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17龙孝义参加陇水县召开的县委扩大会议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54:47 作者:


关灯
护眼

当天晚上,省委副书记易为,市委书记龙孝义都参加了陇水县召开的县委扩大会议,听取了县委、县政府的灾情汇报,部署救灾工作。易为激动地说,热带风暴罗娜袭击我省沿海地区,造成的损失是相当重大的,而这些沿海县市里,楚西的损失又是比较大的,根据气象部门的测算,这次强台风中心达到15级,24小时内降雨达到1300多毫米,是比较罕见的。台风和暴雨造成一些渔船沉没,部分房屋垮塌,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大量的公共设施被毁坏。好在这次的罗娜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然,损失还会理大。抗击罗娜期间,我们的干部和群众发扬了不怕牺牲,艰苦奋斗的大无畏精神;各级领导干部靠前指挥,奋战在一线,给群众带去了温暖和希望,了不起。今天我到了陇水县的灯笼坪滑坡救援现场,很感动,有一位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一直坚持在那里二、三十个小时,我是注意到了的,他和我握手的时候,手里的泥砂和水泡说明他是一名合格的党员,一名合格县委常委。当然,其他的同志也很辛苦,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我有一个想法,这次抗击罗娜,应该成为我省改进干部作风的一次再教育,加强宗旨教育的一个好教材,宣传部门的同志要多考虑一下,通过对抗击罗娜的宣传,达到提振民族精神,增进干群关系,强化为人民服务意识的目的。

陈默的脸火辣辣地热了起来,他没有想到易为书记为提起自己,当易为提起他的时候,龙孝义、董嵬、林之风、彭一民等人都亲切地看着他,董嵬还不易察觉地向他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陈默,陈默的事迹就是他汇报给易为的。

易为讲完后,市委书记龙孝义接着讲话,大意是代表楚西市几百万人民感谢省委、省委领导的关心,楚西市各级各部门要认真贯彻易为书记的讲话精神,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身到抗灾救灾,重建家园中去。

接下来,董嵬和林之风也作了讲话,也都是强调如何贯彻落实两位书记的重要讲话云云。散会后,县委常委们簇拥着易为和龙孝义一行回宾馆去休息,易为慈祥地笑说,大家都回去休息吧,这几天都很辛苦,抓紧时间休息,救灾工作还有很多的事要大家去组织,去实施。

易为的话说完了,大家却都如赤子之望父母,全都不想走的样子。易为笑着看了看龙孝义,说孝义同志,请大家都抓紧时间休息吧,你是这里的父母官,你说的才管用。

龙孝义笑了起来,说,同志们的心情我理解,还不是想多看一看您老人家,这样吧,我就不近人情一次,同志们,易为书记就坐阵我们楚西市指挥抗灾救灾工作,在陇水县这里会有几天时间。易书记也累了,大家都休息去吧,还会有更艰苦的工作等着大家。

董嵬这才首先告辞说,易书记,您休息吧,晚上我们再来看您。

董嵬说完后,大家就都向易为告辞。易为平易近人地一一和大家握别,握到陈默的手的时候,易为慈祥地笑着,说,陈默,你这个名字好熟悉哟,不错不错,你现在的手是洗过了吧?

陈默笑着,仰望着易为慈祥的笑容,说,易书记记忆力惊人,其实我还亲聆过您的教诲。

唔?易为笑着疑问地唔了一声,慈祥地看着陈默,有这回事?

