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三十二章 考察过后的第三天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43:23 作者:


关灯
护眼

考察过后的第三天,江水长给东方长青打了一个电话,说:“长青同志,你来我办公室一下。”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东方长青一愣,江水长很少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这次打电话来,而且语调那么短促,肯定是有什么事了。联想到刚刚结束的组织考察,东方长青的心就不由得急跳起来,潜意识里预感到江水长的电话一定是与考察有关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江水长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江水长一个人,秘书过来给他们泡了茶后,知趣地走开了。江水长正在把桌上的材料整理成一沓,在办公桌面上墩齐,见东方长青进来,只是点了点头,说:“坐吧。”东方长青惴惴不安地坐下了。江水长整理好材料,放在文件里了,拿着一份材料踱过来,在东方长青的斜对面坐下了,说:“最近怎么样?”

“还不是忙那些事儿,南方大剧院的建设,还有就是南方演艺集团的一些事。”东方长青微笑着回答。

“我叫你过来,是想给你看一份材料。”江水长脸色凝重,开门见山地说,把手中的材料递了过来。东方长青接过来一看,一眼就看见材料的粗黑标题:《关于东方长青有关问题的举报》,东方长青的心一下子就紧了起来,地抬起头看了江水长一眼,正碰上江水长凝重的目光,于是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惊慌,看了下去。

这是一封匿名信,大致罗列了东方长青几大罪状,一、生活腐化,以外出考察的名义带着女演员外出鬼混;二、有经济问题,东方长青在南方大剧院建设中,收受工程承包方的贿赂100多万元;三、作风专制,在局里搞一言堂,尤其是打击某副局长,在文化、广播合并时排斥异己,等等。言东方长青看着,心态却渐渐地轻松起来,对方并没有掌握自己的任何实质性问题,不过是采取一种浑水摸鱼的战术罢了。更为重要的是,那躲在暗处的对手并不知情,带着女演员外出考察中,有市委副书记江水长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洪林风,仅仅这一条,就使他的浑水摸鱼计策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就是一个脑残的人都懂得投鼠忌器呢。

东方长青看完后,把材料递回江水长,一言不发。江水长收了材料,说:“东方,你怎么看待这个材料?”

“我相信组织,自己没有什么分辨的。”东方长青严肃地说。

“这是别有用心的中伤。”江水长脸色凝重地说,给了东方长青一支烟。“我把这个材料给你看,就是相信你没有这些方面的问题,我准备提议市委进行必要的调查。”

“谢谢江书记,我保证配合好调查。”东方长青庄重地说。

江水长满意地看了东方长青一眼,突然笑了,说:“这样,我们就中了别人的奸计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有些人就是要把水搅浑,搅浓,好从中牟取个人私利。长青同志,作为朋友,我私下透露一点消息给你吧,市委考虑给你压压担子,具体就是准备提拔你担任副市长,主管文教卫,在这方面,我和洪部长是全力支持你的。这事目前还没有宣布,你知道就行了。这个所谓的举报材料,就是针对这个事来的,长青,要有政治智慧啊,你想想,如果调查一年半载,就是澄清了事实,结果又会如何?别人的副市长已经稳坐钓鱼台了。”

东方长青神情更加庄重起来,说:“江书记,谢谢您的关心,没有您的培养,就不会有东方长青的进步。副市长的事,我是从来不敢奢望的,我只求能够专心投入工作,为我市的文化体制改革闯一条路出来。”

江水长大笑起来,说:“不是你奢望不奢望的问题嘛,我向市委推荐你,也不是什么私下的交情问题,你政治过硬,工作踏实,成绩显著,文化部门近一年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嘛,在你任职的问题上,信之书记、仁心市长我们的意见是完全统一的,当然,这段时间,你要确保不出任何问题,许多同志就是经受不住这最后的考验,兴奋过了头。”

“我一定更加谦虚谨慎,江书记,不辜负您和市委领导的培养。”东方长青表决心似地回答。“只是,这封举报材料,您准备怎么处理?”

