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20 陈默打了龙永寿的电话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58:11 作者:


关灯
护眼

和向前分手后,陈默打了龙永寿的电话,说,永寿,你给罗兰部长说一声,明天下午派四名长相好,能歌善舞的女演员到楚西来,有任务。龙永寿也不问是什么任务,只问道,我们部里和剧团要来人送过来不?陈默笑着说,这个没有必要,叫她们穿得漂亮点,剧团不是有车吗,用车送她们过来,把我的电话告诉领队的演员,来了叫她联系我。

龙永寿答应了。

陈默回到家里的时候,舒芳正在用脚踩着摇篮,对着电脑写小说,见他回来连忙关了。陈默笑了起来,说,关什么,你写得不错呢。舒芳脸红红地说,你偷看了?陈默走过去把舒芳抱的头抱在怀里,说,我老婆写的小说,我当然要拜读啊。不错不错,《风流总被雨打风吹》,亏你想得出来,这个题目真好。

受到了鼓励,舒芳就不好意思地笑,说,陈默,我其实好希望你能写小说,好好写,著作等身,等我们陈耿长大了,也来当一个作家。

陈默说,那就叫全坐家。

说了一会儿闲话,陈默就想抱抱儿子,但小陈耿没有醒,舒芳不让抱,说,别弄醒他啊。舒芳脸红红的,眼睛里流着光,陈默就懂得了,心里不由得也激动起来,觉得两腿之间有一股热流在乱窜。舒芳站了起来,站不稳似地一下子就靠在陈默怀里了。

两口子流了一身汗后,起来洗漱了。洗的时候,舒芳就一直缠在陈默身上,让他给自己洗,轻声说,上次,罗娜可怕我吓死了,怕你出什么意外。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娘儿俩可怎么办呀。

第二天,陈默先来到大都会开了一间房休息着等县剧团的演员,直到下午,手机才响了,几个女演员已经到了,一会儿服务员就把四个女孩子带了进来,其中一个年轻稍大一点的一进来就说,部长您好,我们来向您报到。

陈默笑了起来,看着那个女孩面熟,却不知道叫什么,于是笼统道,大家辛苦了,坐下吧。

几个女孩在领导面前都有些拘束,扭怩着坐下了。陈默又问,司机呢,怎么不进来?为首那个女孩笑着说,司机没有上来,直接回去了,说明天再来接我们。

陈默就叫服务员进来,给四个女孩们都点了茶,说,你们辛苦了,先喝点茶吧,休息一下。

为首的女孩笑了笑,说不辛苦,请部长安排工作吧。

陈默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工作,我的一个老领导要过生日,晚上我们考虑热闹一下,陪他唱唱歌,跳跳舞。当然了,严格地说,这也是一种工作,要加强和上级机关的联系,争取上面领导对我们县的支持嘛。你们看行不行?

女孩们就笑了起来,说,这没问题。陈默就笑了,说,过生日这事,我是不太会操办的,你们年轻,经常开生日Party,怎么布置你们研究一下,要热闹,时尚,有创意。

女孩们就欢呼起来,大家指着一个小女孩说,部长您找对人了,她最会了,我们经常开生日Party都是她主持。

陈默笑了起来,说,那就好。等下我们分头布置吧。

几个女孩就叽叽喳喳地讨论起生日Party的布置来,陈默到一边打了向前的电话,问道,向前,地方落实了没有?向前那头回答说,我从早上坐车看了几个地方,都不太好,现在正往小溪那边跑,快到了。听说那边有什么农家乐,也有比较高档的酒店,环境不错。

陈默笑着说,你好好考察吧,我这边的人都已经到了,等你的地方布置呢。

向前说,好的好的,我定下来后马上给你打电话,保证让你有充裕的时间布置,再说,宾馆也会派人帮助布置的。

没多久,向前打电话来了,说小溪的酒店不错,环境更好,很幽静,已经订了一个最大的繁华包厢了。陈默说,你派车来接我们吧,我的车回陇水去了。向前就笑,说,你这个大部长,出门不带车,怎么行?陈默笑,说,司机家在陇水,我总不能让他在楚西住下来吧,这样也不近情理不是,人家孩子才几个月,家里要照顾呢。

