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26 龙孝义和市委组织部长胡建设来到了陇水县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0:03:29 作者:


关灯
护眼

就在陇水县官场对彭、戴二人的博弈莫衷一是的时候,龙孝义和市委组织部长胡建设来到了陇水县。这之前龙云给陈默打了一个电话通报了一下,说,陈兄,过两天龙孝义书记会到陇水县来,你做个准备。陈默问了一下来意,龙云说,除了宣布市委的决定外,主要是调研。陈默就笑,说,要宣布什么决定?龙云就笑,说,这我也不太知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龙孝义和胡建设他们到后,董嵬主持了一个副县级以上领导会议,会上,胡建设宣布了市委的决定,彭一民以县委副书记的身份暂时主持县政府工作。胡建设只是说暂时主持,并没有宣布彭一民为代理县长,这是一个颇有意味的提法,让人生出了不少的猜想。胡建设宣布后,龙孝义作了简短的讲话,他说,彭一民同志是县委副书记,这次由他来暂时主持县政府的日常工作,是市委、市政府研究的结果,希望同志们同心同德,共同努力,开创陇水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局面。

龙孝义说了话后,董嵬也作了发言,主要是表态。董嵬说,作为县委书记,我坚决服从市委、市政府的决定,和彭一民同志做好配合,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我相信,陇水县委、县政府的所有同志,都会支持和配合好一民同志的工作,也希望一民同志带领导县政府认真履行职能,为我县的经济基础发展和社会进步作了应有的贡献。

接下来,大家分别表态拥护市委、市政府的决定,做好配合之类的话。戴伟发言的时候,脸上始终露出憨厚的笑容,态度也非常谦恭。戴伟说,市委、市政府的决定是十分英明的,一民同志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本地干部,在陇水工作二十多年了,他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来的。一民同志工作能力很强,能够实事求是,一直以来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作为常务副县长,我一定支持好,配合好一民同志的工作,不错位,不越位。而且,还要把和一民同志共同工作作为自己学习的一次好机会。

彭一民是最后发言的,他说,今天,我感觉到非常荣幸和无比激动,心情也十分复杂。首先,我要感谢组织对我的莫大信任,我的今天,是组织培养的结果,可以说,没有组织上的培养,就没有彭一民的进步,也不会有彭一民的今天。其次,我要感谢在座各位同仁长期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在同志们的身上,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也感受到了同志间春天般的温暖。第三,我表一个态,我会进一步努力,在县委的领导下,和县政府各位领导精诚团结,共同努力,把我县建设成为一个经济发展迅速、社会和谐进步的濒海县。

大家就热烈鼓掌起来,彭一民向着大家频频拱手。

照例是会议之后是宴会,大家敬了龙孝义和胡建设后,就一窝蜂去给彭一民敬酒,彭一民微笑着,一一喝了,然后又回敬大家。陈默发现,彭一民回敬戴伟酒时,竟然搂起了戴伟的肩膀,笑着说,戴县长,在县政府,你是先到为君,我是后到为臣啊,以后还请多支持哦。戴伟连忙称不敢,说,彭书记你喝醉了,什么先到为君,后到为臣,您什么时候都是我尊敬的领导,您放心,我一定配合好您的工作,您指东我不打西。彭一民发出了一阵畅快的笑声,说,戴伟同志政治很强,组织纪律性和原则性也很强,这我是知道的,我们来日方长吧。戴伟眉头皱了一下,彭一民提起了组织纪律性和原则性,这就有一些压制人的意思了,潜意思下,就是告诉你戴伟,如果你不老实,就是纪律性不强。彭一民的自我感觉有些好过头了,难怪得戴伟皱了眉头。

彭一民回敬大家酒时,陈默也端了一杯酒去敬龙孝义,说,龙书记,我敬你一杯,我干,你随意。龙孝义笑着看着陈默,说,什么叫我干你随意?陈默同志敬酒,我岂有不干之理。说着,也一仰脖子干了。陈默感激地说,我是怕您一个人要对付那么多人,所以请您随意,没想到您还真是海量。

龙孝义也有些醉意了,微笑着看着陈默,对胡建设说,胡部长,陈默这个人,是一个厚道人,我说得不错吧。胡建设就笑,说,不错不错,陈默是一个厚道人。龙孝义说,人前不衿己功,人后不谈人非,其陈默哉。

陈默激动起来,说,书记您过奖了。

龙孝义笑着说,陈默同志,我听说张啸书记原来送给你有一幅对联?

陈默一时想不起来,只是笑。龙孝义说,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字空。这幅对联好呀,是为人为文的精要。

陈默说,龙书记,我辜负了张啸同志的期望,没有做好。

龙孝义伸出手来,和陈默握了一握,说,脚踏实地,不错不错。

这个时候,隔着胡建设坐的董嵬也端着酒杯过来,说,龙书记,我和来您、陈默这里凑个热闹。龙孝义笑,说,好啊。又说,董嵬同志,这次我和胡部长来,还有一件事,就是想做做调研,我正向想你抓抓夫,你们忙,我就不麻烦你们了,把陈默同志借给我两天吧。

董嵬笑,说,行,陈部长你就陪着书记走几天。

陈默听龙孝义这样说,不由得笑了起来,说,行,我也给您当几天秘书,我是市委办秘书出身,好久都没有当秘书的感觉了呢。

龙孝义大笑,说,要你来当秘书,这规格就太高了,一个正处级秘书,估计省委书记也就这样了。

正说着,彭一民端着酒杯歪歪斜斜就过来了,彭一民已经醉了,但还要坚持做出没有醉的样子,嘴抿得紧紧的,说,龙书记,胡部长,我敬两位领导一杯,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见陈默也在,就拉了陈默,说,陈部长,你也参加一个,我们共同敬领导。

陈默就笑,示意服务员给自己倒了一点酒,说,彭书记有令,陈默遵命。

彭一民就笑,说,什么命不命,我是提议嘛。

陈默说,我在会上也表态了的,坚持支持和配合好您的工作,这个承诺从现在开始生效。彭一民说,陈默同志什么时候也没有忘记组织原则,呵呵。

陈默笑着,用眼角的余光发现龙孝义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眉头,于是不在说什么,大家碰了杯,把酒干了。

