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四章 星期一的早上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26:38 作者:


关灯
护眼

星期一的早上,东方长青一上班就给江水长的秘书汪远辉打电话,汪远辉是市委办的副主任,却兼着江水长的秘书,用官场上的话,叫着跟着江水长。一般来说,跟领导的秘书们为人处世都很圆滑,所以也好接触。电话一通,东方长青就自报家门,说:“汪主任您好,我是文化局东方长青啊。”汪远辉那头也显得很亲热,说:“是东方局长啊,什么事让您亲自打我电话?”东方长青笑,说:“冒昧打您电话,没有影响您的工作吧?是这样,上周末我们文化系统电影公司职工集体上访,围了市委大楼,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事情发生后,我们劝退了群众,但我心里一直不好受啊,我们没有能够给领导排忧解难,相反倒是给领导添了麻烦,当时就想向江书记作个检讨的,但考虑到书记正在开常委会,就没有去检讨。今天想先和您预约一下,请您向江书记请示一下,请他在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来,我想亲自向他作一个检讨,另外,也想就文化局的工作向他作个汇报。”

汪远辉那头就沉吟起来,好像很犹豫的样子。东方长青心里就有些冷,汪远辉那点小把戏,其实是骗不了他的,汪远辉是故意为难他。领导秘书,其实也就是一个上传下达的作用,下级要见领导,一般情况下得先和秘书预约,平时呢,也就是给领导提一下公文包,端一端茶杯什么的。就是这么点权力,领导秘书们也会把它发挥到极致,并从中得到利益。江远辉还没有向江水长书记汇报,就装出一副沉吟的样子,显然是小看他东方长青的政坛经验了,再怎么的,东方长青还是当过一届县长的人,虽然中途有些倒霉,没能再续辉煌,但这点小把戏还是看得清楚的。果然,汪远辉那头说:“东方局长,不是我不肯帮忙,这事可能有点难,这样吧,我找个机会,给江书记汇报一下,好吗?”东方长青笑着说:“那就有劳汪主任了,有机会,我们见个面喝餐酒吧,听说汪主任海量,我还想领教一下呢。”

汪远辉那头笑了起来,说“东方局长酒量看来不错?”

东方长青朗声大笑,说:“勉强勉强,您没听说过,不喝半斤喝八两,不是乡长就县长?兄弟好歹也干过一届县长,工作没有做好,酒量倒是见长了的。”

汪远辉那头也笑出了声,说:“看来东方局长的酒量还真是经过考验了的,好的好的,找机会和老兄你喝几杯。你要见江书记的事,我们慢慢找机会吧,一有机会我就打你电话。只是,书记这段时间比较忙。”

放下电话,东方长青啐了一口,把心里那团堵给啐掉了,不禁后悔不该给汪远辉打电话,既然给汪远辉打电话了,自己就不好再给江水长打电话,这样会得罪了汪远辉。不过,好在汪远辉最后那话还有点真心真意,看来这个人要摆平也不是太难。俗话说得好,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其实每一个人都不是铁板一块,只要肯下功夫,耐得住烦,都是可以拿下的。东方长青想起老电影里的经典对白来,那些老电影把做人的思想工作称为攻碉堡,这其实也是很形象的,东方长青就想,看来还真得拿出攻碉堡的功夫来,先攻汪远辉这个外围碉堡,再攻江水长那个中心碉堡。想着,不禁自己笑了起来。

跟市委副书记汇报一下达不到,宣传部却是必须汇报的。洪林风这个人好打交道,东方长青也不去宣传部,也不给部办打电话,直接就打了洪林风的手机。电话一通,洪林风开口就说:“东方啊,什么事?”东方长青说:“洪部长,您有空没空?”洪林风那头就笑,说:“有你这样问领导的吗?有空,说吧,什么事?”东方长青说:“也没什么事,想给您汇报一下。”洪林风笑,说:“行啊,你说在什么地方?”洪林风这么说,是要找个茶馆什么的了,时代变化了,经济发展了,官场形势也有了变化,现在谈工作不到办公室,去,去酒店谈。办公室呢,倒是成了谈私事的地方。东方长青说:“随你,去我们文苑园茶楼怎么样?”洪林风笑着说:“你说行就行,客随主便嘛。”东方长青说:“那我就开车来接你吧,你的车休息好了。”

