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章 太极晕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1:53:55 作者:


关灯
护眼

“哇,太极晕这么厉害啊!”寒生由衷地感叹道。

朱医生一面开始动手刨土,一面接着讲述太极晕的由来。

“自然界有五种颜色的土壤,白色为金,青色属木,黑色是水,红色为火,黄色则属土。太极晕呈圆形,直径丈许,其内自然生成这五色土,非常罕见。而且晕内土中还孕育有五色土卵,俗称‘土蛋’,蛋内中空,内里间或生有虫,形如蚕……”

“真有这么奇怪的地方?”寒生似有不信。

“等抽空带你去长长见识。”父亲许诺道。

寒生接过锄头,替换父亲刨土。

“有人晕倒啦!”竹林内传来妇女的喊叫声。

朱医生忙抓起药箱朝竹林里跑去,寒生也扔下锄头跟着去看。

村北头的李老二倒在了自家的祖坟前,在一旁声嘶力竭叫喊的是他的婆娘李二婶。

“小心,有黑气,带二婶去上风头。”父亲吩咐道。

寒生拉李二婶转到了上风头方向,见父亲打开药箱,取出药丸匆匆塞入李老二嘴里。

寒生脑袋歪来歪去地仔细观察着,可还是看不到那黑色的尸气。

“眯起眼睛,尽量用眼角的余光,要不经意地一瞥。”父亲告诉寒生道。

寒生按照父亲所说的方法眯起了眼睛,来回地瞥来瞥去,终于有一两次看到了弥散在墓坑里淡淡的几团黑气。

“我看到啦!”他高兴得喊了起来。

父亲微笑地望着寒生,轻轻扶起悠悠醒转的李老二,告诉他坟墓中有些污秽有毒的气体,要等尸气散尽后再行敛骨。

午后不久,寒生爷爷奶奶和母亲的尸骨都已经盛殓到了布口袋里。填好墓坑后,大黄狗跑在前面,父子俩带着先人遗骨返回家中。

晚饭时,父亲又指点了些堪舆观气之法,这孩子学医不成,习风水之术倒是有些奇禀异赋呢,他想。

夜深了,西屋里的寒生仍在挑灯夜读,越看越是吃惊,《青囊经》上记载的方子真是匪夷所思,而且对某些疑难病症用药都是一贴即愈。三更时分,寒生终于通读了一遍,掩卷长叹,他清楚,自己此生真的要像当年华佗一样,悬壶济世,浪迹江湖了。经书木匣收好后,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吹熄了油灯,美美地进入了梦乡。

清晨,父亲咚咚敲响西屋的房门。

“今天给先人骨殖落葬,快起来。”父亲隔着门道。

寒生揉着眼睛爬起来,还在连连地哈欠。

早饭时,寒生小声地问父亲:“老爹,你是不是想把曾祖和爷爷他们的骨殖葬到太极晕那儿去?”

“呸,亏你想得出来,咱家一世郎中,只想着解人以困,别无他求,若想荣华富贵,你曾祖早就进太极晕了。”父亲正色道。

“我可没那个意思,一世郎中倒也自在潇洒,我就想今生浪迹江湖,悬壶济世,解人以困。”寒生认真地说。

“唉,老爹明白你的心思,可是学医是要靠天赋的,否则就是一名庸医,会害死人的。你都二十岁了,却还是一事无成,我知道你不愿意种地,学医又无所成,本想教你青鸟堪舆之术,可是现今社会又没人信这个,你总得有门子手艺啊!”父亲教诲道。

寒生低头不语,心想,现在什么也不说,早晚有一天会叫老爹大吃一惊的。

饭后,父子俩带妥物什,寒生背上先人们的遗骨,出村向南山深处走去,大黄狗蹦蹦跳跳地跑在了前面。

婺源地处浙皖赣交界,属黄山延伸下来的丘陵地带,婺水由西北蜿蜒流向东南,自春秋战国起就是“吴楚分源”之地。婺源山高水远,交通不便,历史上一直是中原地区的官宦士族躲避战乱、归隐自然的落脚之地。公元4世纪初的晋代、9世纪末的唐朝末年和12世纪的南宋年间,三次来自中原的大规模人口迁徙,在皖南山区开始形成了星罗棋布的村落,南山村就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偏僻小村庄。

沿着南山北麓前行,父亲站在一座高岗上,手指着西北方向。

“风水术,古时候称作‘地理堪舆’,仰观天象,俯察山川水利,觅龙点穴。宋代风水大宗师赖布衣曾来过南山,就住在我们朱家祖先的家中。有天晚上,赖布衣与祖先月下对酌,说出了一个秘密。”父亲双眸眺望远方,仿佛回到了八百年前的宋代。

