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四十二章 绿色的萤石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14:43 作者:


关灯
护眼

寒生躺在黑暗之中,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无聊之级,干脆一骨碌爬起来,揿亮手电,从怀里掏出那本《尸衣经》来翻看。

这刘伯温真不愧为一代易学大师,不但从阴阳五行万物类相诸方面对人体阐述得如此透彻,细微之处更是妙不可言。例如在《男篇》中讲到阴阳锥时,就这样解释道,面上胡须乃男人象征是为阳,下体阴毛不见光为阴,此二者极俱辟邪之功效,童子尤甚。三十年童身之阴阳锥可破一甲子邪物修真之功力,四十年童锥破两百年邪功,五十年童锥破五百年邪功,一甲子童锥则破千年邪功矣。

啊,此淫亵之物竟有如此功效,实乃耳目一新。

正看到妙极之处,“啪”的一声轻微响动,手电筒的灯泡烧爆了,四下里重又陷入一片黑暗。

唉,这下坏了,如何打发这漫漫数天的寂寞?

“吱吱”,寒生扭头看去,黑暗中是阴蝠首领在召唤他,红红的眼睛眨呀眨的示意跟它走,反正无事可做,就去看看也好。

寒生跟着阴蝠首领钻过了几个溶洞和一条长长的甬道,前方竟然现出了绿色的荧光,走近才发现荧光是来自甬道尽头的这个溶洞。寒生跟随着进了溶洞,里面竟然绿莹莹的光可照人,细看之下,原来石壁上散落镶嵌着些发着绿光的石头。寒生摸了摸,感觉凉凉的,看得出它们是天然生成的,很可能在远古地壳运动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

寒生知道,这萤石经过打磨之后就是夜明珠,是非常值钱的东西,而且这么大个是极为罕见的。不过这东西对于自己倒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用其来看书却是不错。

流水声来自石壁下,也是一道暗河,水流湍急,寒生跪在水边掬起两捧水放到嘴边尝了尝,甘洌清甜,泼到脸上,人也精神了许多。

他坐在地上,凑着荧光翻开《尸衣经》,字迹清晰可辨。寒生大喜,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阴蝠首领知趣地悄悄退出,一会儿又派来些小阴蝠送来了许多水果。

寒生一面如饥似渴地阅读《尸衣经》,一面饿了吃水果,渴了喝山泉,困了就睡,睡醒了接着看。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少天,终于将整本《尸衣经》融会贯通,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寒生站起身来,脑袋里却是一阵眩晕,随即向前扑倒在石地上,《尸衣经》脱手而出,掉进湍急的暗河里……

几天夜以继日的不停阅读,又只是充饥些青涩的水果,寒生体力明显不支,所以,刚一起身,便是一阵眩晕。

“经书……”他伸手去抓,没够着,经书随着激流冲走了。从此,中国古代唯一的一本辟邪奇书《尸衣经》就这样失传了,天下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看见过这本奇书。

寒生清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此书墨迹经水浸泡必然毁去。可惜呀可惜,刘伯温保存了六百年的手迹毁在了自己的手里,他的心里实在是痛惜不已。

今天是第几日了?他想起了天蚕,里面疗伤的山人也不知怎样了。

寒生低头在地上找了块不大的钟乳石,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走到石壁前,往下连敲带打着一块绿色的萤石,别了两下,只撬下来一块鹅蛋般大小发着绿光的萤石。