吃了饭后,董嵬、彭一民就把龙孝义和胡建设送回宾馆,陈默因为龙孝义钦点要陪同调研,也跟着去了宾馆。到了宾馆,胡建设说自己有些醉了,要睡一个干部瞌睡,就回自己房间去了。董嵬和彭一民、陈默就跟着龙孝义回到了龙孝义的房间,龙孝义坐下后,陈默给三个人都泡了茶,也给自己泡了一杯,就坐在龙孝义对面,静静地听他们谈了起来。

龙孝义笑着说,董嵬同志,我看了一下,陇水同志们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这说明一个问题,林之风的问题,只是他个人的问题,涉及面不广。陇水同志们能够很快从乌龙河污染事件的阴影里走出来,不容易,这也是县委、县政府采取的对策正确的结果。

董嵬连忙说,都是市委、市政府正确领导,其实事件一开始发生的时候,我也被蒙蔽了,网上传言开始后,我曾经问过林之风,他说没有这回事,完全是造谣。这样,才有了那次新闻发布会。结果,我们犯了错误。

龙孝义严肃起来,说,乌龙河污染,教训十分深刻。我个人觉得,这里有几个教训,一是企业的立项和选址问题,当初把工厂设在乌龙河的上游,就是一个重大失误;二是基层政府要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理念,考虑事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要从群众的利益出发。董嵬同志,你说你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乌龙河被污染,我是不相信的。你给酉县县委书记打了电话,通知他立即切断自来水厂的进水口,说明你是知道的。就是因为这一点,你是有功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为什么隐瞒,开那个新闻发布死不承认?这其实是思想根子上的问题。第三个教训,要正确对待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不要一听说舆论监督了,就以为是煽动,是捣乱。陈默同志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明智的,他这段时间做了大量的工作,把舆论往健康的方向引导。我这段时间没少关注省卫视,市有线电视,灯笼坪抢险牺牲的烈士的宣传力度在不断加大,人们谈起陇水县,不再说是那个隐瞒污染事故的县,而说是抢险英雄的家乡。

董嵬的脸就红了起来,说,您批评得对,我是存了一些侥幸心理。

彭一民插话说,主要还是当时作为县长的林之风的问题,这个人在这个问题上存了私心,后来的调查证明……

龙孝义打断了彭一民的话,说,林之风的责任,他要负起来,现在不正在追究他的责任吗?领导责任,刑事责任,都要追究。但是,我们县委、县政府有没有责任?我看是有的,林之风一个人就能把持一切?如果能,这说明你们的民主集中制执行得不好,也是你们县委的责任,我们市委、市政府也有责任。

是,是。我们有责任。彭一民连忙改口。

陈默默默地坐着,领导之间说话,他是不宜插嘴的。他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龙孝义点名要他陪同未来几天的调研,他要做好服务。

说了一会儿后,董嵬见龙孝义略显疲态,就说,龙书记,您累了,休息一会儿吧,下午怎么安排,还请您指示。

龙孝义站了起来,说,是要休息一下了,大家太热情,把我和老胡灌得不轻。下午你们自己去忙自己的工作,陈默同志陪我就行了。

于是三个人都告辞了出来,龙云也跟着送了出来,在大厅里,龙云笑着说,陈部长,龙书记要求您陪同调研,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当不当说。

陈默就笑,说,什么当说不当说,请指示好了。

龙支云说,我建议你就在这里挂一个铺,便于他们联系,我也随时可以找到您,如何?

董嵬就笑,说,龙主任的安排非常妥当,陈部长你就挂一个铺吧,也不缺了那一两百块钱。陈默就笑,说,行,我服从安排,就在这里睡一个午觉,也享受享受。

彭一民大笑起来,对董嵬说,董书记,你听陈部长说的,是对我们有意见了呢,好像我们没有给他待遇似的,连住宾馆都是享受了。

陈默又是笑,说,彭书记太过敏感,您这样分析起来,以后我在您面前,就不敢说话了。

当下三个人作了别,陈默在宾馆的二楼给自己开了一个标间,就和龙云去了房间。龙云说,我自己也挂了房间的,只是,今天倒不想自己睡,和你共一个房间吧。

陈默知道,龙云可能会有什么要告诉自己,当下说,行,兄弟们确实也好久没有在一起了,中午我们也不睡了,聊天。

龙云就笑,说,那我可要赤诚相见了呀。说着,把自己刮得像一只剥了皮的兔子,跳到床上,说,原来你和向前在市委办的时候,每当开会,我们只是在一个房间里睡,现在是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陈默大笑,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小朋友还是很恋旧啊。

龙云就笑,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躺下后,陈默说,这次彭一民的规格蛮高啊,市委书记亲自来宣布他主持县政府工作,历史上不多见。

龙云就笑,说,陈默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过渡。陈默笑着问,何以见得?

龙云偏过身来,笑着看着陈默,说,你也是老领导了,不可能看不出来吧。如果龙书记和蔡鹏市长真的是属意于彭一民,何必要弄一个暂时主持县政府工作?可以直接代理县长,以后再开人大会补选嘛。只宣布暂时主持县政府工作,而不说是代理县长职务,我感觉这里面是有窍门的。

陈默就笑,说,你分析的还真是有一点道理的,但有一点我还是想不通,既然不属意于彭一民,干脆就换人,何必弄什么暂时主持。

龙云想了想,说,这个也正是我感觉疑惑的地方。俗话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想,这可能是领导的心里也有一些犹豫,感觉彭是在可用可不用之间,给他个机会考察一下,如果用得,就代理,如果用不得,到时候另外找人代理,也就可以了。你可能不知道吧,其实这次陇水班子问题,动静不小,开始的时候,是对着你来的,举报信满天飞,后来就是对着彭一民和戴伟了。我没什么政治经验,但还是有一个感觉,这不过是他们之间斗争反映。当初估计他们认为你有竞争力,于是对着你来。后来就开始明确自己的对手了。领导其他很头痛这样的事,有一次龙书记很无奈地说,一个小小的陇水县,也闹得不可开交,好像是闹得厉害就能提拔,这个作风,不整顿一下是不行的呢。

因为事涉彭一民和戴伟,陈默不想多谈,就把话题引向调研的事儿来,问道,龙书记提出要在县里调研几天,究竟想看些什么,听些什么,你这个秘书知道不?

