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21 陈默就给贺年寿打了电话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23:59:21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二天陈默就给龙云打电话,请他预约一下龙孝义书记,龙云说,龙书记这两天要去省里汇报,在市里没有机会,你是不是也去省里,到时候我创造一个机会,让你和他见一面?陈默说,那行,我今天就去省城,只是,你一定要快呀,时间不等人。龙云笑,说,知道了。

陈默打了部里的电话,叫龙永寿把车派到楚西来。说,永寿,你和罗兰部长在家里多辛苦一下,我要去省里办点事。龙永寿那头笑着说,您放心去吧,部长,家里有我们顶着。陈默刚要挂电话时,龙永寿又来了一句,无头无脑的,部长,听说,彭一民最近也在市里呢。

陈默一愣,看来自己所料不虚,乌龙河污染事件之后,彭一民也是迫不及待了,这次来楚西市里,估计也是来活动的,只是,彭一民和蔡鹏的关系不错,为什么来了几天也没有到蔡鹏那里呢?昨天晚上陈默顺口说了一句,彭一民在走龙孝义的门子,不过是要在蔡鹏那里给彭一民使点绊子,加一道防火墙,没想到还可能真是这样。

按说,彭一民走龙孝义的门子也很正常,现在的体制,一元化领导,书记负总责的,人事安排当然主要是书记说了算。问题是,彭一民看错了形势,放着熟门熟路的蔡鹏不走,先走了龙孝义,这不能不让蔡鹏有所警觉,并且产生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昨天晚上陈默说这话后,蔡鹏的脸色就很难看。龙孝义为人再强势,初来乍到,还是要依靠副书记、市长来开展工作,不可能一来就两架马车各奔东西。因此,在龙孝义还没有完全掌握情况,基础不牢的时候,龙孝义起到的也不过是一个精神领袖的作用,下面提出方案,龙孝义负责划押。

当下陈默就给贺年寿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到省城来,贺年寿很高兴,说,陈部长,你进城后就打我电话,我们为你接风。陈默笑,说,好啊,不过我现在有点怕喝酒,整不过你们啊。贺年寿笑,说,那就少喝,各取所需。陈默说,我这次来主要还是想和你们再聊一下十大魅力县城的事,宣传还要加强啊。

贺年寿就显得有些为难,说,陈部长,如果你们陇水县一直平平安安的,什么都好说。关键是乌龙河污染事件后,十大魅力城市,恐怕就不容易了。

陈默说,这我知道,这么说吧,魅力不魅力,我倒是不敢奢求了,但也正因为乌龙河事件,我们也得挽回一点影响,所以更要加强正面报道。毛主席说过,矛盾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好事往往会变成坏事,而坏事也会变成好事。乌龙河污染事件是坏事,但如果换一个角度,报道污染事件后陇水作出的积极努力,讴歌在事件中涌现出来的英雄人物,不就是好事了吗?

贺年寿大笑起来,说,不愧是宣传部长,这话有道理,我们共同努力吧。

两个小时后,部里的小车来到了楚西市,意外的是,小刘竟然还把舒芳她妈给带来了。陈默不禁有些大跌眼镜。司机小刘笑着说,部长,我经过酉县的时候就去你岳父家看了一下,看他们有什么要带的,老人说牵挂外孙了,我就把她一起捎来了。陈默一面答应着好好,一面在想,自己在挖空心思走领导的门子,而下面也在挖空心思走自己的门子,而且出手隐秘,准确,是自己所不及的。

这么想着,陈默就猜想,说不定自己那在农村的家,部里的人也已经去过多次而自己仍然蒙在鼓里呢。

上了车,小刘车上空调一直开着,凉嗖嗖的令人惬意。一上车小刘就翻出一个信封递给陈默,说,这是龙部长给您带的钱,他估计你手头没钱了,就从出纳那里先借了一点叫我给你带来。陈默接了钱,心里不觉一动,下级对于上级的关怀和体贴,真可以达到无微不至的程度。

第二天上午,龙云打了陈默的电话,通报说龙书记已经到了。陈默问是住什么宾馆,龙云就笑,说,龙书记家在省城,他没有住宾馆,倒是我和司机住宾馆,你过来不?陈默考虑到住在一起,自己的意图就会暴露,陈默设计的是偶尔在省城遇到,这样效果会好一些。当下说,我就不过来了,宾馆都已经订好,这样吧,有机会,你告诉孝义书记,就说陇水县的宣传部长陈默是你的老同事,现在也在省城办事,想见他一面,看他怎么答复。

