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14 三德集团改制进入了实质性操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47:59 作者:


关灯
护眼

县委常委会后,三德集团改制进入了实质性操作,按照县委的安排,陈默叫陈引组织了一个通讯员会,部署大力宣传陇水县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经验的报道。工作部署下去后,《楚西日报》就开始连篇累牍发表陇水县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的消息和通讯,县委书记董嵬和县长林之风还专门撰写了长篇文章,介绍国有企业改制的情况。陈此因为被提了副科,心里对陈默很感激,每一张载有陇水国有企业改革改制消息的报纸都给陈默留了一份,但陈默却根本不去看。

陈默虽然不去关心,但信息还是源源不断地汇集起来,和那天晚上刘金锋预想的一样,三德集团一分为二,分离为金锌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广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金锌集团的老总为原三德集团董事长胡为东,而刘金锋则成为了广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改制后的企业职工全面买断,按工龄计算,买断工龄几千到四万元不等。企业改制后,两千多名职工下岗,为了应对下岗职工可能引发的上访潮,县里层层设卡,高度戒备,终于,在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后,下岗职工都认了命,不在折腾了。

鉴于陇水县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的成功,楚西市委政府决定在陇水县召开一次大规模高级别的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现场会,现场会的前一天,陈默接到了自己在酉县时的秘书丁可的一个电话,丁可说,县长,我明天要和李一光书记他们一起来陇水开会,想见您一面,可不可以?陈默就笑,说,丁可,来了就打我电话吧,没什么可不可以的。丁可那头就不好意思地笑,说,我是怕您工作太忙,不好打扰您。

第二天是会议报到,下午的时候陈默就接到了丁可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到宾馆里了,来了五个人,县委书记李一光,县长任超群,分管工业企业的副县长龙国用,还有一个是县委办主任。他是作为工作人员为领导服务的。陈默就问,李书记他们在干什么?丁可说,李书记任县长他们被别个县的书记县拉去潇洒去了,只有我和在国用县长在房间里,商量着给您打电话。陈默就笑,说,打电话还用得着商量呀,这样吧,你们住的宾馆斜对面有一家枫叶茶楼,你们俩先去开包厢等我,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后,马上过来看你俩。

给部办公室交待完工作后,陈默叫司机把自己送去枫叶茶楼,丁可和龙国用都站在茶楼门外等着了。

一见面,大家都有一些激动,龙国用和丁可的眼睛甚至都泪光闪现了。陈默见两人情绪激动,连忙笑着说,怎么站在外面来啦?龙国用憨笑着说,您来我们不敢在包厢里坐着等的。陈默就大笑起来,说,国用呀,你已经是副县长了嘛,我们是平级干部了,有什么不敢的?龙国用恭恭敬敬地说,不论在什么时候,您都是我们尊敬的领导。陈默摇了摇头,说,不说级别了,还是以兄弟相称吧,这样亲切。

丁可见到陈默,泪水几乎都要忍不住了,说,陈县长,我们好想你呀。陈默不由得心里也是一阵酸楚,强笑着拍了拍丁可的肩膀,说,我也想你们,走吧,我们去包厢。回头交待了司机小刘,叫他把车开回部里去,万一部里要用车不方便,宣传部就那么一台车,部长带着走,办公室就无车可调了。

进了包厢,茶已经点好了,还是浓浓的乌龙茶,陈默很感动,离开酉县有那么久了,龙国用和丁可还记得自己喜欢喝乌龙茶。当下三个人坐了下来,因为情绪激动,彼此一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还是陈默先开了头,笑着问龙国用,怎么样,现在还好吧?