龙云笑笑,说,这个说实话,我是不太清楚的,估计也是随便走走看看吧。

陈默就不再问了,看样子,龙云确实不太清楚。但陈默心里却有一种预感,龙孝义这次调研,只怕与陇水县班子的最后拍板有关系。从坊间传言来看,董嵬离开陇水,只是时间问题了,就连彭一民喝醉了酒,也说董嵬要走。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陇水县委和县政府主要领导就是全面改组了。如果龙孝义他们的调研,真是围绕班子而来,那么他们会把重点放在谁的身上?这么想着,陈默就有些心跳起来。

就在陈默陷入沉思的时候,龙云那边已经响起了轻轻的鼾声。陈默头有些晕,感觉很累,却始终睡不着,脑袋里似乎什么都想,又什么也想不出一个头绪,就这样半醒半睡地躺着,直到龙云的手机响了起来。龙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连忙起了床,轻轻地穿了衣服,出门去了。一会儿后,龙云回来了,见陈默睁开了眼,笑了起来,说,放心睡吧,今天是哪儿也去不了了,龙书记醉得不轻,胡部长也是,都还赖在床上呢。

又睡了几个小时,陈默才醒了过来,龙云已经不在房间里了。陈默穿戴整齐,在卫生间里洗漱好了,上楼去了龙孝义的房间,房间大开着,董嵬和彭一民已经在那里了。陈默走了进去,笑着说,对不起,龙书记,我今天是有些醉了。龙孝义就笑,说,陇水的酒厉害呀,胡部长也醉得不轻,还赖在床上呢。

董嵬笑说,都是我的责任,把领导搞醉了,我检讨,胡部长那边,我们已经派了一个服务员去了。龙孝义笑笑,说,老胡的量不怎么样,酒又喝得直,每次都是第一批牺牲的。

彭一民今天得了头彩,就一个劲地黏着龙孝义,说,龙书记,今天酒喝得多,晚上我们就不喝酒了,到舞厅去放松一下,如何?

龙孝义不回答,而是对着陈默问,陈部长,你考虑一下,明天走哪里?

陈默一时弄不清龙孝义的意思,笑着说,不知道领导想看哪个方面,我也正想请示。

龙孝义就笑,说,也就是随便走走吧,出来透透气,顺便看一下,下到乡镇更好。总之一句话,随便走走,没有什么主题。

陈默就笑,说,如果要下乡镇,我建议还是先走一下董书记和彭一民书记的驻点镇,这两个乡镇的各项工作都不错,是我们县出工作经验的地方。

龙孝义就大笑起来,说,两天时间,也走不了那么多的地方,你随便点一个乡镇吧,明天看一个,开个乡镇干部的座谈会,后天再看一个。明天看的乡镇由你来定,后天看的,就由我随机点吧,我这里有一个你们县级领导驻点乡镇、村的表格,明天我就在这表上随意勾,勾到哪儿,后天我们就走哪儿。

彭一民笑了起来,说,龙书记这是对我们进行考试了呢。

董嵬不太说话,只是温和而略带忧郁地笑着,坐了一会儿,气氛就有一些沉闷,龙孝义突然笑着说,几位平时业余生活是怎么过的呀?

大家给问得一愣,彭一民笑着说,报告书记,县里的工作千头万绪,从我来说,都分不清什么时候是工作时间,什么时候是业余时间了,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每时每刻都有人守着,实在没有什么业余生活。

龙孝义就笑,说,基层辛苦,这个我不否认,但也不至于这样呀。陈默,你业余生活怎么安排?

陈默笑笑,说,我相对主要领导,要超脱一些,一天除了八小时上班,下班后还是自己支配。我业余生活,主要是读书,有时也斗争斗争地主,钓钓鱼,只钓淡水。

龙孝义就笑,说,劳逸结合,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嘛,心里那根弦也不要太绷紧了,太绷紧了,不懂得松弛,是要断的。刚才一民同志提议放松放松,我很赞同,等下吃了饭,我们也打打牌,如何?

彭一民笑,说,行。

董嵬说,等下晚饭后我还有点事,你们就陪书记放松一下吧。

龙孝义笑吟吟地看着陈默,陈默笑道,放松放松可以,可是桥牌我不会打,只会斗地主。龙孝义大笑,说那就斗地主吧。

吃晚饭的时候,县委常委基本上都到了,果然就不再喝酒,很快就解决了。吃了饭后,县组织部长罗章辉去了胡建设房里汇报组织和党建工作,董嵬也走了。回到龙孝义房里,龙云就拿了一副新扑克进来,龙孝义、彭一民和陈默就斗起地主来。楚西斗地主玩法和网上有些区别,宾王是可以代任何牌的,但不能单出,如果出牌到最后,只有一张宾王了,就意味着被闷死。

龙孝义接过扑克,熟练地洗起牌来,边洗边议了规则。当下三个人抓起牌来,龙云就在龙孝义的身后看牌。龙孝义抓的牌不错,有一个宾王,还有三个2,两个A,就叫了牌,当地主,果然从底牌再请得一张大王来,和宾王配在一起,就是天炸了。

陈默坐在龙孝义的上手,牌也不错,连得很好,只是没有什么大牌,只有一个2和一个A。当下龙孝义打下来一张3,彭一民打了一张4,陈默孤注一掷,丢了一张2,弄得龙孝义很为难,扔炸弹为时过早,怕被别人到最后打了扫脚棍,用王来管,就拆了天炸。龙孝义就笑,说,陈默,你这是什么烂牌,我只出一个3你就出2了?陈默只是笑,说,我只是破一下你的炸弹,不挨炸就万岁了。

龙孝义见说,就不管牌,说,我不要,你接着出牌吧,你还能有什么好牌?陈默见他上当,不由得笑了起来,一下子就打出了从3到K的连子来,手头上已经没有几张牌了。龙孝义暗叫不好,管是管不住的,只好扔了炸弹。接着,又打了一对小小的5,彭一民接了一对7,陈默接了一对J,手头上就已经只有两张牌了,其中一个是A。龙孝义用了一对A来镇压了陈默的一对J,再丢一对10时,却让彭一民的一对K给管上了。龙孝义这时只有拆了三个2来管,手上却只有一个2大牌了。而彭一民的手中,还有一个小王,至此,龙孝义扔牌告负。

