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二十章 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成立不久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35:04 作者:


关灯
护眼

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成立不久,南方大剧院项目申报组碰了一下头,市发改局副局长王禅通报了一下项目申报的情况,说项目难度很大,省发改委那头卡着,估计难以通过。东方长青头就有些大起来了,芙蓉区电影院里的规划已经差不多了,职工搬迁的思想工作也做得差不离了,这个时候项目却卡了壳,确实有些棘手。

碰头会过后,王禅,东方长青等人又向林学敏副市长汇报了一次,这次,王禅就不怎么客气了,说:“按说作为省会城市,我们报项目应该是不难的,可是近几年来我们市报项目却很难,差不多报一个卡一个,甚至还不如其他地区和其他市了。究其原因,还是一个关系没有理顺的问题,在这里我不是说领导的坏话,我们郑学龙局长这些年来对我市的项目申报做了大量工作,也做出了很多成绩,但有时性子还是急了,前年为医院的项目,把省改革发展委投资处和社会发展处的两个处长都得罪了,现在报项目都不敢去,让我们这些副职上,力度又不够。这也是我市这些年来项目少的原因之一。”

林学敏不说话,只是一副沉思的样子。东方长青不觉有些吃惊,一个副职在领导面前这样说自己的正职,还是不常见的,如果不是王禅有觊觎之心,就是这个人确有正义感。不过,市发改局局长郑学龙脾气暴躁,特别是喝了酒后不太控制得住自己倒是确有其事的,据说也得罪过不少领导。只是,郑学龙的舅舅王海生是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谁也奈何他不得罢了。

林学敏沉思了好久,才缓缓地说:“报项目是门大学问,钻研不透呀,我虽然是个副市长,对项目申报这一门也是瞎子摸象——满眼黑的。这样吧,工作你们发改局还是要尽力去做,长青同志你也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和省文化厅多联系,促一下。我抽时间给水长书记和陈信之书记汇报,总之一句话,这个项目是我市今年到明年的重点项目,要争取拿到手。”

从林学敏那儿出来,东方长青就觉得很郁闷,经过一年多的文化局长任职,他对文化的情况是清楚的,文化要有地位,必须要把文化产业搞上去,要有经济效益。文化广播合并后,广播电视那边虽然有一定的效益,但文化这头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只能说,两局合并后,资源整合就更加方便而已。南方大剧院如果建成,不仅仅是能产生经济效益,便重要的是,文化的各种优势也有了载体,整个文化也就能够盘活了。

当初江水长和林学敏他们都说项目不会有什么问题,不料项目申报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了进展,这是东方长青所不能接受的。东方长青甚至都产生出一种甩开市发改局,自己出去跑项目的想法了,尽管这个想法不现实,无论什么项目,都必须经过发展局去申报,这是雷也打不动的。但东方长青还是想试一试,至少,找到省计划发展改革委员会的领导,把关系接上来。

东方长青回到局里,主持召开了局务会,提出要发动全局干部职工挖关系,合并后的文广局有上千名干部职工,就不信没有一个人有与省发改委的领导有亲戚关系。东方长青就在会上说,局里任何一个干部职工,只要有亲戚在省发改委工作都可以提供线索,牵上线后,局里给予奖励。会上,大家还研究了广泛发动群众的问题,每一个下属二级、三级机构都要召开全体干部职工会议,把这个政策宣传到位,并把线索汇报到局办公室。

散会后,大家都走了,几个副局长却留下来,互相聊着天。常光美感慨地说:“东方局长,我在广播局那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真是感慨太大了。”龙超群也说:“发动群众征集线索,都有点像电影电视里公安局开破案会了。”东方长青就笑,说:“常局长有什么感慨?”常光美笑着说:“我们原来在广播局,说实话也就是混日子,没有什么紧迫感的,这个会让我震动很大,局长您的事业心真叫人敬佩。”东方长青说:“常局长是过誉了,我也是急啊,南方大剧院的项目,事关我们的缁煦市文化产业建设的成败,是市里确定的重点项目,我不能不急。”

