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12 省卫视的贺年寿打电话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46:35 作者:


关灯
护眼

省卫视的贺年寿打电话来,说,陈部长,你们县里的专题片第一集已经编辑好了,我们刻录了两个光盘,让你们县台的彩虹同志带回来了,你收到了没有?陈默笑着回答说,还没有呢,你们辛苦了呀。贺年寿那头就笑,说,马宁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应该做的,这次做的是陇水的山水篇,还要做风情篇,人文篇和风采篇也正在整理之中,尤其风采篇,你们县里的英雄模范人物的材料要先准备好呀,下次我们来的时候,一次完成。按方案,这些推介县城的电视专题片除了现在播出外,年终还要按得票多少进行一次联播,我们争取上联播吧。

陈默表示了感谢,又问了一下贺年寿第一集山水陇水的专题推介什么时候播出,贺年寿告诉他具体的时间后,说,我们到时就不再另外通知了,你给县里的其他领导通知一下吧,到时请大家收看。陈默笑着说,贺兄你还真是考虑得细致,我叫部里发个通知吧。

第二天陈默就叫部办公室给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都进行了节目的预告通知,现在官场上都很看重电视宣传,陈默翻了一下以前的档案,宣传部有一个奖励新闻报道的方案,上省级电视节目新闻联播的一条消息奖励5000元,省报一版上一条2000元,头版头条10000元,上人民日报,不论在哪个版,奖励是30000元,上中央电视台新闻栏一等奖万元市报和电视台也有几百元。去年全年宣传部发出去的新闻报道奖奖金达到20多万元。从这个方面来看,陈默知道这个通知是非常必要的,到播出的时候,县级领导都会很关注。

节目如期播出了,整整十二分钟,电视节目把陇水拍得很美,台词也富有诗意。电视节目一结束,董嵬书记就打电话过来,说,陈部长,你在哪里,看节目了没有?陈默说,董书记您好,我正在办公室看节目呢。董嵬笑着说,我也看了,不错,拍得很好。陈默笑着说,我的感觉也还行,董书记,看来这钱还是花对了。

董嵬笑着说,我还是那句话,办宣传要舍得投入,知名度也是一种生产力嘛,有时间不,有时间到我办公室来聊聊?陈默连忙笑着说,我就下来。

下楼时,陈默一路在笑,从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后,官场上演绎不少,什么环境也是生产力,宣传也是生产力,现在董嵬又来了一个知名度也是生产力,官场上的举一反三就是这样反起来的。到了董嵬的办公室,董嵬破天荒竟然迎了出来,笑着说,陈默同志,我看了这个节目,很兴奋呀,说起来惭愧,我自己在陇水工作十多年了,不真不知道陇水会这样美。

陈默笑着和董嵬握了手,说,这是角度问题,虽然是平凡风光,拍出来以后就不一样了。

董嵬笑着说,这就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身山中了。

两人坐下后,秘书过来泡了茶,董嵬扔了一支烟过来,说,看了这则电视,我对我县参评全省十大魅力城市有信心,还是你懂得这行呀,剑走偏锋,武侠小说的专用词汇都让你发挥得淋漓尽致了。

陈默笑着说,这仅仅是第一篇,我们准备弄出四个专题来,策划的思路上次也给您汇报过了的。

董嵬笑着说,好好,抓紧弄,经费我们可以保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嘛。我提一个要求,这个系列节目,能不能多刻录一些碟片,全县吃财政饭的干部职工都买一张,作为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爱我陇水教育活动的一个项目来抓?当然,只是建议大家购买,不搞一刀切,不搞扣工资,碟片保本也就可以了。

陈默说,这个办法好,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您站的高度,是我不能企及的啊。

董嵬也不脸红,呵呵笑了起来,说,也不能说高度,陈默同志,我们的高度一样的嘛,我想这大概是考虑工作的角度问题吧。

陈默笑着说,我是不得不承认的,在这个方面,我和您有差距,而且差距还不是一点点。您的指示我们立即执行,明天我叫把碟片批量刻录,把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开展爱我陇水,建设陇水的活动方案弄出来,再拿到常务会上汇报。

