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二十七章 红眼阴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5:35 作者:


关灯
护眼

寒生抬头望了望,惊诧道:“咦,怎么看起来像猪肉排骨?”

吴道明哈哈笑道:“此阴龙腹内洞如重屋,层层叠叠,龙身之上樟树林草茂树高,两谷对峙如孪生,开国建府之葬地啊!”

“吴老是说还要开国建府,岂不是反革命言论……”朱彪吓得赶紧捂住了嘴。

“世事循环,风水轮流转,谁人道得明白?唯有刘基刘伯温啊!”吴道明叹道。

“吴老,此地如果是龙腹,那么有没有龙心、龙肝肺和肠子肚子呢?”朱彪问道。

“理论上说,应该有类似的自然形成物体,不过谁也未曾见过。”吴道明回答道。

寒生并没有理会他们的谈话,自己望着指尖上的龙血,口中自言自语道:“药引子……”

吴道明柔声问寒生道:“这龙血是医治什么病的药引子?”

寒生望了吴道明一下,低下头沉默不语。

“中国易经的精髓之一就是‘万物类像’,自然界创造和进化了人类和动物,世上同时也相应存在有形似或神似的自然现象,这龙腹就是其中之一。”吴道明侃侃阐述道。

一只硕大的白发红眼蝙蝠突然悄无声息地滑翔至面前,轻轻地落在了地上,并当着笨笨的面撒了一泡尿,笨笨傻乎乎地上前用鼻子嗅了嗅,突然喉咙里对其“呜噜”着发出了警告,但那老蝙蝠似乎并不惧怕大黄狗,反而挑衅般一跳跳地向后退去,最后退进了斜刺里石壁上的一个不起眼的溶洞内。

“笨笨,别乱跑。”寒生急忙叫道,可已经来不及了,笨笨已经恼怒地追进了溶洞内。

寒生正欲冲进洞内,吴道明一把拉住了他,急切说道:“别追了,灯油已经不多了。”

寒生瞪了他一眼,用力甩脱吴道明的手,紧跟着跑进那个洞口。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跟过去?”朱彪紧张地看着吴老。

“不必了,我们先要出去,然后再相机行事。”吴道明叹了口气道。

吴道明和朱彪两人依旧跟着风向,继续前行。

眼瞅着灯油越来越少,吴道明急了,干脆一手持油灯,一只手臂挟起朱彪,运足真气,疾速向前方奔去。

朱彪只听到耳边呼呼风声不停,闭眼间慨叹这吴老果然厉害!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油灯熄灭的时候,前方洞穴透出一丝亮光,终于到达出口了。

“灵古洞!”朱彪被吴老撇在了地上,揉了揉眼睛,大声叫喊起来。

月色迷离,前面是黑压压的一片毛竹林。真的来到了灵古洞口,过了竹林就是南山村前的那株老槐树了。

“龙口……”吴道明自言自语道。

寒生未及多想,紧跟着笨笨冲进了那个溶洞之中,里面漆黑一片,唯见一对小小的红眼睛在石甬道内不断地向后退去,耳边则是笨笨呼呼的喘息声。

此刻,寒生有些后悔进入了这个黑漆漆的石洞。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只有盯着那对红色的圆点摸索着前行。

又走了一段时间,其间转来转去的,看来穿过了许多黑暗的通道。前面的那对红点终于停住了,寒生累得气喘吁吁,靠在石壁上松了口气。

耳边仿佛听到了什么,他抬起头向上望去,黑暗之中竟有数百对红色的眼睛在注视着他……

蝙蝠洞!寒生的脑中猛地闪过这个念头时,脖子上已冒出丝丝冷汗,笨笨也吃惊地抬起脑袋盯着那些如同满天星星般的红点,鼻子里往外喷着粗气。

寒生一动也不敢动,黑暗中也不知道那些红眼睛是否能够看清他,会否攻击他。

突然,他想起中学常识课本里曾经讲过,蝙蝠的眼睛视力为零,是靠发出一种超声波,并接受反射回波来辨别周围事物的,如此说来,它们那些盯着自己的红眼睛,还不一定会发现自己呢。想到这儿,寒生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笨笨忍受不住寂寞,突然冲着那些红眼睛狂吠起来。

