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三章 东方长青没有直接就去现场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26:06 作者:


关灯
护眼

东方长青没有直接就去现场。

如果排除在政协的这几年,东方长青也应该说是惯于官场了,在县里工作那些年,对于处理群体性事件,积累了一些经验。一般来说,群情激愤之下,任何个人去到群众中间,都会因为落入一种无形的孤单之中,而显得束手无策。这个时候去现场是愚蠢的,除了显示自己声嘶力竭的无能之外,什么作用都没有。东方长青把车停在离市委不远的松涛酒店前,自己上楼开了一个大的包厢,然后在会客室坐定,叫服务员泡了一杯茶来,先品了一口,才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给胡嵩。电话响了几声,通了。胡嵩那头说:“局长,您回到城里了吗?”东方长青回答说:“快了,你到松涛大酒店等我,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办吧。”胡嵩说:“我怎么扯得开身,都他妈的闹成一锅粥了,水长书记下了死命令,要我无论如何要保证常委会的召开,我正在守着市委的大门呢。”

胡嵩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手机里声音很嘈杂,吵吵嚷嚷的,看来场面不小。东方长青笑了笑,心想江水长书记不是信任胡嵩吗,倒要让他的这个亲信好好表演一下,看他能弄出个什么动静。又想,别看胡嵩口口声声叫他回去,说不定心里想的恰恰相反,巴不得他慢点儿赶到,自己好在市委领导的眼皮底下立点功,露点相。这么想着,就说:“那你辛苦一下,先抵挡一阵,我等下就到。”胡嵩果然就回答说:“放心吧,局长,您开车要慢点,安全第一,这里有我呢,翻不起什么大浪。”东方长青走到窗口边,向市委那边望去。松涛大酒店的位置高,从窗口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市委的大门。果然有不少人聚在那里,东方长青想象着胡嵩像门神一样堵在市委门口的样子,不觉好笑起来。

笑了一阵,东方长青就打另一个副局长苏易元的电话,电话通了,一通就听见里面乱嘈嘈的,苏易元一定也在现场了。苏易元刚开口叫局长,东方长青就用一种亲切的声音说:“易元,不要大声,你到一边说话。”苏易元那边马上就没有话了。东方长青笑了起来,苏易元是文化局最年轻的副局长,排名又是最后一个,平时让胡嵩给压着直不起腰来,早就有向自己靠拢的倾向了。近一年的时间,东方长青之所以对苏易元伸出的橄榄枝视如不见,主要是时机不到,如果别人一伸过来你就接了,苏易元就可能翘尾巴,以为自己离他不得,以后就不好管束了。再说,借钟馗打鬼,也得等鬼闹起来啊,不然钟馗不就没有用了?

东方长青听着苏易元手机里的嘈杂声,不由得想像起苏易元神秘地按捺着兴奋跑到一边找僻静处打电话的神情来,不禁发笑。果然,一会儿手机里响起了苏易元兴奋的声音:“局长,我跑到厕所给您打电话了,绝对安全,有什么指示您说。”东方长青故意压低声音,以无限信任的语调说:“易元,你能脱身不?如果能,你立即到松涛大酒店来,不要让老胡知道。”苏易元那头想都不想就回答说:“行,我就来。”

过不多久,苏易元一头汗水地跑了上来,东方长青连忙起身握手,说:“辛苦你了,易元同志,我这个局长在外面,让你来担当这些事,实在不好意思。”东方长青故意不说胡嵩,而说是苏易元单独担当,苏易元立即感激不尽,说:“局长,您真是太理解下级的苦衷了,能在您麾下工作,真是无比荣幸。”东方长青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神态来,拍着苏易元的膝盖,说:“易元同志,看来我还是要向你作自我检讨呢,近一年来,我对你是了解不够,也使用不够,放手不够啊。”

苏易元的脸激动得红了起来,说:“局长,您不用那么自责。这样吧,您以后有什么指示,我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您的期望。”

东方长青叫服务员给苏易元泡了一杯茶,问:“易元同志,今天这事,你怎么看?”

