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八章 东方长青因为要处理一些单位上的事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28:51 作者:


关灯
护眼

东方长青因为要处理一些单位上的事,晚上回到家里,天快黑下来了。上楼的时候,在转角的地方差一点和两个人撞个满怀,正避让时,就听得其中一个人叫了声:“东方局长。”东方长青驻足,却是电影公司经理莫开明,另外一个年轻人却不认识。东方长青惊讶地说:“是老莫啊,怎么不进屋?”莫开明讷讷地说:“我们刚刚到了您家拜访您,只有夫人在家,我们就出来了。”

东方长青笑了起来,说:“今天局里有些事要处理,所以下班迟了,你可以打我电话嘛。”说着,伸手就拉莫开明道:“走吧,既然来了,坐一下,聊聊天。”莫开明讪笑着说:“本来就是来拜访您的嘛。”说着,就对那个年轻人说:“走吧,局长回来了,我们还是去坐坐。”

进了家门,果然门边推着两大袋礼物,东方长青也不看那礼物,却用余光看到黑薄膜口袋里的两条中华烟。周娴见他回来了,刚要说刚才有人来的话来,见两人就跟在东方长青身后,就把到喉咙的话咽下了,说:“快请坐,我去泡茶来。”莫开明和那个年轻人踮着脚,走过去在用半边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东方长青见状,笑了起来,说:“老莫,到我这里你那么拘谨做什么,就像进了狼窝似的。”莫开明这才坐正了身子,说:“局长,没想到你是这样平易近人。”东方长青笑,说:“看起来,局长不是人,只是近似于人罗。”这下,莫开明和那个年轻人都笑了起来。

东方长青笑罢,说:“老莫,这次集体上访,可出了风头了吧?”

莫开明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说:“局长,上访这事,也不是我闹起来的,大家要闹,我控制不住,再说,我如果不跟着去,以后还怎么和大家混。我们这次来,就是来感谢您的,您把那份文件收回去了,大家心里那块石头也就落了下来了。”

东方长青就笑,给两个人各扔了一支烟,自己也抽出一支衔在嘴里,那个年轻人连忙掏出打火机,凑过来给他点上。东方长青长长地吐了一口烟,才慢悠悠的地说:“按说,你们那么人围了市委,是要从严处理的,但我考虑,你们有你们的难处,所以就不想那么处理你们。但胡局长坚持要处理,说不处理就无以儆诫,恰好开会那天上级有领导来,我没有参加会,老胡就拍了板,我回来后,感觉处理太重了,就叫苏副局长把文件追回来。”

“胡嵩恨不得一棍子打死我们。”那个年轻人莽里莽撞地突然说。莫开明连忙制止,说:“小春,别胡说。”小春不理他,又说了一句:“平时里就知道往我们公司报销发票,又不给公司做一件实事,出了事还要处理这个处理那个,翻脸不认人。”

东方长青摆摆手制止住了小春,说:“胡副局长也是为了工作嘛,当然,老胡这个人,有时是急了一点,对下面体谅也不够,这个责任在我。至于你说的他在公司报销发票的事,这是局里不允许的,也是你们自己平时里管理不严,这些问题,你们是可以书面向局党组汇报,也可以向市里反映的嘛。”

覃小春的眼睛就快速巴眨起来,说:“局长,我们听苏副局长说了,您是不同意处理人的,大家都感激您。我和莫经理今晚来,就是代表大家来感谢您的,不瞒您说,我也是这次上访的组织人之一。”

东方长青大笑:“不错嘛,有胆量,敢作敢当。”莫开明的脸却变得苍白起来,说:“东方局长,别听他的,小孩子家,懂得什么?”

东方长青笑着说:“这也没什么,不就是个上访嘛,我还是喜欢敢作敢当的人。”又笑着问覃小春:“你那么年轻,还组织得动大家,有这个能力吗?”

莫开明说:“这小子办事公道,还是有人听的。”

东方长青就笑,说:“有威信是好事啊,但威信没有用好,就变成坏事了。小春同志,你是年轻人,有知识有文化,观念应该是先进的,电影公司的问题,你摸清了没有,是什么问题?”

