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二十六章 解穴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4:59 作者:


关灯
护眼

寒生睁开了眼睛,耳边回荡着有人离去的脚步声,之后是关闭石门的嘎吱声,接下来是一片寂静,间断着有滴水的叮咚声响。

他坐了起来,眼睛慢慢地适应周遭昏暗的环境,借着石壁之上微弱摇曳的油灯光,这才看清自己原来身处在一个石室内。

这是什么地方?他努力回忆起,当时自己是在卧龙谷的草屋内,与那个叫蒋老二的守林人对峙着,他发现对方出手时,已经来不及躲避了,腰间一麻,以后就不知道了,失去知觉之前,耳边仿佛听到大黄狗笨笨的怒吼声。看来自己是被蒋老二点中了穴道,然后给关在了这个石室里。

熟悉的呼噜声引起了他的警觉,低头细看,原来是笨笨睡在了自己的身旁,正发出响亮的鼾声。

“笨笨,起来。”寒生摇晃着它。

笨笨依旧不醒,难道它也被点了穴道?

寒生叫不醒笨笨,于是翻身下床,开始观察石室内的情况。此石室是天然形成的,屋顶上垂下一些石钟乳,乳尖上渗出水滴,然后落在地面的石笋上。不知哪儿有风吹来,油灯芯的火焰在轻微地抖动着。

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细瞧竟是两个睡着的人,再看其面孔,却是认得的,一个是南山村小队长朱彪,另一个则是那个香港来的风水大师吴道明。

寒生挨个推动他们,都不省人事,他们一定也是被点了穴道。奇怪,他们怎么也来到了这里呢?

说不定,连吴楚山人也遭到了蒋老二的毒手。

寒生叹了口气,不再去翻动他们,走到石壁上查看,找到了石门的所在。他试了试,用尽了吃奶的气力,石门仍是纹丝不动。

寒生回到了床边,笨笨仍旧酣睡着。

他索性躺了下来,抱着脑袋胡思乱想,一会儿是老爹,一会儿是兰儿,最后脑海里出现了青囊经,他回忆着一条条的医经药方,其中有一条是专门讲述解穴之法的……

《青囊经》上记载,世上点穴手法千奇百怪,无非是以强力封闭经络,导致气血阻滞,从而影响相对应的肢体及器官的功能暂时丧失。解穴之法分内外两种,外者,重手点击相生之对应穴位,疏通被封闭的经络;内者,封闭其口鼻,使之不得呼吸,迫使体内元气四处冲撞,临濒死时最后一瞬间爆发出的撞击力,可冲开所有人为封闭的经络穴道。越是内力深厚之人,冲撞力越是强烈,因而人也越发痛苦,小儿及年老体弱多病之人不可用此法。

寒生心想,与其在这暗室里坐以待毙,不如试上一试。

他跳下了床,来到吴道明身旁,还是先从这老家伙开始,寒生打心眼儿里厌恶那个朱小队长。

寒生一条腿弯曲,跪在吴道明的脑袋旁,两只手分别用力按住他的嘴和鼻子……

不一会儿,感觉到吴道明的面部发胀,口鼻处在翕动,进而颤抖,自己的手掌下面热乎乎地烫人。须臾,吴道明的身子整个地发抖,腰板向上弓起。

寒生手臂竭尽全力压下,最后将自己的身体也全部用力压上去了。

只听得“扑哧”一声,随即一股极臊臭的气味儿扑鼻而来,吴道明的肛门括约肌被体内元气冲开,屎尿俱下……

寒生急忙撤回手掌,捂住自己的鼻子,说心里话,从来没有闻过如此恶臭的气味儿。

吴道明是中了“陀萝销魂散”昏睡的,而这销魂散是起麻痹整条督脉之用,而点穴只是封闭穴道一处,因此寒生使用“青囊经”上的解穴之法并非对症,可以说反而是会要了吴道明的性命。

世上事,原本就是阴差阳错,寒生此番误打误撞,竟也撞对了。那吴道明乃是六十年的童子之身,纯阳之气何等了得,在口鼻被堵住的情况下,体内元气极度膨胀,先天之精气蹿入任督二脉,竟一举贯通,多少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水火既济就在这一瞬间完成了!

“哈哈哈。”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笑声自吴道明口中发出,他醒了,慢慢地站立起来。

吴道明微笑着盯住寒生,亲切地说道:“好小子,真不愧为江湖上的绝顶国医圣手,竟懂得使用如此诡异的手法,不但破解了‘陀萝销魂散’,而且还打通了吴某的任督二脉,我要如何感谢你才好呢?”

