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十一章 万浩打来电话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30:21 作者:


关灯
护眼

万浩打来电话,对东方长青说,省委宣传部已经定下来了,把缁煦市当作全省文化体制改革的试点市,全面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工作,与试点相配套,省里给了一些政策和项目上的优惠,具体的项目要报省文化厅。东方长青感激不尽,说:“老同学,谢谢你这样关心我们,我一定努力,给全省的文化体制改革闯出一条路来。只是,这一切都离不开上级领导的支持,您以后要一如暨往地支持我啊。”万浩笑着回答:“东方,要说完全是我对你的支持呢,也不全是,毕竟,缁煦市是省会城市呀,全省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占据着天时地利,当然也就是文化体制改革的试点单位了。当然,对于促成这事,我还是尽了努力,现在已经定下来了,你们和省文化厅研究一下,拿出一个改革的方案来,大胆地闯吧,文化体制改革,也没有什么先例,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东方长青就笑,说:“行,我们研究一下,再向您汇报。”又说:“那天您提醒我东北文化体制改革经验的事,我一直放在心上,我们还是有必要去看一下的。”

万浩大笑,说:“要去要去,一来打鼓二来拜年,既看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又取得了真经,这叫搂草打兔子两不误。”东方长青笑着问:“我有个想法,请您给我们当领队,率团去取经,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当然,一切费用都用我们出,你只要出面给我们联系就行。”

万浩想了一想,回答说:“这还得看看,如果有时间,我当然也是乐意去的,东北我去了几次,实话说,黑土地的风情和我们南方大相迥异,看不够。我有个朋友在东北的一个省当省委常委,秘书长,如果我去,是可以有点帮助的。”东方长青说:“那就讲定了,到时候我提前和您联系。”

东方长青挂了万浩的电话,立即就给洪林风电话汇报,把省部确定将缁煦市作为文化体制改革试点的事作了汇报。洪林风很高兴,说:“东方局长,这是好事啊,会有一些项目吧?”东方长青说:“是的,省文化厅也正在研究改革的方案细则,万浩部长提出要去东北考察一下,建议您和江水长书记参加。”

洪林风笑着说:“好啊,是得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不能做井底之嘛。”东方长青笑着说:“只是,我们局里没钱啊,一文钱逼死英雄汉,向财政要钱嘛,我们这个冷门单位不太容易要得到,恐怕还要您出面啊。”洪林风就笑,说:“我出面也不灵,财政局长莽子那个狗日的,钱袋子捂得铁匠,拿炸药都炸不开,还是要请市委主要领导出面才行,我看你还是去找找水长书记和信之书记吧,我也给他们汇报一下。”东方长青说:“行啊,信之书记我倒是可以找到,上次喝酒时就打了伏笔的。长水书记可能难一些,我上次打电话给他的秘书小汪,说是要等等看,都等了个把月了,还没见上。”

洪林风大笑,说:“阎王好待,不鬼难缠嘛。这个事,我可以替你解决,你已经见过水长书记了,就可以绕过小鬼嘛,不要太死板的。哪天我出面把水长书记请出来,我们一起汇报文化体制改革的事吧,只是,吃饭你要出钱,宣传部也穷呀。”

东方长青连连表态:“行行,出钱算我的,你反正是一毛不拔。”洪林风又大笑:“宣传部再怎么也是文化局他爹,这顿饭不该吃?”

东方长青笑着说:“洪部长你这人比方打得,哈哈,该吃该吃,人在矮檐下,哪敢不低头嘛。”洪林风说:“我就知道,东方这才是个明白人。”

没过几天,洪林风就给东方长青打来电话,说是江水长约到了,下午请东方长青找个地方,最好是找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既可以汇报工作,工作汇报完了,还可以吃饭。东方长青彼时正召集局里的几个领导开会,主题也是研究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接了电话,就对胡、苏、卫三个副局长说:“洪部长的电话,说是下午江水长书记要听我们局里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意见,你们看在哪儿汇报好?”大家都说,由局长安排。东方长青说:“那就去东方大酒店吧,其他的酒店也拿不出手。”东方大酒店是缁煦市唯一的一座五星级酒店,这一提议把大家吓了一跳,东方长青看出了大家的神情,笑着说:“东方大酒店虽然贵了一点,但这次汇报对我们局很重要,别的地方档次低了,也没有气氛。”