覃小春就笑,说:“局长,我哪儿能看出什么问题。”

东方长青说:“电影公司的问题,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家的观念有问题,还是在怀念以前吃独食的体制,有个坐衙门吃皇粮光荣的思想。还有一个呢,是发展的问题,事业不发展,福利待遇就无法解决,大家穷了,就要闹事。我说得对不对?”

覃小春心悦诚服,说:“局长说得对。”

聊了一会儿,莫开明就期期艾艾起来,说:“局长,您说局里对我的事会怎么处理?”东方长青就知道,事情接触到了核心了。于是做出郑重的样子,慢条斯理地抽出一支烟点了,抽了一口,说:“你作为公司经理,对单位职工集体上访处置不力,还参与进去,是有责任的。但是怎么处理,我想还是要听胡嵩同志的意见,他毕竟是主管你们公司的副局长嘛,以他的观点为主。我的想法呢,当然是从轻,甚至不处理,批评教育,也就是了。但老胡这个人你们也知道,是有些个性的。”

莫开明脸红起来,简直就要哭了。东方长青笑着说:“不过,你也不要太背包袱,我还是局长嘛,我表个态吧,处理是肯定要处理的,但不会伤筋动骨,当然,这还得和胡局长协调一下,看协调的结果而定。你们回去吧,要安心工作。”

送走了莫开明两人后,东方长青斜靠在沙发休息了一会儿,心里不由得有些惭愧,官场这东西,谁要是进了这里,就不由地要变得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了。东方长青自忖也不是那么乐于明争暗斗的人,以前初入官场,看着别人勾心斗角,总感觉到那些人好像是被投进同一个笼子里的两只斗鸡,甚至还想到民间那句俗不可耐的话来:“槽里无食猪拱猪”。在县里当县长的时候,他确实一心干事业,无心去和市委书记斗,自以为行得正坐得直,有的只是不同观念的争论,结果却落得败走麦城,差一点被冻进冰箱的结果。从被挤兑出权力中心的那天起,他才明白了,有时候斗争是需要的,权术也是需要的,当他仓皇离开县长的位置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认为他行为上是君子而同情他,还在他即将下台的消息还仅仅是一种传言的时候,那些平时里千方百计想靠近他的人,无一不立即改换门庭,投靠到新的权力中心去了。

天幸,他有了一丝的希望,虽然只是一个冷门局长,但向礼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英雄不问出处。智慧大师的话更是振聋发聩,只要心中有佛,处处皆可成佛。从上任的第一天起,他就决心把自己的蛋糕做大。他不是那种没有天分的人,他敏感,善于学习,而且天生的城府深邃,在政协期间经常参佛,又让他有了耐性,有了另一只眼,这只眼睛既能看清别人,更能看清自己。他不缺乏权术和计谋,这种权术和计谋似乎天生就存在于他的骨髓中,血液里。

对胡嵩的拔扈,东方长青是看得太多了,也隐忍得太久了,他确实希望胡嵩对自己有些尊重,哪怕只有一点点。可是却没有。东方长青一直采取一种隐忍不发,甚至纵容的措施,这有点像郑庄公对待他的弟弟共叔段,“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以前读史的时候,他对郑庄公的阴险颇不以为然,而今天,他却自觉不自觉地用了郑庄公的手段。中国人在对付政敌上面,真是太有创意了,简直是花样百出,计谋层出不穷。有时候,东方长青甚至觉得,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部计算人的权术史。

想着,东方长青情绪有些低落下来,堕落成为一个权术家,对于他来说,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是一个追求人格完美的人,一个有思想的人,但他别无选择。他知道,他的暗示是一定要起到作用的,尤其是当胡嵩代表局里去找莫开明谈话,要撤掉他的公司经理一职的时候,电影公司的举报信就会雪片一样飞到局里,飞到市纪委,飞到市委领导的手中。这当然奈何不了胡嵩,一个常务副局长到下属二极机构去报销一点发票,也就那么一个事,但这对他东方长青却是有利。

周娴见东方长青有些发愣,温柔地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把上半身依偎在他的身上:“东方,你怎么了?”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地最高层。”东方长青伸个懒腰,突然吟出了王安石的诗句来,弄得周娴一时发愣,像看怪物似地看着他:“什么浮云望眼,高层低层,你是有病了吧?”