放下电话,东方长青又拨了白雪的手机,文苑茶楼原来是文化馆的职工们共同合股开的,因为经营不好,连续亏本,大家就提出转让。白雪用不高的价格把茶楼盘了下来,筹资重新进行了装修,生意非常红火。东方长青要白雪准备一下接待洪部长,白雪说:“怎么准备啊?像接待你那样?”东方长青就笑,说:“雪,那不成,我东方长青什么都可以让,唯独你不能。”白雪那头就幸福地说:“逗你玩呢,傻瓜。”白雪又告诉东方长青,今天茶楼两个负责表演茶艺的最漂亮的妹子请假了,是不是把她们请回来?东方长青笑着说:“你看呢,洪部长可是我们文化部门的最直接的首长了。”

和白雪约好后,东方长青走到隔壁的副局长室,本意是想把几个副局长都一起叫去,想了一下,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对胡嵩他们点点头,说:“老胡,我出去有点事,家里你们应付一下。”胡嵩笑着说:“放心,局长。”因为胡嵩说了,苏易元就什么也不说,倒是卫红缠着要一起去,笑着说:“局长,又去什么地方潇洒去,带我一起去吧。”东方长青笑着说:“好啊,一起走吧。”卫红真就站起来,跟着东方长青下了楼,东方长青边走边笑,卫红问:“您笑什么?”东方长青说:“天下还真有直钩钓鱼的机会,愿者上钩。”卫红就问:“看来此去是自投罗网了?”

东方长青大笑。卫红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原来是剧团的歌唱演员,不知怎么的竟然从众多的文化人中脱颖而出,连升多级,当上了副局长。演员出身,自然身段窈窕,漂亮妩媚。卫红的老公是剧团的音响师,是个说话声音冲不出喉咙的闷葫芦。也不知为什么,卫红竟然对他这个局长感了兴趣,有事无事喜欢往他身边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些疯话。东方长青听装做听不懂。当下,东方长青说:“卫局长,我正愁没人给我分担一点事呢,你却自动来了,说是自投罗网也不过分。”卫红就问是什么事,东方长青说:“去市委检讨啊,电影公司群众围了市委,我们局里不去检讨,还能去领赏?”卫红一听,急忙往后面缩,说:“我不去了,我不去了,我还当是什么事呢。”东方长青大笑,说:“这回不去也不由你了。”可卫红却已经回转身跑上楼去了。

东方长青暗暗笑着,到楼下取了车,拧开钥匙,新奥迪发动机发出悦耳的声音。文化局在缁煦市文化路上,离市委有几站的路,开着车不堵车半个小时也就到了。在市委那儿,东方长青把车停了,才打洪林风的手机,说:“洪部长,长青在楼下恭候。”洪林风说:“稍等呀,我就来。”

过了一会儿,就见洪林风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提着硕大无朋的公文包,油黑的头发一丝不乱地向后翻着。洪林风背后还跟着个四十岁左右的高个子男人,东方长青就想,洪林风自己说范围不要大,怎么还带了个陌生人呢?想着,连忙迎过去说:“部长您好。”洪林风伸出手来,彼此握了手。洪林风又把身边那个高个子男人推过来,说:“我来介绍一下。”话还没有说完,那个高个子男人就喊起来了,说:“东方,原来是你啊。”东方长青这下也认出来了,对方是他的大学同学万浩。东方长青说:“老同学,你怎么来了?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啊。”

洪林风被眼前的一幕给搞呆了,说:“怎么,二位认识?”林浩抢着说:“岂止认识,洪部长,我和万浩是大学四年的老同学,没想到在这里再见。”然后又说:“东方,听说你和周娴结婚了,同学们恋爱成功的,你们俩是硕果仅存,她现在还好吗?”东方长青笑着回答:“好好。”说着,三个人上了车,直接就往文苑茶楼驰去。一路上,东方长青和万浩聊起以前的大学生活,不觉把洪林风都怠慢了。原来,万浩竟然已经是省委宣传部的常务副部长。东方长青想,当年大学同学时,万浩其实也不是什么出类拔萃的角色,没想到官运却亨通如此,居然是副厅了。想着,不禁心中感慨,人的一生,后天努力固然非常重要,但先天条件却更是关键,万浩是干部子弟,父亲原来是省经委的一名副主任,生下来先天条件就要比自己高出了一座山的高度。而自己,却是农民子弟,不要说当官,毕业是能分到乡里当一名乡干部,已经是十分幸运了。东方长青经常有种想法,在中国这个地方,人一生下来辈份就定了,后天努力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前途,但不能决定他的高度。就像是跳高。一个人如果站在一米的高台上,他只要轻轻一跳,站在一米下面的怎么跳也无法逾越他的那个高度。就如同山顶上的小草,虽然细微,却比山上的大树还要高一样。

不一会儿,车到文苑茶楼,白雪已经在门外迎接了。见了洪林风,白雪笑着迎上来说:“洪部长,欢迎您,听说您来,我是恭候多时了。”洪林风笑着握着白雪的手说:“你是叫白雪吧,我有印象的。”白雪一笑,说:“部长能记得住小女子,不胜荣幸。”洪林风大笑,说:“你是女同志啊,对女同志我们要记性差一点,不然就有问题了?”

