,马宁笑着问,陈默,回到县里了吧。陈默说,是啊,昨天就已经回到了。马宁就问,你旁边有人没有?陈默笑了起来,说,马宁你弄什么鬼呀,神神秘秘的干什么,我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有人,有什么就说吧。

马宁那头就说,陈默,我给你卡上打了一万块钱过来,你查收一下。陈默大惊,说,你搞什么鬼呀,给我汇什么钱来?马宁就笑,说,陈默,其实这些记者我每个人只给了七千块,多叫一点,是为了给你也攒一点钱,我知道你这个宣传部长日子过得不宽裕。

陈默说,马宁,你这样做是不行的,我是个领导干部,怎么可以这样做?马宁那头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别太把自己当一根葱了,还领导干部不领导干部的,公家的钱不用白不用,如果要廉政,你们县就不应该出这笔钱来托关系走记者,本来就是非正常操作嘛。

陈默就不再做声了,确实,县里出钱去托关系,本来就是一种集体行贿的行为,以前这类拿单位的钱给上级领导送礼,经办人落下了不菲的收入,也是公开的秘密了。马宁是一番好心,只是,这和陈默的性格有所违背。当下陈默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卡号?

马宁大笑起来,说,你真是太健忘了,你母亲住院时,你和我怎么借的钱?陈默这才明白过来了,当年为了给母亲治病,他和马宁借钱时把自己的卡号发短信息告诉了马宁,马宁竟然保存到现在也没有删掉那条信息。

当下两个人似乎都想回避那笔钱的事,于是岔开了话题。陈默说,马宁,你那一付闲人作派都把彭一民给镇住了,还以为你是高干子弟呢,缠着我问了好几次,看样子是想走你的路子。马宁就大笑道,你没有告诉他我不是吧?陈默就笑,说,我才没有那么傻,他愿意去猜,就让他猜去,再说,我虽然和你相交多年,还真摸不透你的底,你狗日对自己的家庭一直讳莫如深,我也不想问。

马宁那头就笑得喘不过气来了,说,难怪呢,你们那个彭书记还悄悄地和我套近乎,单独给我塞了个红包,我当时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呢,原来是你在那边故意拔高呀。

彭一民给你单独送红包,你别是说梦话吧。陈默惊异起来。

我还骗你做什么,这个红包比你们那个可大一点,要不然,我哪能给你返回那么多?

陈默就笑了起来,彭一民这个人,还真是敏感得有些过分了,也许是官瘾太重吧,见了一个神秘人物就当成救命稻草。只是,这些钱却完全不需要他自己出,不过是开张发票,叫司机签个名也就报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陈默说,马宁,你可以来陇水海钓呀,现在接待的问题是没有了,彭一民书记可以接待你的。马宁就笑,说,你别推托责任,再怎么我还是你的朋友呀,还是要你来接待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才挂了电话,陈默就想到要给方志禹打一个电话,心想彭一民连不确定的关系都要拉上来,自己却是有过硬关系也不懂得拉,是有点太幼稚了。

电话一打就通了,方志禹那头第一句话就说,师兄你好,怎么一直没有打我电话呀,在省城吗?陈默心里就温暖起来,方志禹没有因为自己长期不联系而删了自己的号码,一开口又是那样亲切,不由得说,对不起,志禹兄,不是我不打你的电话,我这半年多来过得不是人过的日子,也不好打你电话了,昨天还在省城呢,想打你电话,因为有些醉酒,就没有打。

方志禹那头就笑了起来,说,师兄的那事我是知道的,没什么,你做得好。陈默就惊异起来,说,你知道了?

方志禹笑着说,我毕竟是在组织部工作嘛,有人说组织部是千里眼顺风耳,能不知道?

陈默也笑了起来,说,我现在陇水县搞了个宣传部长,前几天去省城,也是找媒体关系的,听说,易部长去省委那边了?

方志禹就大笑起来,说我是余欢水,师兄的信息也太落后了,易部长去了有小半年了呢,你才知道呀?陈默说,我那个时候正是焦头烂额之时,哪儿有心思注意这些信息呀。

方志禹说,现在是信息时代啊,还是要多注意这些信息才好,易书记对你的印象很好呢,上次你和张市长走后,易书记还和我说过你,说你才华横溢。

陈默感叹道,还不是你给的机会呀,可惜,我没有能好好抓住机会,现在他去了省委,就难见到了。

方志禹说,是啊,他去了省委后,事情忙了许多,见面更不容易,不过这得看机会,只要有心,还是会有机会的。还有,师兄,我现在省组织部干部一处,挂了个处长的职务,以后我们多联系吧。

陈默本来也想问一问方志禹的职务有没有变化,又不好意思问,见他主动说出来,不由得十分高兴,说,祝贺你啊,志禹兄,下次来省城,一定给你当面道喜。

方志禹笑,说,谢谢师兄,我们共同努力吧,师兄才华横溢,明敏练达,决非池中之物。下次来省城时,一定要打我电话,我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陈默仰在老板椅的靠背上,闭目养神起来。看来,自从那次和方志禹见面颇感契合之后,自己不太和他联系是一个失策,官场规矩,千百年来不变的是朝中有人好当官,现在的术语叫提拔,中国文字实在是够神奇的,提拔提拔,除了自己要奋力爬外,还要有人在上面提,光爬而没人在上面提,爬也爬不到哪儿去。但如果光靠别人提,自己不奋力去爬,也会变成扶不上墙的阿斗。陈默觉得,自己还是要加强这方面的努力了。

第二天,罗兰和陈引抽了一个空到部长办公室来汇报,他们汇报说,贺年寿他们几个人还是很努力的,一来就分别去了图书馆把陇水县的资料扎扎实实地看了一天,摄影师和那个叫韩娟的女记者则在彩虹的陪同下,驱车两百多公里,在陇水县的各风景点选景,生活上也还是比较随便的。陈默感到欣慰,说,看来我们还真是找对人了,生活上你们要多照顾好几个记者,如今办事,主要是讲感情投入,招待和陪同过程中,要多为他们服务,尽量把事情办周到。

罗兰笑,说,我们知道,只是,我们身上没什么钱,是不是先和财务那头先借几千块钱放在口袋里,出门时吃饭喝水,我们自己是贴不了的。陈默就笑了起来,说,这事你得找龙永寿部长,他管钱嘛。罗兰说,我知道要找龙部长,可是您得给他先打个招呼呀,免我又去费口舌。陈默笑着同意了,说,你们去吧,我马上给龙部长打个电话,你们先打个借条,直接找他签字就行。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