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10 张啸给陈默打了一个电话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44:52 作者:


关灯
护眼

省里的博弈结束了,张啸给陈默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楚西市新的市委书记近日就要下来履新了,来的是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龙孝义。张啸介绍说,龙孝义原来在是团省委,期间当过挂职副县长,后来回到省委办公厅,逐步升为办公厅副秘书长,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因为原来都在省委办公厅工作,张啸和龙孝义的关系不错。龙孝义来之前,专门去拜访了张啸一次,了解一些楚西市的情况,张啸把陈默的情况也对龙孝义作了简单介绍。

龙书记上任后,我还会和他一起回一趟楚西市,我会作一些交待的。陈默,孝义同志上班后,你去拜访他一次吧,口子我给你打开了,我也只能做到这点,其他忙是帮不上了。最后,张啸说。陈默,你是一个有事业心的人,只要努力,一切都有可能,因此要作争取。

陈默听了,心里很感动,说,张书记,谢谢您的关心,等龙书书上班以后,我会找一个机会去拜访他。

此后,陈默就把注意力集中到龙孝义上任的事儿上来,按照惯例,主要领导履新时,要召开各县一二把手的见面会,接着新领导会下到各县来作一次调研,认一认人,了解一些基本情况。作为一般的县委常委,陈默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龙孝义下到陇水县调研时见上他一面,争取在见面时留下的印象深刻一点,以利于以后的拜访。

新市委书记上任的几天时间,整个楚西政坛平静得有些异常,工作虽然还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但每一个人都有着一种连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的企盼和兴奋,似乎新领导的上任,对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密切相关似的。几天后县委书记和县长去楚西市开会,陈默猜想,这一定就是新的市委书记上任的见面会了。

县委书记董嵬和县长林之风去楚西市后,彭一民给陈默打了一个电话,说,陈部长,有事吗?陈默笑,说,也没什么事,在办公室看书。彭一民笑着说,没事就下来坐坐吧,我今天也颇觉无聊。

陈默就收了书,站起来准备往楼下走,刚走两步,不由得就停了下来,这个时候,正是最敏感的时候,两位常委关在办公室里密谈,只怕要引起猜疑。想着,就又回到办公室,在办公室里给彭一民打了一个电话,说,彭书记,你公务繁忙,办公室人来人往还怎么聊呀,再说,这个敏感时期,不如去茶楼吧。

彭一民就笑了起来,说,依你依你,这今天我请客好了,你说去哪儿?陈默就笑,说,既然是你请客,我就装一回大,地点随你,你找到茶楼就通知我。

挂了电话,陈默不由得好笑,心想人真是变化太快了,如果放在三年前,自己是不会这样谨小慎微,无端生出这些顾虑的。人在官场,就不由自主地一举一动变得谨慎起来,这也是中国官场文化的一种必然吧。

好一会儿,彭一民打电话过来了,告诉了茶楼和包厢名,陈默进去时,却发现自己的老同学刘金锋居然也在,不觉就笑了起来,说,我说彭书记今天怎么这样大方,主动提出要请客,原来有一个冤大头在呀。彭一民大笑起来,说,还说我,你陈部长也不做亏本生意的啊。

三个人坐定了,陈默点了一杯乌龙茶,笑着问,原来金锋和彭书记也认识?

刘金锋笑着说,彭书记向来对我非常关心。

彭一民就笑,说,刘总很会说客套话。又对陈默说,我挂点在刘总他们公司呢,我记得当初研究是让你去挂的,听说你不肯,就落到我头上来了。

陈默笑着说,也不是不肯,这有几个原因呢,一个是我初来乍到,摸不到锅灶,对情况不熟悉;第二,其实也是为金锋着想呢,挂点领导级别越高,企业得到的实惠越多嘛。我一个宣传部长去挂点,能给他什么?