龙云笑,说,我会用心的,你就耐心等消息吧。

但龙云却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这期间陈默还是和贺年寿、马宁他们见了一次面,也请方志禹吃了一顿饭。陈默觉得,这些朋友,作为人脉资源,是要经常见面的,见得勤了,感情也就拉近了。

陈默也去了一趟张啸家里,张啸不在家,到北京开会去了。张园已经结婚,和军官丈夫在外度蜜月。陈默和彭姨坐了一会,说了一会话就回来了。

第二天中午,就在陈默基本上失望的时候,龙云打电话来了,说龙孝义书记知道他在省城,约他去酒店坐一下,一起吃饭。陈默立即叫上小刘,驱车去了龙云他们住的酒店,到酒店时,龙云已经等在门口了。见陈默下了车,龙云迎上来,笑着说,等得不耐烦了吧?陈默笑着说,这有什么,领导有领导的事,还是要讲个机会的,谢谢兄弟了。

龙云和陈默一边往大厅里走,一边说,确实也不容易,龙书记昨天一天都在忙着,今天有点空,我说,陇水县宣传部长陈默也在省城,我遇到他了,他原来也在市委办工作。龙书记说,陈默也在省城?你和他联系一下,等下一起吃中饭吧,我就立即打你电话了。看来龙书记对你还是很熟悉的。

陈默感激不尽,说,龙云,没想到时隔一年,你办起事来还真是滴水不漏了,简直水到渠成。

进了包厢,只有龙孝义和司机小向在包厢里,龙孝义正低头看着一本什么书,龙云走进去说,龙书记,陈部长来了。龙孝义抬起头来,陈默连忙上去致意,龙书记您好。龙孝义站了起来,握了手,说,陈默同志啊,坐坐坐,我听龙云说你也来了,就叫他请你一起来吃顿饭,也热闹一点,几时来省城的?

陈默笑着回答,来两天了,陇水乌水河污染事件发生后,我感觉要在舆论上要作一些引导,所以就来省城找一些老朋友,多报道一点陇水县和楚西的正面新闻。

哦。龙孝义沉吟起来,说,乌龙河污染问题,确实使我们很被动,你作为宣传部长,想到及时引导舆论,还是很敏感的嘛,事情办得如何?

陈默就把找到了省电视台,报社和几家网站的情况汇报了一下,最后说,因为原来我也在省委通讯做过,和这些媒体人都算是朋友了,大家也很支持。

龙孝义笑了起来,说,对对,我听张啸同志介绍过,你是文人呢。

陈默就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说,龙书记见笑了,以前写点小说什么的,现在缀笔了。

龙孝义一本正经地说,我当年也是文学青年呢,只是写不来什么。

龙云在一边就说,我读过龙书记写的一些散文杂文,写得真好。

涂鸦之作,什么好不好的。龙孝义笑着说,又把头偏向了陈默这边,问,现在县里情况怎么样?

陈默就笑,说,大家思想还是有点混乱,林之风一直没有露面,董书记也不太在县里,县里的工作没人主持,下面干部就乱猜疑。

你还是很坦率嘛,没有回避问题,有的同志则不然,说什么县里的工作基本上不受影响,这怎么可能,出了那么大的事,哪儿可能没有压力?龙孝义态度严肃的说,正视问题,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有的正确态度嘛。

陈默听着,心里不由得一怔,龙孝义指的是谁呢?心里猜疑,嘴里却说,您说得太好了,书记,只有正视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陇水县干部思想存在的一些猜疑,都是客观存在的,原因也有几个,主要原因,还是污染事件发生后,董嵬同志忙于应付,林之风县长缺席,县政府也没有指定由哪位同志来临时主持日常工作,所以,各单位也只能靠单位领导的素质了,素质高的,工作上还能按部就班,素质稍差一点的,就放了羊。

你说的这些,有一些道理。龙孝义笑着说,突然转换了口气,不谈工作了,说,陈默同志,你的酒量如何?