东方长青陪着笑,心里却不怎么舒服,有一点酸溜溜的感觉,洪林风的话以及白雪受庞若惊的样子让他难以接受。东方长青就借口说是要去负一楼泊车,重新上了车,开着车就去了地下停车场。泊好车后,心里又想自己是不是太小气了一点,领导们见了美女,都喜欢开一点玩笑的。这么想着,不由得释然了。

文苑茶楼的设计,是古朴型的,真是极尽了江南民间建筑的精巧。这些都是白雪接手后做的,由此,东方长青对白雪简直有些刮目相看了。当下,大家在一个宽大的包厢里坐下后,就有服务员上来递上热毛巾,大家擦了脸,白雪说:“三位领导都是高雅之人,是不是欣赏欣赏一下本茶楼的茶艺表演?”东方长青就把眼去看洪林风,官场规矩,都体现在这细微末节上了,请领导一起吃饭,点什么菜,吃什么酒,下级是不宜做主的。喝茶也是如此,当下洪林风见东方长青看着他,就笑着说:“看我干什么?你请客,你作主。”东方长青笑着说:“部长您这是纵容部下了,这样吧,万部长既是领导,又是我的老同学,你来定吧。”万浩也不推辞,说:“行,我还没有欣赏过茶艺表演呢。”东方长青就笑,说:“老同学你是太过谦虚了吧,缁煦市茶楼林立,你能不欣赏过茶艺表演?”万浩说:“是真的,我们平时喝茶也不过是喝茶,顺带着扯些事。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比如你我,共同生活在一座城市里,又同在宣传文化系统,竟然十多年没有见面,说起来别人也不会信。”

白雪见说,就把手拍了一下,包厢门无声地开了,一个俊秀的年轻人端着一个木雕茶盘碎步趋进来,把茶盘放茶几上放了,双手垂着倒退了出去。接着,只见两个秀美的姑娘走了进来,在客人面前停住,突然来一个金鸡独立,一只脚高高举过头顶,手上的长嘴茶壶倏地背在背上,来了一个苏秦背剑,只见那细细的茶嘴里,一线琥珀似的茶水急射而出,准确地倾在茶盘里的茶杯上,竟然没有一点溅出来。三人不觉热烈鼓掌起来。接下来,两个女孩又背朝客人,突然放下腰,头几乎就要触及地面了,长嘴茶壶被她们高高举起,长长的嘴儿从她们丰满胸部的深沟直过头部,茶水急射,铮然有声,又是一丝不溅,激起更多的掌声。

表演结束后,东方长青从口袋里抽了两张百元大钞,给两位姑娘作为小费。二人道着谢退下了。万浩说:“这茶艺表演果然不凡,中国的文化也真是到了极点了,你说就是喝茶嘛,道道都多得令人目不瑕接了,光斟茶就有那么多的名堂。”

洪林风一笑,说:“中国茶文化可谓历史悠久,博大精深。茶文化是茶艺与精神的结合,兴于唐代,盛于宋、明,衰于清。中国茶道主要内容讲究五境之美,即茶叶、茶水、火候、茶具、环境。茶艺包括:选茗、择水、烹茶技术、茶具艺术、环境的选择创造等一系列内容。茶艺背景是衬托主题思想的重要手段,它渲染茶性清纯、幽雅、质朴的气质,增强艺术感染力。不同的风格的茶艺有不同的背景要求,只有选对了背景才能更好地领会茶的滋味。”

东方长青听罢,不由得佩服不已,说:“洪部长学识渊博,对茶道的研究真是到了非凡的深度。”万浩也深表敬佩,说:“想不到一杯儿茶,竟然有那么深的内涵,以后这方面的知识,还要多向洪部长请教了。”

洪林风本来就乐于卖弄,被二人夸赞,不由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谈起茶道来:“中国茶文化虽然门派众多,不一而足,但都要遵循一定的法则。唐代为克服九难,即造、别、器、火、水、炙、末、煮、饮。宋代人饮茶,注重三点为上。”

东方长青问道:“请问是哪三点为上?”