一个小时后,向前的车到了,赶到小溪宾馆。向前坐在大厅里优哉游哉地啜着茶,见陈默带着几个女孩进来,也不站起来,笑着说,现在的事归你们了。

陈默把几个女孩介绍了,向前见女孩年纪都不大,神情庄重起来,一一握了手,说,怎么布置,只要告诉老板,由他们实施,你们只要动嘴,不要动手。

四个女孩笑了起来,说,行。

当下就有领班走了过来,说,领导好。陈默回了礼。向前就指着四个女孩说,你领她们去包厢布置吧,一切听她们的安排。领班点了点头,把女孩们带上楼去了。

陈默也要了一杯茶,和向前一起坐着东拉西扯地聊天,交流了一下为官的体会,向前说,其实中国的官员,要遵循的就是中庸之道,凡事不钻牛角尖就可以了,中庸之道说起来复杂,其实也简单,就是不说过头话,不做过头事,当官如打铁,要学会掌握火候,火候不到,因顺易折火候过了,过犹不及。

陈默就笑了起来,说,向前,你这个官还真当出味了,理论都一套一套的,还有创新。向前就笑,说,做什么事都要善于总结,俗话讲吃汤都有三分学问呢,何况做官。

陈默说,向前,这次你是为兄弟我想得很远,只是,我感觉把握还是不大,毕竟我才从酉县那边铩羽而归。

向前莞尔而笑,说,以我计之,此事有七八成把握,为什么呢?我分析,除了问责风暴使陇水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职位空缺的原因外,市里的条件也对你有利,龙孝义书记虽然为人强势,毕竟来不久,对干部情况不熟不说,因为他太刚正,干部们不敢和他接触太近,一方面使得他无从了解干部;另一方面,也使他的影响力受到影响。这就是一种近似真空的形势,在这个时候,陇水县出的事对龙书记来说是很突然的,因此,蔡鹏市长就有了比较大的优势了。

陈默听了,笑说,随你摆布吧,我其实还是不抱什么希望。

向前说,这就对了,在这个关键时候,要的就是这种心态,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祝你好运。只是,真正上来了,兄弟们可以多一些相互提携才对。

聊了一会儿,龙云就打电话来了,说,向兄,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在什么地方?向前说,差不多了,等下我们就来接蔡市长。你小子可要看好了,别让人抢走了呀。龙云笑,说,我在市委办守着,今晚上市长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

向前就大笑起来,说,不错,有点霸气。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陈默去包厢里看了一下,包厢里正忙得热火朝天,一大群年轻人在四个女孩的指导下正在布置着在包厢顶上吊花,陈默笑了起来,这几个女孩还真是不错,很负责。见陈默进来,那为首的女孩就跑过来,说,部长,这样布置行不行?陈默笑着说,行行,你们怎么布置都行,反正一个原则,热闹,时尚。

接下来,陈默又交待了一下,说,布置完后,你们就在楼上自己安排两套标准间休息,等我电话。

为首那个女孩笑着说,行。

到了五点钟的时候,陈默就下了楼,说,向前,我们去接老板吧,是时候了。蔡鹏笑了笑,说,那行,我们走。路上,向前就打龙云电话,龙云说,蔡鹏在他的办公室里,没有出去。向前说,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不要多一会儿就可以到。龙云笑了起来,说,向兄,你总不能光给我打电话吧,还是亲自给蔡市长打个电话的好。

向前笑着说,有理有理,我这就给他打。

挂了电话,向前就打蔡鹏电话,说,蔡市长,我向前呀,我和陈默过来接您,已经快到了,好,好,不张扬,您放心,我们知道规矩,嗯,嗯。好的。

一会儿后,车就进了市政府大院,陈默跟在向前后面,约会了龙云,然后三个人一起去了市长办公室。蔡鹏见他们仨一起来,很高兴,却做出无奈的样子,说,你们几个逼得真紧啊,你们还是先去准备一下,把地方告诉龙云就成。一起去也不成个样子嘛。

从市长办公室出来,两人上了车往回开,陈默就想,蔡鹏不肯一路走,显然是顾及物议了。两人回到酒店了等了个把小时,蔡鹏的车就到了,两人迎出门去,向前有意让陈默走在前面,给蔡鹏开了车门,蔡鹏微笑着钻出车来,说,还有一个老朋友呢。陈默就见后面的车门也开了,却是覃雪钻了出来,龙云也出来了。陈默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会和覃雪见面,心想这一对也开始公开了,却不动声色地笑着说,是覃主席啊,欢迎欢迎。覃雪也笑着说,我是来蹭饭的呵。