看来这个笨笨也真是蠢笨,这一下子暴露了目标,上面的几百对红眼睛密密麻麻地同时扑下来了,黑暗中传来笨笨愤怒的吼叫和翻滚厮打的声音。

寒生此刻一点也帮不上忙,如果冲出去,自己恐怕也会被那些红眼蝙蝠咬死,如果不上去,实在又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苯苯被咬死。他左右为难,呆立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黑暗中,已经传出笨笨痛苦的哀嚎声……

突然,撕咬声停止了,黑暗中那些血红的眼睛“嗖”的一声全部飞上了石洞顶,一动不动,安静得出奇。

远处出现两只鹅蛋大小的红点,须臾而至。那是一对血红的眼睛,离地面约有一米多高,这是一只巨大的蝙蝠首领,红灯笼般的眼睛散射着红光,照得周围数尺地面朦朦胧胧,甚至可以视物。

一个白色的物体躺在它的脚下,身躯在痛苦地颤抖着,寒生发现,那是笨笨,浑身上下的狗毛已经被蝙蝠们拔光,露出一身白花花的狗皮。

笨笨向来很珍惜它的那一身金黄色的毛发,平时弄脏了一点也要立时舔得干干净净,可如今竟被拔得一根不剩,可想而知它的心情了。

蝙蝠首领伸出右脚爪踢了踢地上的笨笨,龇出来两排白森森的利齿,作势就要咬下去……

寒生一声惊呼,那蝙蝠首领扭回头发现了寒生,嘴里突然发出一声尖利的呼哨,霎时间,洞顶上的蝙蝠群蜂拥而下,径直扑向了寒生。

寒生大惊,急忙挥手乱舞,依本能进行着自卫。

急切之中,寒生慌乱地由怀里随便拽出个物件来比划着。耳边突然又听到一声呼哨,“呼啦”一声,蝙蝠群瞬间又返回了洞顶,一动不动地伏在岩壁上。

蝙蝠首领两步一跳,来到了寒生的面前,血红如铜铃般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了寒生的手上。未及寒生多想,那蝙蝠首领劈手一爪,硬生生地从他手里夺去了那个物件。

寒生回过神来,那东西正是那条“雷击骑马布”。

寒生数日前以此物为药引子,包在兰儿的脸上,治愈了她的泣血症,后来自己随手揣进了怀里。此物来之不易,将来兴许还用得着。

他不曾料到,正是此物救了自己和笨笨。

蝙蝠首领用鼻子嗅了嗅骑马布,然后情绪激动地蹦跳起来,两翼上的小爪将骑马布高高举起,嘴里发出满意的尖叫,洞顶上的蝙蝠们滑翔下来,围着首领绕着圈子飞,无数的红眼睛在黑暗中不停地旋转,直看得寒生眼花缭乱。

一声呼哨,蝙蝠们又归队伏在了洞顶的岩壁上。

蝙蝠首领打量着寒生,晃了晃爪中的骑马布,似乎已经去掉了敌意。寒生紧张地盯着那对血红瘆人的眼睛,心已凉了半截,回想起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他与吴楚山人伏击樟树顶上的白发老蝙蝠,抢来了“雷击骑马布”,结果闪电击毙了那只老蝙蝠,虽不是自己亲手所杀,但毕竟是因他而死的。如今,自己误入蝙蝠老巢,又被发现了手中的骑马布,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蝙蝠首领对着寒生眨了眨眼睛,然后向后一跃,寒生不明白它的用意,依旧是站在原地未动,警惕的目光始终戒备着。

蝙蝠首领又回来,再朝着寒生眨眨眼,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并柔声地打了个呼哨,红红的眼睛望着寒生。

寒生似乎有些明白了它的意思,可能是让寒生跟着它走。寒生试探着向前迈出脚步,果然,那蝙蝠首领又继续向后退去。

寒生心想,这家伙要引我去哪儿?嘿,不管了,反正留在这儿也是个死,自己害了白发老蝙蝠,它们如果要报复自己的话,就随它去了。他走前几步,借着那对红色眸子发出的微弱红光,轻轻地扶起了笨笨,摸在手里,感觉到笨笨自身的皮肤还是不错的,又柔软又光滑。

笨笨站了起来,像往常一样抖了抖毛,这回毛没有了,只是扭动了几下身上的肥肉。看来笨笨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只是吓坏了而已。

