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局长》-第三十三章 初冬的一天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6日 星期一 23:43:49 作者:


关灯
护眼

初冬的一天,缁煦市人大举行常委会,五十多名人大常委高票选举东方长青为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当选之后,东方长青在会上作了一次生动的就职演说,博得了与会常委的阵阵掌声。

东方长青到县政府上班后,苏易元顺利成为为市文广局党组书记,局长。下文的当天,苏易元来到东方长青的副市长办公室,汇报了自己的工作打算,对东方长青的培养表示了由衷的感谢。聊了一会儿后,东方长青好像突然想到似的,问道:“易元,我还在局里的时候,常光美局长曾经提到过,老木山上的电视差转台上面还缺一个副台长,我一直没有时间考虑,你们现在有考虑吗?”

苏易元一愣,不知道东方长青为什么突然就想起这件事来。市里还没有开通数字电视的时候,在离市区四十多公里一座海拔八百米的山上建有一个电视差转台,专门有几个人常年驻在那里守着。地方偏僻,待遇又差,其中一个职工退休后,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去了。近年市里普及了数字电视,差转台失去了原来的作用,事实上可以撤销了。之所以还存在着,是局里留了一个心眼,保存着差转台,每年可以以各种名义向财政要一点经费,弥补单位财力的不足。东方长青突然问起这件事了,不由得苏易元不愣怔,想了好一会,还是不知道东方长青究竟要说什么,于是笑着说:“东方市长,您的工作真是细致,连差转台这样的事还记在心上。”

东方长青就笑,说:“差转台是广播电视的一个重要部门,需要一个有能力,甘于寂寞,富于奉献精神的同志去那里镇守,只有这样,才能放得下心来。王小毛同志是老广播电视局的人,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而且也是一个富于奉献精神的同志。”说到这里,东方长青微微笑着看着苏易元,不往下说了。苏易元立即恍然大悟,说:“王小毛同志是块料子,局里最近也准备研究一下,给他搁搁担子,下去任一下职。差转台缺一个副台长,常光美同志和龙超群同志都觉得王小毛去比较合适,我们准备近期研究一下,把他派下去。”

东方长青笑了起来,表示赞同。

东方长青自忖不是心胸狭隘的人,他和钟正春争夺合并后的文广局局长时,王小毛就已经首鼠两端,甚至改换门庭,对此,他原谅了他而没有深究,只给他调换了一个岗位,东方长青认为,在胜负未定的时候,手下人为前途计,脚踏两只船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而在胜负已定的情况下,王小毛仍然攻击和阻碍自己,就不可原谅了。

苏易元快刀斩乱麻,回去后就把王小毛发配去了老木山电视差转台。完事后,苏易元又来到了东方长青的办公室,向东方长青作了汇报。

东方长青笑着问:“易元,王小毛同志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组织安排,有意见也是要服从的。”苏易元笑着说,又说:“东方市长,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说出来。”

东方长青笑说:“易元,有什么事就说嘛,虽然我到市里来了,但我们还是一条线,不要生分了。”苏易元就笑,说:“按照惯例,您营升副市长,我们得好好庆贺一下,我们局务会研究了一下,决定给您开一个欢送会,大家叙一叙离别之情,吃一顿饭。您看能不能抽一个时间,把这个会开了?”

东方长青大笑,说:“欢送会嘛,就不用开了,还是低调一点好。不过,我还真要抽几天时间和文广局的同志们告个别,我们就采取走的形式吧,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走,你和光美、超群、卫红同志就陪我几天,如何?”

苏易元连连点头,说:“行行,我们不铺张不张扬,大的欢送会就不开了,我们陪您走一走。”

走完了文广局的二极机构后,苏易元还是坚持在新东方大酒店摆了一桌,局党组和局务会的全体成员都参加了,大家都喝得有点醉,不吝啬词语地把东方长青好好地歌功颂德了一番,苏易元就把剧团的女演员叫了五六个来陪着唱歌跳舞,白雪作为南方演艺公司经理,知道叫女演员是为了送别东方长青,心里不舒服,有些吃醋,但还是派来了。来的还是慕容冰她们,程茜却没有来,陈默虽然有些醉酒,心里还是清醒的,程茜和江水长的关系已经是很暧昧了,她不来是对的,真的来了,只所谁也不敢邀她跳舞,如果那样,场面就会尴尬,也就影响气氛了。