彭一民笑着说,你就是个老滑头,就是帮忙也帮得不动声色,不过你这句话倒是真的,现在企业抢挂点领导,都是抢县委政府几大头,上次还出了一个笑话,把一个政协副主席挂到一个企业,那个企业就像怨妇似的,几次跟董书记提出要换一个挂点领导,说,就是给我挂一个实权局的局长也行呀,政协副主席,能给企业做个什么?来调研我还得花招待。弄得那个副主席脸上像是给撒了一把灰,却又说不出口。

陈默就笑,说,那个企业负责人也太不懂味了。

刘金锋就笑,说,其实这也是实情,县里在企业挂点,也是讲究一个座次的,主要领导挂的都是一些规模大,赢利能力强的企业,给的支持也大。其他小企业,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陈默不想在企业挂点上多纠缠,就岔开话题,笑着说,董书记和林县长开会去了,我就感觉像是放了假似的,正想着打一个人聊聊天,你就打电话来了。

彭一民喝了一口茶,说,听说市委新来的书记姓龙,是省委办公厅下来的,你原来在省里做过,对这个人知道一点不?

陈默摇了摇头,笑着说,我只是在杂志社里做,哪儿能认识省委办公厅的人。

彭一民笑,说,也不知道省里是怎么考虑的,这几年市委领导换得也太勤了一点,弄得下面无所适从。本来张啸书记干得好好的,突然就不干了,说起来,我对张啸书记很是佩服,只可惜没有机会接近。

聊了一会儿,陈默就感觉没有意思了,却又不好说,只得硬着头皮捱着。就听到彭一民突然问道,陈部长,你对企业改制,有些什么想法没有?

陈默猛不然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愣了一下,笑了,说,我对企业不了解,还能有什么想法?

彭一民笑,说,目前,企业改制的问题争论很大,尤其是刘总他们那个公司,大家的感觉是评估过低,有的人还上纲上线,说什么这个方案会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这是哪里跟哪里嘛,第一,这是独立的评估单位作的评估,应该是客观公正的;第二,我和董书记、林县长的想法是统一的,我县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的问题,重点是要引进先进的企业管理制度,既然是改革,就不可能算得那么细,改革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嘛。

陈默笑了起来,心里就开始明白了,原来彭一民今天叫他来聊天,不是没有目的的。陇水县国有企业改革改制,在县级领导中争议确实比较大,尤其是刘金锋他们的三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改制,更是焦点中的焦点,反对的声音主要来自于县政府副县长张子诚和政协主席安若山,张子诚是现任分管工业的副县长,而安若山原来是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对企业有一定的了解。这两个人的说法一样,认为企业资产评估过底,如果按这个评估去操作,国有资产流失将达到一个多亿,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失。政协号称是智囊团,政协委员中颇有一些人才,于是组织了一次大调研,写出了《关于三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改制的调研报告》,最后却被县委给压了,没有能够最后发出来。三德公司的改制上,县长林之风和县委书记董嵬各有打算,各扶持一派。林之风扶持公司董事长胡为东,希望他能够把整个厂子接下来。而刘金锋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争取到了董嵬和彭一民的支持,也想要把整个厂子吃下来,最后的结果,两派势均力敌,于是有了一分为二的改制方案。但是,出于自我利益的共同点,尽管有矛盾,董嵬和林之风在企业改制的问题上,却是统一的,坚持要按原方案实施,两派都不承认政协所说的评估太低的说法。

政协尽管没有什么实权,但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却非常高,虽然那份调查报告最终没有拿出来形成建议案,但县里决定低价拍卖国有企业的消息却已经在社会上传开了,舆论压力大,县里一直拍不下板,企业改制的事就这样拖下来了。

在这个时候,彭一民特别提到了企业改制的事情,陈默不由得不警惕起来,陈默对张子诚副县长了解不多,但听人说,这个张副县长是一个事业型人,也比较正直。因为他对这个方案有意见,陈默就更加需要三缄其口,而且也铁了心不参与了。当下,陈默笑着说,我是办公室出身,也从事过一段时间的农业和农村工作,对企业却是非常陌生的。所以上次金锋老同学问我企业的事,我说是问道于盲。