“不理他。”江水长笑着说,“匿名信可以不予理会,你安心工作吧,其他事不要多想,尤其不要自作聪明,这个时候很关键,稍有不慎全盘皆输。”

东方长青感激地道了谢,江水长后面这一句话,确实应该是出于对他的真心爱护了。回想起上任文化局长后多次想向江水长当面汇报工作无果的往事,东方长青不禁百感交集起来,为了求得领导的信任和支持,自己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从江水长办公室出来,东方长青去了五楼市委宣传部找洪林风,作为老朋友,洪林风也向东方长青通报了市委研究准备由他来任副市长的消息,却没有像江水长那样说是自己推荐的,这让东方长青对两人的人品高下有了一个明判,对洪林风也就更敬重了。对于举报信的问题,洪林风的意见和江水长的一样,认为对方不过是要把水搅浑,从中得到机会而已,完全可以不理睬,千万不要去追究是谁写的。

东方长青笑着说:“我哪有那份闲心去追究是谁写的呀,工作都忙不赢,大剧院的主体工程明年就可以完工,演艺公司刚刚组建,要招聘创作和演出人才,创作剧目,加紧排练,我都忙得脚后跟打屁股了。”

洪林风就笑,说:“东方,我们看重的,就是你淡泊个人名利,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强烈事业心啊,这样的事业型人才,现在不多了,多的是一些不想干事,却一心想着拉关系走路子企图侥幸升迁的人。”

东方长青听了,无限感激,说:“洪部长,有您这一番评价,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啊,仕途进退,我不是不渴望,谁不想要一个更有利于实现自己人身价值的平台?只是,我愿意用工作成绩去求得仕途上的进步,而不去企图侥幸。说起来,我还是遇上了英明的领导呀,您和江书记,信之书记和仁心市长,都是事业型领导,没有你们的关心和支持,我就不会有进步。”

两个推心置腹地聊了半个多小时,洪林风最后说:“东方,我建议你这段时间工作的事还是放一放,让几个副局长去做,你还是抽时间走一走信之书记和仁心市长那里,多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和思想,关键时刻,必要的路子还是要走的。”东方长青连加点头,表示了感谢。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东方长青分别去了市委书记陈信之和市长方仁心家里。陈信之告诉他,市委关于补先一名副市长的请示省委已经批复了。东方长青也把近来的工作进行了汇报,陈信之听了很满意,说:“你的工作,市委市政府都是认可的,所以决定提名你作为副市长的候选人,参加这次选举,祝你成功啊。”

东方长青笑,说:“书记,谢谢您和市委对我的信任,我愿意接受组织的挑选,如果选不上,我也仍然会努力工作,请您放心。”

“这就好呀,这是我们每一个领导干部应有的姿态。长青同志,你政治成熟,作风踏实,富有才华,也经过了一些锻炼,应该是上来的时候了。”陈信之慈祥地笑着,像看着自己的一个孩子一样看着东方长青。

在市长方仁心家里,方仁心说得更直接,说:“长青同志,你作为候选人是组织上定下来的,就是要你上来协助我的工作,希望你能够始终和组织保持高度一致。按照选举法,在人大会议闭会期间,你的任职可以由市人大常委会补选任命,这样,范围会小一些,也容易掌控一些。”

东方长青神情庄严如宣誓,说:“请放心,市长,我一定始终不渝地跟着您,和组织保护高度一致,绝不会和您离心离德,做出有损于事业的事来。”

方仁心很高兴,笑着说:“这就好,这就好,长青同志,你是一个政治很强的人,希望这次你能够成功当选。过几天,省委组织部会来人对你进行一次考察的,考察过后,还要找你谈话,一切以组织谈话为准。目前来说,还是一颗红心两个打算吧。”

东方长青笑着说:“谢谢市长,我会正确对待的。”

“这段时间,要特别注意个人修养,长青同志,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经得起组织的考验。”方仁心语重心长地叮嘱起来,东方长青连连点头称是。