是。陈默笑着回答,前年您还是组织部长的时候,我跟随张啸市长来部里看您,还记得您的书法作品写的是俯仰无愧,持重大气,力透纸背,令人敬佩,当时我很想和你要一幅墨宝,只是不敢说出来。

易为歪着头想了一下,大笑起来,亲切地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这个小同志,胆子不小嘛,还把我的字给品评了一番。

陈默窘了起来,说,品评不敢,只是瞎说说的。

易为笑了起来,又伸出手来和陈默握,说,不错不错,已经是县委常委了嘛,好,陈默同志,去休息吧。

陈默又和省委办公厅的副秘书长,警卫局副局长等人握别,最后和龙孝义道了别才转身离开。董嵬、林之风他们都还没有走开,陈默就发现大家都看着他,目光怪怪的。

确实是太累了,回到自己的宿舍,陈默草草洗了一下澡,把自己扔在床上,马上就睡着了。睡梦里,陈默竟然梦魇不断,耳边总是回响着狂风的呼啸和那莫可名状的隆隆声,眼前是倾泻而下的泥砂和飞石。陈默梦见自己处在滚滚的泥石流中,四面是飞泻而下的泥石,一棵棵大树被连根拔起,被泥石裹挟着,滑下不可知的深渊。他心里充满了恐惧,想要逃离这危险的地方,双腿却怎么也动不起来。就在他绝望的时候,搁在床头的手机尖锐地响了起来,把他从梦魇中解救出来了。陈默迷糊地伸手去头顶上拿了手机,刚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了龙永寿焦急的声音,陈部长,不好了!

陈默的睡意一下子无影无踪,他强作镇静,说,永寿,不要急,慢慢说。

龙永寿那头却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在他嘶哑而带着哽咽的叙述中,陈默呆若木鸡。

半夜时分,灯笼坪救援现场再次发生大规模滑坡,正在救援现场施工的武警官兵和民工被埋在数百个立方的继发滑坡体下,经过清点,有7个人被埋,其中2名武警战士,3名民工,1名水利局工程技术人员。要命的是,宣传系统也有一个员工被埋,她就是彩虹。

陈默呆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焦急地大声问道,你确定了是彩虹吗,她怎么上去的,什么时候上去的?

龙永寿那头虚弱地回答,已经确定了,部长。易为书记来现场指挥抢险救援活动后,县广播电视局领导觉得县里的广播电视要抢在前面全程报道抢险救援场面,组织了一个电视现场报道组四个人去了现场,还自带了一台专门的发电机,彩虹作为主持人也在里面。就在彩虹采访一位武警战士的时候,滑坡突然发生了。

陈默一时无语,自己到过现场,亲自目睹了滑坡的巨大威力,自然知道这再一次滑坡意味着什么,至少又有几百立方米的泥石滚滚而下,被埋的人必死无疑,救援仅仅是一种表态,说明不了什么。陈默哑了一会儿,说,永寿,加紧组织救援,要注意安全,我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陈默打了司机小刘的电话,叫他立即把车开到自己的宿舍下来。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是县委书记董嵬,显然,董嵬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董嵬声音低沉地通报了灯笼坪再次发生滑坡的消息,最后嘶哑地说,陈默同志,请立即去县委常委会议室,我们立即召开常委会。

不一会,小刘把车开过来了,陈默上了车,只说了一声去县委。小刘见陈默脸色凝重如霜,也不敢问,小车迅疾地向县委那边驶去。到了县委,只有董嵬和林之风,彭一民三个人有气无力地坐在常委会议室里,大家都闷头抽烟,谁也不说话,陈默进来都没有人打一声招呼,空气压抑得好像是没有流动。

一支烟没有抽完,常委们陆续都来了,还有副县级以上干部,看来这个常委会要开成扩大会了。大家的神色都很凝重,只有人大和政协的几个副主任副主席,轻声地交流着,好像是在探听什么消息。

张子诚也来了,右肩上包着纱巾,外面罩了衣服,使得他的样子有些怪怪的。张子诚目光阴沉,谁也不理睬。陈默倒是觉得,张子诚肯定是背负了不少的压力,不由得对他怜悯起来。

主持会议的林之风宣布开会了。林之风说,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就在刚才,灯笼坪救援现场发生了再次滑坡,正在开展救援施工的武警战士和民工,技术员有7个人被埋,现在正在紧急施救中。为了不影响领导的休息,我们还没有报告给孝义书记和易为书记。据现场传来的消息,目前滑坡面还相当不稳定,随时有第三次、第四次滑坡的可能,给救援工作带来了相当的困难。下面,请县委书记董嵬同志作指示。