苏易元啜了一口茶,说:“还不是张忠民几个从中作祟,为头挑动这事来。”

张忠民是电影公司原来的副经理,前几年留职停薪在外面拉了一支工程队在建筑行业里混,在文化系统里多少也算个先富起来的人了,本来也就不靠这工资的,这次回来掺合这事,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目的。正想着,苏易元说:“张忠民这个人,其实本质不坏,不过是为公司的职工们打抱不平,当年公司员工闹事时,江水长副书记亲自主持过大家开会,答应把全体员工转为事业编制,拿财政工资,后来又没有了消息,莫开明经理年纪大了,又是个蔫巴角色,靠他不住,员工就推举把张忠民抬了出来。”

东方长青听着,笑笑道:“如果没有一点利益关系,张忠民愿意把自己的工程放下来承这个头,恐怕没有那么傻的人吧。”

苏易元就笑,说:“局长英明,您真说到事情的点子上了。张忠民当然有自己的小算盘,别看电影公司效益差,工资都发不上,那是因为莫开明思想僵化,加上局里市里一些人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没有真正去为全体职工着想。其实电影公司虽然效益不好,但地理位置却是全市最繁华的地方,全市有十六个电影院,哪个不是在繁华大街上?如果公司员工把张忠民推上了经理的位置上,不就有利可图了吗?”

东方长青不禁佩服起来,看来这苏易元虽然年轻,看事情还是比较透彻的。于是说:“易元,我之所以不叫老胡来,而把你叫来,你要知道我的意思。老胡这个人,工作是肯做的,但缺点也不少,爱显摆,也爱咋呼。这些都不说了,总之,我是信任你的,你说,如果把张忠民他们叫来,有没有把握把这场事情摆平了?”

苏易元得了局长的肯定,听到局长把自己放在了胡嵩的前面,不由得就想着表忠心:“局长,您放心,我会随时都拥护您,和您同进退。这个事,如果把张忠民他们叫来,是有把握的。其实张忠民他们的心思我也知道,他们知道闹这么一次事,不可能解决问题,不过是给领导一点压力,想让事情尽快解决罢了。”

东方长青说:“那就把张忠民他们几个骨干找到这里来,我来和他们谈。”

苏易元地说:“行。我就去把他们叫来。”说着,起身就走。东方长青连忙阻止他:“不急,易元,等一等时机,没听说过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让他们再闹一会,饿他们一下,反正有老胡他们在那儿,谅也出不了什么事。等他们气势衰弱了,工作就好做了。”

苏易元瞪大眼睛,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局长,您真是足智多谋,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了,他们围在市委大院那里也快两个多小时了,开始时还吵得很凶,我来那会儿,都没力气吵了。再饿他们一下,到时候给他们个梯子,也就顺坡下驴了。”

东方长青笑笑,表示苏易元说得正确。其实,在内心里,东方长青一直等着江水长的电话,如果自己这么去了,倒是帮了胡嵩的忙。东方长青推测,如果电影公司的员工们再过半个小时不散,江水长只怕也会亲自打自己的电话。正想着,服务员进来续了一次水,东方长青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手机,正是市委副书记江水长的电话:“东方局长吗?你们电影公司员工大闹市委大院,你这个局长怎么当的?怎么不见你来做群众的思想工作?”

东方长青不出声地笑了起来,心想你江水长不是信任胡嵩吗,就让他替你排忧解难好了。嘴上却说:“江书记您好!怎么?电影公司的职工闹事,还围了市委?对不起,江书记,确实没有人通知我。半个小时前胡嵩同志才给我打了个电话,通报了一下情况,他说有把握化解这件事,胡嵩同志是老文化了,地熟人头熟……对,对,我接受领导批评,正在往市委这边赶,您放心您放心,我保证半小时内把他们先劝散,不影响市委常委会的进行。”

放下电话,东方长青心里笑了起来,他说自己没有得到通知,江水长也说不出口,作为分管宣传文化口的市委副书记,不是直接给一把手打电话,却给一个副职打电话,这确实是有些不正常的。东方长青收了电话,对苏易元说:“易元,江水长副书记打电话来了,你再辛苦一下,去一趟现场,不要惊动老胡,悄悄把张忠民他们给我叫到松涛大酒店来,就说我东方长青在这里备下筵席,来的有吃有喝,不来的后果自负。”苏易元答应一声,走了。