我喝酒不行,属于有酒胆无酒量的那一类。陈默笑了起来,说,不过,如果您有兴趣,我很乐意奉陪几杯,说起来,您到过陇水几次,我还没有好好敬您酒呢,插不上队。

龙孝义就大笑起来,说,我平时比较严厉,同志们都不怎么敢敬我酒,今天可以例外,以不酩酊大醉为度吧。

喝酒的时候,陈默就有意识地把话题往哲学方面引,一引,龙孝义果然就兴趣来了,问道,陈部长在学校时学的是什么专业?

陈默回答说是中文专业,当下把自己毕业后一心想当作家,停职停薪去省里去当文学刊物编辑,后来如何到了省委通讯当编辑,及后来跟随张啸回楚西的经过说了一遍,龙孝义说,你和张啸同志,可以说是风云际会了,你落选的事,张啸同志给我简单说了一下,不容易啊,你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陈默连忙表示感谢,说,我以前也以理想主义者自居,但现在,我却又有了新的思考,落选的事,也许问题不全在揭了矿难的盖子,根源还是在自己的身上呢。未能适应复杂情况下的斗争,当时如果能够机动一点,也许是另一种结果,不过,我倒是没有后悔。

龙孝义大笑起来,说,无怨无悔,斯为难得。陈默同志,受了委屈而不怨悔,很不容易呢。

陈默也笑,说,从哲学的角度上说,有所失必有所得嘛。

龙孝义笑,说,你对哲学是系统地学还是零散的学?

陈默老实承认,说,当年在学校,系统学了一下马克思哲学,其他的涉猎不多,您也知道,中文系的哲学开得不全。后来因为爱好写作的缘故,也有意识地读了一些书,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费尔巴哈的《黑格尔哲学批判》《宗教的本质》《未来哲学原理》,还有就是黑格尔的一些著作,只是涉猎,却不精读。

龙孝义说,读的书不少嘛。费尔巴哈作为黑格尔的学生,批判地继承了康德,黑格尔的很多哲学精神,他的唯物主义哲学元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陈默说,龙书记博览群书,真正令人佩服。当下两人谈话起哲学来,不由得就有了相见恨晚的味儿了。吃饱话后,陈默笑着说,今天有幸聆听龙书记的教诲,真令我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我学得不好,今天也在您面前卖弄了一下,不会有清谈之嫌吧?

龙孝义哈哈大笑,说,清谈未必不可,只是,既要清谈,也要实干,陇水正值多事之秋,别人忙着托关系走门路,你却到省城来为挽回陇水声誉而工作,这本身就是实干嘛。

因为喝了酒,虽然龙孝义先说了不要酩酊为度,但大家还是有些晕乎,就到楼上的茶吧喝茶休息。两人谈兴正浓,不由得从哲学又谈到文学,谈到中国古代文化。陈默知道龙孝义好收藏旧书,突然想起陇水县文物所里有一部乾隆版的《了凡鉴》,于是说,龙书记,有一本书,不知道您可否读过?

龙孝义笑问是什么书,陈默说,了凡鉴。龙孝义说,这部书的名字还是听说过的,据说是一部史书。你在哪儿看到了?

陈默笑着说,当年我在省委通讯当编辑,没事喜欢逛旧书市场,偏偏有一次就让我碰上这部书,却是清乾隆版的,卖家要价一万元,当时一万元是很值钱的,我没有那么多钱,又生怕被别人买走,就守在那里,打电话四处求助,最后我的一个在《海钓世界》当编辑的朋友把钱送来了,才把书买了回来。

哦?龙孝义把身子倾过来,说,你也喜欢收藏?

陈默笑,说,收藏我倒是谈不上的,家底薄,收藏是一项要花钱的事。只是了凡鉴一书,我原来听我的导师说过,图书馆里也没有见到。当时心血来潮就买下来了,回家后也就插在书柜上,却不当什么收藏的。书共十二卷,三册。书写得倒还是次了一点,与正史相比,感觉有差距。

龙孝义笑着说,书名我也听说过,只是,这了凡鉴,听起来倒像是一个和尚的著作似的。

陈默笑道,正是,当初我也有这个感觉,后来才知道不是。作者了凡本名袁黄,字坤仪;江苏省吴江县人。年轻时入赘到浙江省嘉善县,明神宗万历十四年进士。著有《袁了凡纲鉴》、《了凡四训》。袁了凡信奉佛教,算是一个俗家弟子,每天诵经持咒,参禅打坐,修习止观。不管公私事务再忙,早晚课从不间断。早年曾带兵抗倭,被污陷获罪,一生郁郁不得志。所以,您感觉此书像是和尚所著,也差不离的。