董嵬的神情显得非常疲倦,他看了大家一眼,声音嘶哑地说,同志们,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县委在不到七个小时的时间连续开了两次会议,情况大家都知道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救援。另外,省委领导,市委领导都驻在我们县里,这件事要不要及时向领导通报。大家都发发言吧。

陈默一直没有做声,默默地听着大家的发言,开常委会甚至是常委扩大会,谁先发言谁后发言都是有一个规矩的,不能乱了规矩。大家发言的内容,不约而同地集中在要不要立即报告省委副书记易为和市委书记龙孝义上,救援问题倒像是不成问题了。在要不要报告的上面,基本上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没有必要立即报告,影响领导的休息;另一派则认为要报告。而要报告的这一派,又分为两种观点,一种是要立即给两位领导都报告,一种认为可以先报告市委书记龙孝义,易为书记那边,由龙孝义去说。

在常委中,陈默是最后发言的,陈默说,既然省市委领导坐阵指挥,县里就应该把所有的信息都及时向领导进行通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陇水县没有专业救险队伍,需要向省里求助,而向省里求助,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易为书记去协调。建议县委立即龙孝义和易为汇报此事,以利于救援工作的开展。

陈默发言后,又有一些人赞同了他的发言。于是会议就定下来,由董嵬和林之风去宾馆,先给市委书记龙孝义汇报,再由龙孝义联系易为的秘书和警卫进行汇报。

散会后,陈默一方面请办公室联系县消防支队,请求支援。一方面叫小刘立即开车赶去灯笼坪现场。一路上,陈默心里不知道翻滚着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彩虹那娇美的脸不时在面前晃动着,含情脉脉而又含怨绵绵,不知为什么,陈默心里总是要把彩虹的被埋和自己联系起来,无来由地感觉到彩虹的被埋与自己当初拒绝她的柔情有关,从而生出深深的自责和内疚。陈默想,如果自己没有拒绝采虹,也许她就不会被埋在滑坡之下,一个女人,因为爱情的滋润而敏感,她就不会去滑坡体的下面去采访,因此也不会送掉自己年轻美丽然而却并不幸福的生命。

有很多时候,陈默心里有一种深沉的宿命的感觉,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掌控着每一个人的命运,贫困与富贵,落拓与通达,都掌握在那双看不见的手上。如彩虹这样的美丽的女人,实在不应该遭受那样不幸的命运,这就是命运的不公平处。含着一种剜心的痛楚,陈默的眼中不由得溢出泪来,眼前一片模糊。月光很好,甚至比那天晚上还要好,宁静而柔和,陈默噙着眼泪的样子让司机小刘不经意地看到了,他不由得踩了刹车,让车停了下来,然后默默地把车上放着的纸巾扯了几片递给陈默,陈默也不掩饰,揩干了泪水。

到了现场,陈默听取了现场救援总指挥和武警中队长他们的汇报,作了一些指示,特别指出了要在救援过程中注意安全,防止再次滑坡的发生。陈默知道,这些指示其实毫无意义,但作为驻点的领导,他必须要赶到现场作这冠冕堂皇但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的指示。

天慢慢地透亮了,晨曦下,救援现场一片狼藉。没有多久,易为、龙孝义、董嵬等也再次来到了救援现场,握着易为和龙孝义的手,陈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流下泪来,以至于易为安慰地紧紧握着他的手,轻声说,陈默同志,你辛苦了。

接着,易为再次向救援人员发表了重要讲话,代表省委省委问候了所有的救援人员,易为说,省里昨晚得到汇报后立即召开了有关会议,决定派出专门的救援队伍赶来支援,专业救援队很快就要到了,希望同志们发扬不怕疲劳,继续作战的作风,一定要把人救出来。

领导都到后,陈默心里那根绷着的弦就松了下来,一松下来,就觉得头有些痛,坚持了一个上午,龙永寿就发现了,问,陈部长,您怎么了,你的脸那么红,是不是生病了?陈默虚弱地一笑,说,头有些痛。龙永寿说,我给你找医生看看。

