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25 县委把彭一民和戴伟报上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0:02:44 作者:


关灯
护眼

县委把彭一民和戴伟报上去后,陈默更加淡泊起来,而原来坊间的传言也开始远离了他,晚上来宿舍拜访的人也少了。特别有意思的是,他每天下午回来,任达不再缠着为他搞好服务,而是远远地道一声好就走开了。陈默暗笑,心想任达这些晚上估计是忙去为彭一民和戴伟服务去了。好在任达还没有做得太过分,那个服务员小罗还一如暨住地每天过来给他打扫房间,洗他换下的衣服,陈默怎么拒绝都不行,心里就很愧疚,衣服换得也不太勤了,坚持几天后才换一身,然后带回去给舒芳洗,但也总不能一个星期才换一身衣服啊,再说,也不可能每个周末都回家去,这样,小罗还是经常给他洗衣服。

与陈默的淡然隐退相反,坊间关于彭一民和戴伟的传言多了起来,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是一些捕风捉影的桃色新闻,说彭一民原来当宣传部长的时候作风就腐化堕落,与某女演员有一腿,两个人保持着长期的姘居关系,还把某某安排到了某单位,说得有鼻子有眼,陈默感觉说的是彭一民和麻慧。而对戴伟的传言,则多在经济上,说他在担任财政局长和常务副县长期间,经济上不干净,以他老婆的名义办有一个日处理能力量1000多吨的选矿厂,这个选矿厂当初的投资,就是他从财政局某基金中挪用的,只是后来还上了。等等。

陈默听到这些传言的时候,只是付之一笑,彭、戴二人的博弈,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而且大家都不按套路出牌,完全是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的样子。陈默觉得政治上要有斗争,这是不可避免的,但这样的斗争,还是要有一个限度,就是争权而不伤人,这两位却几乎都是下杀手,大有釜底抽薪之势,这就有一些过了。

陈默对戴伟不是很熟,平常接触不多,却也听人说过他家里确实开办有一个铅锌选矿厂,这些年锌锭价格一路飙升,一些党政干部也纷纷办起了选厂,陇水、酉县两县交界处选厂林立,因此,对戴伟办选矿厂的事陈默觉得还是有可能的。陈默和彭一民的接触多一些,当初陈默初初到宣传部上班的时候,麻慧对他不太理睬,就已经让陈默心里有了戒心,后来通过慢慢观察,就发觉麻慧和彭一民有些说不清楚。看来,看到这些的,也不仅仅是宣传中的几个人。

陈默没有想到的是,彭一民会亲自来策动自己,要和他结成同盟,共同对付戴伟。

那天彭一民打来电话,说,陈部长,在忙什么?陈默说,是彭书记啊,您好您好,我正在和广播局的领导在一起,想加强一下对烈士的宣传报道,有些事和他们协商。彭一民就笑,说,陈部长一心扑在工作上呀,精神可嘉。

陈默大笑,说,彭书记,您好真表扬还是假表扬啊。彭一民说,当然是真表扬。陈默又着说,怎么我听起来就像是批评似的?彭一民大笑,说,看来我还是不讨好呀,表扬人也表扬不得了。

当下陈默笑着说,彭书记打电话来,一定是有什么指示吧,您说。

彭一民那头就笑,说,我哪敢有什么指示,今天闲着没事,想到你来陇水近一年了,还没有请你吃了顿饭,这个同学之情,还是……陈默连忙说,请饭倒是不必,要请也该我来请啊,辈份可不能乱。彭一民就笑,说,什么辈份,我们不就是一个辈份嘛。陈默开玩笑说,这是你说的哦,到时候别赖我,说我不尊重领导。

说话了一会儿,彭一民再次问道,我是真心要请你吃饭呢,就我们俩,我老婆今天不在家,我也没地方吃饭。陈默想肯定彭一民是有什么事要对自己说了,再一想,这个时候很敏感,自己和谁接触多了都不好。但是,一个县委副书记请你吃饭,再怎么说也是不好推辞的,当下就答应了,说,那我就谢谢彭书记了,你先找到地方吧,我这里事弄完了,就赶过来。

放下电话,陈默无事找事地延宕了一会儿才去酒店。到了酒店,才发现果然就只有彭一民一个人在一个小包厢里,见陈默进来,彭一民笑着起身让坐,说,事办完了?