第二天是星期五,下午时东方长青主持召开了一个局务会,所有局务会成员都参加了会议。东方长青之所以不召开党组会,主要是考虑苏易元不是党组成员,而苏易元又是自己的心腹,关键时刻是要拿出来与胡嵩对阵的。还好,胡嵩也许是感觉到了来自东方长青方面的压力,也还算深深自抑,倒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常来。会议主要讨论如何处理电影公司职工集体上访的事,东方长青说:“按说,上访是群众的合法权力,所以上次局务会发的文,不是很适当,我叫追回来了。这不怪大家,我是局长,发文出了问题,责任当然应该由我来背。对于参加上访职工的处理,我提一个原则,教育从严,处理从宽;领导从严,职工从宽,因势利导,防止情绪波动,尤其是要防止被处理人员有情绪上的抵触。”东方长青说了以后,就把目光看着胡嵩,说:“老胡,你来说说吧,你是分管电影公司这一块的,怎么处理,请你提出一个意见来,大家研究。”

胡嵩也不客气,说:“上次我们召开了一个局务会,局长有事没有参加,会上作了一个决议,文件也发下去了,又给追了回来。局长说这个文件有问题,我是不能同意的,现在从上到下都提倡集体领导,局务会集体研究的决定的,怎么会有问题呢?当然,既然局长定了,我服从,但我持保留意见。至于电影公司上访职工怎么处理,我还是上次的意见,从严从重,莫开明同志负有领导责任,必须要追究,我建议撤消他的经理职务,电影公司的班子向来比较弱,趁这次机会,好好调整一下。其他职工,局长说是教育一下,我觉得也是可行的。”

东方长青一笑,看来胡嵩和莫开明是有什么过节的,不然不会这样下决心要撤换他。东方长青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苏易元也深知内中奥妙,说:“东方局长和胡局长说的,我都赞同,只是,我们是不是研究得细一点,比如说,谁去找莫经理谈话等等?”

卫红副局长说:“那当然是胡局长去了,一方面他是分管领导,另一方面,他的威信高,大家服他。”

东方长青笑着,对胡嵩说:“看来还是要老将出马啊,我赞成苏局长和卫红局长的建议,老胡你就辛苦一趟吧,你是分管领导,名正言顺。”

胡嵩也不推辞,说:“好的,我去,反正得罪人的事都是我出面的。”

东方长青大笑:“慷慨!也只有你去,我东方长青才放心啊。”

工作研究完了,东方长青等其他的局务会成员都走了后,笑着对胡嵩他们说:“又是周末了,几位局长有什么想法啊?”

卫红就笑,卫红是个麻将迷,只盼着天天是周末,一听东方长青的口气就心神领会了,说:“就是不知道胡局长敢不敢上桌。”胡嵩也笑,说:“你安排吧,老胡我奉陪就是。”

东方长青大笑,说:“老胡你是个臭牌篓子,这次要当心,别把裤衩给输掉了。”几个人都哄笑起来,东方长青就想,看这个其乐融融的样子,外面人恐怕谁都会觉得十分和谐了,又有谁知道其实这四个人的心里,各有各的小九九呢?

