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二十五章 青田之约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4:27 作者:


关灯
护眼

“吴某愚钝,实在是不明白。”这回吴道明真的是糊涂了。

吴楚山人微笑道:“此刻夕阳已经落山,不如我们移步林下,月冷风清,盘膝小酌,如何?”说罢带头走出草屋。

樟树林下菜地旁,有一块扁平的大圆石,石下正好撂着两块坐人的卵石。蒋老二已经摆放好了一壶酒和一盘赣北特产火烤山鼠干,一股奇特的肉香飘散在山谷中。

吴道明鼻子嗅了嗅,赞道:“此香直沁肺腑,想不到中原也有此美味啊。”

“粤人善食野味,谷中无甚招待,卧龙谷中的山鼠专食各类昆虫,都是蒋老二捕捉而来。冬食活鼠,夏食鼠干,营养十分丰富,请不必客气。”吴楚山人介绍说。

吴道明伸手撕下一块冒着热气的白丝丝的熟肉,塞进了嘴里,细细品尝着。

“唔,果然味甜肉滑,岭南民间有言‘吃一鼠,当三鸡’,吴某真是大饱口福啊!”吴道明边吃边赞不绝口。

此刻谷中林鸟归巢,月上东山,清凉如水,吴道明一面与吴楚山人对饮,一面盘算着怎样进一步打探谷中的秘密。

吴楚山人放下酒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吴先生若有疑问,可以直言了。”

“多谢,请问山人所说的守空陵是什么意思?”吴道明问道。

吴楚山人缓缓说道:“元朝末年,赣北鄱阳湖大战,最终朱元璋打败了陈友谅,奠定了明朝开国基础,实际上这是一次风水上的较量,我想此事内中隐情吴先生应该有所耳闻吧?”

“山人莫非指的是‘太极晕’战胜‘双凤朝阳’?”吴道明思索道。

“吴先生果然是见多识广。正是此番风水较量,朱元璋占了上风,开创了有明一代,至1644年清兵入关,共计276年。而当时策划这一场风水大战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军师刘伯温。”吴楚山人说道。

“嗯,青田刘伯温堪称一代堪舆宗师。”吴道明点头称是。

“可是刘伯温早已看出朱元璋此人心术不正,‘鸟尽弓藏’,自己晚年必遭其毒杀,因此就留了个心眼,保留了一处可以克制朱元璋的风水龙穴,以伺报复。”吴楚山人解释道。

“你说的是太极阴晕么?”吴道明插话道。

“不错,正是用以克制鄱阳湖边朱元璋母亲所葬太极阳晕的太极阴晕。”吴楚山人点头道。

“太极阴晕就在这卧龙谷中?”吴道明血往上涌,兴奋莫名。

吴楚山人默默看在了眼里。

吴楚山人继续说道:“刘伯温派了几名武功高强的青田家乡子弟来此卧龙谷中,看守太极阴晕,此事极少人知道。这些青田子弟从此后就与家人断了音讯,再也没有回去浙东老家,青田的亲人都以为他们早已阵亡,家乡甚至都给立了衣冠冢。世事如云烟,转眼已经过去六百余年了,如今守陵人的后代就只剩下蒋老二一个人了,仍在默默无闻地保守着这个秘密。”

吴道明沉默了,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故事,他不由得对蒋老二有些心生敬意了。

“难道说,就一直得那么守下去吗?”吴道明问道。

“不,直到有人带来信物的那一天为止。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青田子弟已经等了足足有六百年了。”吴楚山人叹道。

“什么信物?”吴道明脱口而出。

吴楚山人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对不起,吴某唐突了。”吴道明心下埋怨自己,人家保守了数百年的秘密,岂是外人随便就可以打听到的。

一片云彩飘过来,若隐若现地遮蔽了月光,月色显得越发扑朔迷离。

“寒生和那条大黄狗还在谷中么?”吴道明突然问道。

吴楚山人默然片刻,轻轻答道:“他们还在。”

“你就是教寒生高明医术的那个人么?”吴道明又问道。

“不是。”吴楚山人明确回答道。

吴道明抬头望了望夜空,寻思了一会儿,说道:“好啦,时候已经不早了,此间草屋看来也没有多余之床,吴某这就打算告辞了,感谢山人如此盛情款待。”

吴楚山人淡淡道:“吴先生知道了这么多秘密,难道还想要出谷么?”

吴道明一惊,随即鼻子“哼”了一声,沉下脸来:“莫非山人还能留下我吴道明不成?”

“不敢,只屈留尊驾三日而已。”吴楚山人道。

“此话怎讲?”吴道明愠道。

“三日之内,有人持信物前来谷中接头,苦等600年就为此一天,所以事情了结之前,任何入谷可疑之人都不得离开。”吴楚山人道。

“吴某属于可疑之人么?”吴道明愤然道。

“不敢,但是你太聪明了,看破了谷内玄机,因此不得不多挽留几日了。”山人表示了歉意。

吴道明想了想,问道:“寒生也是同样的情况吗?”

“是的。”山人回答。

“嘿嘿,山人的好意吴某心领了,只是山外面还有不少事等着吴某去办,所以恕不奉陪了。”吴道明冷笑了几声,暗中提气戒备,准备出手。

“不必费力啦,你道这山鼠味道为何如此美味,因为这里面给你多加了道佐料‘陀罗销魂散’,三日剂量,睡上个三天,好好休息吧。”吴楚山人淡淡说道。

吴道明大怒,正欲起身,眼前慢慢黑了下去,紧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吴楚山人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抬眼望着夜空,长叹一声,吟道:“山中为孤客,古道客独行。抚琴萧凉曲,唯有鸟兽听。君去六百年,不见青田人。”

蒋老二走近前来,轻声道:“先生,此二人如何安顿?”

吴楚山人未回身,只是摆了摆手,吩咐道:“锁入密室,顺便解开寒生穴道。”

蒋老二应了声,提起吴道明返回草屋,又从地上抓起昏睡着的朱彪,绕去草屋后的一处山崖下,崖壁上有大大小小的数十个石洞。此处山体都是石灰岩,天长日久被雨水侵蚀成为喀斯特地貌,内里无数溶洞,纵横交错,曲径通幽。

蒋老二从一个很不起眼的洞口进去,在漆黑的石廊中拐来拐去,最后来到一座石壁前。

蒋老二放下手提的二人,然后运足气,双掌按在光滑的石壁上,缓缓地推转了一扇沉重的石门,门内露出微弱的油灯光。

蒋老二拎起吴道明和朱彪,走进门内——这是一间宽敞的石室——扔下两人后,蒋老二走到石室的一角,那里放着一张木板床,寒生还在昏睡着,旁边的大黄狗笨笨也被蒋老二点了穴道躺在那里,不同的是,笨笨尽管昏迷不醒,但却打着响亮的呼噜。

遵照山人的吩咐,蒋老二认准寒生的膻中穴道,出指点下,然后转身离去,那狗可就不去管它了,万一醒了在山洞里乱叫可就讨厌了。

重又关好石门,他按原路返回到草屋旁。

“先生,办妥了。”他恭恭敬敬地说道。

吴楚山人点了点头。

“先生,我们终于要了结这六百年的夙愿了吗?”蒋老二眼眶发红,噙着眼泪水。

吴楚山人没有做声,忧郁的眼神依旧仰望着星空,许久许久,他才说了一句话:“《尸衣经》终于要重现江湖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