“什么秘密?”寒生追问道。

“太极晕。”父亲沉声道。

“老爹,快说呀。”寒生催促着。

“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当年赖布衣说,据他观察,黄山一阳一阴两条龙脉各向西北东南而来,阳龙直冲西北鄱阳湖而去,阴龙则蜿蜒东南至此地,是为潜龙。黄山为其老祖山,大鄣山为其少祖山,南山为祖山,此地西瞻彭蠡、北眺白岳,东瞩长江,南觑湖广,云聚雾敛,气势磅礴,龙、砂、穴、水浑然天成,其行走江南数十州县,未见此风水绝佳之地。那赖布衣一生纵横江湖,善点怪穴,此番觅龙踏穴,竟于阴龙口处发现一万年吉穴——太极晕。当时月明星朗,趁着酒兴,赖布衣遂带着祖先夜上南山观穴……”

“此地必出一代帝王,赖布衣言之凿凿。”父亲叙述道。

“那当年朱元璋母亲所葬之地莫非就是那条阳龙?”寒生推测道。

“不错,正是那条阳龙,出了大明一代帝王。”父亲答道。

“难道两处都有太极晕?”寒生疑惑着说道。

“赖布衣说这是阴阳双晕,我想刘伯温发现的是阳晕,这里的是阴晕,那赖布衣曾经告诉祖先,潜龙阴晕的能量远远超过阳晕。”父亲解释说。

寒生想,自然界的奥秘真的是太多了。

“走吧。”父亲继续沿山间小路前行。

南山背的山坳处,父亲停步放下了肩背的工具和物品。

“就葬在这里吧!”父亲说道。

“这里?”寒生放下布口袋,四下里观察一番。

“这里是龙脊凹陷处,藏风聚气,中吉之地,反正我们也不想大富大贵,沾点龙气,后世衣食无忧也就算了。”父亲坦然道。

“太极晕在哪儿?”寒生问道。

“安葬好了遗骨再带你去看。”父亲说着开始刨起土来。

天气晴朗,金色的阳光洒在山峦间,紫气霭霭,婺水如同一条腰带蜿蜒于丘陵间,远处的徽式农舍,白墙灰瓦、小桥流水,一片静谧。

两个时辰过去了,父子俩浑身是汗,终于挖好了三个墓穴。父亲自背篓里拿出三只空瓦坛,与寒生一道将曾祖、爷爷奶奶和母亲的遗骨分别放入三只坛子,扣好坛盖,再轻轻按辈分年长顺序依次放在了三个穴里。

烧纸钱的时候,寒生哭了。

父亲打开一瓶烧酒,浇在了穴前,眼眶也是红红的,他什么也没说,就铲下了第一锨土。

一切都结束了,天边飘来几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大地骤然间黯淡了不少。

“走吧,孩子,该是带你去看太极晕的时候了。”父亲说道。

父亲在前面带路,寒生背着背篓跟在后面。父子俩沿着南山山脊而行。

走着走着,寒生突然眼睛一亮,竟然呆怔在了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见目及之处的丘陵虽高矮参差不齐,但南山仿佛就是一个中心点,东南西方的丘陵呈辐射状布局,而且均垂头朝向南山,回首望去北方天际处,巍峨的黄山一路层峦叠翠如波浪般降下,紫气霭霭,生气聚合。

“看到了吧,三面拱拜,八方朝贡,单此山势足已显出帝王之气了。”父亲感慨道。

“可南山尾部是一平坝,像是中断了山势。”寒生皱皱眉头。

“千里来龙,在快结穴时,先束气过峡,忽然耸起山体,准备结穴,此段山龙形势称作‘潜龙过峡’,我俩站着的脚下,正是潜龙的龙头。”父亲解释道。

“那太极晕呢?”寒生低头扫视着地面。

“阳龙穴结于眉上,阴龙穴结于唇下,跟我来。”父亲说罢继续前行,山道斜下山去且越来越狭窄,他俩最后钻过一片灌木丛,攀下了龙头。

“咦,这不是灵古洞吗?”寒生惊奇地发现原来已到灵古洞口了。

父亲微笑着点点头,看看四下无人,便以洞口为基准,步量出约三丈,再左行十五步,此处长满了灌木。他向寒生招招手,弯下腰一头钻进了灌木丛中。

寒生放下背篓,也跟了进去。

灌木中央有两米多见方的一块空地,父亲用锄头铲去些草皮,裸露出下面的土壤。

土壤表面上可以看见白青黑红黄五种色泽的土质圆环,层各一色,浓淡浅深,璀璨夺目,有如日晕般。

“真是太美了!”寒生喃喃说道。

父亲又继续刨了几锄头,抠出来一只拳头般大小青色的土蛋来,递给了寒生:“这就是土卵,青色五行属木,称为木卵。”

寒生接过木卵,托于掌心,掂了掂分量不重,像是空心的。

父亲将铲下的草皮又重新覆盖到土壤上,用脚踩实,说道:“免得被人发现。”

寒生摸着手中的木卵,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青囊经》中也提到了这五行土卵。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