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部长》-29 陈默觉得贺年寿他们的话是对的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星期日 0:06:36 作者:


关灯
护眼

转眼间,秋天在陇水官场的猜测中,悄悄地过去了,海滨的四季虽然不够分明,却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了冬天的凉意。陇水官场在经历了不断的猜测后,如同秋后的山潭,变得平静起来,原来认为董嵬会很快离开陇水的人们发现,董嵬也不再往省里和市里跑了,而是变得正常起来,上班,开会,下乡,大家就想,乌龙河污染事件带来的危机也许已经结束了。

进入初冬之后,各市、地区和县之间评选全省十大魅力县城的角逐更加白热化,省电视台辟出的专门推介参选县的专栏也增加了时间和播出的频率,进入了网上投票和手机短信投票阶段,县里专门召开了会议,要求全县干部群众积极参加投票。对手机投票的群众,给予一定的话费优惠,经费由县政府列支。

临近年终的时候,县文化局和县剧团排的表现抗灾英雄的舞蹈基本编排就绪,贺年寿没有失信,还真把省台的一位著名舞蹈家请来指导,舞蹈家姓梅,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长得很漂亮。陈默发现这姓梅的女人和贺年寿有些暧昧,两人也不避讳陈默,像一对小情侣似的。陈默私下里问贺年寿,要不要分开挂铺,贺年寿笑着说,随你,反正你挂着也是浪费。陈默就干脆叫龙永寿给两人挂了夫妻间。在陪同上,也尽量不打扰他们。

研究舞蹈时,贺年寿他们提出,县里编排的舞蹈表现的面不足,仅仅表现了牺牲烈士是不够的,还要表现出党的领导干部在人民遭受大灾的时候,领导的伟大气魄和与人民群众息息相关的情怀。贺年寿笑着说举了陈默的例子,说,比如我们陈部长,作为抢险救援的现场指挥,为牺牲的烈士流下了泪水,等等,能够在舞蹈上有所表现是最好的。

陈默觉得贺年寿他们的话是对的,舞蹈仅仅表现广大人民群众的牺牲精神还不够,还应该表现党的领导,但对以自己为原型却不赞同,说,应该首先表现省委副书记易为同志,龙孝义等领导。贺年寿就笑,说,陈部长真是太谦虚了,不过这也对,舞蹈本来就不可能表现到某一个具体个人,就这样吧。

这期间,陈默回到楚西家里几次,舒芳的小说发表了,而且在文坛上引起了一定的反响,约稿也多了起来,家里就完全告着小保姆英子打理了。陈默在家里的时候,舒芳都没有时间好好陪一下,夫妻间把事做完后,舒芳就迫不及待地爬起床,回到电脑前面。舒芳很亢奋,说是要乘势而上,陈默只是苦笑,女人一旦对某一项事业投入,远远比男人更加专注和疯狂。躺在床上,陈默听着从书房那边传来的清脆的敲打键盘的声音,心里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

陇水官场因为乌龙河污染事件引发的地震似乎已经平息了,但作为局外之人,陈默一直保持着十分清醒的头脑,这种平静,是一种假象,不过是暗流汹涌的河上面的平静。董嵬虽然没有动,但已经远不及以前活跃,开会的时候也很少表态,像一尊泥菩萨。彭一民的强势日渐显示出来,甚至开始颐指气使了。而暗地里,戴伟虽然表面臣服,却不停有着小动作,两人的矛盾虽然都在隐藏,却不时有点交锋。

陈默分别找过一次龙孝义和蔡鹏,蔡鹏的答复还是比较肯定的,组织上正在考虑他的职务问题。而龙孝义只是笑着要他好好工作,一切由组织考虑,陈默也就安下心来了。

有了贺年寿等人的帮助,陇水县克服了乌龙河污染事件的负面影响,在十大魅力县城评比活动中逆势而上,通过了三轮的角逐,闯入决赛。十二月中旬,全省十大魅力县城评比颁奖晚会终于在省电视台演播大厅开举行了。陈默以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身份带领导陇水县代表团参加,龙长寿,罗兰等也一并参加了代表团。晚会上,陇水的舞蹈获得了巨大大成功,感动了在现场和电视机前的千千万万观众。演出结束时,主持人煽情地说,陇水县是我省最边远的一个濒海县,是特大热带风暴罗娜的登陆点之一,热带风暴给陇水县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灾难,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也把陇水县人民团结互助、英勇抗争的精神激发起来,在这场巨大的灾难中,陇水县的领导干部,用自己的真情来感染着每一个人。随着主持人的话语,舞台背后巨大的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易为、龙孝义等人视察抢险救援现场的画面,接着,镜头一转,出现了陈默在现场泪流满面的镜头。那煽情地声音又响了起来,泪水,是人们宣泄情感的一种特殊方式,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最近,记者在陇水县灯笼坪滑坡救援现场,目睹了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当时抢险救援现场指挥陈默同志一次感人至深的流泪……