苏易元说:“诸位不知道,我们东方局长完全就是一个事业型领导,说是工作狂也不为过,我比他年轻,可跟着他都有些吃力呢,不仅是体力上,观念上也跟不上。”

东方长青就笑,说:“易元,光美和超群才过来,说点客气话也就罢了,你也来灌我一肚子米汤做什么?现在,我们进了一家门,都是一家人了,以后大家就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把工作做好。”

卫红问:“东方局长,你这招管不管用呀?”

东方长青大笑,说:“这谁知道,我也是被逼的,试一试吧,大家也可以想点办法。总之一句话,要把这个项目拿下,不能坐着等发改局,我们也要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

东方长青关于发掘人脉资源的会议之后,下属各二、三级机构都很积极,头儿们回去都开了全体职工会议,线索也汇总上来了,大约有十来条,却没有一条是有用的,不过是一些转弯抹角的亲。东方长青不免就有些遗憾,心想这事儿非但没有用,如果传出去只怕还要被人笑,尤其是传到领导那儿去,不免就是一种幼稚而成为笑柄了。

因为郁闷,东方长青就有些想白雪了,白雪担任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经理后,把主要精力放在芙蓉区电影院的折迁动员上。这些年,城市建设开发的拆迁问题,都已经成为天下第一难的事了,尤其是商业化运作,拆迁更加困难,房地产公司补偿不到位,老百姓不卖账,因为拆迁而发生激烈冲突的比比皆是。芙蓉区电影院虽然是电影院集体的地盘,但毕竟有五十多亩,几百名职工住在里面的公房里。前些年房产改革,这些公房又转成了职工个人房产,连房产证都发放了的,因此要动员大家搬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东方长青打白雪的电话,问:“在哪儿呢?”白雪说:“还不是在芙蓉区电影院这里,在入户做工作呢。”东方长青瞅瞅左右无人,就说:“我想你了。”白雪那那头就沉默起来,只听见呼吸声。好一会,白雪说:“你去家里等我吧,我马上回来。”

东方长青就觉得身上的热血沸腾起来,嗖嗖地在血管里窜。东方长青给办公室说一声有事,就下楼开车去玫瑰新村,到了爱巢,自己先洗漱了,在床上躺着等待,白雪的床上,放着一些《知音》、《家庭》、《女人坊》之类的时尚杂志,东方长青随便翻着,就在枕头下看到了自己的照片,那是自己的白雪在一起时的照片。东方长青就想,白雪一个人睡在这大房间里,深夜的时候寂寞难眠,肯定是在看自己的照片,这么想着,不由得就更加激动了。再翻下来,就看见了一些经济管理的书籍,其中还有一些论文剪报,其中一份是关于湖南省长沙市田汉大剧院的管理体制探析的文章,文章里划了不少的杠。东方长青看了,就想,看来自己和白雪虽然经常同床共枕,但自己对她的认识还真是不够深呢,这是一个有事业而且有很大潜质的女人。看来,还是有必要再组织一下白雪他们去一趟湖南。东方长青当了文化局长后,对文化产业的事比较关注,对田汉大剧院还是有所了解,田汉大剧院的管理以及经济效益在全国是很有名的。东方长青知道,湖南省不是机构改革的点,至今文化局广播电视都还是没有合并的。以前田汉大剧院是文化局修建的,但因为经营不善,亏了。最后是长沙市的广播电视集团公司并了过来,改变了管理模式,一下子效益就出来了。看来,报项目是一个事,管理也是一件事,而且是一件最为根本的事。

正想着,就听见门轻轻地响了一下,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东方长青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装着睡着了的样子,耳朵却竖了起来,听见客厅里了响了一会,接着,有轻轻的脚步声进了卧室,接着,就听见热乎乎的呼吸凑了过来,白雪滑嫩的脸突然就紧挨过来了,接着,嘴唇就被她的芳唇压住了。东方长青不自觉张开嘴,把那芳香的舌深深地吸进嘴里,白雪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一下子压在他的身上。

