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十二章 去东北考察的名单很快就确定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30:49 作者:


关灯
护眼

去东北考察的名单很快就确定了,仍然是市委副书记江水长领队,万浩说,省委宣传部可以和东北方面联系,自己就不当这个领队了,如果自己当了领队,会产生很多误会,别的市、地区会有看法。东方长青觉得万浩说得有道理,也不坚持。去的人除江水长和万浩外,省文化厅去了孙之林副厅长,还有洪林风、东方长青、苏易元、白雪。程茜和另一个女演员陶红也去了,东方长青安排的,没有经过谁批准。

东方长青没有让慕容冰去。

考察团要走之前,东方长青主持局班子开了一个工作会议,把家里的工作交给了卫红副局长,说:“卫局长,你在家就多辛苦一点吧,有什么事情多和胡副局长通气,他工作经验丰富,相信你们会把工作抓好的。”

针对两人可能产生的情绪,东方长青坦率地说:“这次去考察,却把你们俩和其他的班子领导留下来,是因为家里的工作也不能丢,再说,这次是江水长书记带队,名单也是他定下来的。我知道,文化部门穷,大家出门的机会也不多,这次我们出去,也不能说一点都没有旅游的成份,一事带两事嘛。这次算是我欠你们的,下次,我们再找个机会,就请你和胡局长带队,出去看一看,玩一玩。”

卫红本来还对苏易元出去而让她在家守家有意见,听见东方长青说得那么坦率,反而不好意思了,说:“放心吧局长,你和苏副放心出去,家里有我们呢。”又开玩笑地说:“只是,到了东北,别忘了给我们带点礼物回来啊,什么俄罗斯套娃,听说很好玩的。”东方长青笑,说:“行,还有什么要求只管说,只要不是要我带一个老毛子回来,其他的都好办。”

按照江水长的安排,上午九点半大家在机场汇齐,东方长青让办公室安排了一台旅行车送他们去机场先迎候。车先到了局机关接他和苏易元,再去剧团接了两个女演员,最后才去接白雪,白雪一上车,看到车上的两个年轻女孩,白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意味深长地看了东方长青一眼。东方长青只当没看见,心想女人的心思真是细密,白雪一定是吃醋了。就想着去了东北后有时间再给她解释。

车到机场,司机先回去了,大家就在候机厅前吃了早饭,然后就在大厅里等着。白雪的脸还在阴着,东方长青心里暗笑,也不由得有一些温暖,毕竟女人为自己吃醋是叫人惬意的,东方长青承认自己也是食色男女中的一个,不能免俗。等候江水长他们的过程中,苏易元就负责给大家服务,买水什么的全包了。程茜和陶红估计没坐过飞机,就透过落地玻璃看飞机起起落落,脸上的笑灿烂如花,东方长青看着她们,不由得就有些内愧,他知道,这次把这两个女孩带出去,对她们意味着什么。

一个多小时后,江水长、洪林风的车也到了,大家迎上前去,东方长青给江水长开了车门,江水长笑呵呵地从车上出来,和东方长青握手。苏易元连忙为江水长提了那个大大的旅行箱,洪林风的旅行箱就没有人提了,东方长青就觉得自己的安排有些欠妥,还有一个万浩呢,按照惯例,都得有一个人服侍着,只因为文化局实在太穷了,想从财政给的考察经费节约一些,才只安排了这几个人。正想着,白雪迎了过来,把洪林风的旅行箱接过去了,东方长青感激地朝她一笑,心想等下万浩的旅行箱就由自己来提吧,这么想着,心里也就稍微安定了下来。

江水长下得车来,和大家一一握手,见到程茜和陶红的时候,江水长显得微微怔了一下,立即就微笑了,也握了手,然后大手一挥,说:“不在大厅里等了,我们去候机厅等着吧。”东方长青说:“江书记,你们先去候机厅吧,我和白雪就在这里再等一会,万浩部长和省厅的孙厅长来了,我们再一起过来。”江水长笑笑,说:“行,我们先走。”陶红就过来把白雪提着的洪林风的旅行箱接了过去,五个人先进候机室去了。