陈默坐在前排,看到头顶上飞旋着的电视摄像机正对着自己,不由得如坐针毡,脸上发烧脑袋里也迷糊起来。漂亮的女主持人又说,现在,陈默同志就在现场,就在我们的中间,让我们欢迎他。

热烈的掌声。坐在陈默身边的龙永寿一边鼓掌,一边推了推陈默,陈默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被一个礼仪小姐引上舞台中央。主持人在凑了过来,伸出了纤纤细手,笑着说,欢迎您,陈部长。

谢谢。陈默一边低声感谢,一边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

我们看到,您在时隔一个多月后,回到抢险救援的现场,仍然忍不住泪流满面,是什么原因让您无法自制?女主持人问道,把话筒伸到陈默的嘴边。

陈默想了一下,说,作为当时抢险救援的参与者,一个多月后,我陪同市委书记龙孝义同志回到滑坡现场,我们是去调研灾后重建工作的。当时,面对着废墟,我的心情十分复杂,可以说是百感交集,在这里,我们付出了7条生命的代价,7个活生生的年轻人,一下子就没有了,其中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所以,我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

陈部长,我们想知道,现在受灾的群众还好吗?主持人又问。

是的,乡亲们很坚强,灾情发生以后,他们在各级党和政府的支持帮助下,很快就从伤痛中走了出来,投入到抗灾自救、重建家园中去,省、市、县三级党和政府也尽力帮助群众重建家园,现在,重灾区灯笼坪小组的整体搬迁工程正在建设中,预计明年六月可以完成,到时候,我们的灾民就可以搬到县城,融入到现代生活中去。

现场采访赢来了阵阵掌声,现场采访结束后,陈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龙永寿偏过头来,说,部长,您说得真好。

晚会继续进行,到为陇水县灾民募捐时,已经是高潮迭起了。省电视台联系了十多家企业,加上陇水县自己的企业,先后有近二十家企业上台高举捐款牌,金额达到六百多万元。而当主持人把灾民代表请上台时,陈默的心隐隐作痛起来。被请上去的是灯笼坪的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滑坡中,他的母亲死了。农民一身不合身的新衣服,战战兢兢地被礼仪小姐引导着,在上一个台阶的时候绊了一下,险些跌倒,引发了一阵压抑的笑声。走到台上,农民几乎已经手足无措了。

主持人甜甜地笑着,问农民,请问,您家在热带风暴中受到了哪些损失?

农民:房子没了,田土也没了。

主持人:听说,你的母亲也在这次灾害中死了?

农民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嘴唇蠕动着,艰难地回答,是的。

主持人:您想您的母亲吗?

农民的眼圈红了,声音低了下来:想。

主持人:想起母亲,您会想到她的什么?

农民已经开始哽咽了……

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忍着。主持人伪善地诱导着,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房屋,还去了土地,这是多大巨大的损失,多么难以克制的悲伤……

农民终于哭起来了。主持人见目的达到,一丝笑容一瞬即逝,立即充满悲情地说了起来,罗娜来袭,给村民们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但是,天灾无情人有情,面对着巨大的灾难,我们的心在一起,我们的人民凝聚在一起。在我台发起的支援灾区募捐活动中,全省各地的爱心人士用自己的爱人搭起了一座桥梁,让这些爱灾的群众达到幸福的彼岸。

募捐开始了。看着农民含着泪水,向大腹便便的募捐人表示无限感激,陈默的心更加痛了起来,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出了演播大厅。龙永寿见他脸色不对,也跟了出来。

很意外地,在演播厅外面的休息厅里,陈默遇到了龙孝义和龙云。龙孝义是作为地市领导应邀参加晚会的,晚会的现场观众分了十多个亲友团之类的方体,领导在最中间的位置,省委领导中,有省委副书记易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等人,还有各地、市委书记。龙孝义是昨天来到省城的,在家里住着,所以陈默一直没有和他碰过面。见到龙孝义,陈默连忙走过去,说,龙书记,您也出来了?

