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七章 青鸟学者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1:54:28 作者:


关灯
护眼

回家的路上,见竹林里零落着数处新土,这是村民们迁坟后留下的,寒生望了望,李老二家祖坟也已经迁走了。

“嘎……”头顶上一声怪叫,寒生望去,却是一只怒气冲冲的大乌鸦,红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这只乌鸦脑瓜顶上生有一撮白色的羽毛。

“这几天村民们惊扰了乌鸦,所以它们很气愤。”父亲解释说。

“自古乌鸦与坟墓为伍,如今无坟可依,乌鸦自是寡然无味了。”竹林那边有人朗朗笑道,操一口岭南口音。

林中小道上走来两个人,那个身着中山装的矮胖子,朱医生是认得的,乃是南山镇的革委会主任孟祝祺。

刚才说话之人是个五十余岁,西装革履的外乡人,骨骼清奇,眼角入鬓,鹰鼻橘皮,两道垂眉如帚,其话音高昂处清越,低沉时如鼠嚼,话终有余音。

朱医生大惊,此人五行怪异,必是有来头之人。

“是南山的朱医生吧。”矮胖子孟主任话不多,表情也不甚丰富,总是板着面孔。

“他是这个村子的赤脚医生,祖居南山村。”孟主任向那人耳语着。

“赤脚医生?”那人似有不解。

“就是江湖郎中。”孟主任解释道。

那人点点头,目光炯炯,扫过朱医生,盯在了寒生的脸上。

“婺源此地真是人杰地灵啊,小兄弟,可知婺字怎解?”那人微微一笑对寒生说道。

寒生摇了摇头,他从未想到这方面去。

那人又是一笑,说道:“婺者,文矛女,此地出产文武才俊和美女啊,我看小兄弟气宇不凡,若假以时日,将来必是金榜题名的才俊之士。”

“同志,让你见笑了,这是犬子寒生。”朱医生见此人夸奖自己的儿子,心中却是添了几分好感。

“这是县里请来的香港著名风水大师吴道明先生。”孟主任不无自豪地介绍道。

“过奖了,我不过是一名青鸟学者而已,婺源才是高人隐士藏龙卧虎之地呢。”那人谦虚说道。

“孟主任,吴先生,你们有事忙着,我们先行一步了。”朱医生告辞,和寒生离去。

“慢,这位小兄弟手中的土卵可否借我一观。”那吴道明在身后突然冷冷说道。

寒生看见父亲身体一震,慢慢转过身来,脸上面无表情,眼神中隐约透出一丝不安,寒生从来都未见过父亲如此严肃。

听得父亲平静地说道:“吴先生,你说什么土卵?”

吴道明嘿嘿一笑,说道:“小兄弟手中的不就是太极土卵么?从何处得来,我愿出高价收购。”

“我们不懂得什么土不土卵的,小孩子的随身玩物而已,已经有好些年了。”父亲依旧平静地说着。

吴道明上前一步,盯着寒生手中的土卵,柔声道:“小兄弟,你告诉我这东西从何而来,我愿意出两百元钱。”

两百元!这可是自己和父亲半年的生活费啊,不行,父亲既然不肯讲明,就是不想让外人探知太极晕的所在地点,自己也不能说。

“这是小时候赶集买来的。”寒生回答说。

“哦,是这样,让我看看总可以吧?”吴道明说道。

寒生不情愿地递过去,吴道明一把抓了过去。

“朱医生,此卵土壤潮气仍在,断然不会是年久之物,我说得不错吧?”吴道明揶揄道。

“吴大师,这个土蛋蛋有什么稀奇?值得您这么看重。”孟主任不屑一顾地说道。

吴道明哈哈一笑,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土蛋蛋,此物名为太极卵,其色青,是为木卵,乃太极晕所生。”

“太极晕!我们不是正要……”孟主任脸色骤变。

“正是,所以我才要问清楚此卵的来历。”吴道明使了个眼色插嘴道。

孟主任转过脸严肃地对朱医生说道:“你这个蛋蛋是从哪儿弄来的?快说,凡地下的东西都属于国家所有,你不会对政府撒谎吧?”

父亲涨红了脸,寒生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筋颤动着。

“是我把它埋在土里的。”寒生突然说道。

“你埋它在土里做什么?”孟主任恶狠狠地盯住了寒生。

“这是小时候爷爷领我赶集时给我买的,后来我大了,不想再玩了,就埋在了爷爷的坟前,这次迁坟我又把它挖出来了,这是爷爷的纪念品,我是不会卖的,”寒生义正词严地说着,随手抢过土卵,转向父亲道,“老爹,我们走吧。”

眼看着朱医生父子俩从容离去,吴道明直皱眉头。

“放心,我定会让那赤脚郎中说出来的。”孟主任面色阴沉地笑了。

回到家中,父亲闷闷不乐。

“老爹,那个香港来的大师好像还挺懂的,也不知大老远地跑到我们这个小山村来干啥?”寒生问父亲。

父亲想了想,口气严肃地叮嘱道:“这人可是不一般呢,你看他骨骼清奇,音质清越,眼角入鬓,鼻高带钩,应是世外奇人。可是,鹰鼻动者食人,眉如帚者赴法场,此面相又实属不吉,总之,要小心提防此人。”

寒生劝道:“老爹,我们不过是乡村医生而已,跟他们也不搭界,怎么也坏不到我们头上来。”

父亲看着寒生,叹道:“前两天镇上要求我们搬迁灵古洞前面的祖坟,今天就看见孟主任和这位风水大师,我看这里面事有蹊跷。”

“你是说搬迁祖坟的事跟他们有关?”寒生猜测道。

父亲点点头。

“那他们的意图就是冲着……”寒生似乎也有些明白了。

“太极晕。他们是奔着太极晕而来。”父亲肯定道。

“老爹放心,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寒生说道。

“他们找太极晕干什么呢?”父亲自言自语道。

晚上,寒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取出木匣里那把青色的尺子把玩。

寒生认得,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尺子,而是一把丁兰尺,也称阴阳尺,约有三十几公分长,上面有十个格子,刻有丁、害、旺、苦、义、官、死、兴、失、财十个字,每个格子下又分四个小格,也刻有一些富贵、离乡、孤寡等好多小字。

以前在翻箱底时曾看到过父亲有一把这样的尺子,父亲告诉他说这是建造阴宅和祖先牌位定吉凶用的,是迷信。

寒生感兴趣的是这把尺子的材质,暗青色,托在手中凉凉的,而且分量奇重。小时候曾听爷爷说过,世上最难得的是阴沉木,就是青色的,而且非常重,是在地下或水底埋藏万年形成的,异常珍贵。

这把尺子一定就是阴沉木的,他断定。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