江水长他们一走,白雪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脸色好了一些,说:“东方,你把她们带上做什么?”东方长青明白她要问的是什么,却假装不明白,回答道:“要她们临时客串一下服务员,这么多领导,总不能都由你我去搞服务吧。”白雪不做声了,好久才说:“东方,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这些孩子还年轻,路还长呢。”

东方长青听了,异样地看了白雪一眼,碰上的是她忧虑的目光。东方长青笑了起来,在带上这两个女演员的考虑上,其实他也是颇费了一些踌躇的,但最后还是决定把她们带去。东方长青说服自己的理由是,现在的女孩子,已经不可能像十多二十年前的那样纯洁了,人们的观念在变化,这些年来,艺术学校里的女生们,许多人在校时就已经忙着傍大款,有的人四年艺术学校毕业,就已经腰缠万贯,家产数十上百万了。他想,说不定这两个女孩还巴不得有机会能和江水长和洪林风勾上一手呢,这一勾上,前途也就光明起来了。

“我有我的考虑。”东方长青说。

等了不多久,万浩和省厅孙之林副厅长也来了,两边握了手,道了辛苦,万浩就问江水长书记他们到了没有。东方长青说已经到了,在候机厅里等。孙之林副厅长是个戴眼镜的瘦高个男人,显得很知识分子的样子,以前和东方长青就有个交道,在省里开文化工作会时经常见到的。

当下寒喧已毕,东方长青给孙之林提了行李,白雪要给万浩提,万浩谢绝了。四个人就说着话去了候机厅,苏易元早已经在检票口等着了,把机票给了他们。在购买机票上,东方长青是动了一番心思的,一般来说,和领导出门,要给领导买临窗的座位,以便领导俯瞰神州大地,领略祖国山河。同时,人员搭配也费了一些功夫,东方长青要求把程茜安排在江水长的身边,陶红安排在洪林风的身边。自己和万浩、孙之林坐一起,苏易元和白雪一起。这些事看起来是小事,但机场售票却不一定买账,需要打点才能办得到,否则,就把你一锅烩了,他才不管你谁和谁一起坐呢。飞机起飞后,东方长青就比较注意程茜和陶红的表现,发现程茜似乎要活泼一些,头偏向江水长一边,有说有笑的,有几次,为了看窗边的风景,程茜的身子倾过去,几乎全身都躺在江水长的怀里了。东方长青不由得好笑,却又不好意思多看。陶红和洪林风那边还正常,洪林风是个正人君子,文化系统的人都说他不怎么近女色,东方长青听了只是笑,其实男人谁能不近女色,无非是尺度的把握,洪林风大约是遵守了“兔子不吃窝边草”而已,或者是色胆稍小一点,不敢那么太张扬罢了。

现代交通工具真是不错,免却了多少旅途劳顿之苦,几个小时后,考察团就到了东北,因为省委宣传部事先给对方的省委宣传部发了明传电报,对方采取了对等接待,来了一个姓魏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宾馆就安排在省城的一座四星级宾馆——白杨宾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对方的省文化厅也来了一位厅长和两个处长,算是很正规的接待的。万浩似乎还不满意,觉得对方的宣传部长应该出来一下,因此私下的时候不免就有些唧唧哝哝的,东方长青笑着说:“这样的接待已经是超常规了,万部长还不满意啊。”万浩说:“他妈的看着老子只是一个副部长啊,欺负人,上次他们来一个副部长,我们部长可是出了面的。”东方长青不再说什么,只是笑,心想万浩在大学的时候个性就比较张扬,想不到在官场上混了多年,这个脾气还是没有消磨掉,算是难能可贵了。