刘金锋笑了起来,说,陈部长什么时候都这么谦虚。

陈默笑了起来,说,不是谦虚啊,我确实是不懂,不懂的事,我是很敬畏的呢。再说,我在宣传口这块,原来也帮不到企业什么忙。

三个人聊了一会,陈默就感觉到这样聊下去会很尴尬,对于企业改制的问题,自己不想参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为难的时候,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却是龙永寿的电话,说,陈部长,有几个上访的到部里来,硬是要见你。陈默问,上访的?他们不去政府信访办到部里来找我做什么?龙永寿说,不行呀,非要见你不过,不接见就要闹事,我们怎么说也不行。

陈默说,你和部里的人先把他们稳住,告诉他们,我愿意和他们见面,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陈默不由得有些轻松,终于有借口摆脱和彭一民、刘金锋的这种难堪的谈话了。当下,陈默的神情就有一些无奈,对彭一民和刘金锋苦笑了笑,说,没办法,想和你们再聊聊都不行,家里炸窝了。

彭一民把龙永寿的电话听得明明白白,于是笑了起来,说,现在的老百姓不太好对付,动不动就上访,真叫人疲于奔命,肯定又是网吧的问题。

陈默笑了起来,说,不管是什么问题,人家找上门来了,我还得回去安抚一下,不然还可能真出问题了。说着,站了起来,对彭一民和刘金锋笑道,对不起呀,失陪了,本来是想要好好吃一吃刘老板的,看来我是没有口福了哦。

刘金锋就笑,说,你先去,等下吃饭的时候我打你电话。陈默笑着说,不用了,这一去,只怕到晚上都不得歇,还想吃中饭?解决群众上访,一般是要吃盒饭的。

解决好上访事件后,陈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刚才和彭一民、刘金锋的谈话梳理了一遍,感觉到彭一民把自己叫去,决不是什么随便聊聊的。企业改革改制,是一项非常复杂的事儿,充满了利益纷争。可谓漩涡中心,各家参与的人都有一定的利益诉求,为了自己的利益,纷纷拉盟友,自己在其中没有任何一丝利益,还是回避为上。想到这里,陈默不由得苦笑起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了这样一个人了呢?

去楚西市开会的县委书记董嵬和县长林之风第二天晚上就回来了,两人回来的当天晚上就召开副县级以上领导会议,主要是传达市里的会议精神,通报新市委书记的到任情况。散会后,陈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处理一些白天没有处理玩的事务,正忙着,就听见门一响,抬头看时,竟然是董嵬走了进来。陈默大惊,连忙站了起来,说,董书记,您怎么来了?

在办公室看了一下文件,见你办公室还亮着灯,就信步过来看看。董嵬不紧不慢地说,笑吟吟地看着陈默。

陈默笑着把董嵬让坐了,阴夫如玉给他泡了茶,说,我也是因为白天有点事没处理完,急着处理一下,没想到您也加班。

当下,陈默离开自己的办公椅,在董嵬的旁边坐了下来,给他递了一支烟,董嵬接了,两个人吸着烟,董嵬笑着说,怎么样,很忙吧?

陈默笑笑,董嵬不过是无话找话而已,不过,总得有话说呀,陈默感觉自己和领导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无话可说,陈默原来在酉县县委办当一般工作人员的时候,县长就曾经对别人说过,和陈默说话很沉重。现在,即使自己已经是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了,陈默还是不知道聊天时要和领导说些什么,于是陈默就把省电视台记者来做节目的事汇报了一下,董嵬见他摆起架式来汇报,只得微笑着听。

十大魅力城市参评,是让宣传部勉为其难了,花点钱,找点关系是很必要的,毕竟,这是扩大我们县知名度的最好的契机嘛。董嵬微笑着说,又不失时机地把林之风臭了一下,说,当初县委研究的时候,老林没有明确表态,有些犹豫,老林在这个方面没有摆平呢,重经济建设,轻文明建设,还是有点苗头的。不过,大凡搞经济的同志都多少有这些问题。