董嵬笑了起来,伸出手来在陈默的面前摆了一摆,说,不用常委讨论了,开个常委会不容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两个就定了吧。

陈默笑着说,行,我听您的。

接下来董嵬笑着说,陈默同志,我考虑,最近要开一个常委会,想听听您的意见。

陈默脸上笑面虎着,心里却在想,开常委会,一般来说县委书记完全可以定下来的,最多和副书记,县长等商量一下,也可以定下来了,这次董嵬却想听一听他这个常委的意见,估计是有什么事了。当过几个月的代县长,又当了半年多的宣传部长,陈默对官场的一切也日渐明晰起来,一般来说,有一些难以统一的事项,主要领导都是先与常委们单独通气,个别争取,最终来求得统一。

董嵬说,这次常委会,我考虑要研究几个问题,首先是人事问题,你来陇水县也半年多了,将近八个月了吧,应该熟悉情况了。过来一段时间,有一些正局领导要动一动,还有一些要提一提,有两个局的局长被纪检立案调查,已经转给检察机关了,这些都要研究。不知道你有没有一些方案,如果有,县委是会考虑的。

陈默笑了笑,董嵬的话已经说得很明了,就是会考虑陈默提出的人选,换一句话说,也就是这次人事会议,如果陈默想提拨一两个自己人是可以的。县里的人事会议,说起来很神秘,其实也就是一次权力的分配和平衡的过程而已。陈默说,我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考虑,对干部也不太熟悉。

董嵬和蔼一笑,说,还是提一两个吧,领导的威信,其实还是要与人事权挂钩的,你才来,树立你的威信,也是我的责任嘛。

陈默想了一想,说,我还是暂时不提吧,回去和部里几个领导研究一下再给您汇报。

董嵬说,研究人事问题只是一个议程,更为重要的议程,是研究三德集团改制的事,改制方案已经拿出来一段时间了,但下面不太统一,这个问题我记得上次我们交流过一次的,我还是那句话,改革改制没有现成的经验供我们参考,改革也要付出代价,我们不要害怕代价。但是,社会上的传言还是比较多,还有匿名信,说什么陇水县委县政府主导的三德集团改革改制是一场出卖国家资产的非法活动,等等,你看到了没有?

陈默确实没有看到这封匿名信,就老实回答说,我没有看到。

我这里有一份,你可以拿去看一下,这纯粹是无中生有嘛。董嵬义愤填膺地说,从抽屉里拿出一沓资料来,递给陈默。陈默不想掺合到里面去,于是接过来,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匿名写的大意是,三德企业是陇水县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有四个分厂,总资产九亿元,年生产电解锌70000吨,生产硫酸20万吨,四氧化三锰一点五万吨,年销售收入14亿元,上交国家税收一点二个亿。就是这样一个企业,改制评估价格只有四亿元,这就意味着私人老板只要拿出四个亿的资产就可以把九亿元的东西拿走,造成国有资产直接流失五亿元,加上现诸存于厂里的矿石原料,国有资产流失将达到六个多亿。另外,县里还准备企业改制后,财政拿出六千万元来补贴给企业,这简直就是把企业白白送给资本家不算,还倒贴了六千万元。

陈默的心急跳了起来,如果这匿名信说的是事实,那么国有资产流失是没有问题的,难怪分管工业企业的副县长张子诚在县长常务会议上坚决反对!陈默飞快地翻了一下,双手交给董嵬,董嵬不知道陈默有编辑的经历,看材料有一目十行的本事,以为他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笑着说,你看,罪名大吧,够吓人了。

在企业改制的问题上,我和林县长的思想是统一的,当然,县委其他同志的思想也基本上是统一的,县委希望,要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正确引导舆论,我建议县委宣传是不是组织一批我县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的稿件在《楚西日报》上发表。董嵬一边抽着烟,一边言斟句酌地说,眼睛紧紧盯着陈默。

陈默笑了一笑,说,我会和县委保持高度一致。

我相信你,陈默同志,你是一个党性觉悟很高的同志,蔡鹏同志这样评价过你呢。就这样吧,人事上面,你们部里研究后就告诉我一声。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