发了一通牢骚,万浩就当着大家的面给他在省委当秘书长的朋友打了个电话,秘书长在国外考察,说:“对不起啊万部长,我现在美利坚合众国,正在华盛顿呢,不能回来陪你喝酒了。我们省委宣传部就代表我吧,等下我给他们打个电话。”万浩笑着说:“我是想见您一面哦,多年不见了,不想您又去国外考察了,这样吧,就不麻烦您了,省委宣传部已经和我们接洽过了,来了一位副部长的,您就安心考察吧。回来后,欢迎您来我们省传经送宝啊。”秘书长还是坚持要打电话,说:“我还是给他们打个电话,我叫安部长代表我来看您们吧,你们一行有几位?”万浩就报告说几位几位,分别是些什么职务。秘书长那头就笑了起来,说:“阵容很强大嘛,不过,你们阵容强大,我们东北人喝酒的决心大,好了,就这样吧,回头我来再来给老朋友陪罪。”

放下电话,万浩的气消了一点,而且有点得意洋洋的味儿了。江水长和洪林风,孙厅长他们都说:“想不到万部长的朋友这么义气啊,省委常委,省部级领导了呢。”万浩笑着说:“人的运气,谁也说不清,当年这我这个朋友也不怎么的,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过,东北人很豪爽,你们可要作好喝酒的准备了。”大家就有些担心起来,东北地方冷,南方人传说,东北人从小都要喝烈性酒来取暖的,人人都有二三斤的酒量。湖南有一种酒,名叫酒鬼,六十度,是有名的烈性酒,在本地不怎么销,大多销往东北,可见东北人的厉害。

果然,第二天早晨那位姓魏的副部长又来了,说:“各位领导今天上午吃了早饭后,我和厅长先陪大家看一看我们省城的风貌吧,我们安部长上午有个会要讲话,一时抽不开身来,他说等晚上再来和和大家见面,喝杯酒。”

万浩得了彩头,不由得眉开眼笑,嘴上还要谦虚,说:“魏部长,领导工作那么忙,就不要惊动安部长了,不然,我们怎么好意思?”江水长等人也表示了感谢,说:“看风景就不必了吧,我们想尽快听到贵方文化体制改革的经验介绍,如果时间充裕的话,还想走一走,看一看一些具体的单位和项目。”

魏部长哈哈一笑,说:“这个有安排的,不着急,我们部里的安排是今天请诸位游览古城,明天上午就在白杨宾馆十楼会议室召开一个座谈会,文化体制改革涉及到的部门领导都参加,向各位领导作个全面的汇报。各位领导听了后,想看哪里都行,你们指哪里,我们就看哪里。”

江水长点头,说:“就听您的安排吧,只是,工作忙,游览省城我们可不敢惊动您的大驾,如果方便,给我们派两台车,两个司机就行了。实话说,您不在场,我们随心所欲,还不至于那么拘谨。”魏部长大笑,说:“那也行,等下部里给诸位派两台车来,导游随车来,你们尽兴就是了。”

吃早点的时候,对方宣传部派的两台小车和一台中巴车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导游果然就到了。吃饱了饭,魏副部长就告辞,坐上他的车走了。大家上了车,江水长、程茜和苏易元坐一台车,对方省委宣传部留下来一名陪同的处长就和江水长一台车,坐前排;东方长青请万浩和洪林风、陶红坐小车,万浩坚决不肯,说:“老同学,我和你坐中巴,孙厅长和洪部长一台车吧。”东方长青笑着依从了。几个人坐中巴,还显得宽敞。女导游坐了第一排位置,万浩和苏易元坐了第二排,东方长青和白雪就坐了第三排。一路上开去,却多是俄似建筑,还有一些欧式建筑,显得别有一番景致。

走马观花地玩了大半天,古城的代表性景点也就基本上看完了,导游就提议说:“各位领导,我们这里和贵省一南一北,风物殊异,各位领导想不想逛一逛特色商店?”几个女人都欢呼雀跃起来。江水长大度地说:“既然小姑娘们想逛,老夫奉陪。”