当下上了楼,进的却是另一个中型包厢,向前笑着汇报说,市长,今天的活动分两个阶段。蔡鹏就好奇地看着向前和陈默,说,什么两个阶段?向前说,第一个节目吃饭,第二个节目就是娱乐,唱唱歌,跳跳舞,轻松一下。蔡鹏就笑,说,我一个老头子还跳什么舞,我那是走路。向前就笑着说,走路走路,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蔡鹏慈祥地看着向前和陈默,感慨起来,说,既然来了,就由着你们安排吧,说起来,你们三个是我的嫡系,我的秘书中,最出息的也就你们了,难得你们没有忘记我这个老头子。

陈默笑了起来,说,我们都把您像父亲一样对待的,市长,只是可惜我跟您的时候短了一点,现在都想着要是能再当您的秘书多好。龙云也见缝插针地说,市长就是关心人,我现在跟着龙书记,也是市长推荐的,我现在虽然跟着孝义书记,给他当秘书,可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是市长的秘书,身份一直转换不过来。

蔡鹏就笑,对龙云说,这可不行啊,你跟着龙孝义书记,就不要再想着我了,不然,你的秘书工作怎么做得好?又对着陈默说,人家是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你那个宣传部长不比秘书强?

陈默笑着说,都是您栽培的结果,只是我不争气,辜负了您的期望。

向前就接过话来,说,陈默,蔡市长一直很关心你的,蔡市长几次来我们峡口,都要和我谈起你,对你寄以厚望。是吧蔡市长?

蔡鹏慈祥地说,我对你们都寄以厚望,陈默受了一些挫折,这不要紧,跌倒了,爬起来再往前走嘛。陈默坚守正义,这是无可非议的,我和张啸同志都是保他的,主要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选举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选举指导组汇报的都是平安无事,大意了。

陈默无比感动,说,蔡市长,如果没有您们的支持,没有组织的明察,只怕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

覃雪听着三个人谈话,不时拿目光往陈默身上睃,这时接口道,陈默受了委屈,屈居这个宣传部长的职位,也太可惜了,我觉得,这也是组织上的原因,组织上要承担责任,应该尽早把陈默用起来。

蔡鹏就笑,说,看机会吧没这么容易的,如果张啸同志没有调离,这事是可以商量的,原来市委市政府的意见,也是先在宣传部长的位置上摆一摆,以后再挪。张啸走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巴掌拍不响,要费点工夫呀。

向前就笑,说,市长其实一直在为陈默的复出作准备工作呢。市长,这次陇水县又出了些事,位置空出来了,以您的威望,我觉得安排陈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蔡鹏就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向前说,我就知道,筵无好筵,这不是鸿门宴嘛。

陈默脸就红了起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向前一无所谓的样子,笑着说,我们都是你的秘书嘛,毛主席都说,党里无派,千奇百怪,还是要承认党内有山头的现实嘛。多出一个方面军,腰也硬一些。

菜开始上上来了,很丰盛。酒上的是茅台,蔡鹏笑着问,谁掏钱啊,这么丰盛?向前就笑,说,这是陈默掏的钱。蔡鹏笑笑,说,既然是陈默掏钱,我们就狠狠吃,难得陈默请客啊。

大家都笑,覃雪笑着说,市长,您这么说,陈默可就要出名了。

吃酒的时候,陈默就悄悄地那几个妹子打了电话,叫她们准备好。那些女孩子回答说,他们已经吃饱,和两个司机已经在大包厢里等着了。

散席后,蔡鹏也有些醉了,陈默笑着说,蔡市长,这一个节目结束了,我们开始第二个节目吧?蔡鹏就笑,说,好好。陈默就在头里路,大KTV包厢在五楼,一行人坐着电梯就上去了。一行人进了包厢,包厢里面却是黑乎乎的,正在诧异的时候,灯光突然大亮,《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一下子响了,四个女孩拿着鲜花迎了上来,其中一个边唱边把鲜花递给了蔡鹏。蔡鹏愣了一下,立即笑了起来,一只手接过鲜花,一只手和女孩们一一握手,连连说,谢谢,谢谢。

