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十七章 血盆照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1:59:58 作者:


关灯
护眼

朱彪的家住在村北头的那棵老槐树下,土坡上也是三间草房,红漆大门檐下挂着一副镜框,里面是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身穿草绿军装检阅部队的画像,房门正前方有一方绿色小方形池塘,两侧是青翠的毛竹林。

嗯,此房甚是不吉啊,吴道明一个人倒背着手站在老槐树底下,心底寻思道。

他是黄昏时由南山镇革委会主任孟祝祺亲自送来的,当时朱彪正在灶间煮饭,见镇革委会主任大驾光临,实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对镇上安排一位从广东来婺源乡村采风的老作家住在他家里满口答应,并保证在生活上照顾和服务好。

朱彪是一个人过活,三十多岁了还打着光棍,据群众反映,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不但年年评为优秀党员,而且还是五好社员和青年突击手。按理说,这么优秀的青年,应该是不愁找不到对象的,他本人则表示说,共产党员应先生产后生活。这些情况都是孟祝祺主任于来南山村的路上介绍给吴道明听的。

此屋红门映方塘,屋后子午不齐,应是“血盆照镜”大凶之格局啊,居住此屋,非残即夭,并断香火子息。

朱彪告诉他,自己的父母均为残疾,于两年前先后去世,唯一的兄长“文革”期间死于械斗。

果然不出所料,吴道明沉吟着,他抬头望望老槐树,此树怕是有数百年的树龄,虬枝骨突,皮色枯槁。“槐”者,木之鬼也,越老越易附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此等凶宅又如何耐得了我吴道明呢?他微微一笑。

“听说你们南山古时产过五色土蛋蛋,朱队长可知晓?”晚饭时,吴道明试探着问道,目光如炬。

朱彪惶然不知:“五色土蛋,哪有这样奇怪的东西?”

吴道明笑了笑,说道:“只是听说而已,你知道,凡是当作家的,好奇心都是很重的。”

镇里有指示,生活上要满足这位岭南作家的需要,实报实销。因此,晚餐不但有酒,还炖了一只鸡,那是村中老马头家里的那只红毛大公鸡,每天早上就数它叫声最响。

朱彪喝了一大口酒,眼睛都红了,他神秘地对着这位“大作家”说:“吴老,您是做大学问的人,您知不知道,如果一个大肚子婆娘突然死了,肚子里的孩子是也跟着一同死了呢?还是过一段时间再死?”

“过一段时间再死?”吴道明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我是说,肚子里面的孩子很可能不愿意还未出生就死在他妈的肚子里了,他会不会有怨气?”朱彪解释道。

“那是自然的,在一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环境下,婴儿会怨天尤人,怒气冲天,搞点事情出来的,当然这孩子必须有足够的月份才行。”吴道明按照常理说道。

“多少个月?”朱彪紧张地问道。

“越大怨气越甚,即将出生时最凶。”吴道明诧异地望着这个乡村里的小队长,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划过的恐惧。

两人默默地吃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吴道明感觉此人心中有极难启齿之事,深埋在心,自己要不要帮他呢?

寻思之间,抬眼细观其面相,额头天庭塌陷,左串骨无角,鼻骨犯眉,堂上不寿,颧骨争眼,子嗣不立,音浊其声,此人实属贱品。这样的人家中竟会奖状挂满墙壁,荣誉缠身,真是怪事。

可再一想,这种人却是极好利用的,若能解他疑虑,必会对自己敬若仙人,死心塌地供自己驱使。最后,吴道明意下帮他释去心结,收为己用。

外面天色已暗,乡村还没有通上电,农户家里点燃了小盏的菜耔油灯,山林间漆黑一片。

“胎死腹中的婴儿,怨气难解,尤为怨恨其生父。”吴道明望着朱彪的脸色,先开口投石以问路。

朱彪身子微微一颤,这一点没能逃脱吴道明鹰隼般的目光。

“为什么?”朱彪迫不及待地吞下半杯酒。

吴道明微微一笑,道:“怨其未能保护好他和母体,尤其是在其生父有能力做到的情况下而没有去做。”