龙孝义笑着伸出手来,握了手,说,你不也出来了嘛。

里面太闷。陈默笑,把龙永寿介绍给龙孝义,彼此也推了。

大家坐了下来,龙孝义说,陈默同志,看起来,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陇水县作为我市唯一一个闯入决赛的县城,有可能入选全省十大魅力县城,而且是在背负着乌龙河污染这一个大事件的包袱下取得的,很不容易。你这个宣传部长,当得好呀。

陈默连忙谦虚,谢谢书记,这都是在市委、市政府和县委的领导下取得的,也是陇水县各级上下一心奋斗来的,我个人哪有什么功劳。

见领导说事,龙云和龙永寿两人走到外面说话去了。龙孝义突然说,陈默同志,元旦之后,各县人事上都要动一动,微调一下,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陈默一怔,上一次,他求见过龙孝义,作过了一次比较隐晦曲折但却是完全可以听懂的毛遂自荐的,记得龙孝义还要他好好工作,个人的事由组织考虑云云。这次怎么又问起来了?

陈默想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个人的想法,上次已经向您作过了汇报,我个人志向,以积极用世为目的,耻于瓠瓜之徒悬,只是,作为个人,也许我对自己自视过高,所以是作好两方面的准备的。

哦,两方面准备,哪两个方面,说说看?

如果为组织信托,委以一方,则尽职尽责,鞠躬尽瘁;如果因为自己的工作还不能令组织满意,就安心现职,做好配角。陈默回答。

哦,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是这个意思吧?龙孝义笑着问。

陈默笑了起来,回答道,是这个意思,只是,陈默没有古人的那种才识,兼济天下未必能做到,不如说是穷则安身立命,达则鞠躬尽瘁。

龙孝义大笑起来,说,好一个安身立命,好一个鞠躬尽瘁,这是老实话了。

正说着,陈默腰间的手机响震动起来,是罗兰打来的,罗兰说,广告时间已经过了,马上就要宣布获得十大魅力县城的县城名单,进入颁奖仪式。请陈默马上进去。龙孝义在一边听得清楚,笑着说,我们进去吧。

走进演播厅,演播厅时气氛非常热烈,大屏幕上,决赛各县的票数彼此消长。帅气的男主持人和漂亮的女主持人充满激情地说,现在,全省十大魅力城市的评选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来了。让我们大声倒记时,十,九,八,七……

全场观众也大声地跟着喊,六,五,四,三,二,一。

电视屏幕上,却什么也不出现。女主持人笑着说,各位观众,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全省十大魅力县城已经评出,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省十大魅力县城评选委员会副主任、电视台台长魏佳先生,请他来宣布获得十大魅力县城的县城名单。魏佳西装革履走上台去,打开了手上红色的名单,念了起来。陈默静静地坐着,他身边的龙永寿和罗兰却紧张得浑身僵硬,罗兰甚至不自觉地摸到了他的手,紧紧地攥住,攥得他手生痛。

陇水县。在念到第七个县城名单后,魏佳终于读到了陇水县的名字。哗的一声,全场掌声雷动,龙永寿和罗兰跳了起来,隔着陈默,两人竟然不同自主地拥抱在一起,流下了热泪……

陈默静静地坐着,心里几乎波澜不惊。经历了太多的事后,他发觉自己已经不容易激动,他平静地坐着,只有发现电视摄像机镜头对准备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才下意识地咧开嘴笑了一下。

接下来的是颁奖时间,在欢快的音乐声中,十个魅力县城的领导被礼仪小姐引导上了舞台正中,因为董嵬和彭一民没有参加颁奖晚会,他们委托陈默上台领奖。陈默没有想到的是,为他颁奖的竟然是省委副书记易为,易为和他握手的时候,陈默激动地问好,说,易书记,我是陈默。易为慈祥地笑着说,陈默同志,祝贺你们呀,灯笼坪的群众还好吗?