跳舞的时候,慕容冰和东方长青跳,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以前的默契了,变得客气而隔膜了。魏娜也来了,这一次,魏娜差点让东方长青认不出来,魏娜的打扮朴素大方,显出了一种单纯,和以前判若两人。魏娜唱了几首宋祖英的歌,特别是一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让东方长青听出了她的内心的感激和崇敬。和魏娜跳舞的时候,东方长青问了一下她的学习情况,把她好好的鼓励了一翻。魏娜很感动,轻声地说:“东方市长,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您的感激,你的恩德我就是粉身碎骨都报答不了。”魏娜不太会奉承人,说得有些过了,但东方长青还是很受用,他知道,魏娜是真心诚意的。

而当苏易元邀魏娜跳舞的时候,尽管两人举止合礼,小心地把握着距离,东方长青还是凭直觉看出了一丝问题来,魏脸美丽的脸上散发着一种醉心的光芒,眼睛里秋波流转,小嘴微微翘着,似乎在等待着接吻。这是一个恋爱中的女孩的神情。

大家尽欢而散,东方长青没有带车,苏易元开着车把他送回了家,东方长青不由得惊异起来,苏易元什么时候就学会开车了呢?也许是看出了东方长青的疑惑,苏易元笑着说:“市长,我其实以前就会开车的。”

东方长青地不由得佩服起来,驾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欲望,苏易元原来会开车,东方长青当局长两年中,苏易元竟然摸都不摸一下车,说明这个人真是太有克制力了。东方长青甚至觉得,这个苏易元,将是又一个冉冉升起的政坛明星。想着,不由得笑着说:“原来你早就会开车呀,易元,你隐藏得也太深了。”

苏易元笑了笑,说:“市长您开玩笑了,我哪儿隐藏什么,局里不就那一台车嘛,首先当然要保证领导的工作。”

东方长青笑了起来,说:“不错不错,易元,你前途无量啊,努力吧,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

到了东方长青家楼下,两人握别了。看着东方长青上了楼,苏易元笑了起来。东方长青地说得不错,苏易元是隐藏得太深了,这些年来,他作一个考上来的副局长,在胡嵩他们下面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处处谨小慎微,成天揣摩着领导的意图,不动声色地接近东方长青,获得他的信任,接着又借助东方长青搬掉了胡嵩,把卫红压在下面。文化、广播合并的时候,他审时度势,支持东方长青战胜了呼声最高的钟正春,作为投桃报李,自己也名正言顺地成为局党组成员,党务副局长。

当东方长青有望竞争副市长的时候,苏易元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并为此加紧了策划。

也许东方长青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两封他耿耿于怀的匿名信,不是出于王小毛,也不是出于胡嵩之手。始作俑者恰恰是他的亲信苏易元。

东方长青当副市长后,谁会成为未来的文化、广播事业局局长,在苏易元看来是充满变数的,一个方面,他才进党组不久,常务副局长的板凳还没有坐热,按照干部升迁的常规,党组书记、局长的位子他是很难有份的。他与市委市政府领导没有什么交情,一般来说,一个副局长,是不可能或者很少可能搭上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线,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东方长青的鼎力推荐。如果东方长青地充分得到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信任,他的鼎力推荐是完全可能得到市委、市政府的认同的。

于是,苏易元开始了策划,这个策划的目标,就是使自己更加牢固地得到东方长青的信任。苏易元深刻地知道,信任与贡献是成正比的,欲得大幸者,必先得大功,立了大功而后再退而不衿其功,就可以更加牢固地得到宠幸。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些幸臣的心得,古时候一些边关将领为了得到皇帝的恩宠,制造事端使得边事连连,而后一一平叛,退回庙堂却绝口不言功。当然,这样的邀功弄不好也是非常危险的。

苏易元为自己设计护驾之功,是颇费了一些思虑的,东方长青捧杀钟正春的做法,让他知道这个人的明敏与权谋,不可等闲视之,因此他行事更加隐秘,也更加小心。首先是抛出了那第一封历数东方长青几大罪状的匿名信,因为东北考察,自己随行,东方长青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是他所为,在这件事上立功以后,又炮制了第二封魏娜事件的匿名信。苏易元清醒地知道权衡的重要,这些匿名信首先不能触及东方长青的真正问题(而且东方长青确实也没有什么让人拿得上手的问题),一触及真正问题,东方长青的副市长可能泡汤,那么他的局长梦也就破灭了。其次,又要有一定的分量,特别是在时间的把握上,要让东方长青地感觉到问题的严重,否则建的不过是芥微之功,不足以获得牢固信任。在周密地思考后,苏易元选择了几条似是而非的问题,即可以引起东方长青的不安,又能掌控不至于毁了东方长青的副市长前途,还有利于自己立功。

苏易元成功了,他获得了东方长青的牢固信任,顺利出任文广局局长一职。蒙在鼓里的东方长青恼羞成怒之余,把王小毛派去老木山上义勇军,在这件事上,苏易元又为他立了一功。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