洗牌的时候,龙孝义就开始总结经验,说是陈默的牌打得太毒了,逼得太紧,自己只能用大牌镇压,最后大牌没有了,手上只剩下小牌,被彭一民卡了脖子。当下笑着说,还是县里的同志配合默契啊,活活地把我的一手好牌给拆成了杂碎牌。

彭一民就笑,说,龙书记您可能不知道,我和陈部长向来配合默契。

陈默只是笑,彭一民的话是话中有话,大概要在龙孝义前面显露一下自己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了。果然,彭一民一边洗牌一边说,陈部长,你来陇水也大半年了,对我有些什么意见,可要提出来呀,我觉得我们之间配合,还是挺合手的。

陈默就笑,说,彭书记平易近人,工作踏实,我在您手下学到了不少东西。

龙孝义见他两人一递一说话,就笑着说,看得出你们配合得不错,一民你洗牌也得快一点,这不是工作总结会,更不是民主生活会呢。

打了一会儿牌后,陈默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龙永寿的电话,连忙叫龙云顶上自己,自己出了房间去打电话。龙永寿说,部长,龙书记他们来县里,没有人通知县有线电视台,这几天要不要派一个记者跟着?陈默想了一下,果然这一天都没有记者跟着,一般来说,上级领导下来视察,县委办都要通知电视台派人跟着报道的,看来这次可能是忘了。就说,派不派记者,我向领导请示一下再说吧。

龙永寿回答说,行,那就这样吧。正要挂电话,陈默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说,永寿,你等等,我还有点事和你商量。龙永寿那头就笑,说,什么事您指示就行了,还商量什么?陈默说,龙书记和胡部长要求看几个乡镇,我考虑,我们的驻点乡也要准备准备,万一被抽了,也要经得一看。你们再辛苦一趟,去乌龙乡和侯书记通一个气,弄一个扎实一点的汇报,准备好一个村的点让领导看。特别是要布置好办公室、会议室,把软件弄一弄。

陈默的指示有些太泛泛而谈,龙永寿就问,有没有个重点?

陈默想了一下,说,软件安排的重点,就放在党建上吧,该上墙的要上墙,花点钱也不怕,要规范一点。至于看村,我建议就看一下灯笼坪吧。灯笼坪滑坡后,老百姓没有了房子,也没有了生活必需品,虽然县里拿了一些钱去救济,只是杯水车薪。龙书记他们看后,能不能弄一个集体搬迁。

龙永寿说,行,我马上就去。

陈默笑,你把车带去吧,部里只有一台车。我这几天就搭龙书记的车好了。

挂了电话,陈默再回到龙孝义的房间里时,形势已经大变了,彭一民和龙云一败涂地,见陈默进来,彭一民就笑着说,快点,陈默,龙秘书和我配合不好,还是你来。龙云就笑着把扑克递给陈默,陈默不肯接,说,你来你来,我到龙书记那边看牌,学一下技术。说着就站在龙孝义的背后看起牌来。

陈默发现龙孝义的牌打得很不错,计算周密,该冒险的时候也敢于冒险,加上龙云暗中接应,彭一民就毫无胜算了。牌打到晚上十点钟,龙孝义脸上就显出疲色来,彭一民就说,龙书记,我们是不去放松一下,泡个脚,按摩一下?

龙孝义笑笑,说,自己的一双脚,不好意思让别人给洗啊。还是睡觉吧,一民同志,明天你们就不用跟着我了,去做你们的工作吧,这里有陈部长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早,陈默就醒了过来,到龙云房间里,龙云也醒了,两个人相跟着去了龙孝义的房间,龙孝义正在卫生间里洗漱,两人也不和龙孝义打招呼,在会客厅里坐下了。过了一会儿,县委组织部长罗章辉也来了,见陈默他们已经坐在房里,罗章辉就笑,说,我还来迟了呀。陈默说,不迟不迟,正是时候。

罗章辉笑,说,胡部长那边也在洗漱,叫我过来等着。

陈默问道,罗部长,你看今天走哪里好?

罗章辉说,这就要看领导的意图了,还是看看主要领导的点吧,以前的规矩都这样。

陈默点头,这也是他昨天所考虑的。一般来说,副县级领导都有驻点乡镇,乡镇之间的差别也就在这点上体现了,主要领导比如县委书记县长挂点的乡镇,不仅在经费、项目上有保障,还出干部,乡党委书记往往可能进入县级领导配备,最次也能混上一个大局局长。其他的乡镇,就要困难一些了。

正说着,龙孝义洗漱完毕,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见大家都坐着,不由得笑了起来,问道,昨晚都睡好了吗?陈默和罗章辉回答说,休息好了。龙孝义说,罗部长,昨天已经说好了,陈默同志作陪,你们都忙自己的事去,怎么还来了?

罗章辉笑,说,领导指示,我们照办,胡部长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也得来看一看的,下乡我就不跟去了。

龙孝义笑,说,组织部门的同志礼节就是多一些,我原来在省里的时候,省组织部的那些同志也是一样,说话彬彬有礼,办事不急不躁,素质都很高。

罗章辉说,这是组织部门工作的基本素质啊。

龙孝义对龙云说,龙秘书,去看胡部长成了没有,一起下楼吃早餐。龙云答应一声走了。一会儿,回来报告说,胡部长已经成了。

大家就簇拥着龙孝义出了房间,胡建设已经在走廊上等着了,就一起去了电梯间。早餐是自助餐,大家很快就吃好了,罗章辉笑着说,龙书记,胡部长,我就不跟去了。

龙孝义笑着说,不要跟不要跟,人多了,鬼子进村似的。胡建设用难懂的外地话说,听龙书记的,不跟就不跟了吧,陪客辛苦,陪领导更辛苦,不安逸。龙孝义大笑,说,胡部长快人快语。

大家走出宾馆,龙孝义和胡建设的司机已经把车开出来了。龙孝义见只有市里的两部车,回过头来笑着问陈默,陈部长,你的车呢?