谢谢易书记,灯笼坪灾民搬迁工程正在进行中,乡亲们要我代向您问好。

好好,易民慈祥地笑着,双手把奖杯颁给陈默。陈默把奖杯高高地举了起来,耳边听到了热烈的掌声……

第二天龙孝义在省城设宴款待陇水县的代表团二十余人,陈默把省电视台的贺年寿他们都请来了。龙孝义在宴会上发表了讲话,说,这次我给你们摆的是庆功宴,在座的同志,都为打造陇水形象做出了卓越的工作。陇水县评上十大魅力县城,是我们楚西市的光荣,对于提高楚西市的城市形象和城市品位,具有深远的意义。龙孝义说完后,陈默也作了一个说话,对市委、市政府的关怀表示了感谢,同时,对贺年寿他们的帮助也表示了衷心的感谢。陈默说,今天,我们县里的主要领导因为有其他工作,没有来,我想回去后,县里也会有一个比较隆重的庆功会,届时,我将代表我县参选全省十大魅力县城的领导小组,为大家请功。

宴会过后,龙孝义离开时突然笑着说,陈默,你作为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职责已经完成了。

陈默一愣,龙孝义已经上了车,关上车门,小车滑行着离开了酒店,把满腹疑惑的陈默扔在那里。

陈默不知道,就在他带领省电视台十大魅力县城颁奖晚会的这几天,陇水官场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突变,楚西市纪委突然对临时主持县政府工作的彭一民进行控制,并进行双规。

彭一民的被双规,充满了传奇色彩。原来,广源集团老部刘金锋原来与彭一民的关系十分密切,其中投桃报李自然内情很多,也只有他们二人知道。刘金锋被捕后,没有供出彭一民来,是怀着一种幻想,希望保住县委副书记的彭一民,让他来解救自己。但是,刘金锋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案子是市检察院直接管辖,重压之下,彭一民有心无力,甚至还害怕沾上自己,采取了过河拆桥的策略,在刘金锋被正式批捕后,彭一民把刘金锋送给自己的一部分一百二十多万元人民币还给了刘金锋的弟弟、广源公司总经理刘金文。也不知道彭一文通过什么渠道,居然把彭一民退钱这个事透过层层看管,告诉到了还未审判的刘金锋耳里。刘金锋何等精明之人,一听这事,就知道彭一民要过河拆桥,怎要洗清自己了。怀着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刘金锋于是主动向检察机关举报了彭一民参股企业,接受贿赂,为企业提供便利,特别是帮助企业侵吞国有资产等事实。

彭一民一心想洗清自己,却不料反而起了反作用,东窗事发。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开始挤牙膏似地一点点交代自己的问题。陇水官场,又一次风生水起,充满了求知数……

从省城回楚西的那天,陈默让龙永寿和罗兰带队先回陇水,自己在楚西待了两天,拜访了一下市长蔡鹏。蔡鹏明确地告诉陈默,彭一民不行了,其实一开始市委市政府对彭一民都有一个观察的态度,因此不是让他直接代理县长,开人大会时补选,而是只宣布由他来临时主持县政府工作。彭一民临时主持县政府工作期间,就开始排斥异己,行为专制,和几个副县长都没有搞好关系。这次出事,既是偶尔也是必然。蔡鹏还说,乌龙河污染事件,董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在县企业体制改革中,董嵬也没有能够保住自己的清白,市委没有对他进行处理,主要是他退款积极,悔改态度好,而市委、市政府也想要控制一下范围,以免给外面一个楚西市从上到下全部烂透了的印象。市委已经决定,董嵬调市广播电视局任调研员。

陇水县委书记是谁来担任?陈默问。

蔡鹏笑了起来,反问道,在省卫视参加颁奖晚会,没有遇到孝义书记?

遇到了,孝义书记还给我们举行了一个庆功宴。陈默老实回答,突然想起龙孝义说的话,你的宣传部长的职责完成了,心里不由得一动。

蔡鹏笑了起来,说,陈默,组织决定,陇水县委和政府主要领导都不下派,从县委现有的领导中产生,你有什么看法?

陈默心里怦怦跳动起来,他知道,蔡鹏会把话说明的。果然,蔡鹏没有等他回答,笑着说,市委研究了,综合陇水县的情况,由你担任陇水县委书记,一步到位。当然,这次不算是正式谈话,还得等正式谈话后才能宣布。

县长候选人呢?

