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三十四章 京城老人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09:40 作者:


关灯
护眼

黄乾穗和孟祝祺带领着民兵们押着刘今墨等人一路出谷下山,先奔南山镇而去,东方现出鱼肚白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南山镇革委会的大院中。

孟祝祺命民兵将八名大汉和刘今墨、吴楚山人及蒋老二塞进一间带有铁栏杆的大禁闭室,并派人通知食堂立刻生火做饭,折腾了一宿,大家俱是又饿又累。

黄乾穗单独请那老者和吴道明坐在了接待室的沙发上休息。

“老人家,这是今年上好的庐山汉阳峰秋茶,您尝尝。”黄乾穗亲自沏好一壶茶,端到老者面前。

老者的目光里满怀感激。

“请问老人家贵姓啊?”黄乾穗恭恭敬敬地问道。

老者依旧是充满感激的目光。

“老人家是从哪里来的啊?”黄乾穗更为恭敬地问道。

老者没有回答,眼角竟然落下一滴泪水,黄乾穗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轻轻地替老人家揩去。

“黄主任,老人家患的是‘冰人症’,身体如冰洞般僵硬,口腔器官也基本失去了功能,所以他说不出话来。”吴道明在一旁说道。

黄乾穗站起身来,皱着眉头道:“这便如何是好呢?”

吴道明前胸受袭的五大穴道经络已经疏通,料无大碍,他移身近前,说道:“黄主任,请让我来问问老人家好么?”

黄乾穗点点头,坐下端起茶杯。

吴道明面对着老人,清了清喉咙,首先发问道:“老人家,您受惊了!”

老者还是感激的目光。

这老家伙可别是痴呆了吧?吴道明心里沮丧地想。

“老人家,我问您话,若对了您就点下头好吗?”吴道明换了个方式提问。

黄乾穗眼睛瞟过来,注意看着。

“老人家,您是首长么?”吴道明问道。

老者点了一下头。

吴道明和黄乾穗的心中同时一阵激动。

“首长,您是从京城里来的吗?”吴道明又问道。

老者又点下了头。

黄乾穗的心脏“怦怦”直跳,眼瞅着吴道明,催促他快些问下去。

“首长,您身患的是‘人体运动神经元萎缩症’吗?”吴道明步步深入着。

老者又点了下头。

吴道明得意的目光瞥了黄乾穗一眼。

黄乾穗抢上前说道:“首长,您是不是被您儿子和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反革命分子所挟持到了此地?他们想要谋害您这位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是阶级斗争的最新动向?正在最最危急的关头,我带着婺源县的革命群众及时赶到了……”

老人家一翻白眼,晕过去了。

吴道明无奈地站起身来。

黄乾穗沮丧地说道:“我们去提审刘今墨吧。”说罢,走出了接待室。

吴道明跟着黄乾穗来到了一间办公室。

灰衣老者刘今墨被孟祝祺带了进来,他仍旧被五花大绑着,此人功力太强,不得不加以提防。

审讯开始了,刘今墨被强制坐在了一张木椅上。

“刘今墨,你究竟是什么人?”黄乾穗瞥了他一眼问道。

刘今墨不屑一顾地用鼻子“哼”了一声,冷冷说道:“我的介绍信在里面的衬衣口袋里。”

黄乾穗摆了下手,孟祝祺上前从刘今墨的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来,瞄了一眼,竟然双手颤抖起来,哆哆嗦嗦地递过来。

黄乾穗有些奇怪地望了这个小舅子一眼,低下头来看那信封,信封上印着朱红大字:×××办公厅。黄乾穗有些紧张,他抽出了信笺纸,原来是一封介绍信,内容如下:

兹有我办刘今墨同志前往公干,责各地党政军机关予以全力协助,遵从刘今墨同志的指示办理。

落款处盖着×××办公厅的鲜红大印。

黄乾穗浑身发凉,冷汗滴落在介绍信上。刘今墨在一旁摆出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看清楚了吧?还不给快我松绑?”刘今墨冷冰冰地说道。

黄乾穗忙下令松绑,孟祝祺在一旁解开了绳索。

刘今墨移步上前,一把揪住黄乾穗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混蛋,破坏了组织的绝密行动任务,我要将你撤职严办!”

黄乾穗憋得涨红了脸,好不容易才蹦出一句话:“对不起,我们配合您再去办。”

“太迟了,机会已失,无可挽回,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刘今墨指着黄乾穗的鼻子怒道。

吴道明瞄了介绍信一眼,来头不小啊,可惜不是正道,摆不到桌面上来,亥子交更时辰早已过去,天都亮了,刘今墨错过了下葬吉时,中原看来是易不了主啦。

他笑了笑,说道:“刘今墨先生,请你放手,事已至此,我们应当坐下来商讨一下补救的措施,我想,即使京城方面也不会希望此事闹得满城风雨吧?”

刘今墨慢慢松开了手,冷冷道:“如何补救?”

吴道明嘿嘿一笑,说道:“治好首长的病,将功补过,你回去也好交差,这样子,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刘今墨沉吟着,首长肯定已经恨死自己了,万一真的把病治好了,他头一个就得收拾我,到时候,就算他儿子也保不了我的这条命。若不这样,一来吉时已过,二来事情已经泄露,难保不会传到京城,那麻烦就更大了,看来先要稳住这些江西老表,然后见机行事了。

“真的能治好这绝症?”刘今墨换了副面孔诚恳地说道。

吴道明点点头道:“肯定治得好,这点请您放心。”

刘今墨顿了顿,郑重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任何人都不准泄露出去,否则定以国法论处。记住,我们从来都没有来过,你们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们,明白吗?”

黄乾穗赶忙附和道:“这个自然,我作为婺源县革委会主任,我以党性担保,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他望着刘今墨和吴道明光秃秃的脑袋,心中暗笑,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眉毛,那可是丑陋之极呢。

“好,接下来按照我说的话去做,首先立即释放那两个守林人,什么也不要说,他们自会返回卧龙谷。其次,将我带来的人私下安排住到招待所,他们很守纪律,不会乱说乱动的,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们。第三,立刻开始对首长进行治疗,总共大概需要几个疗程?”刘今墨不愧为是来自京城的大人物,布置工作起来又快又坚决。

黄乾穗和吴道明相对而笑,刘今墨怒道:“你们笑什么?”

吴道明说道:“哪里需要几个疗程,一天就足够了。”

“你们开玩笑?”刘今墨愠道,简直是天方夜谭。

黄乾穗郑重其事地说道:“千真万确,赣北小神医上次治疗一个身患‘渐冻人症’的老太婆只用了一个时辰都不到。”

“那还等什么?赶快开始吧。”刘今墨还是不相信,疑惑着说道。

“祝祺呀,你亲自跑一趟卧龙谷,赶紧请寒生回来给首长治病,记住,寒生那孩子倔犟得很,要从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角度来做思想工作,不能来硬的,否则只会适得其反,耽误了刘今墨同志的大事,我可对你不客气。”黄乾穗吩咐道。

“是,姐夫,我一定请到寒生。”孟祝祺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吴道明说道:“寒生昨晚说过,只要放了吴楚山人蒋老二,他就给老人家医治,你等会儿就和他俩一起返回卧龙谷,寒生这孩子会遵守诺言的。”

“知道了。”孟祝祺出去了。

“现在你们去安排其他的事情,我去和首长谈谈治疗上的安排事项。”刘今墨一个人向会议室走去。

他走进会议室,看见了刚刚苏醒过来的首长,提气于臂,心下盘算着,要不要现在就干掉他……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