苏易元一走,东方长青就交待服务员,准备两桌酒菜,要快。过了不久,菜果然一样一样地上了起来。正上着,就见苏易元带着张忠民等几个人走了进来,东方长青也不起来迎接,而是在上首一动不动地坐着,张忠民他们讪讪地走过来,说:“局长。”

东方长青辟头就骂:“行啊,张忠民,你狗日胆子也太大了,老子当局长不到一年,你就给老子捅这么大一个娄子。”

苏易元在一旁听东方长青粗话连天地骂张忠民他们,不由得担心起来,怕两边顶牛。没想到张忠民挨了骂,不但不恼,还高兴地笑了起来,好像受了表扬似的。张忠民上前一步,笑嘻嘻地说:“局长,我这不也是为了公司全体职工的利益嘛。”

东方长青板着脸说:“好啊,你狗日代表全体职工的利益,老子这个局长倒不能代表全体职工的利益了,这个局长看来还是让你当得了。”张忠民连忙说:“不敢不敢。”东方长青又说:“这才对吧,一家人要有一个家长,一个局只有一个局长,老子当局长,难道还不能代表全局职工的利益?倒让你去代表了?!你狗日的啊,就是去请愿也要叫上老子一起去嘛,老子大小是个局长,老子去了,市委书记会出来接待,你们去,鸡巴也不出来接待的。”说着,自己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那几个挨了骂的也都笑了,气氛活跃起来,说:“局长,我们真是没有办法,电影公司是活不了人啦。”

东方长青却不搭理他们,只对着张忠民说:“忠民,今天这个事就算卵啦,老子不追究。你们造反有理,还有功,老子在这里给你们大摆筵席,我有话叫易元局长带给你们,不知道带了没有?”

苏易元赶忙回答:“报告局长,我是带到了,来的有吃有喝,不来的后果自负。”

“是这样。”东方长青笑着说。“忠民,给你的人打电话,叫他妈的全撤了,来这里喝酒。到市委闹了半天,也没谁请你们喝酒嘛。”

张忠民连忙掏出电话,到卫生间里打了起来。打完后,回来报告说:“局长,我叫他们撤了,只是,那么多人,这两桌可不够。”

东方长青笑了起来,说:“老子只有这两桌,再加几桌,你这个大老板就出钱吧。你不是代表大家的利益吗,不出点血,还代表个屁!”张忠民见说,装出一副苦脸,说:“冤枉啊,我可没有钱。”

东方长青大笑:“忠民,你是什么卵老板,狗日也太小气了,不就要你出两桌饭钱嘛,我今天是出丑了,堂堂局长身上没有银子,就算老子借你的,星期一拿发票去局里报,这下行了吧?”

苏易元看着东方长青谈笑间就把事情解决了,不由得心里暗暗佩服,心想东方局长不愧是从基层上来的,果然是把下面这些人的心思全摸透了,原来这领导与下级之间,其实也只隔着个辈份,领导出口成脏地骂了下级,下级倒觉得是把自己当了一个菜,心理上也就平衡了,高兴了。要是东方长青今天一二三四地摆事实讲道理,只怕张忠民他们还不会买帐呢。

正想着,那些闹事的人都陆续进来了,见了东方长青,都讪讪地笑,有的还悄悄地往别人身后躲。胡嵩还没有来,东方长青想他一定是在给江水长副书记表功去了。张忠民早已经加了两桌,菜也陆续上了起来。菜上齐时,胡嵩也进来了,见了东方长青,胡嵩说:“局长,水长书记指示……”东方长青也不理他,而是叫张忠民:“来来,忠民,你这个造反派头头,坐到我这里来。”张忠民兴奋得两眼放光,走过去在东方长青身边坐下来了。胡嵩脸上就有些雾起来,神情有些失落。