陈默说,我们部里只有一台小车,我考虑您和胡部长的车也坐不满,我的车就叫办公室安排,给部里的同志服务去了。

龙孝义微微地愣了一下,说,那就上我的车吧。

龙云已经跑上前去,给龙孝义打开了副驾的门,龙孝义却笑着说,龙云你坐前面,我和陈部长坐后面,好说话。龙云笑着就上了车。陈默给龙孝义打开车门,自己也上去在龙孝义身边坐下了。

胡建设也上了车,把脑袋伸出来笑着说,龙书记,您的车先走,我跟着。两台车一前一后慢慢地开出了宾馆。

行驶在大街上,司机就不断回头来看着陈默,陈默知道,那是问往哪儿走,故意不说话。龙孝义也发觉了,说,陈默同志,你想带我们去哪个乡?

陈默笑笑,说,去乌巢镇吧,那里是一民同志的点,您看行不行?

龙孝义就笑,说,客随主便,今天由你安排,就去乌巢镇吧。

乌巢镇和陈默自己的挂点乡乌龙乡在一条线上,是一个矿产镇。出了城,车就一直在爬坡,爬到半山的时候,回过头去,县城远远在脚下了。山路陡峭,而且不时有庞大的拉矿车队隆隆驶过,陈默就不断提醒司机开慢一点。

龙孝义见陈默如此担心,不由得笑了起来,吟哦道,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陈默笑道,龙书记,诗兴大发了?

龙孝义说,登山临海,古人所以发幽思者也,你看这高山崎岖,回首处,脚下海涛汹涌,要没有诗兴也难呢。

陈默也心有感触,说,登高抒怀,千古文人豪士概莫能外,李白感慨蜀道之难,其实也是感慨归乡之难。我倒是更加喜欢曹操的观沧海,气势雄阔,意境奇伟,颇有一股英雄之气。

龙孝义说,诗言志,因此诗的境界,却不是能临模而得的。曹操一世英雄,在攻取战胜之时,志得意满,豪情万丈,因此这诗也极为雄沉开阔。但我喜欢的登高诗,莫过于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此诗只有四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读后真能让人慨叹不已。

陈默听了,不禁说,陈子昂的幽思,乃是几千年来人类的通感,人类莫不恨人生之短暂,因此这诗也就有了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不过,我有一点倒是难以理解,这诗多少有一些消极,书记您怎么就会喜欢上这诗?

龙孝义笑了起来,说,这诗消极?这我倒是不太读出来呢,当然,这诗有一种销魂蚀骨的力量,读后似乎令人有颓丧的感觉,但读诗,也要有心境呢。同样的诗,不同心境读之,则效果不同。你难道就不能读出振奋?

陈默想了一想,说,人生苦短,这其实也是作者心境中的一种超越时代的孤独感的体现。但正因为人生苦短,才要更加珍惜,更加振奋精神,努力做一点事。

龙孝义大笑起来,说,这就对了。

当下两人由登山诗继而又谈到了登高诗来,龙孝义即兴背诵了一遍杜甫的登高,陈默也尽心中记忆,把古代登高诗的意味说了一些。龙孝义笑着说,陈默,人都说基层干部多厚重少文,你是反其道而行之了。

翻过了一座山,放眼看去,却见山外有山,一些白色的矿渣从山上倾泻下来,堆积在各个山沟,有的山沟已经被矿渣填平。龙孝义的脸色就渐渐沉重起来。陈默见了,说道,龙书记,矿山各处都是这样,说起来,这矿产经济,我觉得是已经到了穷途了,矿区乡镇的生态问题已经十分严重,水井干涸,大批被毁,地质灾难频仍……这些生态问题是不可恢复的。即使能够恢复一小部分,将来为了恢复生态而需要投入的财力人力,也必将是天文数字。

龙孝义不再做声,好一会,才长叹一声,说,矿产经济一条腿走路的形势,是得变一变了,只是,这不容易呀。

陈默说,我有个感觉,开发矿产其实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办法,也许我的心胸不够开阔,只着眼于本地经济,没有全局观吧。以我们陇水县为例,我们县一年的矿产给财政带来近八个亿的进项,但是,这八个多亿中,有百分之八十要划归中央财政,我们的可用财政只有近两个亿。同时,作为矿产资源县,省里省外的很多地方都来我们这里收购矿产资源,这些矿资源当然也养活了别的地方的财政。而生态恢复却要由我们自己承担起来。所以我觉得是不划算的。

龙孝义一笑,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陈默笑笑,说,也不是我的办法,当年张啸书记任市长时,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了把楚西市建设成为我国西南地区大型临海城市,打造濒海经济的构想,我以为是我们市的长远目标,是可行的。

龙孝义说,陈默,你所说的,我并不是不知道,张啸同志离任时,也曾和我作过深谈,只是,要推动这项工作的开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陈默深有感触地感叹道,是啊,要办一件实事,真是非常的不容易,说起来,当年我在酉县也有想从酉县开始着手海港城市建设的想法,只是,天不遂人愿,选举弄得铩羽而归,其他的自然也就谈不上了。

龙孝义惊异地看了陈默一眼,笑着说,选举落选,在别人是不愿意去提起的,你倒是例外呀,我倒是想知道一下,你为什么会落选。

陈默笑,我的事,想必书记您也会有了解的,总的来说,我不怨天不尤人,跌倒了,爬起来也就是了。只是,再回头,只怕已是百年之身啊。

龙孝义爽朗地大笑起来,说,陈默同志,原来你也会这个感慨啊,人生苦短,只争朝夕,只是,你失去了一次机会,必定要有所感想呢。

陈默说,感慨良多,如果我能回头,基于当时的情景,也许不会那么固执,倒不是什么中庸之道,只是明白了图大事者,不必计较小节,以免中途旁鹜,分了自己的心。如果整天陷在官场纷争中,位子还保不住,哪能谈得上事业?这也是我这一向的思考所在,不知对不对。

龙孝义不直接回答,突然问道,我听说,董嵬同志找你谈心,要你临时主持县政府工作,你力辞了?