笨笨伸出热乎乎的大舌头,舔了舔寒生的手,摇了摇光秃秃的尾巴。

“走吧,笨笨,我们跟着这只大蝙蝠走。”寒生拍了拍笨笨的狗头。

那双血红的大眼睛在前面引路,寒生和笨笨在后面尾随,脚底下坎坷不平,他俩跌跌撞撞地勉强跟得上。

越走发觉石洞越发窄小,最后甚至需要匍匐爬行,笨笨倒是满不在乎,没有了毛,好像钻洞更加方便了。

又爬行了一段时间,前面逐渐开阔起来,而且出现了绿兮兮的荧光,并伴有流水的声音。

这里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大石洞,石洞的地上长着些尖尖的石笋,笋尖上也在渗着红色的液体,正中间的地上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像蛋一样的物体,绿光正是由那儿发出来的。

绿色的荧光照得石洞里清晰可辨,蝙蝠首领一下子跃到了石蛋上,对着寒生眨了眨眼,然后手抓着骑马布沿原路飞走了。

它带我到这儿来做什么?难道说它不是在报复我?寒生有些迷惑不解,索性沿着石蛋走了一遭,并贴近观察着。

这也是石灰岩被水侵蚀后形成的,成分也应该是碳酸氢钙,寒生用手指敲了敲,里面发出空洞的声音。

这一带属于喀斯特地貌,地下溶洞很多,而且大都从未被探明过,寒生小时跟随父亲进去过不少的溶洞,石钟乳和石笋比较常见,但圆形而且里面有空洞的石蛋就从来没有遇见过。

莫非是龙蛋?寒生想起吴道明讲过的“万物类像”,既然龙腹内有自然形成的石肋骨和龙血,那么有个把龙蛋也就不足为奇了,只要这条龙脉是个雌的,也就是阴龙。

靠石壁的一侧是一条暗河,听声音水的流速极快,黄山上的雨水都基本渗到了地下,然后通过暗河输送到四面八方,出地面则以泉水及瀑布的形式汇集到江河中。

看来自己和笨笨已经被困在了这石洞之中,即使父亲带人来寻找,在这庞大的地下迷宫里,是不可能找得到的。

“笨笨,我们会死在这里的。”寒生叹了口气对着笨笨说道。

笨笨懂事地依偎在寒生的脚边。

这个石蛋为什么有绿色荧光呢?好奇心驱使寒生来到这个一人多高的石蛋前,凝神仔细观察,笨笨无精打采地跟在身后。

绿色的荧光发自石蛋表面,寒生用指甲划了划,很硬,好像是一种石英类的萤石。

笨笨将鼻子凑到石蛋上嗅嗅,突然低声在喉咙里咆哮起来,然后后退两步,对着石蛋一阵狂吠。

“笨笨,别乱叫了,保存点体力吧。”寒生吆喝了两声。

笨笨不理睬,仍旧对着石蛋吠叫。

“难道这里面有东西?”寒生脑袋里寻思着,否则笨笨不会叫得这样反常。

他想了想,四周看了看,地面上也没有石块之类的东西,最后,他来到一根石笋前。据父亲讲,石笋生长得极慢,要靠上面的石钟乳一滴一滴沉淀凝聚而成,一万年时间也只能生长一米左右的高度。

“咚”的一脚蹬出,“咔吧”一声,脆石笋被寒生硬生生踹断,他上前拾起断掉的那截石笋尖,回到石蛋前。

寒生高高地举起半截石笋,用力地朝石蛋砸去,“嘭”的一声,石蛋被砸破了一道口子,寒生眼睛贴近裂口,凝神朝里面望去……

石蛋裂隙处忽然伸出许多细如蛛丝的白色长须,缠到了寒生的头上!而且里面不断地涌出更多的长须,继续包裹起寒生,寒生拼命地撕扯着,但是根本无济于事,很快身体上便被紧紧地缠绕了厚厚的一层,如同一个大蚕茧。

寒生只来得及喊叫了几声笨笨,便发不出声来了。

笨笨发觉不对,立刻扑了上来,用牙齿奋力地撕咬着寒生身上的茧丝。更多的丝须卷了上来,将笨笨也一同包裹起来。不一会儿,寒生和笨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白色茧子。

石蛋里面封闭了上万年的白陀须终于突破了束缚,遇到空气便疯狂地生长起来。

寒生已经站立不住了,一歪就倒在了地上,随即滚动着掉进了汹涌的暗河里,顺着水流而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