朱彪的脸上微微变色,眉头紧蹙,双眸凝视,眼眶湿红。

“他会怎样?”他小心翼翼地问。

“形成鬼胎。”吴道明答道。

“鬼胎?”朱彪身子又是一抖,颤巍巍的手抓起酒杯一饮而尽。

吴道明看得真切,说道:“世间万物都有破解之法,朱队长心中若有苦闷,何不说出来听听,我颇识术数,或可帮你解惑。”

半晌,朱彪似乎终于下了决心,把手掌望桌上一按,道:“好,就请吴老帮我,您是外乡人,千万要替我保守秘密。”

吴道明微笑不语,侧耳倾听。

“我曾经有一个女人,出身成分很好,在旧社会都是属于苦大仇深的,人模样长得也是南山镇数一数二的,可惜丈夫是一个废料,下面少了两只蛋蛋。后来,她怀上了我的孩子,肚子渐渐大了,便引起了夫家的怀疑,对她百般凌辱拷问,打得她遍体鳞伤,断了两条腿,可是她始终一言不发,坚决不说出是谁的骨肉,最后实在忍受不住,就上吊死了。”朱彪说着,捏紧的拳头青筋暴露。

“岂有此理!这夫家岂不是草菅人命?”吴道明听罢也不由得愤愤不平。

“正是,可是她娘家没人,可怜她就这样被草草地埋在了乱葬岗里,连副棺材都没给用。”朱彪脸色涨得通红。

“可是你为什么不出头呢?”吴道明鄙夷地说道。

朱彪头埋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夫家很有势力么?”吴道明问他。

朱彪点了下头,长长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真是个贱人,吴道明心中骂道,嘴上说:“那女人死的时候,腹中胎儿多大了?”

“八九个月了。”朱彪呜咽道。

“嗯,这么说已经形成了鬼胎,他会一直寻找宿主替身的,直至七七散尽阴元。”吴道明分析道。

“你是说,这孩子会上身,也许他还没有死?”朱彪瞪圆了眼睛,盯着吴道明问道。

“有可能,但是他必须在四十九日之内遇到合适的宿主。”吴道明告诉他。

“什么是宿主?”朱彪小心地问道。

“孕妇。”吴道明回答道。

朱彪突然沉默了,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女人叫什么名字?”吴道明问。

“沈菜花。”朱彪喃喃道。

是夜,清冷的残月静悄悄地挂在天边。

朱彪领着吴道明来到了荒坟岗,月色如水,山野间清凉一片。拨开蓬蒿野草,面前就是沈菜花那孤零零的土丘,一只黑色的乌鸦蹲在坟头上,默默地注视着这两个深夜到来的闯入者。

吴道明环顾左右,心中暗自吃惊。此乃大凶之地啊!

但觉阴风习习,静听仿佛有一丝如泣如诉的哀怨之声随风而来,不绝于耳。西方那翘起的山包怪石嶙峋,上面寸草不生,在月光下光秃秃的,好一个“白虎衔尸”啊!

吴道明低头注视着那块写有“沈菜花”三字的石片,点了点头,说道:“沈菜花冤屈难解,又入此凶地,实为不幸啊!气行于地下,物生于地上,此坟头绿草萋萋,不同于周边植物,看来她的怨气已渐渐消去,莫非腹中胎儿已经重生?‘白虎衔尸’,必然行之不远。”

“吴老,怎样?”朱彪轻轻问道。

吴道明微微一笑,说道:“鬼胎已度人,你还要找到他的下落么?”

朱彪一听,“扑通”一声跪倒,口中说道:“吴老,拜托你指条明路,找到我与菜花的骨肉下落,我就是给你当牛作马都愿意。”

吴道明微微颔首,淡淡说道:“起来吧,此间荒山野岭,如有孕妇经过也是家在附近之人,你可就近探访,谁家孕妇四十九日之内分娩过,必是你的孩子无疑。”

“那我与他相互能认出来么?”朱彪不放心地问。

“有悖于常理之事发生,即是相认。”吴道明说道。

“吴老,您知道我的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朱彪又追问道。

“儿子。”吴道明回答。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