寒生依旧用手捂紧鼻子,没有说话。

吴道明“咦”了一声,此刻方才发觉自己的裤裆里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鼻子一嗅,顿时面红耳赤。

寒生捂着鼻子走到一边角落里,大口地喘着气。

吴道明四处扫视一周,心中已经明白了目前的境遇,包括寒生,大家都被吴楚山人关进这山中的石室之中了,看来三天之内是放不出去了。

守陵人世代守谷至今已逾六百年,三天之内会有人持信物前来此卧龙谷,前来的是什么人呢?手持的又是什么信物呢?此谷太多的谜团,处处显示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吴某纵横岭南数十年,甚至连港督都让自己三分,没想到竟然栽在了卧龙谷中,实在是汗颜啊!今日多亏了寒生,自己反而因祸得福,这小子倒真是自己命中的福星呢。

“寒生,你怎么也被关起来啦?”吴道明走过来问道,身上的臭味儿已没有刚才那么浓烈。

寒生看了他一眼,说道:“蒋老二点了我和笨笨的穴道。”

吴道明点了点头,又问道:“此地诡异之极,你来做什么,你原来就认识蒋老二和吴楚山人么?”

“吴楚山人?你见到他了?”寒生立刻兴奋起来。

“嗯,见到了,还和他一同饮酒吃老鼠干呢。”吴道明愤然道。

“他知道我被关在了这里吗?”寒生满怀希望地问道。

“我猜他是知道的,因为他就是这卧龙谷的主人,蒋老二是他的属下。”吴道明语气十分确定。

“他为什么会这么对我?我同他可是朋友啊!”寒生痛苦地扯着头发。

“好,寒生,振作起来,让我们出去找他问个明白。”吴道明说罢伸手点向大黄狗,“汪”的一声,笨笨跳了起来。

“好笨笨。”寒生搂住了它的脑袋,笨笨也亲热地伸出柔软的大舌头舔来舔去。

吴道明走到躺在地上的朱彪身边,一脚踢去,解开了他的穴道。

朱彪打了个哈欠,一骨碌爬了起来,莫名其妙地四处张望着:“奇怪,这儿怎么这么黑啊?”

吴道明敏锐的目光一眼就发现了石壁上的痕迹,上前两步,来到了石门的前面。

试了几下,最后“嘎吱”一声,石门应声而开。

石甬道内漆黑一团,吴道明返身从石壁上取下那盏微弱的油灯,甬道内有了一丝光亮,大家鱼贯而入。

前面洞连洞,天然的石甬道也是纵横交错,别生支岔,究竟哪一条路才能出得去呢?吴道明顿时也没了主意。

“让我带路吧,这是每个老表迷路都懂得的方法。”朱彪抢过油灯说道。

石灰岩洞中有着人不太感觉得到的微风,油灯上的火苗会朝向有风有新鲜空气的方向倾斜。吴道明恍然大悟,心想这朱彪也真是应了“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的俗话了。

朱彪手举油灯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吴道明,最后是默默不语的寒生,他始终不明白吴楚山人为什么避而不见,本来自己还想着把兰儿母女的事情告诉他,寒生基本肯定山人就是兰儿的生父。

大黄狗笨笨一会儿冲到队伍的前面,一会儿又跑回到寒生的脚边,蹭着他的裤腿,轻轻在喉咙里咕噜几声。

约摸走了半个时辰,溶洞变得越来越宽阔。

“慢,好像有些不对头。”吴道明喊停了兴致勃勃的朱彪,大家站住了,四下里打量着。

这是一个长条形状的溶洞,宽约十余丈,长则不见尽头。石壁上的孔隙中渗出来像血液般暗红色的液体,连石笋也被染红。

吴道明伸出手指沾了少许,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似乎有一种淡淡的腥气。

“这是什么?”寒生在身旁问道。

“也许是某种矿物质,被含有碳酸的水所溶解,渗出了石隙。”吴道明分析道。

“哎呀,油不多啦!”朱彪站在一边惊呼道。

吴道明低头看去,油壶内果然只剩下一层油底子。

“抓紧走,不然我们都会困死在这地下迷宫里的。”吴道明手持油灯,率先向里走去。

“龙血……”寒生口中喃喃道。

“你说什么?”吴道明止住了脚步。

“这是龙血,”寒生手指上也沾了些红色的液体,凑在鼻下面嗅着,“药引子……”

“如此说来,我们现在正处于龙脉的腹内,黄山东南而行的阴龙的腹内?”吴道明一下子来了情绪,双目炯炯有神。

“再不走就来不及啦。”朱彪催促道。

“慢,你看那是什么!”吴道明高举油灯,一只手指向了溶洞的顶部。

摇曳不定的油灯光下,溶洞的顶部有好多岩梁,凸起在顶壁上,一条一条的,像极了人的肋骨。

“天地造化啊!”吴道明感叹之极。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