这得等县委书记定下来后再说,蔡鹏笑着回答。组织谈话,可能最近就要进行,陇水县不能一日无主嘛,到时,你可以把你的意见向组织上反映。

陈默压抑住激动,尽量平静地说,谢谢领导信任,谢谢组织信托,我一定鞠躬尽瘁,不辱使命。

蔡鹏笑着说,陈默,我相信你能够做好,毕竟经历了一些挫折,懂得了一些事情。好好干吧,我和孝义书记都很信任你,希望你能够把陇水搞上去。

组织谈话是在陇水县县委常委小会议室进行的,龙孝义,蔡鹏,新担任市委副书记的原市委秘书长肖仁富,组织部长胡建设等都来了。谈话包括所有的县委常委和副县级以上干部,几十个人,足足谈了一天。陈默是第一个先谈的,谈话由龙孝义为主谈,龙孝义开宗明义,说,陈默同志,经过市委研究,综合考虑了陇水县各方面的情况,市委决定,由你担任市委书记一职,谈话过后就召开全县副县级以上干部会议予以宣布。希望你能够团结带领班子成员,努力进取,艰苦奋斗,为陇水县的社会、经济全面发展做出新的贡献。你有什么意见和要求,也可以对组织上提出来,能够解决的,组织上会尽量给予满足。

龙孝义说完后,蔡鹏、胡建设和肖仁富都作了简短的讲话,蔡鹏说,陈默同志,这次市委对你的任命,是对你过来各项工作的充分肯定,你原来在市委办,一直跟着我,我和胡部长,肖副书记对你都是了解的,你政治成熟,作风踏实,能力强,这些是你的优势,但你也要充分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有时候还有一些书生意气,不切合实际的理想主义,甚至有一些自由主义,我希望你在工作中发扬成绩,改进不足,成为一个合格的县委书记,一个合格的班长。当前,陇水县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干部群众的思想也有一些混乱,你上任后的首要工作,就是要稳定干部群众的思想,切实把干部群众的认识统一到经济建设上来,要吸取酉县的教训,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要容忍现实的多样性,对下属严要求,但不苛求,我相信你是听懂我的这番话的。市委的意见,乌龙河污染事件,要划一个句号,不能总是省略号,不能没有尽头。因此,县委首先要划一个范围,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广大干部从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投入到经济工作中去。

胡建设则主要是勉励,一口外地话就像嚼了满口的砂子,如果不是他面带笑容,听的还以为是骂人呢。胡建设说完后,肖仁富也作了讲话,和以上的几位大同小异。肖仁富当上了市委副书记还没有多久,恐怕这次是第一次以市委副书记的身份谈话,所以谈得比较多,但没有一个重点,让人感觉是为了谈话而谈话似的。

领导说完后,陈默表了态,首先是感谢组织和领导对自己的信任,表示坚决服从市委的决定,把担子挑起来,当好班长。其次,陈默表示,一定要进一步站稳政治立场,把握好政治方向,特别是认真贯彻和落实领导干部廉政建设的有关制度,过好金钱关,美女关和人情关等等,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经受住权利的考验。第三,坚持发扬民主,团结好县委的一班子在员共同工作,做好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接下来,陈默对县政府县长的人选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说,党务副县长戴伟同志政治立场坚定,熟悉经济工作,在干部群众中有较高的威望,可以作为县长候选人。

董嵬就笑,说,县长的配备,还是缓一步再说吧,古时候新官上任,还有一个立威的问题,如何树立你的威信,市委也是有一个考虑的。谁来当县长,新的陇水县委开展工作后,再视情况推荐人选。

龙孝义就笑了起来,说,陈默同志,蔡市长这是在经你立威呢,我同意蔡市长的意见,这次只我们来,只谈县委书记的事,县长人选,以后再由你们推荐上来,交人大代表选举。

陈默感激不尽,市委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主持县委工作后,县长人选由他领导下的市委来决定推荐人选,这其实也就是为他树立威信。

从小会议室出来时,陈默发现大家都在大会议室等着被组织找谈话了。张伯仲是第二个谈的,和陈默擦身而过的时候,张伯仲笑着向陈默伸出了手,默默地握了握,说,祝贺你,陈书记。陈默感激地笑了一笑,张伯仲这样的老政客,新县委书记的事,当然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就是没有人通风报信,惯于官场的他,就是看一眼也就会明白了。

走进大会议室,陈默看到大家投向他的目光都很诚挚,尤其是政协主席安若山,常务副县长戴伟等人的目光中,几乎是一种欣慰了。陈默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后,回到宣传部,宣传部办公室里,大家都凑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见他上来,大家都含笑散开,各自做各自的事去了。陈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一坐下,龙永寿就走了进来,笑着说,部长,都谈了些什么?