龙孝义来了兴趣,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看看这部书,哪天有时间我去图书馆找找看。陈默笑着说,图书馆未必有这书,我那部已经读完,有时间我拿过来给您吧,书要有人读才有价值。

龙孝义不正面回答,只是笑。

两人一直谈着读书的事,陈默对任职的事只字不提,第一次见面,就提这样那样的要求,显然是不适合的。谈了一会儿后,陈默就告辞了。龙孝义问,事情办完了,明天回去吗?陈默回答说回去,县里面现在是非常时期,缺人手。龙孝义就笑,说,明天清早一起回去吧,我也走。陈默心里一阵高兴,说,那行,明天我还来这里等您。

回到酒店,陈默就给县文物局长林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高林的声音就有些激动,说,是陈部长,您找我?陈默笑着说,是啊,高林同志,最近工作很忙吧?高林说,谢谢陈部长,还行。陈默以前就听说高林的文物所正在撰写《陇水文物志》,当下就问道,你们所里撰写的文物志,进展如何?

高林激动地说,谢谢部长关心,稿子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就是没有钱出版。

陈默笑了起来,说,关键还是稿子呀,有了稿子,其他的可以慢慢来。你们了不起呀,做了一件大好事,《陇水文物志》是一种创新呢。这样吧,稿子写出来后,出版经费的事,部里出面来协调一下,关键是要把书写成精品。

高林激动得气都喘不赢了,说,我们一定争取把书写成精品,谢谢陈部长。陈默就笑,一个文物所长,连股长都不是呢,上面还隔着文化局长,一位县委常委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当然就激动了。

陈默问了一下文物所的情况后,笑着说,高所长,我记得所里有一本《袁了凡纲鉴》吧,这书怎么样,算不算文物?

高林那边沉默了一下,好像在思忖着什么,好一会才回答说,陈部长,《袁了凡纲鉴》,原来是一个老人捐出来的,说是文物也可以,因为有一定的文物收藏价值,说不是文物,也是可以的,毕竟这本书存世比较多。您喜欢读书,可以拿过去看,我隔天给您送过来。

陈默笑笑,说,我对这本书知道很久了,只是碍于是文物,不敢开口呀。算了吧,文物有文物保护的制度。

高林也是个聪明人,说,严格说这其实也不算文物的,在我们所里,这书没有列入文物里面,部长喜欢,我就给您送来。

陈默不应承,也不推托,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就挂电话了,心里却知道,等自己回到部里时,乾隆版的《袁了凡纲鉴》就可能摆放在自己的书桌上了。

第二天,陈默早早就赶到了龙云他们住着的酒店,和龙云一起共进自助早餐,一边等待龙孝义书记。直到九点钟,龙孝义才打电话过来,叫车到家里去接他。陈默笑着说,我还不知道龙书记家住哪儿呢。小向是个乖巧人,懂得陈默的心思,笑着说,陈部长,我们一起去接龙书记如何?你调走后,我也好久没有和你在一起了。陈默连忙说,行,我们一起去,就当兜风。龙云笑着说,那你们去吧,我们在酒店里等着。

上了车,陈默笑着说,不错啊,都有进步了,给书记开车,比开原来那台破桑达纳强吧。小向就笑,说,反正是开车,开哪台都不一样?陈默就笑,说,还是有差别吧?小向就说,差别肯定有呀,待遇好一点。

半个小时后,车就到龙孝义家门口了,龙孝义家住在艺文新村的一栋楼里,陈默问清了小向,暗中记了下来。小向打了龙孝义电话,说,龙书记,我在您楼下了。龙孝义说,稍等一下,我很快就下来了。

龙孝义下来时,陈默连忙钻出车去迎接,龙孝义愕然道,陈部长也来了呀。陈默笑着说,反正也没事,我就来接您。龙孝义一边往车上钻,一边说,我就不请你去家里了,我们还是直接往楚西赶吧。

车到酒店,龙云已经把行李什么的都拿下楼来了,陈默上了自己的车,两台一前一后地往楚西走,途中,一起吃了中饭,龙孝义这次不怎么说话,陈默也不敢多说什么,心想,是不是自己有些什么不谨慎的地方,让龙孝义有看法了呢?