陈默笑着说,永寿,不要那么紧张,大不了就是感冒。现场有医疗队,龙永寿还是把医生给叫来了,量了一下体温,38度多,医生开了药,说,陈部长,这里没有检查设备,不能确诊,您必须回县医院去检查治疗。陈默就笑,说,大惊小怪做什么,没事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默的手机突然就响了,手机钤声把陈默吓了一跳,罗娜台风造成陇水乡下手机信号中断已经几天,他甚至把手机都给忘了的。陈默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董嵬的号码。董嵬开口就说,陈部长,永寿同志已经给我汇报了,你身体不好,不要在那里硬撑,立即回县城来治疗。

陈默笑着说,谢谢董书记,我没事,能撑得住。

董嵬却严肃起来,说,陈默同志,这是县委的决定,你要服从。再说,现在专业救援队上去了,你在那里也起不到多大作用。我已经叫县医院派120急救车来接你了。

陈默立即惊慌起来,说,董书记,急救车就不用了,我马上回来,我有车。

董嵬这才笑了,说,陈部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你如果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交待?

上车后,陈默把龙永寿也叫上了车,龙永寿在乌龙乡坚持五天了,眼睛熬得血红,胡子拉茬,瘦得都快脱形了,有必要换上罗兰上去抵挡一阵,让他休养一下。在车上,陈默抱歉地说,永寿,这几天辛苦你了。

龙永寿没有回答,陈默回过头去,龙永寿已经仰在车坐上张着嘴睡熟了。回到县城之后,陈默直接就住进了县人民医院,正如他自己预料的,他确实是患上了重感冒,加上过度疲劳,医生建议他住院治疗。

一住进医院,陈默心里就彻底放松了,那种身心俱疲的状态一下子释放出下来,真正是如释重负。这是他第二次住进医院,医院是一个可以缓解压力的好地方。部长住院,部里是要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到医院看护值班的,打着点滴,陈默不由得昏昏欲睡,直到晚上才开始醒过来。醒过来时,值班的陈引告诉他,彭一民副书记来过了,见他睡着了,不准陈引叫醒他。彭一民送了一个花篮,要陈默好好养病,专业的救援队已经上去了,可以放心。

陈默就笑,又问还有谁来过了,陈引回答说,还有就是副县长张子诚,来医院换药时顺带来看了一下,走了。陈默说,陈引,以后我睡着的时候,领导们来,你一定要叫醒我。陈引就听出了话里的责怪意味,不好意思地说,他们不许啊,我怎么敢。

陈引为陈默弄来了晚饭,一边看着他吃,一边说,部长,你睡着的时候还做了梦,讲梦话。

陈默停下手中的筷子,疑惑地看着陈引,问,我说什么了?

我听到你叫了几声彩虹的名字,部长,你对下属真是太好了。哦,我忘了告诉你,彩虹的遗体已经挖出来了,罗兰部长和部里的其他同志、广播电视局的杨喆局长都在上面,估计今天晚上就能运回来了。

陈默心里抽了一下,问道,通知她的家属了吗?

陈引的声音突然黏稠起来,说,其实,彩虹姐没有亲属,她妈妈去年已经去世了。

陈默沉默下来,心里突然被一种伤感充填,眼眶红了。陈默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陈引,等下如果罗部长和杨局长他们回县城了,你叫他们来病房一下。

吃了晚饭,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陈引帮着打开了病床前的电视机,陈默看了一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中央新闻联播后,是本省新闻,头条就是省委副书记易为紧急赶赴灯笼坪滑坡救援现场指挥抢险救援的新闻,易为腆着肚子,一脸凝重地拿着一个电喇叭在向着救援人员讲话。接下来,是陈默接受记者韩娟的画面。新闻画面下方,还有一行小字飞过,罗娜登陆前,我台就派出记者前往各地抗灾现场采访,因为罗娜造成陇水县通讯中断,该图片是记者托人到楚西市上传回台里的,所在时间上慢了一天……

