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十九章 鬼婴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0:58 作者:


关灯
护眼

夕阳西下,竹林农舍前,一个农妇坐在屋檐下正在给婴儿喂着奶,眼望着怀中胖嘟嘟可爱的孩子,农妇心里甜滋滋的。丈夫下地快要回来了,灶上的大铁锅已经煮上了米饭,一股新米的稻香弥散在空气中。

竹林中传来了踩在干竹叶上窣窣的脚步声响,大概是丈夫回家来了。

竹林里走来一个人,虎背熊腰,身体壮实,这人正是朱彪,打听了一整天,他终于找到了这里。

农妇有些惊奇地望着来人,这里地处偏僻,一般极少有陌生人经过的。

“大嫂,我想喝口水。”朱彪已经发现了农妇怀里的婴儿。

农妇进屋舀来一瓢凉水,递给了行路的客人。

“大嫂,这孩子长得好结实啊,是个小子吧?”朱彪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婴儿。

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孩子,农妇自是喜不待言,农村里出生的小孩儿,父母都喜欢身体长得壮实一些。

“多大啦?”朱彪问。

“还没满月呢。”农妇回答。

“真的是生得又大又壮实,让我瞧瞧,你看这小脸蛋……”朱彪便说着上前细看那孩子。

那婴儿生得白白胖胖,浓眉大眼,乌黑的双眸炯炯有神地望着朱彪,朱彪心中一酸,几乎落下泪来。突然,那孩子“咯咯”笑了起来,笑声尖厉并且刺耳,同时眼睛死死地盯着朱彪,眼皮眨都不眨一下,两只黑色的瞳孔放大了一倍有余,把眼白挤到了眼角边,几乎整个眼眶里全是乌黑色的眼仁儿……

朱彪一惊,随即大喜,那广东来的吴老告诉过他,有悖于常理即是相认,这孩子如此异样的怪笑,必定就是自己的儿子无疑。

菜花啊,这是我们的儿子啊,他噙在眼中的泪水终于滴落了下来。

“咦,老表,你怎么啦?”农妇惊奇地望着朱彪。

朱彪明白自己失态了,忙说道:“啊,我家里三间房子,就是没有个孩子,刚才见这娃娃生得这么好,一时想起自己家有点难过,唉,要是他能做我的干儿子就好啦。”

他考虑过打昏农妇把孩子抢走,但是一来怕出人命,二来自己又没有办法给孩子喂奶,所以还不能来强的。

农妇听得朱彪的话,只是警惕地一笑,手里抱紧了婴儿。

竹林里又传来了脚步声,农妇的丈夫从田里收工回来了。

男主人见到朱彪一愣,眼光瞟向自己的媳妇。

“这位老表路过咱家喝水的。”农妇告诉丈夫说。

“哦,那快请进屋吧。”男主人相让着,山里人都较好客。

“不啦,这就走,我是朱彪,南山村的队长,一打听都知道的。”朱彪说道。

一听说是南山村的,男主人立刻热情起来,说道:“原来是南山村的啊,前几日多亏了你们那儿的朱医生,不然恐怕大人孩子都保不住了,朱医生好吗?”

原来是朱医生来接生的,看来以后还要对他客气点儿,毕竟那孩子是我的儿子。

“朱医生还可以,他家住村东头,我就住在村北的那棵老槐树下,三间草房。抽空时来坐坐,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娃娃,我想认他做干儿子,行吗?”朱彪诚恳地说道。

“这……”男主人吞吞吐吐。

朱彪道:“我是生产队长,优秀共产党员,连续多年的五好社员,青年突击手,还是民兵排长……”

“这两天我们准备全家去南山村探望朱医生,向他表示感谢,到时候再说吧。”男主人谨慎地说道。

朱彪一听心中有了点谱,人家肯定是要打听了解下自己情况的,马上赶回去事先做些工作,尤其是请教吴老,这人学问大着哩!

“老表怎么称呼?”朱彪问道。

“我姓沈,叫我天虎就行了。”男主人报上姓名。

“好,天虎,你们去朱医生那儿一定要到我家来坐坐。”朱彪诚恳相邀道。

“好吧。”沈天虎应允道。

朱彪告辞,走出几步后回头望去,那婴儿冲着他诡异地一笑。

山里日头沉得快,朱彪刚刚走出竹林,天就黑了下来。前面就是荒坟岗,“嘎嘎”,几声乌鸦的叫声在坟地里回荡着。

朱彪站立在那座孤零零的荒冢前,眼眶又湿润了。

菜花啊,我终于找到了我们的儿子,他长得又白又结实,还会对着我笑。菜花,你现在可以瞑目了,你放心,不久我就会把他带回身边来的,我会把他抚养成人,而且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再找婆娘了。只有同你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了真正的快乐,我不能活在没有你相伴的日子里,所以我要把你葬回我家,就在老槐树下,你高兴吗?这样,我们就可以朝夕相处,天天见面了,还有我们的孩子。

朱彪嘶哑着声音发出一声长叹……

荒坟岗中回响起一声轻轻的叹息,那是一种哀怨凄凉的声音,仿佛是一个女人割舍不下的揪心叹息……

朱彪一步三回头,渐渐远去了。

“嘎……”那乌鸦还在坟头上。

残月如钩,老远望见老槐树下,那个大作家吴老倒背着手,静静地矗立在月光下。

听到脚步声,吴老慢慢转过身来,对朱彪轻轻一笑,道:“听你脚步声,急而不乱,气御足跟,如沐春风,应当是找到你的儿子了。”

“吴老,您真的是神人啊,果然就在菜花墓地不远的一户人家里,那娃儿生得还很像我呢!”朱彪兴奋道。

吴道明微笑不语。

“吴老,我今晚就准备接菜花回家,我不想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儿,您看可以吗?”朱彪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吴道明略一思索,叹道:“也好,生死相依,念你如此重情义,我就指点于你,记住,子时中开穴,用泥封住死尸口鼻,背在身后,途中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不可应答,明白么?”

“明白。”朱彪满口答应。

“那好,你可以去做了,在草房的右侧三丈三的位置上挖新墓穴吧。”吴道明指示道。

“那吴老您请回屋休息吧,我这就给您做饭去。”朱彪说道。

“不必了,我今晚不想吃东西,我准备给你家来个大扫除。”吴道明冷冷一笑道。

“大扫除?我家里很脏吗?”朱彪疑惑不解地问道。

“当然。”吴道明阴沉地一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