苏易元说:“是啊,文化部门虽然是穷衙门,但也不能太寒酸。”卫红不表态,胡嵩自从受了一打击后,虽然保住了副局长的位子,常务两个却丢了,还落了个行政记过处分,弄得名声扫地,自此见人就低了半格,也不便表态,于是就决定去东方大酒店。

东方长青就开始安排任务,说:“易元,你分管常务,等下散会了,你就带着出纳去东方大酒店挂三个单间,其中一个要有会客厅,还要把晚餐安排好,档次高一点,记住,江水长书记喜欢抽软中华,就在他的房间放上一条软中华吧,洪部长那里就放蓝壳芙蓉王好了,他喜欢湖南烟,我的房间烟就免了。至于你们几位,就委屈你们,不开房了,省一点是一点。”

苏易元说:“我们就不必了,汇报完吃了饭就走人。”

东方长青又笑着对卫红说:“卫局长,剧团那边归你分管,今天这场面,我想恐怕要特殊化一点,你看?”

卫红就明白了,笑着说:“不就是要叫几个女演员来陪喝酒唱歌嘛,你们男人。”

东方长青笑着摆了摆手,说:“打住,这和男人无关,别一篙打了一船人啊。”卫红就捂了嘴笑得像风摆杨柳,这一来,大家都严肃不起来了。

卫红笑够了,媚眼看着东方长青说:“你是局长,你自己也要一个吧,你选哪个,我叫梅团长给你挑。”东方长青笑,说:“当然我也要一个舞伴,胡局长,苏局长都要有人陪舞,古话说,一人向隅,举座不欢,我们自己放不开,领导怎么放得开?”

苏易元连忙说:“汇报的时候我参加,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参加了,我那老岳母身体不好,瘫在床上,我不回去,我老婆她搬不动。”

胡嵩也说:“我最近身体不好,在医院检查,血糖高得有点吓人,酒是不能再喝了的,我下午准备去一趟医院复查,和医院都约好了的,我就不参加汇报了。”

东方长青说:“老胡你也真是,我还指望你去请江水长书记呢,你怎么能梭边角?”

胡嵩苦着脸说:“我这是实情,身体是本钱,实在不敢耽搁了。”

只有卫红笑着没有提出什么来,东方长青就笑着,说:“好呀,只有我和卫局长两个人能自始自终了,你们就那么放心?不怕出点什么事?”卫红就笑得花枝乱颤了,说:“你有那个胆量,周娴不把你给活剐了。”卫红仗着自己是个女人,非正式场合,从来都敢和东方长青荤一句素一句胡说,原来还碍着胡嵩,怕引起胡嵩的猜忌,现在就不管了。大家笑着,会就散了。苏易元去财务室叫出纳一起去酒店,卫红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剧团团长梅如玉打电话,要他下午四点派三个漂亮女演员到东方大酒店去,开一间房休息等着。

中午,除了胡嵩说自己要回家准备一下以便下午去医院检查身体外,正副局长三个人就在街上的小店子草草吃了中饭,又把汇报的情况再凑了一下,研究了一遍,觉得差不多了,才驱车往东方大酒店赶,到了大酒店,三个人住进东方长青的房间里后,东方长青才给洪林风打电话,报告了汇报的地方。洪林风又给江水长打电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回电过来说“东方啊,你们就在那里等着吧,下午三点,我亲自去接江水长书记,准时到那里。”

接下来,三个人就没有事可做了,坐着大眼瞪小眼,东方长青说:“老胡又要检查身体,害得我们三缺人,断了一条腿,不然还可以玩玩麻将等着。”

苏易元说:“老胡从那件事后,还是有些精神上的包袱,变得畏首畏尾,怕这怕那了,就是正常的工作也想躲开。”

东方长青宽容地一笑,说:“还是多一点相互理解吧,老胡这个人,脾气是有一点,终究还是个好人。那件事,其实也是他在工作中得罪人多了,下面告他的状,不然,确实不算是什么事。哦,你们俩都在这里,我这个当局长的,也不是什么铁面包公,更不是那些不放权的人,但是,一条原则,不要弄出事来,万事大吉。”

苏易元说:“局长,您放心,我决不会滥用您给的权力。”