献花后,有两个女孩拿着花环走上来,给蔡鹏戴在脖子上,蔡鹏含笑低头,让她们把花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这时,怦怦两声,两个司机拧开了彩纸花炮,彩色的丝条一下子爆开,在空中飞舞,色彩斑斓。大家一声齐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蔡鹏的笑容更加慈祥起来。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摆放着很大的生日蛋糕,插着五十六支蜡烛。歌一唱完,一个女孩就把蜡烛点燃了。大家就怂恿着蔡鹏许愿,吹蜡烛。蔡鹏像一个慈父一样笑着,一一应允了。

接下来就是唱歌和跳舞,两个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为了让蔡鹏能够放开玩,向前和陈默就先邀请两个演员跳,接下来,蔡鹏也和覃雪跳起舞来。陈默发现,覃雪和蔡鹏跳舞的时候,搂得比较紧,蔡鹏的大肚腩都快要顶在覃雪的肚子上了。

生日Party结束后,临别时,蔡鹏显然很高兴,一一和大家握了手,说,看来,还是要多和年轻人在一起啊,我也感觉到自己年轻了不少。握别陈默的时候,蔡鹏似乎无意地说,陈默,谢谢你呀,有时间就来家里坐坐吧。陈默连连点头,说,我一定会经常来看您,蔡市长。

把四个女演员的食宿安排好后,回市里的路上,向前笑着说,看来效果还不错。陈默笑,说,也就这个效果吧。

向前说,陈默,边鼓我已经给你敲了,好在覃主席也给你敲了一下,剩下的,你自己要主动。领导表态都是含糊的,不可能那么明白。

陈默笑着打趣起来,说,你在县里是不是表态也很模糊啊。向前承认,说,那是啊,既让人家觉得有希望,又要让他感觉有些难度。

两人就大笑起来。向前把陈默送到他家楼下,说,陈默,这几天就不要回陇水去了,突击活动一下,临阵磨枪,不快也亮。

第二天晚上,陈默决定再去一趟蔡鹏家,就叫舒芳和自己一起去。舒芳惦记着写小说,不肯去,说,我要在家带孩子呢。陈默说,把陈耿带上一起去吧,孩子出生以来,还没有去过蔡市长家呢。

舒芳笑笑,说,你们男人,还不是盯着自己的那一寸前途。陈默笑着说,我家舒芳目光越来越敏锐了,不错,是写小说的料,可以写官场小说。舒芳笑着说,我才不写什么官场小说呢,我喜欢言情,比如舒婷、琼瑶,我都很喜欢。

陈默不想和她多说,就催她,快一点呀。舒芳说,也是,多久不去,还真有点挂牵黄阿姨了,我先给她打个电话吧。

舒芳就打了蔡鹏老婆黄亦兰的电话,说,黄姨啊,我是舒芳,您在家?我家陈默回来了,我们准备来看看您,我家小陈耿快一岁了,还没有见过您呢。嗯,嗯,好的好的,我们什么都不带,就是挂牵您。蔡市长也在家?那好,我们出来了。

打完了电话,两个人背上小陈耿就去了蔡鹏家。到了蔡鹏家,陈默才发现带着舒芳和儿子一起来是多么英明的事,蔡鹏家坐了很多人,都在客厅里坐着,见陈默拖家带口地来,以为是蔡鹏的亲戚,就不好意思地告辞了。黄亦兰很亲热,从舒芳手里接过孩子,说,都这么大了呀,真是只愁不养,不愁不长,孩子长大起来真是不经意间的事。舒芳就逗孩子叫婆婆,又说,可惜还不会叫,明年就会叫婆婆了。

舒芳和黄亦兰说笑的当儿,就见蔡鹏送一个客人出来,那人一脸笑说,说,市长您坐,不用送不用送。蔡鹏就站住了。陈默叫了一声蔡市长,蔡鹏就亲切地说,陈默来了,哦,舒芳也来了。舒芳笑说,我们带孩子来看一下您和黄姨。蔡鹏就笑,说,嗬,孩子都这么大了呀。

黄亦兰抱着小陈耿,说,你们男人自己去书房说去,客厅是我们女人的地方。

蔡鹏就对着陈默一笑,说,去我书房谈吧。

蔡鹏的书房里空调呼呼地吹着,很凉快,蔡鹏自己在主位上坐下,示意陈陈默也坐了下来。陈默说,市长工作太忙了,每天都这样过,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蔡鹏就笑,说,习惯了。

接下来,蔡鹏笑着问,没回到县里去?