于是,由苏易元去告诉办公室,说是四个局长都有事出去,请办公室的同志坚持站了这个星期的最后一班岗,有事电话联系。交待完了,四个人夹着公文包,似乎正在赶去处理一场什么重大事件似的,急匆匆地下了楼。东方长青开了车门,自己驾车,胡嵩当仁不让地坐在了副驾座上,苏易元和卫红坐在后面,小车一路往和盛茶馆开去,那里是他们四人经常去的地方。

到了和盛茶馆,点了包厢,四个人点了茶水,定了方位,就开始打起麻将来。卫红坐了东方长青的下首,自嘲道:“怎么我每次都在局长的下面啊?”胡嵩大笑:“那东方局长就让卫红同志在上面吧,谁跟谁啊,还计较什么上面下面的。”

大家大笑起来,东方长青看着胡嵩喜笑颜开的样子,心里暗暗感叹,这个笑逐颜开的人,恐怕根本就没有想到,一张大网正在悄悄地罩向自己呢。想着,不由得又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多疑了呢,也许,胡嵩根本就是无意识地侵犯了自己作为一个正局长的权威?想着,立即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心软了,做大事的人,不能有妇人之仁。东方长青轻轻地摇了摇头,把最后的一点犹豫驱散了。

果然,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二,莫开明垂头丧气地来到了文化局,在局长室找到了东方长青,说:“局长,胡局长找到我谈了,事情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东方长青客气地给莫开明倒了茶水,含笑说:“开明同志,我也是爱莫能助啊。这样吧,文化局下属那么多部门,你瞅一个单位吧,这次我就不提交局务会讨论了,免得节外生枝,你瞅上了,我就专制一次。”

莫开明表示了感谢,把一腔怨气都撒在了胡嵩身上,说:“东方局长,我说一句话,请您不要批评我,那个狗日的胡嵩不是人,你可千万要提防着他一点,那是条养不熟的狗呢。他要我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

东方长青脸色就严肃起来,说:“开明同志,你也是老同志了,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在处理电影公司的这件事上,胡嵩局长确实也硬了一些,但我是局长,有意见你可以对我提嘛。我们是组织培养了多年的人,要懂得讲实事摆道理,依靠法律、制度去解决问题,不能听风就是雨,更不能做出什么违反法律和纪律的事来。有意见,你们可以按着廉政建设的规定,有组织有步骤地向上面反映嘛,我要警告你,蛮干是要不得的哟。”

莫开明走了,东方长青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开始审定办公室以党组名义起草的给市委组织部的报告,也就是苏易元副局长进入局党组的报告。看了一会,东方长青自嘲地笑了起来,心想,看来自己驭人手段还是欠了一些火候啊,主要是不会施以恩惠,这样好的机会,差点就要浪费了。想着,就打了办公室的电话,对办公室主任王小毛说:“王主任,请通知一下苏易元副局长,请他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也不解释说有什么事,就把电话挂了。

不到两分钟,门被轻轻地敲响了,苏易元走了进来,说:“局座,您找我?”

“易元,请坐吧。”东方长青笑着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沙发叫苏易元坐下,然后起身给苏易元泡了一杯茶。办公室专门有倒茶的人,但东方长青从来都是自己亲自给来自己办公室的人倒茶,这是他的一种办法,记得原来在县里当县长的时候,他亲手给下级泡茶,曾经把几个冷门局的局长都感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从那以后,他就坚持自己亲手给下属倒茶,从不懈怠。苏易元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茶,然后以无限崇敬的目光看着他。

“易元,我和党组的几个领导商量过了,决定向组织部报告,你进入局党组。这些日子以来,我对你的关心少了一些,当然,也有一个了解的过程嘛。事情办得成办不成,还不知道,但是,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够进入局党组的,也方便以后的工作嘛。这是办公室草拟的报告,你是分管办公室的,文笔也很好,你自己去看一下吧,需要修改的地方,自己动一下,再给我过过目就可以上报了。”

苏易元激动地接过报告草稿,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局座,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的栽培,我一定努力工作,做好您的助手。只是,这报告是为我而打的,我自己去改,怕不合适。”

东方长青一笑,说:“按说是不合适的,但是,我信得过你啊,我们也不必要弄那些规矩了,你看一下,没什么就退给我,我叫办公室盖章后上报组织部。易元,不管能不能进入党组,你都要把心态摆正,以后还要你多支持啊,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嘛,我东方长青没有你们的支持,浑身是铁恐怕也打不了几个钉子啊。”

苏易元就挺了挺胸脯,说:“您放心,局长,不管进不进党组,我都会努力工作,摆正自己的位子,做好您的助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