“新茶、甘泉、洁器为为第一,天气晴好为第二点,有风流儒雅、气味相投的佳客共饮为第三点。”

大家听了,不禁颔首。说:“古人还真是把品茶的要点都概括得淋漓尽致了。”东方长青则说:“今天和几位一起喝茶,这三点都已经占有,尤其是洪部长与万兄二位风流儒雅,真是十分难得。”二位连忙谦虚。

洪林风又说:“说起茶道,我国的具体表现形式有两种,煎茶和斗茶。把茶末投入壶中和水一块煎煮,这是煎茶,兴于唐朝,是茶的最早艺术品尝形式。古代文人雅士各携带茶与水,通过比茶面汤花和品尝鉴赏茶汤以定优劣,称为斗茶。斗茶又叫茗战,兴于唐代末,盛于宋代。最先流行于福建建州一带。斗茶是古代品茶艺术的最高表现形式。至于工夫茶则是唐、宋以来品茶艺术的流风余韵。讲究的是饮者的品饮工夫。”

一席话说完,把东方长青和万浩、白雪三人听得云里雾里,插不上嘴,只有赞不绝口了。洪林风更加兴味盎然,大家聊了一会儿茶道,才转到正题上来。洪林风说:“长青,你在电话里说有事,是什么事,说吧。”

东方长青因为碍于老同学在场,不好说什么,正嗫嚅时,洪林风说:“万部长我们是老朋友了,你们俩又是老同学,不妨。”东方长青才说:“实不瞒部长,我这次约您出来,是向您作检讨的,电影公司出事,我作为文化局长,莫辞其绺”。

洪林风听罢,指着东方长青大笑,说:“长青,你和我说什么客套话,职工上访,也怪不得你嘛。不过,你们那个电影公司,终究是个事,要有个什么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才好。”

东方长青也笑,说:“不管怎么熟悉,领导还是领导嘛,熟不拘礼,就变成没有规矩了。说实话,我一开始是想先向江书记检讨的,可是约不到啊,我想,干脆就让胡嵩局长去检讨好了,反正江书记只认他一个人,他能约得到江书记。”

洪林风说:“领导我们不好去议论,可胡嵩这个人,位置还是有些没摆正,原来和卫昌贞就配合得不好,经常磕磕绊绊的。我听说,卫昌贞出事,和他也有点关系,你去做这个局长,碰到这样的副职,是有些难为你了。”

东方长青笑,说:“也只有你洪部长理解我。电影公司也是胡副局长分管的,自然就由他去给江副书记汇报。我考虑,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我有个考虑,不成熟,今天向部长您汇报一下,可行不可行,您站得高看得远,给我指条路。再说,我老同学是省部领导,也给参谋参谋。”

万浩只是笑,心里却想,二十多年不见,东方长青竟然老练如此,官场话说得滴水不漏,心里不由得有些钦佩,当下说:“老同学不必客气,你在大学时就是有名的鬼点子多,想的办法一定是管用的。好在我们都是一个系统的,如果有什么事,可能还真的能够支持得到。也是义不容辞。”

东方长青大喜,说:“那我先感谢老同学了,以后还真的要请你支持。老同学,洪部长,文化部门是用钱单位,出不了经济效益,这种情况都好多年了。我心里有一个大的设想,就是把电影公司,文化馆,剧团等资源整合在一起,开展文化产业建设。我就不信,在省里这块风水宝地,四百多万人口,加上流动人口有六百来万,这么多人就没有文化方面的需求?文化还真卖不出钱来。”

洪林风还未答话,万浩就笑了起来,说:“好啊,东方,这个想法非常好,文化产业建设,正是目前中央文化工作的重点,中央一直在提文化体制改革,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各地喊得很凶,但真正实践并取得成功的还不多。我们省文化厅也有意培养一两个文化体制改革的典型,也有一些扶持政策,回过头我给余厅长说一声,叫他支持你好了。我孤陋寡闻,确实对各地文化体制改革的情况不怎么熟悉,只听说辽宁那边是见了效益的,我建议你有时间,去辽宁转一转,看一看,考察一下。”

洪林风说:“长青就是一个干事业的人,你这想法很好,可以先形成一个方案,找机会给水长书记、学敏市长汇个报,再给常委会汇一次报。我觉得,文化体制改革,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关键在于要有善于管理的人才。”

东方长青立即附合道:“部长真是高瞻远瞩,一语中的啊。人才特别是管理方面的人才真是太重要了,就以这次职工上访的电影公司来说吧,就是领导不得力,公司经理业务上还行,可管理才能还是欠缺,而且年纪也大了,在群众中威信还不如一个留职停薪的副经理。这工作还怎么推开?”