陈默一愣,看来,董嵬是向龙孝义汇报了自己的态度了的。当下陈默点了点头,笑着说,是的。

为什么,能告诉我吗?龙孝义饶有兴趣地看着陈默问。

陈默笑了笑,说,我觉得我一个落选之人,才浅德薄,难以服众。

这怕不是真话吧。龙孝义笑着问道。我曾经给你看过一份材料,一定与这个有关,对吗?

陈默笑,说,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确实,那一份材料,也给我提了一个醒,就是县里有同志不服。当然,最主要的,我还是觉得有的同志比我的职位高,也比我有能力,更加适合于这个岗位。同时,我也不想陷到这种纷争中去,那份材料也告诉了我,如果我答应了董嵬书记,我就可能陷入那种无聊的纷争之中,这是我不希望的。说起来,当年我从市委办副主任的职位上去就任酉县代县长,张啸书记说过一句话,至今言犹在耳,他说,陈默,你这次下去任职,是非常提拔,以非常手段获得的东西,也往往容易以非常手段失去。果然,后来我选举落选,从那以后,我就对非常之幸运保持淡然之心了。如果是逐级提拔,我不会拒绝,毕竟,我到陇水任职,不到一年。还有一点我也不想隐瞒您,如果董书记说是代理县长,我是愿意的,临时主持,我不想重蹈覆辙。

龙孝义点了点头,说,你思虑如此,也可谓深远了。现在一说干部提拔机制,大家都批评熬资格,说什么没有真正地实行破格提拔。这其实也是一种误解,所谓破格,乱世为之,确实让一些人才脱颖而出,那是因为乱世是用才之时,卓绝的人才确实可以服众。而升平之世,即使有超群才华,也需要有一定资历,不然是不容易服众的。

陈默听了,深为佩服,说,龙书记,这也正是我经常考虑的呀。当初年轻的时候,确实非常希望能被破格提拔,而到现在,这种想法已经淡化,也知道这其实就是一种幼稚。

两个人谈着,不知不觉间乌巢镇已经在望,远远看去,乌巢镇的栋栋小楼如同儿童的积木,在山洼中堆积着,看似零乱,实则也颇有一些看头。作为陇水县的矿产大镇,乌巢镇经济是全县最好的一个乡镇,颇有一点提前实现小康的味儿。人们陶醉于矿产带来的财富之中,却没有几个人知道,生态的破坏已经使得这个美丽的小镇开始成为不适宜人居的地方。

两辆小车依次进入乌巢镇,却在小镇的入口处被堵住了。陈默下车看时,只见面前一溜堵了几十台矿车,一直堵到镇子中去了。

龙孝义和龙云也下了车,前面,胡建设也下来了,彼此看着,摇了摇头,矿山乡镇矿车太多,加上一些载客的小面的车不规矩,见缝就钻,引发堵车是常事,而且一堵就是大半天。好在距离镇政府已经不远,四个人就从车缝里慢慢往镇里走,到堵车地方时,果然是两台面的违章超车,被夹在路中,前后左右都塞死了。有两个交警模样的人在疏车,口干舌燥地劝说着,司机们却都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人,就像在动物园里围观两头人熊,没有人听他的。车与车之间距离太小,无法移动。两个警察无奈地摇着头,分别去了两头劝后面的车倒车以免让出空间,一会儿又回到了现场中心,从他们沮丧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的努力白费了。

见无法疏通,陈默他们就准备步行去镇政府,就在这个时候,司机们却突然骚动起来,连连说,来了来了,有好看了。那几个赖着不动的塞车的面的车司机连忙发动车子,想要动车,却根本动弹不了。陈默他们抬眼看时,就见几个臂膀上纹着龙凤图案的年轻人提着棍子,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高叫,后面的车退退,快退!果然,他们来路上的车纷纷发动起车辆来,一时间发动机声隆隆,陈默不由得瞠目结舌,心想这几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角色,说话竟然比交通警察还管用,要知道,司机在这个世界上,最怕的人是交通警察。

正想着,那几个年轻人已经来到了塞车点,反复看了一下后,最后确定了塞车的肇事面的车。车主已经面无血色,摇下车窗乞求道,斌哥,不是我,我也是被塞在这里的,动弹不了,不是故意的。

那叫斌哥的人沉着脸,低沉喝令,下来。

面的车主可怜巴巴地央求道,斌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下来!斌哥沉着脸,几乎是咬着牙根在喊了。面的主人悻悻地下了车,随即,他车上的乘客也纷纷下了车。斌哥手一挥,一个年轻人手中的木棍举了起来。

我的车啊。三十来岁的面的车主绝望地喊了起来,话音未落,哐的一声,车前的玻璃已经被砸得粉碎。接着,第二捧飞起,侧窗玻璃也唏里哗啦地掉了下来。

斌哥……面的车司机可怜地央求着,斌哥不为所动,又上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上车扭开车钥匙,发动起了车,打着方向盘把车头对着路坎,然后下了车,几个人从车后一推,面的车一头栽下了一米多高的路坎。

接下来,斌哥又走向了第二台塞着的面的,那面的司机已经面无人色了,连连作揖,说,斌哥,我就移,我就移,但还是被一个年轻人挥起木棍,打碎了一块玻璃。

这个时候,长长的车队竟然都接到命令似的,所有的汽车都发动起来,两头的车自动往后倒车,不到一刻钟,整条路上已经秩序井然了。

看到这一切,陈默不禁愕然。再看龙孝义,却是饶有兴趣的样子,和胡建设拉了一个围观的路人,问道,老哥,那几个年轻人是什么人呀,真有魄力。那被问的是一个老头,却是一个话痨,见有人问,开始还显得畏畏葸葸的,说,老弟你不是本地人吧,我劝你不要多问,别惹了祸。可是一见龙孝义不再问了,他却主动说了起来,说,我看你也不是本地人,告诉你也无妨,你问这几个人,来头不小呢,那个叫斌哥的,是庞老虎的小舅子,矿山执法队的队长,当地一霸呢。上面有庞老虎罩着,听说庞老虎上面还有人。这小子从小就愣,不要命,他姐夫让他当了队长后,就更加凶了,听说很多矿老板都巴结他。不过,要没有这小子,这路还真挪不开。