陈默笑了起来,看来不跟着董嵬一起臭一下林之风是过不了关了,于是说,林县长的思想是有一些弯子要绕,不过,就我看来,他对这项工作也还是积极支持的。

董嵬大笑,说,我找他谈了几次,和他说了单纯的经济思想要不得,再说,精神文明对经济建设有反作用,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观点,颠扑不破的嘛。

说了一会儿林之风的不是后,董嵬突然转过话题,笑着说,当前我县的工作,两个重点,一个是十大魅力县城的评比,另一个,就是企业的改革改制。当前,有一些同志观念陈旧,抱残守缺,总是把国有资产流失几个字挂在嘴上,这不好呢。企业的改革改制,当然不可能那么公平,如果想要国有资产一分钱也不流走,不肯让出一点利益,谁还愿意拿这些企业?你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呀。

陈默就笑,看来在这一点上,董嵬和林之风是达成了一致的了。那么,董嵬这些话,却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通报一下工作情况吗?因为摸不准董嵬的脉,陈默就选择了与自己名字相符的沉默,沉默是金,这句话真他妈说得太好了。

子诚同志就是这种想法,很难沟通啊。董嵬接下来说道,子诚同志分管工业,这些年来很努力,也很有成绩,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太倔了,像个老树蔸,拿斧子都劈不开嘛。

陈默笑了起来,有意要把话题岔开,于是说,董书记,你这话真是太形象了。子诚副县长,我们接触比较少,对他了解不多。不过,他也是好心呀,国有资产流失,毕竟是企业改制中要重点防范的。

这一点我是赞成的,我不赞成的是,缩手缩脚,像裹脚老太婆迈不开步子。董嵬笑着伸出手来,说,陈默同志,时间不早了,还是早一点休息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刚才说的子诚同志的事,我相信他会慢慢转过弯来的。

陈默连忙站了起来,紧紧地握着董嵬的手,笑着说,是的,董书记你是最善于作思想工作的,微风细雨之中就能把问题解决了,这一点我非常佩服,以后还要多向你学习呢。

把董嵬送下楼,陈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时无法平静下来,这两天的时间,从彭一民到董嵬,都给他灌输了一套企业改制的代价论,实在让他想不出是为什么。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张子诚陈默接触得很少,从仅有的几次接触来看,这个人责任心很强,也确实很倔强。据说,当年三德集团准备在乌龙河的上游建一个硫酸厂,张子诚愣不同意,任凭企业领导软硬兼施,始终没有松口。后来,老板干脆绕开这位分管工业的副县长,报告直接递给了县委和县政府主要领导,县长常务会上,以票决的形式把这个报告批下来了。张子诚气得当场摔了杯子,冲出了县长会议室,声言不干这个副县长,回家种田去。事情闹到这一功,最后怎么缓和过来,张子诚不再提撂挑子的事,陈默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张子诚的出身也挺有意思的,张子诚原来是县经委主任,办企业出身,九前年的那届政府选举,本来不是候选人的他竟然高票当选副县长,组织找他谈话,要他退出,他大声嚷嚷,说自己没有弄什么鬼,也没有操纵选举,既然代表选了我,我就决不会中途退出。市委组织部的派去指导选举的人没有办法,只得向市委汇报,竟然得到了要求大会尊重选举结果的指示,于是愣把这个副县长当了下来,而且一当两届,成了楚西市民选副县长中当得最长的。一般来说,一些本来不是候选人最后当选副县长的,一届没干完就调了,而张子诚居然连任两届,这不能说不是个奇迹。据说县里市里的意见基本统一的是,这个人是一个胜任的分管工业的副县长,陇水县的矿山管理和企业效益比较好,有他的一定功劳。

对于这样一个有点儿传奇色彩的人,陈默心里还是有一点佩服的。作为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张子诚认为三德公司改制方案会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陈默感觉这不会是空穴来风。只是,陈默知道,自己在这中间其实起不到任何作用,既不能给张子诚以支持,也阻挡不了那个改制方案的实施,只有沉默,才是他唯一可以做的。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