陈默回答说,您召唤了,事没有办完我也得来呀。

彭一民笑笑,说,你陈默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你就是一个工作狂,如果事没有办完,只怕神仙老子也请不动你的。

陈默忙说,哪儿呀,领导召唤就是工作嘛,而且是更加重要的工作。彭一民笑得更加亲切了,说,陈默,你就是会说话,什么话到了你嘴上都甜蜜蜜的。陈默也不禁笑了起来,说,你这是批评我呢。

彭一民不和他多说,而是问,我今天请你吃饭,想吃什么你就点吧。陈默笑,说,今天这么大方了呀。

彭一民大笑,说,我一贯大方。

陈默说,那是那是,领导都是很大方的,不过,我却对吃喝没什么特殊要求,上几个农村菜也就行了。当下点了麻婆豆腐,豆芽,一个农家炒肉,一个鸡杂,再打了一个汤。笑着说,我就吃这几个了,您要什么,也自己点。

彭一民笑,一语双关地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和你同进退。

陈默不由得心里暗笑,从彭一民说的我和你同进退这一句来看,他对彭一民请自己吃饭的目的也摸了个八九不离十了,彭一民是争取同盟军来的。回想着不久以前,坊间还把自己作为彭一民的竞争对手的时候,那封措词尖锐的举报信,陈默对彭一民的认识简直前后无法搭上线来,这个堆着亲切微笑,口口声声要和自己同进退的人,不久以前还在绞尽脑汁想把自己从官场上抹去,甚至不惜写匿名信,用上了最可耻的诬告手段。久历官场的官油子们简直太令人可怕了,他们手里拿着刀子,脸上却愈加亲切,言辞也愈加谦逊。如果你只会看着别人的脸色,那就太幼稚了。

酒过三巡之后,彭一民开口道,陈默,这次常委会,我感觉很奇怪,你为什么要退出呢?

陈默胸有成竹,微微一笑,说,我本来就没有能够进入县委的盘子嘛,要想进入市委的盘子,就更不可能了。再说,酉县落选后,我对政坛的事,多少也有一些冷淡,而且可以说是一种颓废,就连董嵬书记也看出来了,有一次和我谈心时,批评了我的暮气。董嵬书记和我谈话的时候,我是推荐了你的,我觉得,你作为县委副书记,能力很强,资历也够。你在前面,我当然也就不敢有奢望了。

陈默说得坦率,这就更加有利于隐匿自己的真正意图,彭一民听了,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陈默,要说你有暮气,我也是有感觉的,但这也得客观情况客观分析,谁处在你的境地,都不免要有短暂的沮丧,这是正常的。我倒是觉得,你事业心很强,在这一点上,其实你没有暮气。从我个人内心出发,我是非常愿意推荐你出来的。

陈默听了,连忙感激地说,彭书记对我的信任,我是十分感激,不是说我对仕途进退全然无意,只是,我觉得目标制定要切合实际,目标制定太离谱,就叫妄想了,如果我在县委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县长这个职位上,我是会有想法的,但现在,说起来你别笑话,我确实做梦也不敢有所妄想的。

真羡慕你如此淡泊。彭一民笑着说,其实淡泊也是一种境界,我是做不到了。除了我个人仕途进退之外,还有一个问题,这其实也是干部长成的一个通道的问题,我这个县委副书记也当了多年了,这个位置,我也不能久占着啊,我久占着,年轻人怎么上?

陈默听了,只是笑,说,彭书记一心提携人才,真是令人可敬。

接下来,彭一民的话就有一些赤裸裸了,彭一民自己吱了一口酒,把自己的目光里的感情因子调整得更加信任的样子,问道,陈默,我们是同学,也是朋友,我要问你一句实话,我和戴县长之间,你更加倾向于哪个?