吃了中饭以后,重新上车,龙孝义说,龙部长,坐我的车吧。陈默笑了笑,上了龙孝义的车,龙云就上了陈默的车。陈默以为龙孝义他叫上了自己的车,一定会有什么话说,却没有。一路上只是闲谈漫扯,陈默只是小心应付。

楚西终于到了,下了高速,走在前面的陈默的车停在路边上等着。小向也停了车。龙孝义钻出车来,说,陈部长,按说我要请你共进晚餐的,但不了,还是回县里去吧。陈默笑笑,说,谢谢书记,这两天在省城遇到您,学到了不少东西,我立即就回陇水去。

龙孝义伸出手来握了手,突然笑着说,陈默同志,你是我上任以来少数没有找我的县领导之一呢。

陈默一愣,脸红起来,说,我不敢打扰书记您。

龙孝义却哈哈大笑起来,说,不找领导,也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嘛,有些同志,工作不上心,一心去走领导的门子,给我轰走了不少。陈默同志,你是有些特殊呢。

陈默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于是说,谢谢书记。

告别了龙孝义后,陈默坐在回陇水的车上闭目养神,心里却一直在翻腾着,真不知道,这次处心积虑和龙孝义的会见,将会有什么结果。

陈默的预感是对的。

彭一民确实首先找到了龙孝义,作为县委副书记,陇水乌龙河污染事件以后,彭一民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按照常委里面的排名,县委副书记排在第四位,位子仅次于县人大主任和县长,林之风出事后,就是轮,也该轮到他了。作为官场老手,彭一民知道活动的重要性,有一些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如果不活动,煮熟的鸭子也可能飞走,这样的情形,真是太常见了。

彭一民找到龙孝义后,就乌龙河污染事件发表了自己的一通想法,很巧妙地争功诿过后,大胆地走了毛遂自荐的路子。从谈话的效果来看,彭一民觉得,龙孝义对自己是欣赏的,虽然龙孝义并没有明确地表态什么,但彭一民还是觉得,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将乘势而上,成为陇水县的主要领导。

但是,彭一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没有先找到对自己其实很赏识的市长蔡鹏。他太教条了,太相信龙孝义强势的作派了,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他不知道龙孝义的强势是表面的,而蔡鹏的强势则在内心,这注定了他的失败。加上陈默毫不留情地在蔡鹏和他之间设置了一道虽然并不强大,却足以让蔡鹏对他起防范之心的防火墙,当彭一民认为已经搞惦了龙孝义,去蔡鹏那里时,迎面就撞在了大墙上。

就在陈默赶赴省城的第二天晚上,彭一民去了蔡鹏家里,蔡鹏在自己的书房里接见了他。见面的第一句话,蔡鹏含笑问道,一民同志,来楚西几天了吧?

彭一民一愣,不敢撒谎,老实回答说,是,蔡市长。

来市里办了些什么事呀。蔡鹏还是笑容满面地问,但目光的一瞬,却让彭一民有了一种凛然之感。彭一民笑笑,说,办些事,在市委办那边。

哦。蔡鹏长长地哦了一声,看来是办好了?

办完事就来看您了。彭一民回答道。

谢谢你还记得我啊,一民同志。蔡鹏拉长声音说,见到孝义书记了?

彭一民就窘住了,蔡鹏的话听起来似乎只是一种关心,但彭一民听起来,却感觉到一股冷气从背上升起来,一直升到头顶,他说,蔡市长……

你很敏感嘛。蔡鹏没有理他,仰着身子靠在藤椅上,完全是一种漫谈了。政治敏感性强,这是一大优势呢,我们的干部,就要有一种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好好跟着龙书记吧,一民同志,你年轻,有能力,前途无量呢。

彭一民低着头,默默地听着蔡鹏的漫谈,心里怎么也想不透,自己去了龙孝义那里是,蔡鹏是怎么知道的。硬着头皮坐了半个小时后,就告辞了,收在兜里的厚厚的礼金一直没有敢拿出来,彭一民清楚地知道,蔡鹏已经清理门户,自己现在只能死心塌地地靠着龙孝义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