东方长青大笑,说:“易元,你这话怎么说的,我给的权力?我哪儿有权力给你呀。”苏易元听了,不觉失笑,说:“我说错了,检讨检讨。”

卫红不说话,只是异样地看了东方长青一眼,在她看来,东方长青说出这样的话来,是满有深意的,表面上听起来似乎是允许他们副职用点小权谋点小私利,实在核心是带有一点警告的意味的。卫红是个敏感的女人,懂得官场上少说多做的道理,和领导说话时,除了开点不荤不素的玩笑,很少说正事,信奉的是见了领导不能说真话,更不能说假话,只能说痞话的官场处世原则。从东方长青来到文化局当局长后,卫红就处处观察起这个年轻的新局长来,越来越觉得他有些深不可测了。

当下,三个人没有什么说的了,东方长青就想,应该把白雪任职的事先给两位副局长说一下,苏易元的底他已经探清了,他是不会反对的,卫红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也懂得看事所为,应该不会有什么。退一步说,即使她不同意,人数上也是二比一。东方长青每次想到票决制就觉得好笑,中国人最爱谈民主,好多人以为民主的最高形式就是票决制,其实这不过是一种误解,票决制完全可能被左右而形成一种民主暴力。

当下东方长青说:“二位都在这里,我有个想法想和你俩商量一下,当然,也是和宣传部洪部长沟通过了的。我们市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即将开始,但文化系统的一些单位领导素质难以适应改革的需要,比如电影公司的莫经理,是个好人,但创新意识不强,对经济也不内行,我向洪部长汇报了,准备把市文化馆的白雪同志调去任电影公司经理,他也同意了。只是,我们考虑一步到位怕有的同志会产生想法,是不是先把白雪提拔为市文化馆副馆长,再从副馆长的任上调到电影公司当经理,这样顺理成章一些。”说完了,就微笑着看着两位副手,等待他们发表意见。

苏易元立即表示赞成,说:“局长您的这个考虑很好,文化体制改革的重点,其实就是要解决体制性障碍,要解决体制性障碍,首先要解决的是领导层的观念问题。我曾经分管过一年的文化馆,白雪这个人,我还是熟悉的,思想政治强,作风踏实,义务能力也是不错的。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同志的创新精神,会做生意,会管理,比如那个文苑茶楼吧,她一接手就焕然一新了。我同意,先提起来任副馆长,再调去当经理,这样也不会让人觉得太突然。”

卫红笑着说:“白雪我们原来就是在剧团一起的姐妹,确实不错,我也没有意见。”

东方长青说:“这样,就算通过了?”

苏、卫二人都说:“通过了,通过了。”

东方长青说:“那就这样了,请易元局长找个时间把这事通报一下胡局长,卫局长你代表局党组和局务会,明天把文化馆的秦馆长请到局里来,把这事向他作个通报。下个星期,还是由你带着局政工科、纪检组的几个人下,代表局里去和白雪同志谈话,程序走完了,就马上下文。”

大家说着话,卫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听时,却是剧团团长梅如玉打来的,说是三个女演员都到了,问在哪儿报到。卫红就用眼睛请示东方长青,东方长青一笑,说:“叫她们到这里来吧。”卫红就给梅如玉说了房号,不一会儿,门就被叩响了,卫红一开门,三个漂亮的女演员婷婷玉立地站在门外,其中一个说:“卫局长,我们来了。”卫红说:“请进请进,辛苦你们了。”三个女孩连声说不辛苦,走了进来,见东方长青和苏易元也在,女孩们就有些局促不安,说:“局长们都在这儿啊。”

东方长青亲切地请三个女孩坐下,细细地打量起来,三个女孩都身材高挑,妖艳欲滴。那个看来像是领队的女孩眼睛很大,亮晶晶的,一笑就变成了弯月形,她的胸脯挺得老高,衬得腰很纤细,一看就知道是个舞蹈演员了。东方长青看着几人女孩都很陌生,当局长以后,他也去了剧团几次,却不再去了,一个年轻的男性局长,去剧团的次数多了,会遗人口舌。当下见东方长青疑惑,卫红就介绍起来,说那个女孩叫慕容冰,是舞蹈演员,又是歌唱演员。东方长青的心就突然动了一下,突然联系起白雪来,一个雪,一个冰,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一种预示。