陈默不由得就难受起来,这样的问题,怎么回答都是不正确的,也是容易惹麻烦的,如果回答说是支持彭一民,彭可能会故意把话传给戴伟,从而离间陈默与戴伟,让他更好的为自己所用。陈默装着喝酒的样子,思考了一下,笑着说,彭书记,你政治硬,能力强,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戴副县长那边,我接触比较少一些,确实不够了解。

彭一民好像明白过来似的,说,说起来,我在县委里面,最为看重的其实是你陈默,这次知道市委怎么安排,如果组织上信任我,起用我,我也想有一个知根知底的同志和我搭班子,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够出山。

陈默不敢表现出什么来,说,谢谢彭书记信任,我随时听从组织召唤。这句话说得很中性,彭一民却错认为陈默已经答应自己了,笑着说,你一直是我所信任的,我们会配合的很好的。

官员们无论历练多么深,脸皮多么厚,谈起自己的仕途的时候,往往还是要有一些愧色的,彭一民这样赤裸裸地开出条件,当然也会有一些惭愧。于是,为了掩饰这一点点的愧涩,两人就更加努力的喝起酒来,到最后,彭一民醉了,说出的话已经没有一点儿遮掩的意思了。

彭一民摇晃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和陈默干杯,说,陈默,我们一起搭班子好了,戴伟算个鸡巴,他妈不就是董嵬的应声虫嘛,告诉你,董嵬也完了,他要靠董嵬,不可能!靠不住!认清形势很重要,连形势都认不清,还有卵的政治敏锐性……

陈默心里明白,见彭一民话越说越露骨,也装出醉酒的样子,一头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心里却更加清醒地想,彭一民来了,只怕戴伟也会来呢。

果然,没多久戴伟也打来了电话。戴伟做得比彭一民隐蔽而巧妙,戴伟在电话里问好后,说,陈部长,要到年底了,你们部里上次送来的电脑购置计划,一直耽搁在我这里,确实是资金太紧张了,这次到了一点小钱,你派个人过来,把报告取走,报告我已经签字了,也给财政局长那边打了招呼,直接就可以提现了。

陈默道了谢,心里却明镜似的。那个购电脑的报告,已经压在戴伟那里有几个多月了,这时戴伟却突然打电话来告诉自己事情解决了,当然不是只为那几台电脑来的。彭一民许了空头愿,戴伟掌握着财政大权,当然不会许空头愿,只怕是要到处开支票了。

陈默笑着说,戴县长,谢谢你啊,我们宣传部长只有三台电脑,这次有你支持,我们的办公室条件就上了一个新台阶了。

戴伟就笑,说,陈部长,您向来是支持我的工作的,以后还要您继续支持啊。宣传部门是清水衙门,这个我还是知道的。这样吧,财政还有一点钱,如果你那边需要,还可以再考虑一点。

陈默笑,说,考虑一点,你那个一点是多少啊。

戴伟那头就笑,说,一点不能大了哦,大了,我也没抓处,一二十万吧,到年底倒帐的时候,再给你拔一点,如何?

陈默大喜,说,感谢感谢,这就比较实惠了,我马上叫他们把报告打过来。

戴伟笑,说,行行,叫他们来吧,我在办公室里等着。又意味深长地说,陈部长,以后我们还要多多相互支持啊。

陈默笑,说,当然,特别是需要你多支持支持我哦,宣传部门可是生产不出什么GDP的,只会消费呢,没钱难办事。提高消费水平,我倒还是能够做的。

戴伟大笑,说,消费也是生产力嘛,消费剌激生产,最终还是生产力,我说的对不对?

陈默大笑,说,对对,戴县长的理论水平,令人佩服。戴伟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说,我要是和宣传部门谈理论,只怕是班门弄斧了。

挂了电话,陈默不由得沉思起来,自己退出后,彭一民和戴伟之间的博弈,确实空前激烈了,自己应该怎么办呢?陈默还是觉得,自己在常委会上保持淡泊的心态是完全正确的,至少,他已经从漩涡里抽身而退,不至于把这场并不完全按套路出牌的博弈搞成一个三国演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