龙国用憨厚一笑,说,我现在主抓矿山,还行,矿山整顿后,已经基本上理顺了。陈默笑了起来,说,那就好,矿山是个矛盾聚焦的地方,不痛下决心从根本上进行整顿,319那样的矿难还是会发生的,酉县背着这个包袱,已经背了多少年了,这次能够彻底放下这个包袱,对以后的发展是有利的。

龙国用笑着说,只是付出的代价大了一些。

陈默笑笑,明白龙国用指的什么,因为对矿山问题不妥协的揭露,使他到手的县长选掉了,这就是龙国用的言外之意了。于是陈默笑着说,事物要从两方面去看待,坏事中也有好事呢,如果我不走,你这个副县长怎么上来,从县政府办主任到副县长,你是坐了直升飞机呢。

龙国用感慨地说,县长,这些基础都是您给我打下的,我永志不忘。如果没有您,我现在也还只是一名普通的背着个处分的乡长,我也知道,您没有选上县长,离开酉县前向组织推荐了我,张啸书记因此在我的任职上是力排众议的,当然,因为319引发的政坛地震,大批县级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副县级领导职数空缺也使我讨了巧,但归根结蒂,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

龙国用又说,丁可已经是县政府办的副主任了,主要是跟我,这次来陇水县开会,他缠着要来看您,我就把他带来了。

陈默笑了起来,说,祝贺祝贺,还是国用县长会用人呀。

丁可见说起自己,就不好意思地笑,说,我还不是您一手提上来的,其实您第一次陪着张啸市长来我们黄龙乡的时候,我表现得很不好,还争了您几句,后来知道您成了我们的县长,可吓坏了。

陈默大笑起来,说,发展企业不一定要牺牲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利益,你说得对呀,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小秘书很有思想呢。

三个人说着话,慢慢地就放开了。龙国用和丁可都说,陈默瘦了。龙国用关心地说,陈县长,您的落选,正如后来组织调查结论所说,是一些坏人对您的报复,现在酉县人民仍然是十分怀念您的,说您是一位真正的好县长,酉县让一位好县长落选,是酉县的耻辱。

陈默笑了起来,说,国用,这些话作用对我的安慰是可以的,但我不相信,社会不可能觉悟到你说的那个程度,如果真的群众觉悟都这样高了,那么什么问题都好解决了。

丁可毕竟年轻,处世经验不足,说,陈县长,您要注意身体,不要受那事的影响,看到您瘦了,我很难过。

陈默就沉默下来,丁可说出的,其实也是许多人想问而不好问的问题,也是陈默深感难于回答的问题。如果说自己对落选毫不在意,显然太假,也不能让人相信。陈默没有回答,而是问起了李翔和覃健的近况来,一问,龙国用和丁可都沉默了,脸色凝重起来。陈默就意识到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眼睛紧紧地盯着龙国用和丁可,好像希望从两人的脸上找出答案来。

好一会儿,丁可憋不住了,说,陈县长,这也是我想要对您说的,您调离后不到三个月,覃健又出走了。

为什么?

我知道是为什么,丁可语气激愤地说,319特大矿难揭露之后,在您的关心下,覃健恢复了工作,还安排进了县委宣传部当新闻干事。您走后,陶恢和凶手被枪毙,覃健的日子就难过起来,不断有社会上的人威胁要取他的命,他还收到了威胁信,说是决不会放过他。覃健报了案,但事情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覃健没有办法在本地生活,就出走了。

陈默沉默起来,这事乍一听让他有些震惊,但细细一想,这其实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的,揭露319重特大矿难,导致了不少人的下台,很多矿老板因此而受到处理,作为代县长的他尚不能避免落选的命运,况一个小小的覃健?

更为令人寒心的是,覃健出走后,县委宣传部立即作出处理决定,以覃健自动离职超过期限为由,辞退了他。丁可又说。

陈默反目光转向龙国用,龙国用连忙说,对不起,陈县长,我们尽了力,确实保护不了他,县里不可能要求给他二十四小时警卫,这事李一光书记也知道的。至于宣传部辞退了他,我们政府这一头也不好插手干预,毕竟党政分开,我们即使是说了也不起作用,何况,他离职太久是客观事实。

陈默沉默了一会,长叹了一声,说,这也许是他最好的结局了吧,每一个勇士,都不免于牺牲,丁可,如果你能找到他,或者遇到他,你叫他来找我吧,我这里永远有他的一席之地。

我一定转告他,陈县长。丁可激动起来,眼泪又盈出来了。

李翔呢,他的情况怎么样?