陈默笑着,不回答。龙永寿就明白了,说,祝贺您,部长。

陈默笑笑,拉开抽屉,给龙永寿打了一包烟,两个人相对着抽起烟来。抽着烟,陈默的手机就不断地响着短信提示音,陈默把手机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却不去看任何一条短信,他知道,这些短信,肯定无一例外都是祝贺的短信。

您是众望所归。龙永寿笑着说。

陈默看着龙永寿,突然用一种稍有嘶哑的声音说,永寿,你自己怎么考虑的?

龙永寿欲言又止。

跟我去县委办吧。

龙永寿不做声,拼命抽着烟。陈默静静地对他看着,好久,龙永寿突然笑了起来,说,对不起,陈书记,我不想去县委办。

陈默不觉诧异,不解地盯着龙永寿,为什么?

我这个年龄,这个心态,已经不能适应办公室工作了。龙永寿一笑,办公室工作,还是要由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去做的好。如果书记您觉得我还有一二可用之处,我只求一个政府组成局局长,也就心满意足了。

陈默不觉好笑,龙永寿年纪也只是三十来岁不到四十,竟然也有一些老气横秋的样子。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说,永寿,我觉得你心细,事必躬亲,这样的性格,在办公室比较适合。竟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至于你想当一个局长,这个等县政府那头也理清了再说吧。

龙永寿笑着说,谢谢书记。

陈默就不再说话了,人说地位可以改变一切,现在是感觉到了。自己的任命还没有宣布,龙永寿和自己已经像隔了一层,变得客气而隔膜了。

第二天,陇水县在县委大礼堂召开了副科级以上干部会议,市委书记龙孝义、市长蔡鹏、市委副书记肖仁富、组织部长胡建设等领导莅临指导。陈默被安排坐在了龙孝义的身边,陈默的身边,是即将退任的董嵬。会上,由市委组织部长胡建设宣布了陈默担任陇水县委书记的任命,龙孝义和蔡鹏分别发表了重要讲话,要求全县广大党员干部,要紧密团结在新的县委周围,同心同德,为陇水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会议结束后,陈默陪同龙孝义、蔡鹏他们回楚西市,在明都大酒店宴请几位领导。席间,几个领导又是一翻谆谆嘱咐,重点还是一个,要保持稳定。蔡鹏又一次提出了陈默酉县代县长时的教训,说,陈默,吃一堑长一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我相信你在政治上应该成熟了,不可重蹈覆辙啊。陈默笑着说,请领导放心,我一定维护好陇水县社会政治大局的稳定,把人心凝聚在经济发展上去。

席间,董嵬也真诚地向陈默表示祝贺,甚至说,陈书记,以后也许有很多地方还要你照顾呢,我毕竟是陇水人。陈默笑,董嵬的话中有话,他是听出来了。当下说,以后有什么事,请尽管交待,董书记,我一定努力办到。

宴会散后,陈默回到了家里,舒芳不在家,参加省作协一个笔会去了。小保姆见陈默回来,就忙着要给他做饭,陈默笑着说不必了,给我泡一杯茶吧,有些喝醉了。喝了一杯茶后,陈默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里的祝贺短信,眼睛迷朦起来,心里却无比清醒。于是他把小保姆叫到床前,告诉她说,如果有人敲门,无论是谁,都不要说自己在家里,只说是没有回来就行了。小保姆感觉到今天陈默有些异常,却不敢问,笑着答应了。

陈默沉沉地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飞上云端,去了一个烟雾缭绕的陌生地方,迷路了。他大声地喊着,有人吗?有人吗?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喊声回荡着,四周一片静寂,陈默一激灵醒了过来。窗外,街灯的光晕射进房里,一片迷朦。小保姆的房间里,隐隐传来小保姆逗着小陈耿的笑声,陈默突然感觉自己的脸颊痒痒的,用手一摸,是两滴泪水,自己什么时候流泪了,是在梦里吗?为什么要流泪?陈默用枕巾擦干泪水,默默地问着自己,倏忽间,一种无以伦比的孤独感袭上心头,浓重到不可化解……

二〇〇九年八月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