陈引也看得津津有味,边看边评论。陈默却抓过电视遥控,一下子把电视给关了。陈默的脸凝重如水,陈引吓得不敢吱声了。

我想安静一下,大概觉得自己太过分,陈默轻轻叹了一口气,说。

陈引轻轻地退出去了,陈默闭上眼睛,不出声地流起泪来。

彩虹的遗体运回来了,一回到县城,易兰和杨喆就来到了陈默的病室里,汇报了丧事的安排,灵堂拟扎在广播局大院里,因为天热,彩虹的遗体不容易存放,买了很多冰块来存着降温。

彩虹的遗容整理了没有?陈默轻轻地问道。

罗兰摇了摇头,说,我们商量了一下,后天就火化,觉得没有必要。

不行!陈默轻轻地然而是不可抗拒地说,要对烈士的遗体进行整理,彩虹是个女同志,要让她漂漂亮亮地走。

罗兰奇怪地看了陈默一眼,看到的是一双血红的眼睛,于是回答说,是,我马上去办。

杨喆汇报了一下彩虹治丧委员会组成人员的名单,这时陈默才清醒过来,一起牺牲的共有7个人,彩虹的丧事是不可能单独办理的。想到这里,陈默无声地长叹了一声,说,治丧委员会的事,还不到我们来做,你和彭一民书记联系一下,我估计,县里会一起办理的,这毕竟是我县建国以来一次殉职人数最多的事件,县里应该有一个说法,给这七个人以一定的待遇。如果县里面统一开追悼会,彩虹同志的悼词就由你来做吧。

罗兰说,悼词我已经要广播局安排人写了,明天上午可以送来,到时是不是请您审查一下。至于致悼词,我级别太低了,还是您来做合适。

陈默不看她,自言自语地说,我了解了一下,彩虹同志在这里和在北方都没有任何亲属了。悼词你致,我就代表她的亲属,以她的哥哥的名义说几句话吧。

明白了陈默的想法,罗兰和杨喆不禁嘘唏不已。陈默的这个表态让他们对这个充满了传奇的部长有了一种新的了解,尤其是罗兰,陈默给她的印象是沉稳而敏感,行为举止中规中矩。而今天,陈默的这种近乎谎诞然而却坚决不容辩驳的想法,让她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陈默,而不是一个冰冷的职务载体。在凡事讲究中规中矩不能出半点儿格的官场,一个宣传部长代表一个漂亮女下属的亲属致辞,会引起多少的联想,对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是可以想见的。

聊了一会儿,罗兰和杨喆去安排去了,陈默因为手上还插着针,还要半个小时才能打完,心里焦急,却只能躺着不动。正躺着,门就开了,陈引跑进来说,部长,领导来看你了。陈默正想说陈引你慌慌张张干什么,就见董嵬走了进来,接着就是易为高大的身影,易为的背后,是龙孝义,省警卫局长等人。韩娟挤在一边,手里提着摄影机,估计一直是开着的。

陈默大吃一惊,连忙撑起身来,说,易书记,您……话未说完,易为紧走两步,亲切地握住了陈默的手,把他轻轻地放在床上,说,不要动,不要动,好好躺着。

龙孝义也微笑着走到了病床的另一边,说,陈默同志,易书记刚从抢险现场回来的,心里记挂着你,就来看你和其他受伤的同志了。

谢谢领导关心,我的病没有什么,只是感冒。陈默感激地说,又问道,救援进行得还顺利吗?

顺利顺利。易为慈父一样笑着,拉着陈默那只没有插针的手,嘘寒问暖起来,陈默一一回答了。易为最后抬起头来说,这次罗娜台风,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也是对我们的领导干部一次严峻的考验,这次抗击罗娜,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模范人物,进一步密切了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改善了政府的形象。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通过了这次考试,合格,不,是优秀!