洪林风说:“老莫这人,我还是清楚的,管理不行,也不知怎么就当了公司经理。长青,你是文化局长,党组书记,对下面的二级机构是有人事权的啊,实在不行,可以动一动的。”

东方长青说:“不是不想动,是不好动,毕竟,老莫干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说动就动,心里也过意不去。再说,老莫和老胡的关系不错,不瞒您说,也有点投鼠忌器的意思。”

洪林风听了,笑着说:“长青是个厚道人,宅心仁厚。但是,我还是要说你几句,做人可不能持妇人之仁啊,畏首畏尾,瞻前顾后,那不行的。只要阻碍了改革发展,我们就要大刀阔斧地去解决,我这里表个态,部里坚决支持你。至于宋经理,你到时给他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嘛。胡嵩那里,你也不用那么顾忌,都是为了事业发展嘛。虽然说要发扬民主,但毕竟还有个集中的问题,你是局长、党组书记,文化局还是由你对市里负责的嘛。”

东方长青听了,不禁激动不已,站起来说:“部长,老同学,有你们这些话,我东方长青心里就有底了。我回去后,好好开个班子会,研究一下我市文化体制改革,首先解决电影公司的问题。”

洪林风见东方长青的样子,笑着拉他坐下:“坐,坐,长青同志,有这个决心就好。只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智虑要深远,谋事要周全,不知道你对电影公司经理的人选,可否心里有底了?”

这个时候,白雪刚好进来亲自给他们续上茶水。东方长青含笑说:“人选是有一个,不知道是不符合领导的意图。”

洪林风说:“你们文化部门二级机构的领导人选,我们部里是没有什么意图的,完全放手。说吧,这人选是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东方长青笑着回答。

洪林风眼睛一亮,说:“你是说白雪啊,不错不错。”

白雪听说起自己的名字,不禁诧异,说:“部长,需要我做什么吗?”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白雪还蒙在鼓里,不知道他们笑些什么。她那懵懵懂懂的样子,又惹得三人一阵畅笑。洪林风说:“白雪同志,你们东方局长推荐你去当电影公司经理呢,你意下如何?”

白雪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连连说:“不行不行,我不是那块料。”

东方长青也不管白雪的反应,继续说:“洪部长,老同学,长青不敢称识人,却也敢说阅人多矣。我们现在喝茶的这个茶楼,当年是文化馆职工合股办的,不到一年,亏得一沓糊涂,白雪筹资接过来,不到半年装修完毕,半年后就生意兴隆,成为这东城区最有名的茶楼。从这一点,可见白雪是有管理能力的。”说得白雪脸红红的,忙说:“领导们谈事,我出去应付一下其他的客人。”拔脚走了。

洪林风大笑,说:“见微知著,长青可谓有慧眼了。”

万浩也说:“能管理好一个茶楼,就能管理好一个电影公司。其实电影公司本来就是一个企业,偏偏有好多人那种吃皇粮的观念不变,硬要按行政部门的体制去操作,弄得公司不会做生意,倒把行政那一套学得溜儿熟。”

大家说了一会儿,就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东方长青说:“茶楼附近就是个湘菜馆,不知二位喜欢吃湘菜不?”洪林风二人都表示客随主便,于是三个人就在湘菜馆草草吃了一顿,也喝了点酒。吃饱饭后,东方长青向着洪林风说:“洪部长,长青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部长可否允许?”

洪林风大笑:“无有不允。”

东方长青道:“万部长我们分别已近二十年了,天意让我们今天重逢,又恰是我们的领导。我想请部长把这个机会让给我,我和贱内也作一次东,请万部长去家宴一次。也请您作陪,如何?”

洪林风笑,说:“这你就请示错了地方,这事你该请示万部长,万部长同意了,万事大吉。至于作陪,你们同学聚会,我一个人插在中间算是什么?”

万浩也很爽快,说:“我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东方,真是一大快事。说起来,我们大学的同学,在同一座城市里工作和生活的不多,我和长青,还有他的夫人周娴,十多年一遇,不去家里拜访一下也说不过去了。”

洪林风大笑,说:“行行,今天把万部长让给你,有一点,酒可要陪好啊,不然可是要罚你的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