几天后,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来了两个人,在市委组织部张宣各的陪同下到了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对东方长青进行考察。考察组要求把文化广播系统副科以上干部都集中起来,采取背对背的形式,逐一进行谈话。因为事先没有打招呼,东方长青感到有些突然,措手不及的味道。苏易元悄悄向他请示,是不是不要通知王小毛和胡嵩。东方长青冷静地考虑了一下,说:“还是都通知吧,不要弄巧成拙了。”

这种考察方式,先是把大家集中起来,由市委组织部的同志把来意说明一下,再由省委组织部的考察人员把考察对象的基本要求说一下,然后考察组的人就到隔壁的某个房间找人谈话,大家都坐在一个会议室里等着,等联络员叫到自己的名字。气氛有些神秘而诡谲,大家都无话找话地聊着天,大多数人都想向东方长青暗示自己对他的支持,或者用热切的目光看着他,这些或明或暗的表示。东方长青外表轻松,其实心里一点也轻松不下来,于是对胡嵩笑了笑,说:“老胡,你象棋行不行?”

胡嵩说:“略知一二,只是很久没有下了。”

东方长青说:“坐着也无聊,到我办公室去杀一盘?”

胡嵩站了起来,说:“行,围棋我下不赢你,象棋估计还能侥幸取胜。”

当下东方长青对苏易元和常光美等几个副局长说:“你们辛苦一下,在这里主持,我和老胡下几盘棋,到我们了就来办公室叫一声。”几个副局长都说:“放心,我们在这里维持,你们只管下,就赌一餐中饭吧,谁输了出钱请客。”

东方长青就微笑着看胡嵩,意思是看你敢不敢赌。胡嵩笑着说:“行呀,赌就赌嘛,一餐中饭还请得起。”

两个人相跟着到了东方长青的办公室,摆了象棋,下了起来。东方长青边下棋边和胡嵩聊了些家常话,胡嵩的孩子正在读大学,正准备留学到美国去,东方长青羡慕道:“老胡,你那孩子还真是争气,到国外拿文凭回来,就是海归了,前途无量呀。”

胡嵩谦虚地笑,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说起来我那孩子我平时倒不怎么去管他的,小子对读书有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东方长青笑,突然问道:“老胡,孩子留学要很多钱吧?”

胡嵩就一脸无奈起来,说:“就是啊,这钱我两口子的那点工资怎么出得起?现在正东挪西借,也不知道哪天能筹够。”

东方长青一笑,说:“上次查你那个事,让你退钱出来,也是临时救急,争取处理轻一点,其实我也知道,有很多地方还是用在办公事上了,都由你来退,不公平。这样吧,现在局里还有点钱,你设法找点发票,叫苏易元给你签个字。这事,你我知道就行了。”

胡嵩停下了手中正在走的棋,疑惑地说:“这恐怕不好吧?万一……”

东方长青一笑,说:“这也是实事求是嘛,我也给苏易元交待一声。”

胡嵩笑笑,感激地说:“局长,还是你理解我啊。”

下了几盘棋后,苏易元就来到局长办公室,说:“老胡,到你了。”胡嵩站了起来,说:“东方局长的工作有目共睹,趁势而上是必然的,我也去给你添一把火。”东方长青笑,说:“多谢多谢。”

胡嵩去后,苏易元不放心地说:“局长,老胡这个人,会不在这关键时刻弄一手?”

东方长青笑,说:“应该不会吧,老胡这个人还是有当面无背后的,再说,这个时候了,我们应该相信同志们的觉悟。”

苏易元敬佩地笑着说:“局长的心胸,真是难以企及,如果放在我身上,这个时候我肯定变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因为人太多,谈话不得不利用中午时间,东方长青征求了一下考察组的意见,叫苏易元给大家都买了盒饭,吃了盒饭后再继续谈。东方长青笑着向考察组的人道歉,说:“对不起几位领导,中饭就随便一点吧,晚餐再补回来。”考察组的就笑,说:“没事,我们习惯了。”

苏易元是倒数第三个被谈话的,谈话出来,神情就有些紧张,对东方长青说:“局长,可能要有问题了。”

东方长青就笑,说:“还能有什么问题值得你那么惊慌?”