寒生手里托着萤石,走出这个溶洞,绿莹莹的光芒映射下,可以勉强看得见四周的景物,起码可以充当手电光照路了。

阴蝠首领这几日一直陪着寒生,此刻在前面带路而行,约摸一个时辰左右,回到了天蚕洞。

天蚕里面发出了响亮的鼾声,寒生知道,山人的内伤已经好了。他拿着萤石,绿芒光射进天蚕里面,山人叔叔满面红晕地抱着长满白毛的刘伯温遗体睡得正香……

寒生笑了,他终于治好了山人叔叔,兰儿的亲爹,他们一家人要团聚了,《青囊经》又一次发挥了奇效。

“山人叔叔。”寒生轻声呼唤着。

吴楚山人慢慢地睁开眼睛,迷茫的眼神寻找着绿芒的来源,仿佛对不准视距般。

“山人叔叔,你终于醒啦,我扶你出来。”寒生高兴地伸出手来。

“啪”的一声,吴楚山人的手猛地扣住寒生的手腕,如钢钳一般,痛得寒生“妈呀”大叫起来。

“你是何人?是否皇上派来毒害于我?”吴楚山人语气警惕道。

“山人叔叔,我是寒生啊,你睡糊涂啦?”寒生大声叫道。

“寒生?你是都察院的人还是左丞相府的人?”吴楚山人喝问道。

“我,我是南山村的人啊!”寒生也被这突然一问给搞糊涂了。

“南山村?是南田吧,青田县南田村,你是我刘家的那一房?”吴楚山人松了口气,同时也松开了手。

“山人叔叔,你,你是……”寒生几乎带着哭腔说道。

“老夫刘基是也……”山人答道。

寒生后退几步,心想坏了,莫非这天蚕里不但可以疗伤,还可以保存人的生物磁场?想这刘伯温已经死去600年,他的生物磁场竟然不散,而且在山人叔叔昏迷的时候侵入其体内,把他变了个人。

《青囊经》上只是说,天蚕可以疗伤,并未提到原先就有人在里面会如何,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他们一家人又怎么可以团聚呢?

寒生这下可慌了神,他反反复复回忆《青囊经》,经中从未提到过出现这种情况的处理药方。

“太极覆太极,青田未有期。天蚕重现日,尸衣伴君行。”吴楚山人口中吟着那首偈语,纵身跃出天蚕,看那身形,确是山人以往的武功姿势。样子,山人叔叔除了脑子里所想,其他的仍是吴楚山人。

“很久没回青田老家啦,应该回去看看啦。”吴楚山人自言自语道。

寒生灵机一动,自己有些不解的东西可以问问刘伯温呀,这可是天赐良机。

“刘伯……请问军师,自从您诈死瞒名离开青田到这里,就一直隐身卧龙谷吗?”寒生问道。

“老夫知道皇上非要置我于死地,所以不便再露面,恐伤及青田刘氏一族。”吴楚山人嘿嘿笑道。

“有一天,朱元璋母亲的贴身丫鬟入卧龙谷中与您谈了一次话,都说了些什么,以后她再也没有来过谷中了。”寒生又问。

“我们谈及洪武皇帝虽有很多不是,但他毕竟重农工,体恤百姓,对贪官污吏则剥皮实草,严惩不殆,若是易主,未必做得更好,所以也就算了,太极阴晕也就留待后世再去用吧,大概就是这样吧。”他解释说。

“请问,《尸衣经》是您写的吧?既然是信物,为何还留在天蚕内?”寒生疑问道。

“《尸衣经》乃老夫毕生心血,岂可妄留世间?万一为歹人所得,必将危害苍生,因此既然只是作为一件信物,留给他们一本假的就是了。”山人笑道。

“我想再问问,天蚕是个什么东西,您怎么会藏在其中,而那天蚕壳却是完整的呢?”寒生提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山人哈哈大笑,说道:“此乃‘白陀须’所为,此物生于人体,在此溶洞中无昼夜、无寒暑,百年后成茧,表皮硬化如石,遇风则长,解毒圣药啊!”

“我想……”寒生接着再问下去。

“你问了这么多,究竟有何企图?”山人变色道,在绿色荧光的照射下显得面目有些狰狞。

“我最后只问一个问题,鬼上身以后如何尽快恢复从前的记忆?”寒生争辩着喊出最后的问题。

“这个嘛,很简单,找到他以前最亲的人的头发,烧成灰喝下去,三次就行了。”山人回答道。

“您认识荷香么?”寒生突然插话道。

“荷香?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呢?”山人陷入了沉思。

“咦,我的头发和胡须呢?”山人惊诧道,其实是刘伯温在自言自语。

他已经不记得是那些红眼阴蝠干的了,寒生想。

“我要出去散散步。”山人说道,随即仿佛很熟路地径直向前走去。寒生托着萤石,借着绿色的荧光跟随着,刘伯温既然藏身于此,必然对道路十分了解。

不到半个时辰,他俩就已走出了溶洞,灰蒙蒙的天空中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是清晨。

山人似乎有些发愣,听得到他的口中叨咕着:“怎么树林都少了呢?那是谁盖的草房?原来的木屋呢?”