陈默一怔,就想起了这乌巢镇党委书记庞大德,这个庞老虎会不会是庞大德的诨号?正想着,胡建设和龙孝义的车已经开过来了,当下三个人上了车,继续往镇政府开。镇政府在镇子中间的一个高地上,原来是国民党时期的乡公所,因为局势不稳,所以在选址也颇带有一点军事意义,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几十年的经营,镇政府内绿树成荫,一些树大到两人合抱不拢。老的乡公所已经拆完,现在的镇政府清一色的楼房,造型别致,蔚为壮观。两台小车进入镇政府时,陈默就看见庞大德和镇长李立站在门边恭候,显然是已经接到县里的通知了。

车停稳,陈默下了车,庞大德和李立迎了过来,说,陈部长,我们刚刚接到县委办的电话,说您和龙市委领导来视察,我和李镇就从村里赶了回来,没想到刚刚碰上。李立也上来握了手。陈默就把两人介绍给龙孝义和胡建设,每介绍一个人,庞大德就堆着笑问了好,双手握着领导的手摇着,样子完全像一个朴素的老农。李立也过来握了手,问了好。

龙孝义见大家都在坪场子上站着,笑着说,庞书记,我们还是去办公室谈吧。庞大德恍然大悟似地,笑着说,几位领导请进,我们镇地处偏僻,领导很少来,您看我的都激动得失礼了。

龙孝义笑着说,庞书记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啊,听说矿产资源丰富,富甲一方?庞大德笑着回答,富甲一方不敢说,风水宝地倒是确实,乌巢乡虽然地势偏僻,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这里是苏区,很多开国元勋都从这里走出来。

龙孝义哦了一声,说,我想起来了,这里是革命老区,原来省委老书记王书记就是这个地方的吧?庞大德回答说,是,龙书记记忆力惊人。龙孝义说,王书记当省委书记的时候,我还是办公室,所以知道。

当下镇政府秘书泡了茶,龙孝义和胡建设喝着茶,对庞大德说他们说,庞书记,李镇长,我这次和胡部长来,也没有什么事,主要还是透透气,走走看看。庞大德就笑,说,欢迎领导下来视察,您看,我们什么时候向领导汇报?龙孝义笑,说,汇报的事,你问胡部长就行了,这次下来,主要还是看一看党建吧。

庞大德说,行,我们随时听领导的指示。

胡建设慢悠悠地问,庞书记,刚才堵车是怎么回事?

庞大德茫然道,这我倒不清楚,胡部长,我们这里,堵车很频繁,哪天不堵车,到是不正常了。

胡建设说,我是说砸车的事。

庞大德更加显得更加茫然起来,问,有这样的事?当下陈默心里暗笑,心想这庞大德心理状态还真是不错,竟然敢在领导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来个死不认账。

陈默就把进镇子时堵车的事说了一遍,胡建设接过话头,说,庞书记,基层党组织和人民政府工作很辛苦,这个我是清楚的,我们目前正在提倡改进干部作风,要让每一个干部都成为亲民干部、爱民干部、为民干部。当然,那些司机可能有违反交通条例的地方,但我们应该要依法行政,而不能粗暴执法。今天的这件事,暴露了我们镇干部的一些问题呢,干部有问题,首先是领导有问题,希望能够引起你们的重视。

庞大德黝黑的脸红了起来,说,您放心,胡部长,我们一定认真贯彻您的指示精神,回头就立即整顿干部作风。

胡建设和庞大德说话期间,龙孝义不插话,而是环顾起镇党委办公室来。只见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奖状。看了一下,龙孝义突然站了起来,说是要方便一下,镇长李立也站了起来,带着龙孝义去厕所,出去了一会儿后,一个人回来了。

接下来,庞大德开始汇报镇里的党建工作,胡建设听得很仔细,不停地做着纪录。胡建设的特点就是认真,陈默在市委办的时候,就知道胡建设为人认真而又有点死板,既然领导在纪录,陈默和龙云也只得摊开自己的笔记本,记录起来。一纪录,陈默就觉得庞大德外表看起来很憨厚,其实口才却是非常好的。

汇报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龙孝义回来了,陈默觉得龙孝义的脸色有点难看,不知道为什么。庞大德可能也意识到了,却装着没有看见。汇报结束后,胡建设作了一些指示,庞大德和李立也认真纪录了。

胡建设作完指示后,庞大德笑着请龙孝义作指示,龙孝义笑着说,指示就不作了,以胡部长说的为准吧,党的建设,重点在思想建设,关键在作风建设,而作风建设,重点又在踏踏实实地为人民服务。这些,都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关键是要去实践。庞大德同志,镇政府里空空荡荡,干部都去哪儿了?

都下到各村和矿山去了,龙书记。庞大德笑着回答,我们要求所有的镇政府干部必须要树立实干精神,脚踏实地,我和李立镇长也是接到县委办的电话,知道您和胡部长要来,才特地从村里赶回来的。

唔。龙孝义不再说话了。李立一直在旁边如泥人一般不说话,这时请示道,龙书记,胡部长、陈部长,时间不早了,是不是先吃点中饭,我们安排在镇上的小馆子里吃中饭,乡下条件差。

陈默征求意见似地看了一下龙孝义,龙孝义点了点头,笑着说,肚子确实也有一些饿了,还是先吃饭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毛主席说的嘛。

庞大德就笑了起来,说,那我们就加点钢去。说着就安排秘书去馆子准备,秘书答应着走了。秘书去安排饭后,庞大德又汇报了一下镇里的经济工作,免不了GDP,财政收入,人平增收等等数据,陈默发现庞大德汇报经济情况的时候,不免有一些得意。陈默知道,作为产矿镇,乌巢镇的经济、财政在县里是排在前面的,比县城所在的镇还要牛气,因此,一有领导来,庞大德对汇报其他工作不是很热心,汇报起经济工作来,却是十分热情,好像那些GDP是他一个人弄出来似的。