慕容冰看着东方长青,脸也绯红起来了。

另外两个女孩,一个叫程茜,一个叫陶红,当下三个女孩叫了局长好。东方长青笑着和她们聊了起来,问了一下她们的基本情况,然后就谈起表演艺术来。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东方长青的手机响了,是洪林风,说是和江水长书记已经在路上了,东方长青立即对苏易元和卫红说:“水长书记他们来了,我们去一楼大厅里迎一下吧。”然后对慕容冰三个人说,“你们就在这房间里休息一下吧,我们先去接一下领导。”

下到一楼,坐了不多久,江水长和洪林风的车就到了,东方长青跑出去,给江水长书记打开车门,说:“江书记,又要麻烦你了。”江水长昂首挺胸伸出手来和东方长青握了一握,说:“长青同志啊,今天本来是有其他事的,我是给洪部长绑架来呢。”汪远辉也来了,提着江水长的硕大公文包从车里钻出来,东方长青也热情握了手。汪远辉的神情有些尴尬,大概是因为这次东方长青是绕过了他这个秘书,直接就约到了江水长。东方长青却装做不知道,满脸都是热情。

苏易元在后面给洪林风开车门,洪林风一出车门就听到了江水长的话,笑了起来,说:“不绑不行啊,你工作那么忙,不采取点措施,还真见不到真神。”

江水长就笑,边走边说:“在别人看起来,领导神气得不得了,却不知道领导也是经常被绑架的,比如开会吧,屁大一个会,都要来请我去讲几句,好像领导不去,会议就降级了,不重要了。”

东方长青小跑着跟在后面,说:“江书记是最能体贴我们下面人的,说实话,我们始终是这样想的呢,没有领导的支持,什么事也办不成,办不好。”江水长见说,就含笑地看了东方长青一眼,赞许地说:“长青同志也是这样想的呀,那我们这些当领导的就苦不起了啊。”

卫红和苏易元在一边显得有些局促,一般来说,正副职一起去迎接领导,副职是不宜太上前的,上前了,就抢了正职的风头了,如果正职没有向领导介绍,副职更不宜去自我介绍,只能像仆人似地跟在后面。一行人在服务员的导引下进了电梯,不一会就来到了专门给江水长安排的房间了,苏易元果然会办事,给江水平安排了一个很大的单间,外面的会客厅就有几十平方米,装修也很豪华,东方长青甚至怀疑苏易元是不是把酒店的总统套房给订下来了,他只听说过总统套房,却从来没有见过。大家落座后,服务员给大家泡了茶,东方长青才开始介绍卫红和苏易元,东方长青注意到,江水长和苏易元握手时,只是敷衍了事地握了一下就放下了,而和卫红握手的时候,那只肥厚的手把卫红的小手包在里面,摇了一会才放开。心里不由得就笑了起来,领导也太有意思了。

然后江水长就和卫红聊了起来,问了她的名字,职务,笑得很有些慈祥。卫红也妩媚地坐在江水长身边,说话的声音有些发嗲。东方长青心里一怔,不由得心里就有些酸溜溜起来,如果不采取措施,只怕今天的风头,就是卫红的了。

聊了一会儿闲谈,东方长青就把目光看着洪林风,洪林风点了点头,说:“江书记,我们开始吧?”江水长才结束了和卫红的聊天,笑着说:“开始开始,长青同志,你们局里哪个来汇报啊?”

东方长青当仁不让地回答:“我们局党组和局务会很重视这次汇报,特意就汇报人的事都作了研究的,还是由我来作主题汇报,有汇报不到的地方,再请卫红局长、易元局长补充。”江水平一笑,一边从汪远辉手中接过公文包,把笔和笔记本拿了出来,一边说:“好,好,我们开始吧。”

东方长青一边打开自己的笔记本,一边说:“江书记,先向您汇报一下今天下午的安排,我们汇报之后,请您和洪部长作重要指示,然后就是请领导和我们一起吃一顿工作餐。晚上呢,放松一下,搞搞文娱活动,唱唱歌,跳跳舞,要什么我们没有,唱歌跳舞的人才却还是有的,我叫剧团的梅团长物色了几个演员,已经来了,在另一房间等着。这样安排,也有一点小小的想法,就是请领导对剧团演员的素质进行一次考察,接下来的文化体制改革中,我们准备把我市的文化资源整合起来,成立演艺集团,文化演员的素质是很重要的。”