苏易元说:“不知是谁给考察组递材料了。”

东方长青一惊,这个时候递材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当下问道:“你怎么知道?”苏易元回答说:“材料就放在考察人员面前的桌子上,我隔得远,看不清楚。”

东方长青就沉吟起来。苏易元说:“狗日的究竟是谁弄的鬼呢?”

“这个时候追究是谁弄的,已经不重要了,再说,群众有向上级组织部门反映问题的权利,是不应该追究的。这事就不用再考虑了,更不能在群众中追究,到此为止吧。说起来你也许不相信,我对仕途进退,早已经置之度外的,只要有事让我干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东方长青的心里还是不免要有些紧张,他关上办公室门,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地默念了一遍《金刚经》,才感觉到心里慢慢地平和下来。苏易元敲门进来,说:“局长,要谈的都谈完了,现在该你了。”

东方长青笑了笑,把自己的神情弄自然了,跟着苏易元去了谈话室。东方长青一进去,省组织部的处长就笑着请他坐下,说:“东方局长,你们局里有关人员的谈话已经结束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东方长青笑着说:“几位辛苦了,我也没有什么说的,只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可不可以提出来。”

考察组几个有相互看了一下,处长笑着说:“请说吧。”

东方长青笑着说:“领导辛苦了,我想请几位一起共进晚餐,不知道会不会触犯了你们的纪律。”

省委组织部的就拿眼去看张宣和,张宣和笑着说:“这还真不行,以后再找机会吧。”

东方长青也就不再说了,爽快道:“那也行,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以后再看机会。”

下班后,回家的路上,东方长青心情就有些沉重,一般来说,组织考察如果没有什么异议,考察人员是不会拒绝吃这一顿饭的,拒绝了,也就说明考察中有不同意见了,而且还是比较尖锐的意见。东方长青把车钥匙交给司机,考察这一段时间,是不能再开着车到处转了。

一个月多月后,东方长青接到市委组织部通知,到市委组织部小会议室组织谈话。谈话是由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二处的两位处长,还有省纪委的一个干部,市委组织部长佟有为陪同。东方长青刚刚进到市委组织部,干部处处长张宣和就迎了过来,握手毕,张宣笑着说:“恭喜你,东方局长,省里的同志在会议室等你。”

东方长青随着张宣到了会议室,只见佟有为和两位处长坐着正在说什么笑话,见东方长青来了,佟有为笑着站了起来,说:“这位就是东方长青同志。”省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处长笑着握了手,说:“已经认识了,上次考察是我来的。”佟有为夸张地拍着自己的后脑瓜说:“哦,对对对,我倒是忘了。”接下来介绍了二处的处长和省纪委的干部,大家握了手。两位处长也就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打开公文包,把笔记本和笔都掏了出来,彼此看了一眼,说:“开始吧?”

佟大为笑着回答说:“开始吧。”

谈话由干部一处的处长主谈,他微笑着看着东方长青,说:“东方长青同志,我们是受省委组织部的委托来找你谈话,根据缁煦市委的推荐,结合组织上的考察,省委决定你为缁煦市的副市长候选人……”

东方长青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心里急跳起来。谈话很正统,县级市级再省级都一个模式一个套路,无非是肯定你的政治思想,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提出一些希望,进行一些鼓励,等等。谈话过程中,东方长青注意到,佟有为始终微笑着亲切地看着自己,似乎在向自己表达着什么似的。

主谈的说完后,另一位处长也简单地鼓励了一下,最后说:“东方长青同志,你担任分管文化、教育、卫生的副市长,是组织上对你的最大信任,按照有关程序,人大闭会期间,可以由其常委会组织选举和任命,希望你在新的岗位上,继续发扬成绩,争取更大的光荣。另外,今天市委组织部的佟部长也在这里,如果有些什么要求,可以向他提出来。”

东方长青谦恭地笑着,对组织上的信任表示了衷心的感谢,还按照常规表了决心。提出要求的方面,东方长青笑着说:“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是我寄托了浓厚感情的地方,文化体制改革,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发展,现在下是关键时期。不知组织上对局班子有没有什么考虑?”