乡镇里分工也和县里一样,镇长是主管经济工作的,按常理,庞大德汇报完后,至少要叫镇长李立补充补充,这也是官场上的一点小窍门。但庞大德却连这一点客气都没有,而是说,我汇报的没有漏什么吧,李镇?李立连忙点头。陈默心里想,看来,这个镇里,李立的地位也不高。庞大德应该是比较专制了。

龙孝义也看出来点名堂了,当下笑着说,李镇长,你是主管经济工作的,也谈一下?李立立即窘得脸红起来,偷偷地瞟了一眼庞大德,说,庞书记已经汇报得很全面了,我……就不说了。

庞大德笑着说,李镇,龙书记叫你说你就说嘛。

李立看了看龙孝义,又看了看胡建设和陈默,说,那我就补充一点。

李立补充的时候,陈默发现龙孝义听得很仔细,出乎陈默的预料,李立原来口才相当不错,声音清朗,逻辑缜密,引用数据准确,看得出他对于本镇的经济工作是非常了解的。陈默注意到,与庞大德的光有成绩没有问题的汇报不同,李立汇报了经济工作的成绩后,也提出了一些问题。李立,说,这些年来,在市委市政府和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我镇的经济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问题,甚至是短期内难以克服的。

说到这里,李立看了龙孝义他们一眼,见几个领导都充满好奇地看着自己,于是说了下去。我认为,矿产经济一枝独秀,结构单一,是我镇,也可以说包括我县共同存在的问题,这样单一的经济结构,依赖性太强,一旦矿产品价格下跌,经济马上就出现起伏,加上矿产开发遗留下来的大量生态问题,将来必定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治理,这些,都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那应该怎么办?龙孝义问。

这个,我也没有想好。李立谦虚地笑了一笑,回答说。但有一点,我们占有很好的地理位置,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告海,也必定要向大海要效益。当然,我说的向大海要效益,并不是单纯的指海鲜产品开发。

陈默微笑起来,这又是一个难得的明白人。再看庞大德时,脸色已经阴沉下来了。陈默明白,对于基层来说,每一个干部都盼望着一个机会,那就是向上级领导汇报的机会,这是唯一可以让领导认识自己,继而赏识自己的机会。李立的这一番汇报,似乎已经把庞大德的风头抢去了。这也许是庞大德脸色难看的原因。

好在镇政府秘书回来了,报告说中饭已经准备就绪,请领导们过去吃饭,汇报就算结束了。大家出了镇政府办公室,边走边聊地向馆子那边走去。庞大德陪着龙孝义和胡建设走在前面,李立和镇政府秘书就陪着陈默和龙云走以后面。陈默笑着说,李立同志很有思考嘛,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容易。

李立就害羞似的笑,说,部长您过奖了,我也是胡说,还是以庞书记说的为准。陈默就笑了起来,李立时时处处把庞大德放在前面,也真够难为他了。

到了馆子,却是一家很气派的酒店,在这偏僻的地方有这样一个繁华酒店,倒是出乎了龙孝义他们的预料,这酒店居然也像城里的酒店那样的经营模式,门口有门僮等候,走进酒店,居然也有两排花红柳绿的漂亮姑娘躬身迎客。见龙孝义他们诧异,庞大德就笑着说,我们乌巢镇虽然偏远,城市里的东西却一应俱全,矿产带动其他的产业的繁荣由此可见一斑。这个酒店,是一个矿老板投资兴建的,别看地方偏僻,矿山上有钱人很多,生意还很是兴隆。

龙孝义大笑,这还真有一点小南京的味道了呢。

当下大家进了包厢,按官阶大小落了座,庞大德当仁不让地以主人身份坐在了龙孝义的身边,李立只得坐在胡建设下手,龙云和陈默肩并肩,龙云下面,就是两个司机了和镇秘书。酒也是上的水井坊,龙孝义也不推辞,由着他上。当下推杯换盏起来,龙孝义果然像外出旅游一般,闭口不谈工作。吃饱喝足了,再回到镇政府办公室时,龙孝义就说,大德同志,汇报听了,饭也吃饱了,我们就要打道回府了,谢谢你们的款待啊。

庞大德挽留了一会儿,也不再坚持。一行人上了车,就往回开,在镇头那边,那台被推下了坎的面的车还翻在那里,车主愁眉苦脸地坐在一边,欲哭无泪的样子。龙孝义叫司机停了车,从公文包里翻出一张名片来,递给龙云,说,龙主任,你下去把这张名片给他,叫他拿着名片去镇政府要赔偿,如果不赔偿,就拿着名片去找法院。龙云答应一声,下车去了。

陈默不由得微笑起来,心想,龙孝义身为市委书记,却一副行侠仗义的江湖好汉作派,估计是乾隆下江南之类的小说看多了。却不敢说什么,看下去,龙云把名片给了车主,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爬上坎来,上了车。那个倒霉的车主疑惑地朝车上看着。

陈默同志,这次到乌巢镇来,你有什么感受?毫无前兆地,龙孝义突然问道。

陈默来不及考虑,于是回答道,乌巢镇向来是一民书记的点,工作历年都在县里的评比中位列前茅的。

欺世盗名!龙孝义突然低沉然而坚决地说。你知道吧,他们的干部在干什么,那个庞书记说是下村去了,睁着眼睛说瞎话,公然撒谎嘛。我走厕所的时候,在镇政府各处转了转,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在一间很僻静的房里打麻将!

陈默吃了一惊,看来,庞大德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公然撒谎。因为不知道龙孝义的态度,又事涉彭一民的点,不好表态,于是说,这个庞大德,也太不像话了,回去后,我看还是向一民书记反映反映。

龙孝义不再说话了。对于这次视察,陈默一直心有疑惑,龙孝义似乎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似乎真是像他自己所说的,真是为了透透气,随便走走看看,权当旅游似的。但是,凭着多年的官场经验,陈默知道这不可能,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组织部长,决不闲到无所事事,下去观光这一步。

但是,既然龙孝义和胡建设不是来观光的,却又态度从容,并不像视察工作的样子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想着,本来就隐藏在陈默心中的一个预感就更加强烈了。陈默觉得,龙孝义和胡建设此行,只怕并不是为了视察工作,说到底,可能是为了考察他陈默而来的。

这么想着,陈默的心就激烈地狂跳起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