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四十章 干儿子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13:27 作者:


关灯
护眼

寒生背着吴楚山人出了草屋后,径直向卧龙谷峭壁走去,很快便找到了那个熟悉的洞口,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他揿亮了手电,跟着记忆中的甬道前行。

穿过大大小小的溶洞,前面终于看见了那些熟悉的红眼睛。阴蝠们见有入侵者,“呼啦”一下子扑了过来,预备拔毛,而当那熟悉的超声波反射回来时,它们感知到了来人是寒生,兴奋地围着他“吱吱”直叫。

阴蝠首领跃到了寒生的面前,眨动着血红色的大眼睛。

寒生摸了摸它的右翼,灯光下看到已经基本痊愈了,心情也略微得到了些慰藉。寒生拍拍首领,示意着向侧面的洞口而去,首领明白了,跃起带路。

甬道太窄的时候,寒生只有放下山人,然后匍匐拖拉着他前行,就这样艰难地行进着,几乎大半个时辰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天蚕洞。

《青囊经》疗伤篇中,记载着天蚕治疗内伤具有奇效,无论内伤有多么严重,只要一息尚存,将伤者放入天蚕内,七日定可痊愈。

经过了这许许多多的事情,寒生现在对《青囊经》已经确信不疑,所以他在草屋里才有把握说自己来治疗,关键是抢时间,现在终于在山人气绝之前赶到了天蚕洞。

事不宜迟,寒生奋力托起吴楚山人,从天蚕的裂缝中将其硬塞了进去,“扑通”一声砸在了浑身白毛的刘伯温身上。他把手电照进去,发现山人下意识地抱住了刘伯温。

好啦,寒生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像虚脱了般,躺在地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寒生悠悠醒转来,睁开眼睛,黑暗中看到了那些熟悉的红眼睛,身旁散发着一股清香的气味儿。

摸过手电筒一照,身边是一大堆的新鲜水果,有山梨、枇杷果,还有一些碧绿的大山枣,都是红眼阴蝠们送来的。

寒生感激之极,也学着它们那样“吱吱”叫了几声,阴蝠们大喜,一起“吱吱”地叫个不停。

有了这些水果,就饿不着了,自己也可以在天蚕洞里守候山人了。他关了手电筒,摸黑抓起一个水果就啃起来,尽管味道有些青涩,但毕竟可以果腹了。

沈天虎夫妇抱着孩子跟着朱彪来到了老槐树下。朱彪指着水塘旁的三间草屋说这就是他的家。

婴儿此刻突然不安起来,鼻子不停地轻轻翕动着,仿佛嗅到了什么,黑黑的瞳孔不停地移动。

一行人走到了朱漆大门前,婴儿的眼睛瞧到了那幅领袖戎装像,天安门城楼上,领袖身穿草绿色军装,戴红袖章,神采奕奕。

这是一张放大了的照片,还是朱彪荣膺县模范民兵排长出席表彰大会时发的,他感到是莫大的荣誉,遂贴在了屋檐下,尽管经过了几年的风吹日晒,领袖的神态依旧那么慈祥。

大凡拍照,如被摄人物的气场足够强,均会在相片上有所反映,但一般人都不易觉察,而世上有些人则非常敏感,如婴儿、练气功有成的人及被脏东西上身的某些灵媒,这些人就会感知照片上的罡气或者阴气。古代的帝王、今时的党魁领袖、军事统帅,甚至高僧老道、屠夫刽子手均有很强的气场,面前的这幅领袖戎装像,罡气尤甚。

婴儿沈才华此刻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照片的煞气,“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脑袋躲进了母亲的怀里,吓得不停地发抖。

房间里坐下喝茶,沈天虎夫妇看到了满墙的奖状和荣誉证书,不由得充满了敬意。

“朱队长,你真是了不起呀,在这南山镇可算是个名人啦。”沈天虎赞叹道。

朱彪含蓄道:“这些荣誉都是党的培养和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结果。”