佟有为笑了起来,说:“你出任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又是从文化广播局出来的,当然要听你的意见,这也是为了有利于以后的工作,有利于事业的发展。我也正想要问你,对局班子的安排,你有些什么争议,相信组织上会尊重你的建议的。”

东方长青道了谢,说:“如果组织上有其他的考虑,我是举双手赞成的。部长既然问了我的想法,我还是如实向组织上汇报自己的思想。我们市的文化产业尤其是南方大剧院建设和南方演艺集团的发展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候,文广局的局长还是需要一个熟悉情况而且有创新精神的同志来担当。我们局里目前有三位副局长,文化广播合并时,广播有两位副局长,这半年多来主要分管广播电视那边的工作,卫红副局长长期在文化工作,但毕竟是个女同志,创新上差了一点,苏易元副局长现在是常务副局长,党组成员,该同志是当年公开招考处局级领导干部时考上来的,能力很强,在文化系统也有六七年了,对工作很熟悉,南方大剧院工程从项目申报开始到建设,整个过程他都参与了。我感觉如果由苏易元同志来担任文广局局长的职务,比较有利于文化广播工作的延续性。”

佟有为笑了起来,说:“好吧,你的意见,我们会向市委汇报的。祝贺你啊,东方长青同志。”

东方长青紧紧地握着佟有为的手,感激地说:“谢谢部长,我的每一寸进步,都与组织关心、领导支持分不开,我一定会加倍努力,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东方长青顺风顺水的时候,他却接到了市纪委办公室的电话,市委常委、纪委书记何令名约谈。东方长青心里就紧了起来,甚至有一些恼怒了。一般来说,像他的这种情况,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就不应该有层出不穷的举报,官场上只有当存在利益争斗的时候才可能有这样不依不饶举报。这个藏在暗处的人究竟是谁?他要干什么?

东方长青很快赶到了市纪委,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秦简接待了他,给他泡了茶,笑着说:“东方局长,请等一下,我们何书记还有一点事,在约人谈话。”东方长青地笑着说:“没事,我等着。”秦简笑着小声说:“树静而风不止,在这个关键时候,你可要当心了。”

东方长青感激地一笑,秦简的意思很明白,要他小心应付这次约谈。想着,不由得心里跳得更急了。东方长青递给秦简一支烟,试探着说:“秦书记,今天要谈的是什么事?我可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呀。”

秦简就笑,说:“不过是例行约谈,你稍安勿躁就是。”东方长青看秦简那个样子是不准备透露出来的,于是也不再问了。

好一会儿,就有一个年轻人走过来问道:“秦书记,何书记问东方长青来了没有?”东方长青就站了起来,说:“我来了。”那个年轻人一脸严肃,说:“请跟我来吧。”

年轻人领着东方长青进了纪委的会议室,东方长青发现,会议室里气氛很严肃,一排三个人,市纪委书记何令名坐在边上,坐在中间的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见东方长青来了,何令名点了点头,说:“东方长青同志,请坐吧。”

东方长青规规矩矩地在指定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几个纪委工作人员。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纪委副书记何书记。”何令名说,批着坐在中间的那个四十来岁戴眼镜的男人介绍起来。“这位是省纪委的王主任,那位是小刘,是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同志。”

何书记不动声色地看着东方长青,王主任则严肃地点了点头。小刘则笑着,看着东方长青,似乎是在说,奉命行事,莫怪莫怪。当下王主任开口说:“东方长青同志,我们知道,不久前组织上已经找你谈过话了,准备任命你为副市长。我们这次来,既是纪委约谈,也算是补充谈话吧,希望你认真配合我们的谈话,好吗?”

