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十四章 兰儿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1:58:16 作者:


关灯
护眼

次日晨,寒生迷迷糊糊爬起来,走过东屋一看,父亲依旧没有回来。寒生叹了口气,将最后一点剩饭菜热热吃掉,今天又是婺源县城大集的日子,自己必须履行对兰儿的诺言,医治好泣血症,还她本来的面貌。

寒生找出竹片——由于骨折的右腿还蹲不下来,因此只能坐到了地上——用竹片小心翼翼地在锅台灶口的上颚处刮下黑灰,用纸接住。时辰不大,已经将可用的黑灰全部刮了下来。他轻轻地包好这百草霜,连同那条月经带一起揣进怀里。

随后,寒生想家中无人,应当把《青囊经》藏到一个稳妥的地方,考虑了半天,竟没有十分理想的地方,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狗窝里。

笨笨的窝是寒生亲手搭的,起脊的木板顶上面铺着厚厚的茅草,既防雨隔热又美观大方。他有主意了,将木匣塞入了茅草的下面,留不下一丝痕迹。

一切准备妥当,吩咐笨笨看家,自己拄着木棍向县城而去。

婺源县城。日近晌午,集市上的人们基本上都已散尽,兰儿和母亲一大清早就守在了上回遇见那个年轻神医的地方。

“兰儿,他会来吗?”兰儿娘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仍有点虚弱,说话时不时地气喘。

兰儿没有回答。他会来么?

想自己相貌如此丑陋,以往的人们见之有嘲笑的,有叹息的,还有避而远之的,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以寻常的目光面对她,那一刻,她已经冰冷死去的心融化了。当年轻人轻声告诉她,可以治好她时,她又在模糊的意识里重新回忆起自己本来的面貌,自己曾经也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自己是遗腹女,母亲说她的父亲是一个来自京城的相貌英俊、有着大学问的人,自从那年老家渭河发大水,村毁人亡,只剩下母亲一人。母亲也是九死一生,被大水冲去了下游,后来被好心人救起,可是一病就是大半年。生下兰儿,母亲抱着她返回老家,可那里什么都没有了,只见厚厚的黄色淤泥,上面长出了新生的小草。

后来连年灾荒,母亲带着幼小的兰儿四处逃荒,最后落脚在黄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母亲一个人吃糠咽菜地拉扯大女儿,不料逐渐手脚僵硬,最后竟全身佝偻缩起,如同冰冻人。

“父亲还活着么?”她问过母亲。

母亲摇摇头,黯然泪下。

眼看着母亲一天天将死,自己肝肠寸断,日愁夜思,原本俊俏的相貌竟一天天变了模样,最后连自己都不敢再照镜子了。

兰儿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拄着一根木棍,一瘸一拐地向自己走来……

“你终于来了。”兰儿深陷的眼眶中渗出淡淡如血的泪水。

“姑娘,你不要难过,我已经找到了医治你的药。”寒生额头上有点点晶莹的汗珠。

“恩公……”兰儿娘颤抖着就要跪下。

寒生急忙上前扶住,木棍倒在了地上。

“你就是上次在这里治好了老太婆病的那个人么?”旁边上来两个人问道。

寒生诧异地应了声,目光扫视着这两个身着旧的确良军装的平头汉子。

“那就对了,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那两个壮汉不由分说地架起寒生的胳膊就向公路上走去。

“你们是谁,让我去哪儿?”寒生叫道。

兰儿扑上前来,拽住寒生的衣衫,喊道:“你们抓他干啥?”

“丑八怪,滚开!”一名汉子用力一搡,将兰儿推倒在地。

眼瞅着那两个人把寒生架上了一辆吉普车,绝尘而去。

“娘……”兰儿急得失声恸哭,流出的泪水竟是鲜红色。

古宅深院内,黄乾穗主任正在悠闲地喝着庐山云雾茶,一面听着小舅子孟祝祺的汇报。

“这老东西狡猾得很,百般抵赖,硬是不说出土卵的真实来历。”孟祝祺恨恨道。

“要反复做工作,我党的政策历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没有派人去他家里搜查?说不定会有些线索。”黄乾穗品着茶说道。

“我这就带人去。”孟祝祺应声答道。

“吴大师,您的看法呢?”黄乾穗转过头来问坐在一旁的吴道明。

吴道明放下茶杯,清了清喉咙,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据我连续几日的调查,发自黄山的两道真龙脉,是源于昆仑山的中部大皱褶,史称‘中龙’,元末之时,西北的那条阳龙的太极阳晕确实被朱元璋所用。而东南方向的这道潜龙脉,行至南山村灵古洞前面就已停住了,没有继续前行,应该就在洞口附近结穴。但是,有一点我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就是灵古洞口实为龙口,按古人点穴之法,龙穴应在龙额正中之处,可是我和孟主任在那里寻找了很久,上吉之穴倒是觅到几处,可是唯独不见传说中的太极阴晕。”

“那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黄乾穗问道,语气中隐约有些不快。

“只有等到岁末,今年是卯兔年,来年为辰龙,年尾卯辰岁末之交的深夜子时,辰龙初醒,太极冲天,此刻在南山便可见到异相。”吴道明回答。

“什么异相?”黄乾穗来了兴致,忙问道。

“阴晕五色光。”吴道明答道。

“哦,阴晕五色光?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黄乾穗疑问道。

“那是白青黑红黄五色混合的一束光,发自太极阴晕,直冲斗牛,人生难得一见啊。”吴道明解释道。

“那本人倒要见识见识,岁末之交,那岂不是还要等上数月?”黄乾穗颇有些着急道。

有人急匆匆地走进来,俯在黄乾穗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神医找到了。”黄乾穗哈哈笑道。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