陈默回答说,我想找机会单独向您汇报一下思想的。

蔡鹏笑起来,说,在家里就不要那么客气了,有什么事都可以说。

陈默道了谢,说,我们陇水县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林之风据说是被双规了,民间什么传言都有,我心里没有底,想来听听您的教诲。

蔡鹏掏出烟来,陈默连忙给他点上。蔡鹏抽了一口烟,说,林之风被双规,这是确切的,陇水县的那个广什么的公司老总被逮捕后,供出他们存在权钱交易的事实,这是林之风被双规的直接因素,当然,乌龙河污染事件,作为县长,他也是要负有领导责任的。目前没有公布,主要是为了稳定陇水县的社会政治大局。乌水河污染事件,可能会牵扯到更多的人,这一点,你们要有所准备。

陈默说,是。

你对你们县委、政府的班子,有些什么考虑吗?蔡鹏吸着烟,慈祥地问。

我位卑言微,不敢越位去考虑。陈默思索了一会,回答道。当前大家的思想还比较混乱,各种想法都有。

蔡鹏说,处在这种特殊时期,也是正常,但你说你位卑言微,这话不对,你是县委常委嘛,县委有几个常委?怎么卑了,怎么微了?

陈默连忙说,我说错了,您批评得对,你问我个人的想法,我也不敢隐瞒,我在您指导下工作,后来又在您的亲自关怀下去了酉县,没有办好,觉得有愧于您的培养。所以有些想法,也不敢向您汇报。

蔡鹏笑了起来,说,这才是真话嘛,心里有想法,不敢说出来,邀了向前替你敲边鼓,以为我看不出来?

陈默也涎了脸,说,因为您对我们视如子女,不然,借我们一个胆子也不敢那样。开始的时候是一心要向您祝贺生日的,后来向前说,您对我非常关注,这次也是一个机会……

机会是有的,陈默。蔡鹏又抽起烟,沉思起来。好一会才说,你们和向前,都是我的秘书,我当然要关心,你们的素质也不错,把你放到酉县没有选上,那是情况特殊,我还是那个看法,你没有选上,组织上也要负责。

谢谢蔡市长,我当初不够成熟,现在也有一些反思的。陈默说。

蔡鹏笑了起来,突然问道,最近读了什么书没有?

陈默一愣,很多领导说话,总是前后不搭界,思绪转换得让人跟不上,蔡鹏原来不是这样,这次却突然云里雾里起来,陈默就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赶不上趟了。紧张地思考后,陈默笑着回答说,我读的书一直很杂,以前以文学书籍为主,现在是以哲学和时事为主。当然,也有中国古代的典籍。

唔,好嘛。蔡鹏微笑着盯着陈默,说,我最近也看点书。

陈默看见书桌上放在一本线装本的《大学》,于是灵机一动,说,市长日理万机,还坚持学习,令我们这些年轻人钦佩不已。我最近主要是重读一下四书,主要是读《中庸》。

中庸之道,是中国几千年来士人的准绳,无论为人还是做官。蔡鹏若有所思地说。

陈默听着蔡鹏打哑语似的话,心里突然明亮起来了。蔡鹏公开场合对他在酉县揭露319特大矿难是表扬的,而心里却认为他做人不够中庸。当下陈默诚恳地说,是的,其实《中庸》这部书,我以前就读过,但未能认真领会。现在经过了一些事后,重读《中庸》,感触良多。

哦,有哪些体会呢?蔡鹏含笑问道。

行而有所止,有分寸,适可而止,我以为就是中庸的道。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无论言行,都要符合于中,目的就是要达到和,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陈默回答。

蔡鹏笑了起来,说,言行合于礼节,君子慎独,以致和谐,这确实也是中庸之道的大旨。当然,中庸之道,绝不是无原则的中立和平庸,如果认为中庸之道是为了让人们变得没有原则,让人变得平庸,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这样理解,就无法理解孟子的舍生取义了。

陈默连连点头,说,市长,您的教诲,我将铭记终生。

蔡鹏的谈兴高了起来,说,昨天向前所说,我能够理解,我也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嘛,能不懂得下面同志的欲求?乌龙河污染事件之后,陇水县委县政府确实要换将,因为某些同志涉入过深,甚至可以称为改组也不为过的。你作为新任的县委常委,没有趟这个浑水,因此也有可能会给你压更重的担子。无论从公从私,我都会极力推荐你的。当然,我还没有具体和龙孝义书记交换意见,你也要争取主动,你还没有单独拜会过孝义同志吧?

