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三十二章 天蚕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8:30 作者:


关灯
护眼

母阴蝠慢慢地坐了起来,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激之色,手电光下,寒生发现她的炎症基本上已经完全消除了。

阴蝠首领以极轻柔的呼哨声表示自己的喜悦心情。母阴蝠张开翼翅,抱拢起小蝠们开始喂奶。

寒生终于松了一口气,世间万物皆有灵啊。笨笨凑到跟前盯着那些小东西,觉得十分有趣。

阴蝠首领示意寒生跟着它走,向侧面的小洞跳跃过去,那是去石蛋的方向。钻过小洞,沿着上次的甬道,流水声越来越响了,他们来到了上次被白陀须缠住的洞穴——天蚕洞。

那只敲破的石蛋还在原处,那些白色喜欢缠人的丝丝已经不见了。阴蝠首领跃上石蛋,对着寒生直眨眼睛,寒生走了过去。

寒生把光亮已经微弱的手电筒向里面照去。

石蛋底竟然躺着一个人……

此人浑身上下均生着长长的白毛,面孔上也有,看不到其模样。寒生吓了一跳,这里面怎么会有人?

按王婆婆所称,这个石蛋一定是天蚕了,可里面的人是谁,他怎么进入到天蚕内去了呢?

寒生百思不解,蚕内那人的头部旁边似乎有什么物件,大部被白毛所遮蔽。寒生伸手,但是够不着,看了看周围,洞中也根本没有树枝棍子之类的东西。

一声轻唿,阴蝠首领示意寒生让开,自己身子一缩便钻了进去。但见它拨开白毛,翼上的两只小爪捧起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来,向上恭恭敬敬地递给寒生。

寒生一眼认出那上面的三个字——尸衣经。

“……天蚕重现日,尸衣伴君行。”王婆婆的话在耳边响起。

噢,原来尸衣是指的《尸衣经》!

寒生一惊,难道这就是吴楚山人说过的那本早已失传的古书?

手电筒的光线暗下去了,寒生赶紧快速翻了几页,在灯光完全熄灭之前,看到了几行字:吾浙东刘基,字伯温,集天下辟邪之法……

黑暗中,唯见那两只铜铃般血红的大眼睛。

辟邪之法?这可是本奇书呢,回想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老樟树顶的大树杈上,那只巨大的黑色蝙蝠威风凛凛地站在树杈上,仰视着天空,额头上根根银色发丝随风飘散,它双爪高举过顶一条月经带,左右抵挡着闪电的轰击,山人说就是来自《尸衣经》中的辟邪之术。

原来世间真的是有很多诡异的事情呢,寒生小心地把书揣进怀里。“天蚕重现日,尸衣伴君行”,这个石蛋天蚕已经打破重现,看来刘伯温要我时刻随身带着此书,可以做好多事情呢。我现在已学会青囊之术,再加上《尸衣经》上的辟邪之术,岂不是……寒生想到此,禁不住笑出声来。

如此看来,天蚕之内的人定是六百年前的刘伯温了,婆婆说他后来一直隐居卧龙谷中,无人知其后来的下落,原来竟然躲进了天蚕内而终。可是他是怎么进到天蚕里面的呢?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问问山人,他是个有学问的人,可能会知道。

如今,我得到了《尸衣经》,那刘伯温就应该是我的恩师了,尽管中间已经相隔了六百年之久。

寒生默默地朝着天蚕跪下,黑暗中对着刘伯温说道:“恩师在上,请受您的徒儿江西婺源南山寒生一拜。”说罢,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唉,手电的电池已经用光了,怎么出去呢?

寒生和苯苯仍袭用老办法,跟在阴蝠首领的两只红眼睛后面,在黑暗中摸索着行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穿行了无数的大小溶洞,最后前方终于露出一丝暗淡的光线,走到跟前一看,洞外已经是黄昏中的卧龙谷中了。

卧龙谷深处,樟树林边,隆起的土包上,岭南吴道明与青田刘今墨正在剑拔弩张地对峙着。

残月如钩,凄凉的月色洒在了谷间,四下里静寂无声,听得到众人的心跳。

刘今墨嘿嘿冷笑,首先说道:“岭南吴道明,此事与你何干?”

吴道明手中暗藏两枚阴锥,那是刚才在树上忍痛从裤裆里拽下的,有备无患是他的行事准则。

“呵呵,此言谬矣,刘伯温前辈乃是一代风水宗师,向来是吴某所敬重之人,况且此六百年青田之约乃关系到当今天下苍生的安危,若是冷血窃国之人登上龙庭,那岂不是中原一大劫难?却也坏了刘伯温一世英名啊。事关天下苍生,我吴某虽然偏居南海一隅,却也不能袖手旁观。”吴道明一席话却也说得义正词严、掷地有声。

吴楚山人在一旁听到,心下寻思着,这岭南吴道明品行虽然亦正亦邪,但此番话却是在理。

刘今墨听罢冷笑道:“吴道明,看来你的确知道得不少。实话对你说,一来我赴约持有当年约定之信物,卧龙谷不得拒绝;二来老人家的后人乃是将门虎子,中国未来之精英,将来必定造福于百姓,你在那里包藏祸心地胡说八道,就凭这一点,就可以认定你是阶级敌人,我可以代表上面将你就地正法。”

“精英?造福百姓?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来,究竟是谁?”吴道明嘻嘻笑道。

吴楚山人也是急于知道那老者的儿子是谁,有这吴道明在这里问东问西自然是极好不过。

“哼,欺人太甚!干掉他!”刘今墨冷冰冰吩咐道。

山包上的两名劲装大汉“嗖”地自怀中拔出手枪,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吴道明手一扬,两道细如发丝的黑光疾射而出,直奔那两名大汉而去。

只听“哎哟”两声,手枪掉落在了地上。

众人急视之,两名汉子持枪的手背之上各自插着一枚黑色的阴锥,入肉三分,颤抖着的阴锥尾端上还打着卷儿……

小山包上身影晃动,刘今墨早已欺身近前,双手上下齐抓,出手之迅速,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吴道明大惊失色,没料到这个青田刘今墨武功如此怪异,急忙闪避,但觉胸前一凉,前襟早已被扯去两条,皮肤上也留下了两道血红的指甲印。紧接着眼见月光下,满天飞舞着的都是刘今墨那枯槁细长的大爪,吴道明那里还有还手之力?

