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四十八章 无名老尼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19:45 作者:


关灯
护眼

刘今墨轻轻地将沈才华从鸡笼里抱了出来,大家一同到了屋里。

朱医生吩咐沈家婆娘马上搞些热水来,那婆娘一溜烟儿地去了。

朱医生问道:“刘先生,他能睡多久?”

刘今墨道:“我以最轻的手法浮点,一个时辰后自会醒来,若您需要,要他即刻醒来也行。”

朱医生摆摆手道:“让他睡吧,我要考虑一下如何治疗。”

热水端来了,朱医生试了试水温,然后开始清洗婴儿身上的血污。

沈才华闭着双目沉睡着,朱医生一点点地洗去血污,其实这孩子长得还是蛮不错的。洗到下身,望着小家伙圆鼓鼓的肚子,朱医生暗叹,他喝了多少鸡血啊!

沈才华的小鸡鸡比数日前长大了不少,睾丸也长出来了,皱巴巴的,像枚小核桃。

沈天虎战战兢兢地在一旁问道:“这孩子以后会不会吸人血?”

朱医生沉吟半晌,郑重地说道:“天虎,有些事情我不能瞒你,因为那样做会有危险的。我想,此事是因你家婆娘怀孕后去过荒坟岗而起的,那座沈菜花的新坟坐落于‘白虎衔尸’之地,此乃犯了风水上的大忌。另外,这沈菜花生前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如是自杀身亡,也是怨气未解,乃至阴气护住胎儿,导致死后一段时间之内胎气不散。

你婆娘又偏偏怀有八九个月的女婴,身体气血两虚,表里极易感受风寒阴气,经过沈菜花的墓穴时,受到了沈菜花极阴胎气的侵入,导致过胎,所以出生之时久产不下,后来我使用了驱阴邪之药,原以为可以去除了,没想到竟没有奏效,才有今日之局面,唉……”

朱医生不晓得,当初他下的药只是中医概念上的驱邪之药,若对付像沈菜花这样怨气极重的过胎是没有用处的,所以当时才久产不下。

后来,寒生偷偷把药给换掉了,代之以《青囊经》上驱鬼胎的方子,土狗为药,半天河水为引,本可以一举驱除沈菜花的过胎,只可惜半天河不纯,水中含有蚊子的幼虫——孑孓,破了药引子的作用。最后孩子倒是产下了,可是那鬼胎却没有除掉,反而更加厉害了,这是寒生当初也没料想到的。

“那可如何是好?”沈天虎和他的婆娘面面相觑,心都凉了。

“办法总是有的。”门外有人哈哈笑道。

屋内众人急视之,只见吴道明笑容可掬地走进门来,身后跟着朱彪。

“你们怎么来了?”朱医生奇怪地问道。

吴道明微笑道:“孩子的干爹听说后不放心,就赶过来探视喽。”

朱彪焦急之色溢于言表,忙问道:“孩子怎么样了?”

朱医生说道:“我们正在想办法。”

吴道明说道:“此婴怀孕后期受阴气所侵袭,现已成形,非一般药物可以驱除。”

朱医生见其说得有道理,便询问道:“吴先生可有解决的办法?”

吴道明哈哈一笑,说道:“吴某在岭南数十年,并非浪得虚名,自然是有法子啦!”

沈天虎急道:“既然吴先生有办法,就快请说出来呀。”

吴道明不疾不徐道:“宋元以来,古徽州一带的官宦世家流行修建寺庵道观,并委托僧人道士代为祭祀祖先,实际上这些寺庵道观就是变相的宗族家庙。

其中,婺源有名的黄孟两族在明代洪武年间就曾建了两观六寺,祭祀祖先,世承香火,奉祀不绝。目前这些寺观大多在破四旧的时候清除掉了,但却还保留了一座小庵,名叫‘无名庵’。这无名庵之所以能够保留下来,是因为无名庵的庵主,一个没有名字的老尼。

此老尼深居简出,从不在人面前露出真实面孔,以至于婺源一带知道她的人寥寥可数,而且认识她的人也从不向外说起。正所谓真人不露相,老尼有一项特殊的能力,就是驱鬼,无论是心魔也好,鬼上身也罢,都是手到擒来,省城甚至京城都有慕名前来找她驱鬼治病的。”

朱医生摇了摇头,疑惑道:“我却从未听说过,吴先生远自岭南而来,怎么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香港有人专程来婺源找过她。”吴道明说道。

沈天虎问朱医生:“朱医生,吴先生说的是真的么?真的无药可治?”