东方长青微笑着说:“谢谢各位领导,我一定配合好,你们问什么,我都会如实回答。”

“那就好,我们开始吧。”王主任露出了一丝笑容。

何令名点了点头。

“东方长青同志,有人反映你在文广局工作期间,生活作风上不够严谨,说得有凭有据,我们希望你把这个问题向组织上说清楚。”王主任说。

东方长青思考了一下,脑海里如同高速运转的机器,一下子就转了几百圈。东方长青想,难道自己和白雪的事被人发觉了?想着,觉得不可能,自己和白雪之间做得还是很隐秘的,不可能被别人发现。再说,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有人发现,也只能咬牙坚持了。

“我向来生活上是比较严谨的,这一点可以向组织保证。”东方青回答说,“因为举报是公民的正当权利,我不说这是一种诬告,至少,这是一种毫无根据的捏造,文化工作因为工作性质决定,我确实与文化系统的女同事接触较多,但我还是懂得要保持距离,在生活作风上严格要求自己的。”

“这一点我们是相信的,东方长青同志,现在我们说的,不是你和单位女同事之间关系处理不当的问题,而是生活作风腐化的问题。”王主任严肃地说。

听到这里,东方长青心里那块石头就放下来了,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不知道这生活作风腐化指的是什么,我不否认自己在很多方面从俗,比如打点小麻将,和朋友唱唱KTV,喝喝酒,这些确实是有的。再过分,就没有了。”

“如果真如你所说的,打打小麻将,和朋友唱KTV,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事。”王主任笑着说,气氛开始松动了一点。

“东方长青同志,你把一个三陪小姐送到剧团,这又如何解释?”一直扳着脸的何副书记突然道,眼睛紧紧地盯着东方长青。“你要向组织说明清楚。”

东方长青听到这里,完全明白过来了,纪委的约谈,原来是针对魏娜的事来的,由此可见,这举报的人确实是文化系统内部的人,只是,这个人并不真正掌握什么内情,东方长青突然想到了苏易元对王小毛的怀疑,突然觉得,苏易元的感觉是正确的。

“领导指出的这个问题,我愿意作尽可能详细的说明。”东方长青严肃起来,“我们剧团长期以来都是按行政体制运转,吃财政饭,端铁饭碗。因此,老演员出不去,新演员进不来。我们实行文化体制改革后,局党组研究,决定打破演员一定终身的体制,实行全员聘任制。”

接下来,东方长青把发现魏娜的过程作了一点修改,说魏娜原来是某艺术学校的学生,前来缁煦市剧团求职,但剧团一直没有招演员。为了解决生活问题,魏娜就在临时在歌舞厅里当陪唱,等待机会,这事还是有的。后来,副局长苏易元发现了魏娜的艺术天分,向我作了汇报,我们局党组、局务会研究后觉得,魏娜对艺术的热爱和追求令人感动,我们决定破格专门为她组织一次考试。庆幸的是,这个女孩子顺利地通过了考试,她的表演和音乐都是很优秀的,这次考试的主考老师,著名声乐教授毛本真先生非常器重魏娜的艺术天分,当即决定收她为自己的研究生,允许魏娜在市剧团边工作边学习。是后,东方长青说:“我保证我所说的一切完全真实,组织上如果不相信,可以向苏易元副局长,毛本真教授和魏娜本人作调查。”

东方长青说完后,喝了一口茶,不再说什么了。王主任笑了起来,说:“我们相信你说的一切都是事实,长青同志,这次约谈,你应该理解,有了举报,当然就会有调查,有约谈,这是为了保证干部的廉洁自律,既是对组织负责,对事业负责,也是对你本人负责。”

“我能理解。”东方长青笑着说,“我会更加注重自己的品德修养,加强廉洁自律,增强自身拒腐防变的能力,不辜负组织对我的培养和信任。”

约谈结束后,东方长青从纪委出来,才发觉到自己的内衣已经汗湿了。

接下来,小市纪委调查了苏易元,毛本真,也和魏娜作了面对面的谈话,他们都证实了东方长青所说完全是事实。尤其是苏易元,在证实了东方长青的清白后,还无比激动地向组织推荐东方长青是一个清正廉洁,无私奉献的好干部。他的演讲,把谈话人员都感动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