沈天虎满意地望着四周的墙壁,说道:“朱队长,你上次说要认才华做干儿子的事儿,我同意,有你这样出色的干爹是咱们才华的福分啊!”沈家婆娘也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

“菜花……”朱彪一愣,随即喜极,口中喃喃自语。

沈天虎夫妇见朱彪如此喜爱才华,心中也是十分宽慰。

“才华,快来见见干爹。”沈天虎开口说道,并示意婆娘把儿子让给朱彪抱。

婴儿被递到朱彪的手里,竟然立马张开小嘴儿,破涕为笑,小小的舌头舔了一下那两排白森森的小牙……

朱彪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拉开柜门,打开一个小包裹,取出来一对玉镯,那是当初想送沈菜花而又未及送出的。

那些日子里,他经常深夜前往荒坟岗,月下凭吊,发出长长的叹息,后来准备将这对玉镯埋入坟前,当从吴道明口中得知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就决定留下了。

“来,我的儿子,这是爹爹给你的见面礼。”朱彪将玉镯塞入婴儿的小手,那孩子竟紧紧地抓住了玉镯。

“第一次到家,一起吃个饭吧,我去李老二家搞点荤菜。”朱彪说着放下孩子,不料那沈才华竟然抓住朱彪不放手。

“不必客气了,有什么吃什么,我们自己动手。”沈家婆娘说着话便来到厨房拾掇起来,沈天虎也起身帮忙。

“好吧,我带儿子到院子里转转。”朱彪抱着沈才华来到了院子里,慢慢踱到了房西侧,那里是沈菜花的墓地。

婴儿沈才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安静极了。

“孩子,这下面躺着的就是你娘沈菜花,”朱彪又低下头来对着平平的新冢说道,“菜花,我把我们的儿子带来了,你瞧,他长得多壮实啊,以后我会经常带他来看你的,你高兴么?”泪水模糊了朱彪的双眼。

他抬头看看婴儿,竟然发现沈才华也掉下了两滴眼泪。

吃饭的时候,两杯烧酒落肚,沈天虎话多了起来。

“他干爹,你又不是外人,你知道吗?才华刚出生的时候是个女孩儿……”沈天虎放下酒杯,眼睛已经喝红了。

“什么?女孩儿?”朱彪吃了一惊。

“没有小鸡鸡。”沈天虎追加了一句。

朱彪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沈天虎笑了笑,又道:“开始我们都以为是个丫头,连朱医生也是这样说的。没想到第二天就长出一个小肉球,一天比一天大,后来看出来了,那是一个小鸡鸡。”

“啊?”朱彪终于缓过神儿来。

“是啊,这事儿真的是太奇怪了,我从来没有当别人说起过。朱队长,你是才华的干爹,这才告诉你的。原想私底下来问问朱医生的,可他又不在家。”沈天虎说道。

“我看看。”朱彪迫不及待地要拉开沈才华的裤子。

沈家婆娘褪下沈才华的裤子,朱彪凑过头去定睛细瞧……

这是一个发育还没有完全的小鸡鸡,阴囊还只是在皮肤上出现的一些褶皱,咦,这是什么?才华光洁的小屁股蛋上长着一颗红颜色的胎记,酷似一朵梅花。

朱彪如同遭了一记重锤,脑中一阵眩晕。那胎记,沈菜花的屁股上也有一个!

“朱队长,你怎么啦?”沈天虎一脸茫然地望着痴痴的朱彪。

“是男孩儿,没错。”朱彪痛苦地说道。

“朱彪,我回来啦!”门外传来了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朱彪应声一看,岭南吴道明正笑呵呵地走进门来。

朱彪连忙起身介绍,说这是广东来体验生活的大作家。吴道明眼光一扫,最后落在了婴儿沈才华的身上。

“哦,还没变过来?”他的一句话吓了屋内人一跳。

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吴道明的脸上。

自从首长大病初愈,下达了追捕刘今墨的命令后,所有的人都忙开了。黄乾穗忙着给县公安局打电话,部署各交通要道的盘查堵截,镇革委会在孟祝祺的带领下也召集起基干民兵组织,随时配合行动。吴道明则返回南山村,继续做他自己的事,他可不愿意再见到那个刘今墨,那家伙武功实在是神鬼莫测,弄不好自己的小命都不保。