这是久别重逢后的缠绵,是深入骨髓的爱恋,是比久别夫妻还要刻骨的思念。这种爱用最为粗暴然而也最为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结果就是彼此双方在灵肉交融的同时筋疲力尽。事毕,白雪突然流下泪来。

白雪的眼泪不期而至,东方长青甚至惊慌起来,他俯过身去,吻干她急流不止的泪水。白雪吭咽起来。

“我不要什么公司经理,东方,我只要你。”白雪突然说,紧紧地抱着东方长青,仿佛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似的。“当了这个经理,反而不容易见到你了,我不要。”

嘴已经吻不干白雪脸上的泪水了,只能用枕巾去揩,一边温柔地说:“雪,我推荐你当经理,并不完全是因为我们的关系,主要还是你确实具有经营管理方面的才华,也许你自己没有这个自觉,但我却看得出来。雪,爱是我们生命存在的理由,但不是我们生命存在的唯一,我希望你发挥自己的潜能,我们一起在事业上比翼齐飞,好吗?”

白雪逐渐冷静下来了,点了点头,说:“电影公司我有信心做好,只是,我不希望这个任职反而使我们俩疏远起来,我要随时见到你。”

两个人情绪慢慢地平静下来,东方长青抱着白雪,谈起了项目上的事。白雪不觉破涕为笑起来,说:“东方,我觉得你有时还是挺可爱的,比如这次发动群众发掘人脉资源的事,传出去只怕别人要笑落了牙齿。”

东方长青回想一下自己做的事,不觉也笑了起来,说:“我也是没有办法呀,现在这个社会,人脉资源非常重要,关系网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想来也悲哀啊,有关系网的人,用关系网为自己跑前程,想真真实实地干一番事业的人,却没有关系网。”

白雪问:“事情有眉目了吗?”

东方长青忧郁地摇了摇头,说:“收集了一些信息,我看了一下,没多大用处。”

“哦。”白雪哦了一声,突然深思起来,不再说话了。

东方长青觉得白雪的神情有些怪异,就问:“雪,你怎么了?”

白雪苦笑了笑,说:“东方,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找,我倒是有一个关系或许能够帮到你,只是,这也是我最不愿意提及的地方。”

东方长青心里一凛,白雪的神情让他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果然,白雪犹豫了好一会,说:“东方,你知道我有过一次婚姻,这也是我一生中最伤心的地方。我的前夫名叫周以前,他的父亲就是周纯青。”

东方长青一震,周纯青,这名字可谓振聋发聩了,常务副省长。想不到,他竟然就是白雪的前公公。

“我的公公对我是非常好的,东方,他是一个慈祥而严厉的老人,虽然我和周以全离婚了,但老人对我的恩情,我一直没有忘。他对儿子也是无可奈何,管不了他,只能控制他不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就是到现在,我公公还希望我和他儿子复婚。”

“这些话,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到你说过?”东方长青问。

“如果不是看到你愁成这个样子,我不愿提起这些伤心事,东方,我想你是能理解我的,我想,这可能对你会有所帮助。”

东方长青沉默了,他不愿意再提及这些,这无异于揭了白雪还没有完全痊愈的伤疤,于是他叹了一口气,说:“再看吧,如果有其他的办法,我确实不愿意你去求他们,这对你不啻于是一种伤害。”

白雪深情地说:“东方,我爱你,愿意为你去做一切事情。我还是去试一试吧,不管结果如何,还是争取一下,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和我一块儿去。”

东方长青更紧地抱住了白雪,说:“从我的内心来说,这样的关系确实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又不想让你受委屈。”白雪就激动地哭了,说:“谢谢你,东方,我还是决定试一试,你和我去吧,我们直接找周纯青。”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