他的情况也不太好,不过,和覃健相比,李翔好多了。龙国用说,接着,龙国用介绍起李翔的近况来,陈默调离酉县之后,李翔还是一心一意地在酉县的海边跑,为深水港口建设起草可行性方案,然而,建设局却把他分到城管那边去,要他和城管队员每天上街去撵那些进城摆摊的小摊小贩。一方面这和李翔的调来酉县的初衷不同,二一个,李翔本人就摆过几年的烤羊肉串摊子,自己原来就曾经被城管赶来赶去,所以对那些小贩很是同情,工作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在李一光对李翔还是比较重视的,指示县建设局把李翔重新分到局办公室,免得他整天要上街巡走。李翔虽然是一个书生,但吃了那么多的苦,也还是懂得生活第一,现在城建虽然不安心,还能坚持工作。

陈默听了,不由得百感交集,又不好表现出来,三个人边喝茶,边聊着天,到了半夜才休息了。陈默一直以为李一光可能会给他打电话,毕竟两人的关系不错,李一光来陇水,不可能不来见上一面。但最终李一光还是没有打来电话。

第二天的现场会,市委书记龙孝义和市长蔡鹏都来了,领导很忙,陈默只得远远地和蔡鹏打了个招呼,就再也没有机会讲一句话。会议的当天晚上,陈默知道蔡鹏和龙孝义的房间里一定是宾客盈门,自己也就不去拜访了。

陈默突然有了一种心境,就是一种边缘化后的淡然,虽然也有一丝的不甘,但毕竟,那个充满了朝气,积极用世的陈默,已经成了往事。

国有企业改制现场会后,陈默接到了市委通知,去省委党校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任职培训,出发前的一个星期,陈默主持了一个部务会,把部里的工作安排了一下,由司机把自己送到楚西市,在家里足足住够了五天时间,在这五天时间里,陈默每天关在家里,做起了模范丈夫,洗衣煮饭带孩子,舒芳也请了两天假,夫妻俩耳鬓厮磨地过了两天时间,似乎要把平时的两地分居欠下的债全部都还回来。其中的一两天时间,在做完了家务的时候,陈默还打开了电脑,写起了小说来。舒芳默默地看着他的这些变化,表情十分复杂,她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这样淡然下来,然后内心的直觉却告诉她,这不过是她的一种幻想而已,她知道,陈默还会回到他们官场生活中去。

去省城的路上,陈默给方志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方志禹就问,陈默师兄,在省城吗?陈默笑着说,正在往省城赶,在高速上,去省委党校学习呢,宣传部长培训班。方志禹就笑,说,这个班我知道,最近一些县新部长上任,省委宣传部就提出组织一个班,你到了打我电话呀,我请你吃饭。陈默笑着说,我估计三个小时后就到了。

进城后,陈默报了到,安排了寝室,省委党校毕竟是省委党校,学员寝室都是单间,还带有卫生间。一切安排就序后,陈默才打了方志禹电话,约定了地点,自然又是去茶馆。陈默到的时候,方志禹已经把包厢开好了。两个喝了一会儿茶,聊了一点无关紧要的事,方志禹就看出陈默的心情有些灰暗,也不劝他,说,你来学校一段时间也好,换一个环境,也许对你有好处,没事的时候,特别是周末的时候,想喝酒聊天就约我吧。陈默笑着答应了。

省委党校的学习其实是很轻松的,全省有三十多个县的新任县委宣传部长参加了学习,楚西市只有陈默一个。一般都是上午上课,下午休息。陈默周末的时候也去了一下张啸的家里,张啸去了省农办之后,经常下到各地区和县市去,很难碰上。陈默也去了一次马宁的编辑部,聊了一个下午,马宁的电话就没有断过,弄得陈默也没有心情了。