他不知道现在已经是六百年之后了。

走进草屋,地上躺着一个人,下半身被鲜血浸透,地上血污一片,寒生认出来,此人是刘今墨。

寒生非常奇怪,自己当时手下留情,并没有伤到他呀,还有蒋老二呢,方才也没有看见他在外面。

“喂,刘今墨,你怎么啦?”寒生推搡着他。

刘今墨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哦,是寒生啊,还有吴楚山人……我在卧龙洞中了毒,偏偏又恰巧遇上每月一次的血崩,好难受啊!”

“蒋老二呢?”寒生问道。

“死了,在卧龙洞里中毒身亡。”刘今墨说道。

“啊?不是你害的吧?”寒生吃了一惊。

“不是,他带我去卧龙洞找你们,想与我一同吸入毒气同归于尽,他的功力不够,死了。我毒中得不深,冲出来后又迷路了,转悠了两天才出来,又到了大出血的日子,所以,躺在了这里。”刘今墨似乎十分虚弱,脸上也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

“我扶你上床。”寒生搀起刘今墨,让他躺在了床上。

“此乃何许人也,来我卧龙谷做甚?”山人疑惑地问道。

刘今墨勉强挤出笑容,道:“山人老兄,连我也不认识了。”

“山人,谁是山人?”吴楚山人皱起了眉头。

“你不是山人又是谁呢?”刘今墨有点讨好地说。

“老夫刘基。”山人大声说道。

刘今墨认为吴楚山人在生自己的气,笑了笑也就不吭声了。

“你说每月一次血崩,是怎么一回事儿?”寒生饶有兴趣地问道,凡是疑难杂症,从医之人都很留心。

刘今墨顿了顿,说道:“说来话长,我派武功阴柔至极,练到后来必须去势,方可登峰造极。若不自宫,则每月一次大出血,肛门与小便处同时出血不止,血量一次甚过一次,最后终因血枯而亡。京城里的专家也看过,病理都搞不清楚,遑论治疗了。”

寒生沉吟不语。

刘今墨知道寒生医术奇高,单凭治愈首长的“渐冻人”绝症便见一斑,若是肯替自己医治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呢。但是自己的所作所为,恐怕他不会为自己医治的。

“可以治的。”寒生的眉头舒展开来,说道。

“真的?”刘今墨心中一热。

山人拉扯寒生的衣襟,小声说道:“此人虽清癯但气浊神短,必孤,不孤则夭,额门杀重,观其眼火轮四白,神光太露,鼠耳轮飞廓反,流年不利损六亲,切不可与之为伍。”

寒生闻言憋不住一笑,说道:“军师大人,这个人才是你青田刘家的后人呢,你就这么埋汰你的子孙?”

两人的对话,刘今墨听在耳中,越发迷糊起来,他疑惑地开口问寒生:“山人这是怎么啦?什么军师?”

“你是浙东青田刘家人?”山人诧异地问道。

刘今墨照实说道:“我是浙江青田县南田村刘伯温的后人。”

“胡说,我就是刘伯温,我怎么不认得你?”山人愠道。

刘今墨用乞求的眼神望着寒生。

寒生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没办法说得清楚。

“我很抱歉,寒生,是我伤了吴楚山人和岭南吴道明,你和山人肯定记恨我,但是我还是恳求你发发慈悲,帮帮我,刘今墨今生今世感恩不尽,若有驱使,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刘今墨发誓一般说道。

寒生自幼秉承父亲医德熏陶,心地善良,不会见死不救的,但是面前此人是个坏人,他不但重伤吴楚山人,甚至还冷血般地要活埋那个无助的老人,到底给不给治呢?父亲总说,医生面前的只有病人,还有,曹操也是个坏人,华佗也还是给他医治了。唉,难得遇上这么好的一个病例。

《青囊经》上有治疗练功走火入魔的方子,还是试上一试吧!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