陈默说,没有。

还是要去一去,孝义同志还是知道你的,但知道不等于是认识,多走动一点,增加印象也是必要的。蔡鹏语重心长地说,这个时候,陈默感觉,两人之间的谈话,已经像是家人父子了。但陈默心里那一份警惕还是没有放松,从经验上来说,领导最不喜欢自己的人去拜别人的门子,这样就会被视为有二心,不可靠。陈默飞快地想了一下,笑着说,我一直在您身边工作,龙书记那里,我也没有去拜访他,也搭不上线。

蔡鹏就笑了起来,说,还是去一去的好,他是市委书记嘛,干部问题,特别是县级主要领导的配备,书记是要点头的。

陈默说,您叫我去我就去,但也不抱什么希望,我听说,县里有些同志已经捷足先登,去找了孝义书记的。

哦?蔡鹏似乎无意识地长长哦了一声。

陈默心一横,说,彭一民副书记,听说这几天都在孝义书记那儿。

还有一个彭一民,蔡鹏笑着说,眼睛里的光却凛然一闪,说,我倒是忘了,一民同志很敏感呢,陈默,你要多向他学学。

陈默笑着说,我一定努力学习,只是,有些东西却是学不来的。我没有一民同志那样善于交际,我听说孝义书记来后,他就曾经拜访过了。

蔡鹏的脸色就更加难看起来。

陈默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就问起了蔡鹏家孩子读书的事来,说,蔡市长,小波在美国两年了吧,现在该是读博了?

蔡鹏说,哪有那么快,第一年学英语,口语还差不离儿呢。小波说,到了外国,才发现国内英语教育完全是相反的。

陈默说,小波在那边生活费很高吧,蔡市长,小波真是学习的料,以后我们家陈耿要是有小波那样的天分就好了。

蔡鹏又是笑,说,天资要一点,关键还是要勤奋。小波还算争气,在美国勤工俭学,听说到一个酒店替人洗碗。

陈默就感叹起来,您的家教真是太严厉了,小波年纪还小,在外面打工会吃亏的。
========www.guyan.cc 孤雁小说========
蔡鹏笑着说,环境改造人呀,小波在家的时候,你黄姨宠着他,吃了饭自己的碗都不洗的,去了美国,离爹妈远了,也懂事了。我们也没有给他寄什么钱,我和你黄姨的那点工资,拿到美国去,只怕喝水都不够呢,只有靠他自己了。

陈默又是一阵感慨,说,小波经常来信吧?是电子邮件还是平信?要是方便,我也想和小波通通信呢,有些学习上的事也想和他探讨一下呢,特别是英语,他在美国,可以给我当老师。

也好,陈默,你有时间也可以给小波写点信,讨论一下学习上的事,你们年轻人,容易沟通。蔡鹏笑着说,拉开抽屉,找了一个旧信封递了过来。我和你黄姨毕竟是作父母的,和孩子有代沟,小波有时候写信回来,也只是三言两语,倒是给他中学时的同学写信,一写一大版,我听他同学说的,他们主要是电子邮件。

陈默把那个来自异国的信封小心的折好收到公文包里,一边和蔡鹏说着一些儿女家常话。舒芳和黄亦兰走了进来,舒芳说,陈默,市长工作忙,我们就不多耽误市长的工作和休息了吧,我和黄姨说好了,我们会经常来。

陈默就站了起来,说,市长,天不早了,打扰您了的休息,不好意思。蔡鹏慈祥地笑着,说,我这里你们可以经常来串串门,舒芳调到市后,工作怎么样?

舒芳连忙笑着说,谢谢市长关心,市里确实比县里好多了,待遇也不错。蔡鹏就笑,说,攘外必先安内,要让陈默安心工作,得先让你这位夫人安心嘛。

蔡鹏也不起来送客,黄亦兰把陈默和舒芳送到门口,又给孩子塞了几百块钱,舒芳也不再推辞,说,陈耿,快谢谢婆婆。黄亦兰笑了起来,说,明年吧,明年就会说了。

几天后,陈默把住院时大家塞的几万元钱设法兑换成了美元,寄给了蔡鹏在美国读书的儿子蔡小波。看着五扎厚厚的人民市变成了薄薄的一沓美元,陈默就感觉像是钱缩了水似的。再从美元变成薄薄的一张纸,感觉就茫然若失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