倒是贺年寿,彭永,刘亚齐三个知道陈默来省里学习后,不时打来一个电话,还请陈默吃了几顿饭,陈默就有些感动,这些媒体上的记者,毕竟与文人沾了一点边,还是很讲感情的,陈默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对陇水的十大魅力县城节目的制作之类避而不谈,那是工作上的事,陈默不想太为这些事操心。心情灰暗下来了,就觉得一切其实都是非常可笑,即使是原来看来很有意义的事,现在看起来却如同游戏一般。

那天正在上课的时候,陈默的手机振动起来,掏出来一看,却是彩虹发来的短信,说是要来省城找他。陈默回了短信,很简单,问她来干什么?彩虹短信回复很直接,想你了,来看你。陈默的心就急跳起来,不再回复短信,在陈默看来,彩虹是那种很执著的女人,她确定了的事,恁谁也不能更改。

第二天下午,彩虹果然就在陈默的寝室里找到了陈默,彩虹穿着白色有斜纹的连衣裙,站在走访上如玉树临风,让同一层楼的宣传部长们惊讶得嘴巴都张成了O型。陈默有些尴尬,他没有想到彩虹会不管不顾地跑到党校来找他,而且找到寝室里来了。当着这么多部长的面,陈默只能尽量把自己的神情弄得自然一些,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彩虹请进了单身寝室,给她倒了水,带着埋怨的口气说,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彩虹调皮地一笑,说,我怎么就不能找到这里来?

这样影响不好。陈默无可奈何地说。

彩虹委屈起来,说,人家想你了,没有想那么多。说着,就凑过来,陈默看了一眼门外,退缩了一步,彩虹咯咯地笑了,说,怕啦?

陈默说,你别乱来哦,真是要有影响的。彩虹才安静下来,说,我才不那么傻呢,是逗你玩的,我来看看,帮你洗洗衣服,说着,就开始往床铺下面翻,想找出脏衣服来。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脏衣服,陈默一直保持着一个好的习惯,洗澡的同时就把衣服给洗好了,所以室里非常整洁。彩虹翻了一下,什么也没有找到,不由得有些泄气,说,是不是有女人给你洗了呀?

陈默笑,清平乐说,你胡说什么,哪儿有什么女人给我洗衣服?

你们班上的女人不少,彩虹说,陈默就不做声了,这次学习,还真有几个女宣传部长,个个风韵犹存,都是过来人了,大家开起玩笑来也放得开,荤的素的一起上都行,一到周末,几个女部长就往外面跑,都是跑单帮。看来,彩虹来的时候,已经看见过这几个女部长了。

在寝室里延宕了一会,陈默才和彩虹出去吃饭,走出寝室的时候,有意走得稳重一点,心里却更加不自起来。吃了饭,彩虹说自己已经在宾馆挂好房了,天气热,在街上走着,不如回房间去休息。陈默只好跟她打的去了宾馆,一上车,彩虹就很自然地把陈默的手臂给挽住了,头也倾斜过来,搁在他的肩头上。

进了宾馆房间,一关上门,彩虹就把整个身子贴了上来,仰着湿润的嘴唇去寻找陈默的嘴唇,两个嘴唇一碰上,就磁铁一样吸住再也无法分开了。这个吻是带着强烈欲望的吻,与陈默以前所有的吻都不相同,这吻令他炫晕,甚至窒息。也不知道谁带着谁,他们感觉到有一种力量在推掇着,把他们往床上推,终于两个人都倒在了席梦思上。陈默不由自主地把手紧紧抱着彩虹,把她丰满的胸脯紧紧压向自己。同时也感觉到她的下半身扭动着,用力地往他身上贴。当彩虹的小手摸索着解开他的皮带的时候,陈默却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理智起来,他突然捉住了她的手,用一种自己也听不清楚的声音说,不,我们不能。

为什么?彩虹停了下来,眼里充满了疑惑。

陈默坐起身来,说,对不起,彩虹,你回去吧,我会伤害你的。

我想在省城住上十天半个月。彩虹说,我要和你在一起,像一个幸福的妻子一样。

不行,你必须得回去。陈默决然说,又低声说,彩虹,我已经有妻子,有家庭了,我们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回去吧,忘了今天的一切。

彩虹眼里的光一下子暗淡下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