朱医生面色惭愧,说道:“我到目前还没有想到十分对症的方子。”

“吴老,麻烦您带我马上就去找那个老尼吧。”沈天虎抓住吴道明的衣袖恳求道。

“不麻烦,那我们立刻就动身?”吴道明试探道。

“马上!”沈天虎道,眼睛瞥了下朱医生。

“天虎,我理解你的心情,去试试吧。”朱医生同情地说道。

“穴道一个时辰后自解。”刘今墨冷冷地对沈天虎道。

吴道明拱手告辞,沈天虎抱着昏睡的沈才华,匆匆跟在了身后,朱彪也打了个招呼尾随而去。

“唉,我们也走吧。”朱医生长叹一声,收拾好药箱,招呼刘今墨离开沈家。

回南山村的路上,朱医生一直默默不语。

吴道明一路带着他们朝西南而行,中午时分在婺源县城附近吃了点饭,然后直奔文公山而来。沈天虎身上有伤,一路上沈才华都由干爹朱彪来抱着。

期间,时辰已到,沈才华的穴道自解,他睁开眼睛看到了朱彪,对他诡异地一笑,然后闭上眼睛,又假装睡去了。

文公山,又名“九老芙蓉山”,东距婺源县城六十里,因山腰葬有朱熹祖墓,故名文公山。此地遍生阔叶树,林木葱翠,南宋绍兴二十年(1150)春,朱熹首次回故乡扫墓时,亲手栽植二十四棵杉树,寓意“二十四孝”,历经八百多年风雨,仍然屹立在那儿,已是古木参天。

山下有一个溪水环抱的小山村,村后一片老樟树林,虬枝如伞,古韵犹存。无名庵就坐落于这林间。但见三进院落,青砖布瓦,飞檐马头墙,青石台明,也是典型徽派建筑。

吴道明走上前去叩门,不一会儿,有一老年女尼开了门,问明来意,侧身让进门内。

院子里青砖铺地,十分整洁,花坛里还种了些不知名的草药。一行人被让进客厅堂屋,老尼泡上花茶,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老尼道:“庵主在后院庵堂打坐,请一位施主随老尼前往见庵主。”

吴道明吩咐朱彪和沈天虎等候,起身随老尼穿过堂屋向里而去。

庵堂内光线暗淡,有檀香之气缭绕,一白发老尼跌坐蒲团之上,两眼微闭,正在冥想。

“施主何事登门?”白发老尼眼皮未抬,吐字清晰。

吴道明微微一笑,道:“岭南吴道明来见故人。”

白发老尼一惊,睁开眼睛望着吴道明,许久,方开口道:“是啊,自上次庵中一别,已经快十年了吧。”

“十年了,无名师太。”吴道明回答道。

“十年前与你同来的那位董公子后来没有再犯过病吧?”无名师太问道。

吴道明说:“十年来再也未犯,他现在已是有名的船东老板了。”

“如此甚好,此次吴先生何事前来?”师太说道,同时示意那老年尼姑退下。

吴道明清了清喉咙,郑重其事地说道:“吴某敢问师太,你在这庵中有多少年了?”

“五十年而已。”无名师太答道。

“这五十年间,可曾见到过真正的吸血鬼婴?”吴道明问道。

师太犹豫了下,答道:“数十年间,老尼所破解的都是一些平常的脏东西,真正的吸血鬼婴并未见到过。”

吴道明嘿嘿笑道:“他就在外面。”

无名师太吃了一惊,疑道:“真是鬼婴?”

“昨天夜里,他还吸光了十来只鸡的血,而且你想想,他还没有满月呢,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啊!”吴道明兴奋地说道。

师太平静地说道:“吴先生,你是什么意思?”

吴道明嘿嘿笑道:“我想师太明白我的意思。”

无名师太锐利的目光望着吴道明,没有作声。

“师太,人生一世,得此奇遇,怎可暴殄天物?我的意思是,师太与吴某二人共同培育此鬼婴,如发现有外在干扰,你我合力除去,使其健康愉快地成长,如何?当然,我们会时刻防止鬼婴伤害人类的。”吴道明说道。

师太沉吟片刻,道:“老尼要见了他面再说。”

吴道明说道:“好,就请师太法眼过目。”他心中清楚,世上无人可以抗拒这千载难逢之诱惑的,何况老尼既然身为比丘尼,何故而不落发?必是观念不俗同于世间僧人的。

无名师太站起身来,与吴道明出了庵堂,来到了会客的堂屋,沈天虎和朱彪一看赶紧起身见礼。

师太一双隼目紧紧地盯在了朱彪怀里的婴儿脸上。

沈才华缓缓地睁开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白发老尼,黑黑的瞳孔在调焦放大,把眼白挤到眼角边,咧开小嘴诡异地一笑,露出两排白森森的小牙……

“太惹人喜爱了。”师太笑眯眯地伸出手指刮了刮婴儿粉红色的小脸蛋,口中不住地赞叹道。

冷不防,沈才华突然一口咬下,众人大惊失色。

师太不慌不忙将两根手指一撑,沈才华的两排牙齿被顶住了,咬不下来,众人松了一口气。

师太朝婴儿口中瞥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抽回了手指。

沈才华以怨毒的眼神望着白发老尼。

“吴先生,请随我来。”师太转身而行,吴道明紧跟在后面返回到了庵房内。

“好吧,要老尼做什么?”师太以平静的语调道。

“请师太出手除去干扰。”吴道明说道。

“那人是谁?”师太问道。

“青田刘今墨。”吴道明淡淡道。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