万浩、孙厅长累了,不想走,说:“天下商店都是一家,不如回宾馆‘吴乐吴乐’,玩玩国粹。”洪林风也说:“上次和万部长切磋了一个下午,输掉了几千块钱,我这次是有备而来的,正想找时间一雪前耻。”可是算了算人数,东方长青要陪着江水长逛商店,没人。东方长一青就看了一眼苏易元,苏易立即说:“如果几位领导不弃,我自告奋勇陪一陪三位领导。”洪林风就笑,说:“你一个人要陪三个人,这就叫三陪啊。”说得大家都笑了。

当下兵分两路,江水长、东方长青和白雪、程茜跟在导游后面一路去逛商店,其他的回宾馆打庥将。江水长笑吟吟地,只是跟在程茜她们后面,任她们走,对东方长青说:“女人都喜欢逛商店,这是天性,你夫人也这样吧?”东方长青一笑,说:“谁说不是,一走到商店门口就挪不动步子了。”江水长笑着说:“这次就给夫人带点儿礼物回去吧,来一次不容易,我们虽然在外面风风光光,回家去还是要靠着人家服侍的,家是大本营,根据地啊。不瞒你,你姚姨近五十的人了,进了商店眼睛还发直,一直就嚷嚷着说要一件裘皮大衣。”

东方长青笑着说:“那您就给姚姨买一件嘛。”

江水长爽朗一笑,说:“女人嘛,用嘴哄一哄也就行了,特质上不要太将就她们。别看我是个市委副书记,一年的工资只怕也刚够买一件裘皮大衣呢。”

东方长青感慨起来:“江书记,您也太自律过严了,真叫长青感动。”

正说着,大家进了一家时装商店,恰是一家裘皮大衣的专卖店。几个女人立即吱吱喳喳地叫了起来,叫营业员拿这件拿那件的,忙个不赢。东方长青看了一下价,不由得心里咋舌,一件上档次的女式裘皮时装,至少要几万元,这价喊得,都跟抢人差不多了。江水长慈祥地笑着,跟在三个女孩的后面,漫不经心地打量着那些名贵的服装。走着,眼睛突然盯着一款华丽的裘皮服装不动了。营业员见状,连忙过来招呼:“先生,拿下来您看一看?”

江水长点了点头,营业员连忙小心翼翼地把服装拿下来,放在柜台上:“这是一款华斯牌皮草,中国名牌,是选用上等皮毛做的,款式也是今年新出的。售价只要三万二千块人民币。”

江水长只是点头,低下头去吹了口气,那整齐柔软的毛一下子齐齐被吹开来,一下子就复合如初了。大家都围过来看,江水长看着,突然对白雪说:“白雪,来来,你给试一试。”说着,笑着回头对东方长青道:“白雪和你姚姨差不多高,你姚姨只是胖了一些。”白雪笑着,到更衣间穿了裘皮服装,出来时大家不由得眼前一亮,正像俗话所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果然一下子就显得雍容华贵起来。柔顺光亮的皮毛衬得白雪的脸更加娇艳动人了。

“好好。”江水长笑着说,示意白雪把裘皮服装脱了,叫营业员收好,说:“你姚姨穿,只怕还要再大一号。”营业员笑着说:“先生,我们这里码数是齐全的,比这件大一号的也有。”江水长却已经走远了。

出了裘皮服装店,白雪却落在了后面,东方长青他们在车上等了好一会儿,白雪才过来了。上了车,东方长青看了白雪一眼,白雪会意地点了点头,悄悄指了一下自己手上一个用黑色薄膜密封的袋子。东方长青心里一动,看来,自己是小看白雪这个女人了,白雪的应变能力,确实是超一流的,让她去当电影公司经理,只怕还有些屈才了。