“您说什么还没有变过来?”沈天虎惊愕地问道。

吴道明淡淡一笑,道:“这孩子出生时是女仔,满月时是男仔,天地造化啊!”他瞥见朱彪在那儿给他使眼色,心中已明了,便不再说下去了。

沈天虎越发惊愕了,连忙毕恭毕敬地问道:“吴老师,孩子真的会变吗?”

吴道明摆摆手,说道:“医学上讲是可以变的,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了。”

沈天虎怏怏地坐下喝着闷酒,也不再说话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婴儿沈才华正以极怨毒的眼光看着吴道明。

“沈大哥,朱医生回来啦!”院子外面传来兰儿的喊声。

沈天虎闻言忙起身,婆娘抱好孩子,夫妇俩打了招呼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朱彪询问的目光望着吴道明。

吴道明坐下来,微微一笑,问道:“这就是那个孩子吧?”

朱彪点点头。

吴道明缓缓说道:“沈菜花被谋杀时已有八九个月身孕,此时男孩儿的性别已定,寻找过胎的宿主时,孕妇宿主可能怀男也可能是怀女,如果怀的男胎就不存在问题,若是女胎,则必须经过一个变胎的过程。”

“那如何变呢?”朱彪急切地问道。

“你的孩子属于鬼胎,凡是鬼胎必是怨气十足,他侵入宿主腹内会吞噬原来的胎儿,改变那胎儿的内部神经系统、遗传基因和性别,长小鸡鸡只是身体外观的改变。”吴道明解释道。

“他杀了原来的那个胎儿?”朱彪战战兢兢地说。

“是谋杀!”吴道明纠正道。

朱医生被吉普车接到县城的那所老宅子里,有人出面客客气气地接待,与上回被挟持而来所遭受的对待截然不同,可是也无人对此予以解释,他也没有见到黄乾穗主任。

近午时,有人请他重新坐上了吉普车,稀里糊涂地被送回了南山村,下车回到了家。

兰儿告诉他,早上寒生回来过,然后就去了县城。

“他这几天去了哪里?”朱医生问道,心中忐忑不安。

兰儿摇摇头,说道:“他没讲,只是告诉我和娘,他找到了我的父亲,他要去把他带回来。”

“你的父亲?”朱医生吃了一惊。

“嗯,说是叫做‘吴楚山人’。”兰儿说。

吴楚山人?朱医生想起了寒生提起过的在大鄣山中救过寒生的那个人,似乎很神秘的,等见了面,应该要好好地聊一聊。

朱医生回屋歇息,兰儿去叫沈天虎夫妇。

沈天虎夫妇怀抱婴儿走进院子,笨笨刚一露头就又缩回去了,大气儿也没敢出。

朱医生看见孩子长得白白胖胖,心下自是欢喜。

“朱医生,您上次接生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是个女孩儿,但是现在却变成了男孩,您说是不是有些奇怪?”

“不会吧,明明是个女孩呀。”朱医生说道。

沈家婆娘脱下沈才华的小裤子,指给朱医生看,那里果然长出了小鸡鸡,原先女孩子的特征则不见了。

咦,那个鬼胎我已经下药驱除了呀,难道说没有除掉?朱医生心中犯了嘀咕。那白虎衔尸之地,黄土新坟,莫非那沈菜花怨气太甚,竟药力有所不及?如果是这样,鬼胎降生却是有些凶险呢!

“这孩子有什么与常人不同之处么?”朱医生看着那婴儿问道。

沈天虎道:“没有什么不同的,只是喜欢咬破他娘亲的乳头吸血。”

“什么?他现在就已经长牙了?”朱医生大惊。

就在这时,沈才华裂开了小嘴儿,露出两排白森森的尖利的小牙,冲着朱医生一笑……

坏了!朱医生心中一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