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三十七章 沈才华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11:29 作者:


关灯
护眼

寒生刚进院门,笨笨就先发现了,呜呜地叫着。兰儿赶紧迎出房门,身着旧蓝印花布褂子,一脸的诧异,眼角闪动着泪花。

“寒生!”她发出了一声轻柔的惊呼。

兰儿娘也出现在面前,急切道:“咦,寒生你不是在县医院吗?怎么……”

寒生大惑不解道:“县医院?”

“他们说你已经到县医院工作去了,县里来人刚刚把朱医生也接走了。”兰儿娘说道。

“这几天发生了好多事儿,我根本没有去过县里,他们是骗人的。”寒生想起上次父亲被关在县里,同样是受到了欺骗而被挟持的。

“他们是坏人!”兰儿娘瞪着恐惧的眼睛说道。

“不要紧,他们不敢把老爹怎么样的。”寒生安慰道,他心里清楚,那些人这样做,无非是想逼迫他过去给那个老头治病。

“大娘,您以前的名字是叫荷香吧?”寒生突然问。

兰儿娘一愣,随后点点头,疑惑道:“寒生,怎么问起这个,是兰儿告诉你的吗?”

兰儿也惊讶地望着寒生。

“兰儿的爹来自京城,姓魏……”寒生接着问道。

“是啊,孩子,你想要说什么?”兰儿娘不解的目光看着寒生。

“兰儿,我找到了你的父亲。”寒生说着,鼻子一酸,眼泪几乎掉了下来。

沉默,霎时间,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兰儿和她娘怔怔地望着寒生,仿佛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

“住的地方离这儿不太远,我昨天还遇见了他。”寒生低头默默说道。

兰儿她们依旧没有说话,仿佛还没有明白寒生所说话中的含义。

“他是旗人,父母双亡,是北大的老师,五七年被错划成右派,下放陕西关中渭河一带。房东家有一独生女,名字叫做荷香,梳着两根长辫子,勤劳端庄,上门求亲的天天都有,可都被荷香拒绝了。荷香喜欢的人是他,但是他觉得自己是个右派,唯恐连累了荷香。最后,他终于与荷香私订终身,决定一辈子耕田种地,与荷香永不分离。他离开渭河去京城处理房产和办理相关手续,准备回来后就结婚。临别时,荷香送给他一个荷包,里面是荷香头上的一缕青丝。

当他返回时,恰遇渭南发大水,水淹潼关,村子和荷香一家人都没有了。他发疯似的沿途寻找,寻遍了关中,最后一病不起。一年多以后,大病初愈,心力交瘁的他只得回了黑龙江原籍。后来,他又多次回去过关中,可那个村子早已经不存在了,再也打听不到荷香的下落了。他只道是荷香命苦,早已经不在人世了。从此,他发誓终身不娶,每当月圆之夜,他都会拿出荷包,思念着荷香,望着那一缕青丝黯然泪下……”寒生说着说着,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扑通”一声,兰儿娘倒下了。

寒生扶住了兰儿娘,将其抱回屋子里,放在了西屋的床上。

“我娘她怎么了?”兰儿啜泣道,其实她又何尝不明白,娘苦苦撑了这数十年,早已心力交瘁,难以忍受这大悲大喜的刺激了。

寒生伸出三指,轻轻按在了兰儿娘左腕寸口处。

他起先只是帮助父亲捣药配伍,并未系统地学习过切脉诊病,好在他自幼跟随父亲走东串西,耳闻目染,道理却也大致明白。

父亲曾经说过,腕横纹向上约一寸长的这段脉为“寸、关、尺”三部,左右手的寸、关、尺部位分属不同的脏腑,其中右寸反映肺的情况,右关反映脾胃,右尺反映肾(命门);左寸反映心,左关反映肝,左尺反映肾与膀胱。

此刻寒生轻轻指压在兰儿娘左腕的寸关皮肤之上,浮取心肺脉象,竟丝毫感觉不到,遂稍微加大力度压至肌肉,中取也不得,全力重手按至筋骨,沉取脉象,心中暗道不好。

以寒生目前诊脉的水平,尚且分不清洪、弦、滑、涩诸脉象的分别,只是摸着脉搏感觉万分虚弱,仿佛蠕动般,气血两虚亏。他知道,兰儿娘是承受不了丈夫仍在人世的消息的冲击而倒下的,人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是最容易引起内伤的,她是思悲而经年,突又喜之极致,大起大落,心肝脏器终无法承受,造成了严重的内伤。

寒生拇指掐住了兰儿娘的人中。

一会儿后,兰儿娘悠悠醒转来,登时泪如泉涌,口中喃喃道:“他现在哪儿?”

“您躺着好好休息,我这就去替你找他回来。”寒生说道,伸手拉兰儿来到大门外。

“寒生,我娘不要紧吧?”兰儿泪痕犹在,楚楚可怜。

寒生安慰道:“你娘的心病乃多年郁结而成,心病还需心药医,我这就去将山人带来。”