江水长听了,爽朗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指着东方长青说:“你这个长青同志啊,还真会见缝插针,说是请我们晚上放松放松,其实还是为了工作嘛。行行,就按局里的安排吧。”说着,回过头去对已经摊开了笔记本做出一副纪录样子的汪远辉说:“汪主任,看来这个会是要开成马拉松了,你和司机先回市委办吧,你们事多,省委蔡副书记下个月要来,汇报稿也没有弄好,你回去理一下。”

汪远辉就脸红起来,喏诺连声说:“是。”然后把笔记本和笔收了,躬着腰出去。东方长青也不站起来,对汪远辉点了点头,心里却无比快意。一面又想,江水长不愧是政坛宿将,精明得挥身通透,把秘书和司机支开,才能玩得尽兴,这是其一;另外,他的车牌号市里的干部们几乎没人不知道,这车在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停车场停久了,难免有物议。见江水长把车支走了,洪林风也照此办理,把自己的司机也支走了。

接下来就开始汇报,东方长青看起来是汇报文化体制改革的方案,却在汇报中使了一个小心眼,把去东北考察作为汇报的重点,不露声色就偷换了概念。东方长青知道,领导是不喜欢听长篇大论的方案的,拿方案是具体操作者的事,领导只要知道就行,领导是掌管原则的,具体实施他才不去理呢。而去东北考察,只有把江水长请出来作为领队,才有可能从财政要得到钱,这是事情的核心,而且,花公家的钱外出旅游,也是领导所愿意的,算是一个接近领导的突破口。

东方长青汇报完后,说:“江书记,洪部长,我的汇报完了,请二位领导作重要指示。”

江水长亲切地笑着,转过头去看了看卫红和苏易元:“二位副局长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卫红和苏易元笑着,偷偷地拿眼看东方长青。东方长青微微点头,表示请他们也说一说,作个补充。这种场合,作为副职,一般都想说上两句,在领导面前露一下脸的,这是副职的普遍意愿,如果不同意,就不近情理了。果然,卫红和苏易元的目光就露出了一丝只有东方长青能看出来的感激,卫红说:“东方局长的汇报已经很全面,很具体了,我完全同意,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我是想就我对文化体制改革的一点想法向领导作个汇报。”

卫红的汇报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内容,无非是想让领导加深一下对自己的印象,只有一点说得比较具体,就是要调整文化局下属单位的班子以适应改革形势,这无疑是在帮了东方长青的忙。卫红汇报完后,江水长笑笑,说:“文化局下属机构的班子调整,市里是不管的,你们有人事权嘛,只要报告洪部长就可以了。”

苏易元也作了简短和汇报,与卫红的大同小异,用意也是一样,求得领导的印象更深一点。苏易元汇报之前,东方长青还特意再介绍了一下苏易元,说:“苏局长是市里实行干部体制改革,实行公开招考处局级领导干部考上来的,现在已经是我们文化局班子的骨干了。”

江水长就亲切地看着苏易元,不时插话问了一些个人情况,说:“小苏不错,好好,有前途。”苏易元激动得脸都红了。

两位副手汇报完了,东方长青笑着说:“我们的汇报完了,请两位领导作重要指示。”江水长就看着洪林风笑,洪林风连忙推辞,说:“江书记你看我做什么?我是准备聆听指示的。”江水长大笑,说:“洪部长谦虚,不肯说,那我就来说两句吧,谈不上什么重要指示,吃了你们的饭,不说话是过不了关的,是不是啊长青同志?”

东方长青只是笑着翻开了笔记本,准备记录,不答话。江水长接着说:“听了文化局领导的汇报,我感受很深呢,具体来说,是一二三四。一呢,就是文化局有一个团结有作为的班子,今天看到你们这样的精神状态,我很高兴,市里把文化工作交给你们,是可以放心的,文化事业是一定会有进步的,这与长青同志这个班长的努力分不开,也与在座的诸位分不开。”

“二呢,就是要两个文明一起抓,这些年,我们市的物质文明也就是经济工作是上去了,精神文明这块也得齐头并进,不能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瘸子战略是不行的。三、就是要三管齐下,文化事业发展、文化产业建设和文化体制改革同步进行,要用文化体制改革来统领文化事业的发展,促进文化产业建设。四……”