大家鼓起掌来。掌声中,易为再次和陈默握手,说,陈默同志,祝你尽快康复。

龙孝义等人也先后和陈默握手道别。最后,韩娟也伸出手来,说,陈部长,好好修养吧,再见。

韩娟笑得很灿烂,估计是因为这次来陇水抓到了不少新闻的原因。

人们都走了,病室里安静下来,陈引激动得几乎要流下了热泪。陈默只是苦笑,陈引还年轻,是容易激动的时候,而在陈默的心里,这不过又是一场政治秀而已,明天晚上的省卫视新闻联播,将会准时出现省委书记易为亲切看望抗击罗娜受伤人员的新闻。

一个宣传部长,成为一个新闻事件的道具,这在陈默看来,不啻一出滑稽戏。

第二天下午三点钟,陇水县一万多名干部群众聚集在县委大礼堂,吊唁在抗灾救援行动中牺牲的七位烈士。大礼堂里,哀乐低回。大礼堂的正面,高高悬挂着灯笼坪抗灾救援牺牲烈士追悼大会的黑底白字横幅,下面整齐地摆放着七付灵柩,灵柩前竖着死者的大幅像片和名字。每一付灵柩都覆盖着党旗或者国旗,从主席台开始,无数的花圈搬成了一直摆到了门外很远的地方。第一个花圈是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黄明送的,接下来,分别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市、县各级所有领导都送了花圈。

陈默他们在医院里商量的都没有实现,追悼会由县委书记董嵬亲自主持,县长林之风亲自致悼词,致悼词前,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介绍了七位烈士的生平事迹。林之风致悼词后,一个死者的亲属代表致辞,然后就是遗体告别仪式。陈默跟在县委常委们的后面,绕着七具灵柩转了一圈子,眼睛却一直盯着彩虹灵前的相片,那是一张彩色照片,照片上彩虹微笑着,眼光流转,弯成了一轮新月。高挺的鼻子下,一张小嘴微微翘起,似乎在调皮地想对他说着什么。就是这个人,不久前还跑到省委党校来,告诉他她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而今,他明白了,她也许并不是爱他,她没有了亲人,只想得到一分关爱,他辜负了她,把她赶了回来,让她赶上了这场台风,送了她的命。

陈默的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

抗击罗娜后,考虑到大家都很疲劳,县里决定放两天假,陈默回到了楚西市,扎扎实实地陪着妻子和儿子度过了两天时间,这两天,陈默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孩子睡着的时候,他就闭上眼睛,陷入一种凌乱穿凿的思绪中,仅仅是几天的时候,他经历了那么多的生与死的瞬间,对生命有了新的感悟,特别是对于幸福二字的领会更加深刻,躺在孩子和妻子的身边,他是那么强烈地感觉得了幸福的触手可及。一个人,无论他多么的心高气傲,自命不凡,经历了生与死的瞬间后,他就会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一个凡夫俗子,对幸福的定义就会简单得多。

怀着一种默契,陈默和舒芳对罗娜台风都避而不谈,显然,舒芳对灯笼坪抢险是知道的,也知道他住进了医院,她只是不想提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夫妻之间变得似乎无话可谈了。舒芳上班以后,陈默有一会儿打开了书房里的电脑,上了一会儿网,无意中就发现了的一个秘密,舒芳竟然开始写起小说来了,小说的名字很有意思,《风流总被雨打风吹》,一看就是情感类的小说,陈默翻了一下,舒芳的文学语言确实很好,简洁而清丽。读了几千字,陈默就在小说里 到自己的影子了。陈默笑了起来,舒芳的阅历不多,写作肯定也只能写写自己了。

这期间,陈默接到几个问候的电话。最先是贺年寿、彭永、刘亚齐的电话,贺年寿说,陈部长,您在救援现场指挥抢险的电视画面我们看了,想做一期节目,您看如何?陈默说,欢迎呀,只是,这期节目以突出易为书记,龙孝义书记和我们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为主,如果是表现我,那就算了。贺年寿笑着说,易书记在楚西市救灾的新闻,几乎每天都有,其他领导我们又不熟悉,只想突出突出你。陈默就笑,说,谢谢兄弟们抬爱,我还不到时机突出呀。