当天下午,对方的省委宣传部长安部长过来了,带来了几个副部长,一见面就握着万浩的手说:“对不起啊,万部长,实在是忙不开,秘书长打电话来,要我代他问好。”万浩就觉得很有面子,笑得眼睛都迷成一条缝了,说:“安部长,劳动您亲自来,真是折杀我也,秘书长也是,太客气了。”说着,把同行的人员都介绍了,介绍到江水长的时候,东方长青发觉江水长竟然显得有些卑琐的样子,不觉笑了起来,心想江水长的内涵也不过如此,见了官阶比自己大的就难免自卑起来。

好在晚饭并不像大家预料的那样死拼酒,不过也都喝得到了位。喝过了酒,安部长说晚上还有个常委会要开,告辞走了。

安部长一走,魏副部长说:“向几位领导请示一下,诸位既然来考察我们的文化体制改革,今天晚上是不是不急着休息,我们去黑土地大剧院去看一场演出?”

东方长青本意也想去看演出,看一看这里的演出产业生意如何,但江水长的意思却不太想去。东方长青思忖了一下,就有些明白了,于是笑着说:“各位领导,我提个建议,领导们辛苦了,又喝了点酒,就不必去了,我和苏局长,白雪几个现场去体验一下就行了,万部长和孙厅长如果有兴趣,我们也一块去,没有兴趣,就休息,我们回来后再给领导汇报。”江水长笑着说:“我确实也有些累了,也醉了,年龄不饶人,你们年轻人去吧,不要考虑我,文化体制改革还是靠你们呢。”

万浩多喝了几杯酒,心里惦记着麻将,也不想去了,说:“这样吧,市局的同志去,我、孙厅长、洪部长考察一下东北麻将,不知魏部长可肯赏光?”魏部长笑着说:“鄙人也正有此爱好,既然万部长邀战,我还是要应战的,只是怕我们这边的打法和你们南方不同,怎么打?”万浩笑着说:“入乡随俗,我们就按东北的规矩打吧。”

各人去向都明确了,东方长青就叫程茜和陶红留下来照顾几位领导,自己带着苏易元和白雪加上魏部长的司机乘车去黑土地大剧院。到了大剧院,只见那剧院果然宏传,正前面是一个宽大的广场,剧院分为两个大厅,分别是演出厅和音乐厅,东方长青四人来到演出厅,苏易元去购票,走了一会就回来了,嘘嘘地呵着气,像是才吃了一个辣椒似的,东方长青就笑,说:“易元,怎么了?”苏易元说:“宰人呢。”东方长青说:“怎么宰人了?”苏易说:“他妈的看一场什么演出,一张一等的票要五百八十八元,最后排的位子也要一百八十八元,不看了。”

东方长青不由得大笑起来,说:“易元,你是个有才能的人,但我要说你一句,你还不够大气。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忘了?”苏易元这才失笑,说:“也不怪我,局座,我们文化局穷惯了,我实在大气不起来。”东方长青说:“正因为穷,我们才来考察啊,看,不就588元吗?将来我们也卖他个588元一张票。”

魏部长的司机一直在旁边没有做声,这时说:“各位领导不知道,这还不算贵的呢,如果是明星们的专场演唱会,末等票都要1888元一张。这个表演大厅有上万个座位,你们说是多少钱?”

东方长青就看着苏易元白雪俩笑,苏易元不由得有些脸红,说:“不出门,还真不知道啊,局座,我现在对文化体制改革有信心了。”

当下购了票,四个人进了表演大厅,果然金碧辉煌。看表演的过程中,东方长青就感觉到有一只小手试试探探地伸过来,和他握在一起。白雪的手心湿漉漉的,传递着炽热的热量。虽然两个人都眼睛盯着舞台,但东方长青还是感觉到白雪偶尔一瞬的脉脉含情的目光,不由得身上就热了起来,舞台上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了。