东方长青飞快地记录着,心里不由得发笑,江水长无论到什么会上讲话,都喜欢把问题概括成一二三四,有时就不免要生拉硬扯,这大概就是领导的癖好了。江水长把他的一二三四抖完后,开始说具体的了:“去东北考察,这个想法不错,我们是跨世纪的领导者嘛,要有创新意识,创新意识不能是坐在家里就凭空产生的。林风部长,长青同志,我有个感觉啊,汉语真是门神奇的学问,俗话说的,见识见识,要见才识嘛。增长见识,就要走出去,我看,去东北还不够,有条件的话,将来可以出国去看一看。这次出去的经费,你们回去预算一下,打个报告给我嘛,我给你们去找市长开开口,经济增长了,财政不缺这几个钱嘛。去的哪些人,你们研究一下,我的看法是,精而不多,不能去一个大团队,三五个人,最多十来个人。你们尊重我,提出我来领队,我和信之同志商量一下,如果家里的工作放得下,我就带着你走一趟。”

东方长青说:“谢谢江书记,回头我们马上就把报告呈报上来。去的人,我想控制在十人以下,您领队,省委宣传部的万浩部长,省文化厅去一名领导,洪部长,我,再加上一两个将来要具体去办事的人,也就够了。”

江水长说:“就这样吧,我同意。这个队,还是由万部长去领,他领了,对方的接待级别就高了嘛,我当副领队得了。”

东方长青笑,江水长考虑问题还真是细致,有便宜的地方就是石头也要咬上一口。由万浩领队,就成了省委宣传部的名义了,对等接待的原则,东北那边省委宣传部就会出面接待,自己的钱就可以少花。于是说:“我们听您的,回头我和万部长商量一下,看他的意思。”

当下汇报会就算结束了。苏易元走了出去,一会儿回来报告说,晚饭已经安排妥了,请领导去包厢里吃饭。

大家站起来,江水长对东方长青说:“你的演员们呢,叫来一块儿吃吧?”东方长青笑着说:“她们怎么好和领导一起吃饭。”

江水长说:“长青同志,这我就要批评你了,你还缺乏一种平等的思想呢,她们怎么就不能和领导一起吃饭?”东方长青连忙笑着说:“江书记您批评得对,长青马上改正。”然后对卫红交待道:“把慕容冰她们叫来吧,刚刚八个人,正好一桌。”

三个女演员过来后,东方长青先把两个女演员安排在江水长和洪林风身边。他只对慕蓉梦冰看了一眼,慕容冰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在他身边坐下了。卫红坐在他的另一边,再下去是苏易元。酒上的是五粮液,因为还有活动,大家就不怎么劝酒,一瓶酒喝完也就不加了。喝酒的时候,东方长青看到挨着江水长坐的女演员脸突然红了起来,而且一直没有能够褪下去,不由得心里笑了。卫红似乎也察觉了,脸色有些难看。东方长青心里想,看来对卫红的防备,是可以松懈一下的了。

吃饱了饭后,大家就去另一个大包厢跳舞。跳舞的时候,一开始大家有些拘谨,江水长和洪林风都谈着工作,东方长青先是示意苏易元和卫红跳,然后自己也拉着慕蓉冰跳起舞来,接下来,卫红又示意挨着江水长的女演员孟洁主动邀江水长跳舞,这一来,四对男女都翩翩起舞起来,气氛也就轻松起来了。

一曲之后,苏易元和卫红就向江水长请了假,说是回家有事,不能陪领导娱乐了。江水长也不挽留,只点了点头。二人走后,包厢里只剩下东方长青他们三对了,大家跳起舞来也就更加放得开。跳舞的时候,东方长青右手搭在慕容冰的腰上,感受着她的腰部柔软而紧韧的质感,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感觉头有些弦晕,手心都冒汗了。

另一边,昏暗的灯光下,江水长和洪林风正跳得起劲,江水长高大的身子几乎把那个叫程茜的女孩抱住了,江水长低下头来,正在女孩了的耳边轻声地说着什么,女孩则低着头,顺从地听着,不时吃吃地笑着,显出一副柔顺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这一夜,他们一直没有交换舞伴。跳到最后,界线甚至已经很分明了,各自在自己的一个小角落里跳,彼此心照不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