大家都坐下后,服务员进来开了酒,给每个人都斟了一杯。女同志不吃酒的,也点了饮料。一切完毕后,东方长青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说:“很高兴,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给大家敬酒,你们辛苦了嘛,把市委也闹得不轻,都快成英雄了。要是你们还不散,再闹下去,我这个局长也就快丢了。所以,这第一杯酒,慰劳一下大家。”

大家都站了起来,有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气氛轻松下来了。

东方长青接着说:“不过,像今天的这餐酒,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这酒不好喝,是苦酒。我希望下次我们一起喝的是喜酒,是电影公司全体员工得到实惠的喜酒。你们说呢?”

“局长,您说,我们全体职工进财政工资的事能不能解决?”有人叫了起来。

东方长青一脸冷峻:“这事我不知道,也表不了态。但我知道,一心只想着财政工资,吃皇粮,是没出息!文化部门的人,要有志气,要向文化要效益。文化也是一种生产力,既然是生产力,就能出银子,出票子。文化不仅要有社会效益,还要出经济效益,要出GDP。这个效益向谁去要呢?不是向市委要,也不是向市政府要,更不是向我这个局长要,而是要向文化体制改革去要。我们文化系统四平八稳多少年了,是改革的时候了。”

东方长青声情并茂地说着,见下面的人渐渐地被吸引到他的讲话上来,自信心也就更强了。他从小就在演讲上下过功夫,得到过各级演讲比赛的名次,在县里当县长的时候,就被民间称为“东方名嘴”。当下,说到文化体制改革,他脑海里的蓝图竟然慢慢清晰起来,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啦。”下面,有人轻轻地叹息道。

“不对!”东方长青说,“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应该是光说不做,万事都难,坚定不移去做了,万事都不难。请同志们相信,我们一定会度过难关,迎来文化事业的春天!再过几天,我将和局务会班子的其他领导一起到你们电影公司来,和大家共同研究如何改革的事情,只是有一点,大家不要再去上访了,尤其是集体上访,既分散了领导的精力,又影响了自己的生活。要解决问题,还是靠我们自己。我这里宣布一条纪律,以后谁组织上访,组织上就要处理谁。下面,喝酒。”

吃了饭以后,大伙就散了。张忠民也要走,东方长青说:“忠民,你等下,我找你有点事。”张忠民又坐了下来。东方长青眼睛看着胡嵩和苏易元,却是对着张忠民说:“我们局里的几个领导都在这里了,忠民同志,你的威信很高嘛。”

张忠民一下子局促起来,说:“局长,我……”

东方长青不理他,继续说:“威信高是好事嘛,你原来就是电影公司的副经理,后来出去下海,按说,公司的事就与你没有关系了,可是你还能组织一帮人来上访,可见你的威信是很高的。我有个想法,还没有和胡局长,苏局长他们商量,电影公司的班子,有些软,有必要调整一下,忠民同志有些什么想法没有?”

张忠民一下子结巴起来,说:“局长,您太……太英明了,老莫那个人,要说业……业务确实有一套,可是职工都不……不服他。是得调整一下了。”

东方长青笑笑,说:“忠民同志,你威信高是好事,可是要把自己在群众中的威信用在维护稳定、促进发展上去,而不是用来组织上访。这样吧,关于电影公司班子的问题,我们局党组和局务会再研究一下,目前,我只要求你,协助局里维护好稳定,集体上访的事再不能发生。”

张忠民立即挺直了腰杆,表决心似地说:“局长,您放心,我保证完成您交给的任务。”

事情处理完后,张忠民走了。胡嵩提议把另一个副局长卫红和党组书记苗正叫来,大家搓几轮麻将。东方长青笑着说:“出了这些事,还有什么心思搓麻将?回去吧。”东方长青一直没有问胡嵩,江水长副书记的指示是什么,这让胡嵩有些失落,推说自己有点事要去办,先走了。胡嵩走后,苏易元问:“局长,您真的想让张忠当电影公司的经理?”

东方长青笑着看了苏易元一眼,不回答。苏易元连忙做出懂了的样子,傻模傻样地笑了起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