“他真的是我爹?”兰儿还是不敢相信。

“是的,吴楚山人就是你的父亲。”寒生说道。

屋内发出响动,寒生和兰儿赶紧跑回屋里。

眼前的情形令寒生见了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楚。

西屋,兰儿娘坐在椅子上,正微笑着对着镜子梳头,把本来不多的斑白杂乱的头发编成了两根小辫子……

寒生默默地退了出来,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马上找到山人。

东屋里,寒生掏出怀中颜色各异的五枚土卵,只留了一枚青色的木卵揣在身上,其余的几枚统统交给兰儿,兰儿知道这些东西十分珍贵,便小心地用包袱皮包好,拿回西屋。

天蚕衣丢到哪儿去了呢?寒生心里嘀咕道。

“我走了,你好好照顾你娘吧。”寒生到灶间随手抄起两个红薯面的馒头,告别了兰儿,奔县城方向而去。

笨笨赤裸着身子躲在狗窝里不肯出来,远远地望着寒生远去的背影,嗓子里“呜呜”地低鸣着。

天阴沉沉的,好像就要下雨的样子,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腥味儿。

“朱医生在家吗?”院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问话声。

兰儿迎出门去,院子里站着一对中年夫妇,怀里抱着个婴儿,手中拎着一条猪肉和两只鸡。

“你们是?”兰儿问道。

中年男子抢先说道:“我们是来感谢朱医生的,他救了我家婆娘和孩子,我叫沈天虎。”

“汪汪!”笨笨从狗窝里冲出来对着他们狂吠。

那妇人怀中的婴儿扭过脸来朝着笨笨裂开嘴巴诡异地一笑……

笨笨夹着尾巴溜进了窝里,低声“呜呜”叫了两声,缩着身子不敢出声了。

“快请进屋。”兰儿让他们进来。

中年夫妇和婴儿进得屋内,坐在东屋桌前,兰儿端上了茶水。

“朱伯伯去了县城,寒生也刚刚走。”兰儿说道。

“哦,那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沈天虎问道。

“还不知道,恐怕不会很早。”兰儿回答。

“你是?”沈天虎问道。

“我……”兰儿脸一红,不知应该如何回答才好。

“女娃子生得这么好,是不是寒生的媳妇啊?”那妇人见兰儿娇羞腼腆,猜到个八九分。

兰儿见那婴儿生得白白胖胖,乌黑的眼睛格外地大,着实可爱,便忍不住地想要抱抱。

“他叫什么名字?”兰儿抱过婴儿,一面逗着孩子一边问道。

“沈才华。”妇人笑眯眯地说道。

“这名字好响亮,将来一定很有才华,你瞧他长得多壮实啊!”兰儿夸奖道。

沈天虎夫妇听到赞许后却高兴不起来,两人的脸上都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兰儿诧异地望着他们。

“我们在这儿等,一定要等到朱医生回来。”沈天虎皱着眉头说道。

“孩子有什么毛病么?”兰儿心中疑惑。

“唉,说来奇怪,姑娘既然不是外人,说说也无妨。这孩子出生就长着两排细牙,每次喂奶都会咬破他娘亲的乳头,在吃奶的同时还吸着血,嘴巴和牙齿都染红了,所以要找朱医生好好看看。”沈天虎说着打了个寒战。

兰儿心想怎么还有这等怪事,再看那婴儿,此刻孩子正瞪大了眼睛对着她微笑,唇缝间看得见里面生着两排白森森的细小牙齿。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有人径直来到了房门前。

兰儿怀抱着婴儿迎上前去。

进屋的两人,一个是南山村小队长朱彪,另一个是南山镇革委会主任孟祝祺。

“寒生小神医在家吗?”孟祝祺恭恭敬敬地问道。

“请问你们是谁?”兰儿问。

孟祝祺停顿了一下,等待朱彪为自己介绍,半晌,朱彪也没有回话。

此刻,朱彪正瞪圆了眼睛,呆呆地望着兰儿怀抱里的婴儿。

那婴儿见到朱彪也是睁着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瞳孔放大开来,把眼白挤到了眼角边,小嘴巴一咧,露出两排尖利的细牙,诡异地一笑……多么熟悉的一笑。

那孩子认出了朱彪。

“菜花……”朱彪心中一热,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寒生早上去县城了。”兰儿告诉他们。

“那么,朱医生也去县里了吧?”孟祝祺接着问道。

“是,也去了。”兰儿回答。

“谁知道才华的名字?”沈天虎夫妇由东屋里走出来,见到朱彪一愣,说道,“原来是你呀,南山村小队长。”

朱彪恢复了镇静,忙道:“你们来啦,见到朱医生了?”

“没有,我们在等他回来。”沈天虎说道。

孟祝祺听说寒生父子均已去了县城,遂放下心来,望着沈天虎,问朱彪道:“他们是谁?”

朱彪此刻心痛如绞,心中骂道,若不是你同你儿子害死了菜花,我都已经有后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的!

“他们是朱医生的病人,外村的,这个胖大小子就是他们的儿子。”朱彪淡淡地介绍道。

“这位姑娘,你也是朱医生的病人?”孟祝祺心中想,这女孩好标致啊,给我当儿媳妇挺不错的,自从沈菜花死后,镇上的姑娘们见了儿子都躲得八丈远。

兰儿脸一红,低头未作声。

朱彪一心想多亲近儿子,便插话道:“天虎老兄,朱医生恐怕要晚些回来,不如你们夫妇和孩子到我家里坐坐,反正是个等,在哪儿都一样,顺便认认我这个队长的家门。”

沈天虎夫妇对视一下,点点头,对兰儿说道:“也好,朱医生回来后请叫我们一声。”

孟祝祺摆摆手,只要寒生已经上了县城,姐夫那儿就算有了交代。他将朱彪扯到一边说道:“朱彪,你去办你自己的事去吧,记住党的保密守则,昨天的事情不得当任何人说。”

朱彪点头称是,带着沈天虎夫妇和孩子走出了朱家。

孟祝祺想着必须抓紧赶回,毕竟大事当前,丝毫马虎不得,他有些恋恋不舍地望了兰儿一眼,也匆匆离去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