大凡高手,拳掌越快,裹挟的风声越响,这是空气摩擦之故,可是这刘今墨如此之快的手法,竟没有丝毫风声。在一旁观战的吴楚山人心中暗暗吃惊,这简直是违背了物理学原理嘛!

吴道明心中懊悔低估了刘今墨的功力,看来自己已非其敌手,早知如此,干吗不多拔几根阴锥,现在无论如何也是来不及了。

吴楚山人有心帮上一把,便纵身跃上土包,随手拾起地上的军用战锹,大喝一声:“且慢!”遂用力将钢锹插入圈子里。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刘今墨的利爪抓上了锹头,竟将钢制锹头硬生生地挠出了数道划痕。

刘今墨跳出圈外,冷冷地说道:“山人莫非要帮助外人么?”

吴道明立在了那儿,额头冒汗,表情万分的尴尬。

吴楚山人淡淡道:“守陵人不会去管下葬之事,但卧龙谷也不希望见到杀戮,你们的过节,可以留到谷外去解决。”

轻微的哼声,山人斜眼望去,看到吴道明在忍痛拔着颌下的胡子。

“不必了,难道此谷之中还可以留下任何活口的么?”刘今墨尖声笑道。

“你说什么?莫非你想连同守陵人也要灭口?”吴楚山人惊道。

刘今墨的尖笑声越发刺耳,那种高频率的金属摩擦声令山人的鼓膜感到十分难受。

“刘伯温在青田家训里要我们履约后,卧龙谷中不留一个活口,以策安全,哈哈……”刘今墨笑声未了,如鬼魅般突然出手,两手分抓山人和吴道明。

眼瞅着已至面门,正待闪避之时,突然两爪之上黑影暴涨,十道黑光疾射,山人与吴道明向后急跃,已然躲避不及……

那是十只指甲套,颜色与指甲无二,平时镶在指甲之上,紧急时刻以内力驱之,乃是刘今墨的独门歹毒暗器,令人防不胜防。

吴楚山人和吴道明身前天突、璇玑、神藏、华盖及膻中五大要穴已经被指甲击中,两人感到胸口一闷,顿时坐倒在地,吴道明手中的几根阳锥也还未及发射。

蒋老二大喝一声,正待跃起相救,滑竿旁的另两名劲装大汉早已拔出手枪逼住了他,急得蒋老二直跺脚。

山人没料到刘今墨竟然有此毒招,稍有不慎而着了道,但他心里也十分清楚,他和吴道明联手也绝对敌不过刘今墨的,此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刘今墨冷笑声不绝于耳,滑竿中的老者浑身如筛糠般抖个不停。

“山人,你的职责已经完成了,老夫十分感谢,领死吧。”刘今墨走上前来,举起右掌,照着吴楚山人的天灵盖劈下……

“住手!”树后突然传出稚嫩的喝声。

刘今墨劈向半空里的手掌停住了,扭头一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站在樟树下,身旁还立着一条无毛怪狗。

“哼,来者何人?”刘今墨阴冷的目光。

“我是南山村寒生,你是什么人,怎么敢在这里随便杀人?”寒生领着笨笨走近前来。

哼,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一并除掉,确保下葬的安全,想到这儿,刘今墨气贯手臂,待得再近些便一掌结果了。

“寒生,不要过来!赶紧快跑!”山人焦急万分地道。

“不行,我不能丢下山人叔叔。”寒生边走边说道。

咦,这小子倒有些胆识,可惜你运气不佳,休怪老夫无情,刘今墨慢慢抬起了胳膊。

“刘今墨,你不能杀他,他能够治好这位老人家的‘冰人症’!”吴道明在一旁喊道。

“胡说,当今世上的绝症,岂有人能治?”刘今墨冷冷道。

“我能治。”寒生平静地说道。

“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北京城里的专家都束手无策,你想你是谁,你是华佗啊?”刘今墨嘲讽道。

寒生心中言道,还真的让你给说中了。

“他是有名的赣北小神医,已经治好了一个‘人体运动神经元萎缩症’的病人,这在整个婺源县城都知道。”吴道明声嘶力竭地道。

此刻,蜷缩在滑竿里面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神情。

“你怎么治?”刘今墨盯着寒生。

“我自有办法,不过你得把他们都放了。”寒生说道。

做梦去吧,刘今墨冷笑着举起了手掌。

“刘今墨,你太卑鄙啦!神医有办法医治老人家,你难道还想要下毒手不成?”吴道明看出了刘今墨的意图,绝望地喊叫道。

“哈哈,岭南吴道明,我道你有多聪明,原来也是一个二百五。老人家干吗要治?老头子若是有治,儿子何时才能黄袍加身?今天是九月十八,良辰吉时,老人家非要葬下去不可,这也是家属们的意愿,哈哈哈!”刘今墨发出尖利的狞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