接下来,大家又聊了一些罗娜的事,贺年寿说,罗娜对省城也有不少的影响,很多广告牌都被风吹倒了,当晚还停了一会儿电。陈默说,只要平安就好,我自身看到了生死一瞬的情景,人生态度真是改变了不少。

马宁也打来电话问候,马宁说,从电视上看到楚西台风损失最惨重,就很担心陈默的安全,打了两天电话都是无法接通。马宁说,特别是看到救援人员被二次滑坡埋压的新闻后,真是为他担心极了。陈默听了,心里很是感动。

最后打来电话的是方志禹,也是看到了记者的现场采访才打来的,方志禹说,陈默,在电视上看到你了,要注意安全啊。陈默笑着表示了感谢。方志禹笑着问,我看到了易书记慰问抗灾中伤病的武警官兵和基层干部,看到你住院了,现在好一些了吗?

陈默说,已经出院了,谢谢惦记。

方志禹就笑,说,那就好,身体是最要紧的,这次易为书记来,你没有和他交谈过吧?

陈默笑,说,只谈过两句,他还是认出我来了,工作太紧,加上市县领导都要拜访,我哪儿插得进场去!

方志禹大笑起来,说,这也是,以后还有机会的。

放假期间,陈默和龙云联系了一下,想请他约见一下市委书记龙孝义,龙云说告诉他说,现在还不是机会,罗娜虽然过去了,但造成的损失太大,龙书记这段时间非常忙。陈默想了想,说,那以后再找机会吧,小兄弟你在中枢系统,有了合适的机会告诉我一声,龙书记来了以后,我还一直没有拜会过他呢。龙云笑着说,你放心吧,这点我还是能够做到的,毕竟是多年老弟兄了。

听说陈默回来了,陈良也来家里坐了一下,陈良在楚西的业务发展得不错,同时修了几栋楼房,有市财政书局的,还有国税局的,单子不算大,也不算小了。陈良很有想法,说,哥,我准备做完这几桩业务,就拉出来单干了,自己成立一个公司,自己替自己打工。陈默不知道要怎么说,陈良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看起来,自己的这个同胞兄弟,还真是一个人才。陈默不说话,舒芳却很高兴地说,就是要这样,有了一定的资金、经验和客户资源后,还是自己干的好。陈良说,经验和客户资源还是有了一些,问题是资金,现在贷款不容易,不过我还是有办法的。又说,酉县那个建筑公司,虽然说已经改制了,其实还是脱不了吃财政饭的那一套,死板得很,社会主义竞争不赢资本主义,这个我是看透了。

陈默见陈良说得有些离谱,忙说,陈良,你嘴里也没有一个把门的,胡嘞嘞什么,这些话不能乱说的,祸从口出。陈良不当一回事地笑,说,哥,你是从政的,嘴巴紧一点是必要的,我一个做生意的,却没有那么多顾虑。

因为陈默回来了,有人带孩子,岳母就乘机回了酉县。陈良说,哥,我看你们请一个保姆吧,总不能累着老人走来走去的。陈默说,我和你嫂子这点工资,维持生活还勉强,哪有钱请保姆,再说,也没有合适的。陈良笑着说,你这个官也当得太窝囊了,别人是升官发财,你是官没有升,财也没有发,请一个保姆,一个月也就六七百块钱,一张发票也就解决了。舒芳连忙打断了他,说,陈良你说些什么,你这样教你哥,什么时候你哥犯了事,谁来照顾我们娘儿俩?

陈良就笑,说,我不也是开玩笑嘛,好吧,我回去给你们物色一个保姆来,工资的事你们不用管,按季节给人家买套把衣服就行了。

陈默说,不用了,陈良,再坚持三年,陈耿也上幼儿园了,哪儿要什么保姆。再说,外婆也是喜欢和我们住在一起,你请保姆来,老人家就不好再来了。陈默笑,说哥,亏你还是一个领导,现在的领导有几家保姆是带孩子的,其实保姆也就一个仆人。陈默想想也对,领导家的保姆确实没有孩子带,主要是为为大人服务。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