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0:29 作者:


关灯
护眼

清晨,寒生睡梦之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父亲正坐在他的床边,默默地注视着他。

“老爹,你怎么啦?”寒生打了个哈欠道。

“你有些事情瞒着我,是吗?”父亲轻声问道。

寒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寒生,你告诉老爹,青木蚕虫治冰人症的方子另有来历吧?当今世上绝对不可能有人会下这种奇方,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你见到荷香阿婆是我俩上次赶集的时候,回来后第二天你就出事了,之后才遇见那个什么山人的,寒生,你从小到大,就是不会撒谎。”父亲的眼光里满是怜爱。

寒生心中一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老爹……”寒生脱口而出。

“嘘,”父亲伸出食指在嘴边摇了摇,道,“不必说了,我知道你一定有难言之隐,否则不会对老爹都不讲的,包括你医治自己腿伤的方子和外面的小姑娘脸上包的药,都是一样。寒生,老爹其实心里是为你高兴,朱家后人总算没有愧对祖先啊。”

“老爹!”寒生眼含泪水伏在了父亲的腿上。

“好孩子,挺起胸来,医者之道在于德。孩子,记住,世人不论贫富,不分贵贱,治病一视同仁,你将来不必局限在这小小的山村里,走出这里,到外面去,世上还有许多类似荷香和兰儿那样的无助的穷苦人,等着你去给他们治病。”父亲也滴下了眼泪。

“老爹,”寒生抬起头来,“你放心,我会的,寒生立志从今起,悬壶济世,做一个像老爹一样的好赤脚医生。”

“唉,江湖险恶啊!”父亲长叹道。

兰儿和她娘一早就在灶间把早饭做好了,红苕稀饭,香气弥散。寒生看到兰儿缠着布条,眼睛都看不见还在帮着忙活,心中热乎乎的,这才是家的感觉啊,想起自己自幼丧母,不免又是一阵酸楚。

自己的腿伤已经好了大半,《青囊经》真是名不虚传,从今往后,自己怕是真的要悬壶济世了。此刻,他体会到了治病救人的快感,也理解了当年华佗壮志未酬的悲凉,放心吧,神医前辈,寒生会继续完成你的遗愿,做一代赤脚神医,浪迹江湖。

“小兄弟,起得好早啊!”竹篱笆外站着香港风水大师吴道明,一身蓝灰色西装,还扎着条花纹领带,一脸的笑容。

父亲走出房门,淡淡道:“吴先生一大早就到南山村有事么?”

吴道明哈哈一笑,走进院子里来,手里拎着条猪大腿。

“我已经住到南山村里了,以后我们暂时就是邻居了。说实话,我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寒生这孩子,玉不琢不成器,只要稍加点拨,他日必将有成啊。”

“你这是……”父亲指着吴道明拎着的猪腿。

“寒生有腿伤,中医‘以形补形’,吃些猪腿,早点养好伤。小小心意,还望笑纳。”吴道明坦然道。

这条猪大腿怕有二三十斤,朱医生何尝不知形补食疗对寒生腿伤有益,但苦于囊中羞涩,实在无钱购买,但是此人心术不正,最好敬而远之。

“无功不受禄,还是请拿回去吧!”朱医生说道。

“何谓无功?寒生治好了阿婆而不嫌其穷,舍弃心爱的土卵而不吝其宝,此仁术医德,从小即已显示其悬壶济世风范,我今日略表心意,区区猪腿,何禄之有?朱医生行走江湖,竟也如此迂腐?”吴道明义正词严道。

朱医生一时竟哑口无言,只能道:“吴先生,请。”

寒生高兴地接过猪腿,毕竟这年代大家肚子里都没油水,能补补兰儿她娘虚弱的身子也是好的。

茶叶很粗糙,泡在粗瓷大碗里显得寒酸,吴道明微微一笑,端起便饮。

“痛快,这种喝茶之法在岭南绝见不到的,我们那儿习惯功夫茶,品茶聊天,谈尽江湖事。朱医生久居赣北,也应当到处走走,尤其是寒生,多一些江湖历练,对他十分有益。”吴道明侃侃而谈。

朱医生点点头,心中猜测着这位吴大师此行的本意。

“此地地处黄山一脉,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朱医生可闻‘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之说,我看此地有形止气蓄,化生万物,土随龙起之势,朱医生是否同意我的看法?”吴道明说道。

“我是一个普通乡村医生,对这些风水之类的东西不明白,况且在我们这里,风水术始终是一种迷信。”朱医生应对着。

吴道明笑笑,又喝了口茶,正欲开口,瞥见头上包缠着布条的兰儿,不由得一愣,略微思索,心下即已明了,口中故意问道:“咦,这小姑娘怎么把头都包起来了?”

朱医生只得据实相告:“她得了怪病,以致相貌异变,现正在治疗之中。”

“我敢说,这丫头原本是一个相貌端庄美丽的姑娘。”吴道明意味深长地说道。

吴道明的一句话提醒了朱医生,他回想起较早时,寒生曾问起过他有关“泣血症”的问题,如此说来,寒生早已知道了兰儿的病症,并着手医治了,这孩子倒是个热心人,这对母女孤苦伶仃,寒生也二十出头了,只是不知这丫头患病前的模样,唉,想哪儿去了。朱医生不由得暗自一笑。

“朱医生何故发笑?”吴道明不解地望着他。

“噢,没什么,吴先生还没吃早饭吧?若不嫌弃,粗茶淡饭将就吃一点?”朱医生问道。

“那我就不客气啦。”那吴道明说着竟自己动手,径自舀了碗稀饭喝起来。

“吴先生为何住到乡下来,这里生活条件如此艰苦。”朱医生问道。

“现在是卯年戌月中,岁末已是不远,我在此地等着看天象奇观呢。”吴道明似乎不经意说道。

“什么天象奇观?”朱医生诧异地问道。

“阴晕五色光。”吴道明边喝稀饭边说道。

“阴晕五色光?”朱医生心中微微一颤。

“就是太极晕每当辰龙年初交更之时,由穴中发出五色极光,直冲斗牛,十二年才一次,难得一见啊!”吴道明放下碗筷,抹了下嘴巴。

吴道明眼角余光瞥见朱医生眉头紧蹙,沉默不语,心中暗自窃喜,这老家伙上钩了。

太极晕竟会发光?自己可不晓得,祖辈传下来的遗训中也从来未曾提到过此事,这事是真的么?朱医生百思不解。

吴道明看在眼里,再追加了一句:“黄主任、孟主任届时有幸一起来南山观看这旷世奇观呢。”

“唔。”朱医生心不在焉地回答着。

话已递出,见好就收。吴道明站起身来,说道:“这稀饭的味道真是不错,我先行告辞了,你们不妨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让寒生跟着我学习易术,不久即有所成!”

朱医生送出门外,那吴道明扬长而去。

这些人难道真的只是要观赏所谓的五色极光么?他们的目的是要寻到太极晕,找到后又要干什么呢?

朱医生闷闷不乐。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