表演结束后,在回宾馆的途中,三个人谈论着节目的优劣,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这些节目其实并不很好,大多还是东北二人转的形式,有几个好节目还是外来的团的表演。白雪说:“这些节目,如果我们把戏剧研究所、剧团、文化馆等的创作和演出力量整合起来,完全可以做得比他们好。”

苏易元说:“是的,局座,我现在都等不到回家了,回去我们就立即着手开展文化体制改革,先从发展文化产业上着手。”东方长青一笑,说:“好啊,你们有信心了,我们的认识就统一了,说明我们这一趟就没有白来,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事情还得一步一步地来啊。”

回到宾馆,万浩他们还在棋牌室里鏖战,魏副部长显然是赢了,脸都兴奋得通红。东方长青问了一下战果,万浩笑着说:“目前持平。”洪林风大笑,学着赵本山小品的口气说:“万浩部长咋就不实话实说呢,你给魏部长缴学费了,还持平。”万浩说:“你也不强到哪儿去啊。”魏副部长笑着说:“我是占了天时地利呢,东北麻将几位还不熟悉,所以略有斩获。”

看了一会儿麻将,苏易元就去休息了,白雪也说要去休息,告辞了,临走时深深地看了东方长青一眼,东方长青装着看牌,兴趣盎然的样子。苏白二人走后,又打了几圈,万浩连放几炮,说:“不行不行,这臭手,来来来,东方你给挑挑土,换换手气。”东方长青笑,说:“我不擅长。”但万浩已经站起来了,东方长青只好替了一会儿,手气还真不错,和了几把,有一把还是杠上花。万浩就笑,说:“东方赌运不错,干脆你来坐吧,我让位。”东方长青连忙站了起来,说:“说好我给你挑土的,你怎么临阵脱逃?”说着就把位子退给了万浩,自己打个哈欠,说:“几位慢慢切磋,我是要告辞了的。”魏副部长也怕他接替万浩,巴不得他快走,说:“行行,东方局长先休息吧,我们还玩一会。”

从棋牌室回来,走在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东方长青心跳得有些急,走廊里静悄悄地的,东方长青走到白雪的房间前,刚伸出手去按门铃,门就无声地打开了,白雪脸红红地站在门内,他一进门就把他给搂住了。

激情过后,白雪柔情绻缱地给东方长青擦干身上的汗水,不停地亲吻着他的全身。东方长青深情地看着白雪,突然说:“雪,把那件衣服穿一下看看?”

白雪笑着说:“又不是我的,穿它做什么?”

东方长青笑着说:“穿一下我看嘛,我觉得你穿着那件衣服非常美,简直美极了。”白雪这才下了床,打开包,把一件裘皮女装拿出来,慢慢地穿上。东方长青就看痴了,虽然衣服有些大,但穿在白雪的身上,还是像皮肤一样熨贴,衬得她不仅是华丽富贵,而且风情万种,无比妩媚。东方长青忍不住起身把白雪抱在怀里,无限迷醉地说:“雪,你太美了。”

白雪也无限迷醉了,从东方长青的眼里,她看出了自己的美丽,因此,当解下这件珍贵的裘皮衣服的时候,她不禁有些舍不得了。她娇憨地笑着自嘲道:“东方,刚才我不想穿,你叫我穿上,现在,我还真舍不得脱下来了。一想这么一件漂亮的服装,要穿在一个肥婆身上,简直让我难受。”

“你会有的,雪,我保证。”东方长青紧紧地抱着白雪,喃喃地说。“也许我们现在不能有,但将来一定会有,请相信我。”

“我相信。”白雪轻声地回答说,好一会,把裘皮服装包好了,两个人回到床上,白雪紧紧地抱着东方长青,突然笑了起来,说:“东方,女人是感性的,其实我没有太高的要求,真的,我刚才只是觉得那衣服好美,真的。”东方长青怜惜地亲吻着她,不让她再说下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