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五十章 较量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0:48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株大树背后的阴影里,站着身着黑衣的吴道明,脚下则躺着已经被点了昏睡穴的朱彪和沈天虎。

“你是何人?”刘今墨止住了脚步,疑惑地问道。

“无名庵无名老尼。”那白发老尼道。

刘今墨鼻子冷冷地“哼”了声,说道:“老尼既已剃度,何以留发?”

老尼阴声笑道:“所以谓‘无名老尼’。”

“师太引刘某来此,所谓何事?”刘今墨说着,爱怜的目光瞅了下婴儿,这自然逃不过无名师太鹰隼般锐利的眼睛。

“哦,青田刘今墨竟然也会喜欢小孩子的么?”师太冷冷道。

刘今墨心中一暖,爱意融融,口中竟然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

白发老尼疑惑地望着刘今墨。

刘今墨接着说道:“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可爱的小嘴儿在怀里拱来拱去,吸吮着自己的奶水,你不明白那种感受是多么的愉悦啊……”他边说边朝沈才华走去。

“慢,”白发老尼喝止住刘今墨,“青田刘今墨,知道你是个人物,怎的还装疯卖傻来戏耍老尼?废话少说,看招!”

话未落音,无名师太身影一晃,欺身上前,软绵绵地劈出一掌,好像有气无力般。

刘今墨大惊,他一眼认出此乃民国年间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无影阴掌”,当年师父梅一影曾演示过这种掌法,并告诉他,日后行走江湖时,但凡遇到有人用此掌法,且要小心为上。

“无影阴掌。”刘今墨脱口而出,身子一纵,急忙避开。

“青田刘今墨,果然见识不凡,老尼已有数十年未露面江湖,竟然一出手还是被认出来。”白发老尼说着,双掌齐发,连身子也是软绵绵地靠将过来。

师父当年说,无影阴掌感觉不到丝毫掌风,真气全由阴脉发出,掌力所及的数尺范围之内都可中招,一经中招,则阴气侵入奇经八脉,最是阴毒不过。当年曾问师父如遇此掌当何以破之,师父道可用指甲暗器而破。

刘今墨向后一跃,凌空一指,一道暗光直奔白发老尼前胸膻中要穴而去,老尼大怒,喝道:“无耻!”随即轻拍一掌,那枚指甲偏失准头,擦着衣袂而过。

刘今墨一指未中,随即右手一伸,余下的四枚指甲疾射,两枚奔老尼左右乳,另两枚竟朝着老尼腹下而去。

白发老尼纵横江湖数十年,哪里受过如此羞辱,顿时大喝一声,丝丝白发直立如琴弦般,但听得“嘣嘣嘣”声响,早已有数十根白发为真气所催断,如同数十根白色长箭,铺天盖地射向刘今墨。

刘今墨大惊失色,急忙跃起后撤,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已有十余根白发丝射中了他的小腹和裆部,他感到下半身一麻,跌落在了地上。

那四枚指甲,被长发丝扫落三枚,剩下的一枚射中了老尼的右乳期门穴,右半边身子已然麻痹,动弹不得。

“哈哈,好你个青田刘今墨,竟敢羞辱我,老尼今日就让你拿命来祭!”白发老尼左边身子一晃,欺身上前,左掌举起,软绵绵地照着刘今墨顶门劈下……

刘今墨坐在地上,已无还手之力,眼看着就要毙命于白发老尼的“无影阴掌”之下。

路边大树的阴影下,吴道明露出了微笑。

正在此刻,路中间的篮子里,那婴儿竟然从篮子里跃了出来,口中喊着“妈妈”,扑向白发老尼的后背,张开小嘴,一口咬住了老尼的后脖颈……

白发老尼大吃一惊,半空里将劈向刘今墨的左掌本能地拍向颈后。

“不可!”大树下的吴道明急喊道,并将早已暗藏于掌心的一枚阴锥发出,那是他准备在危急时刻相助无名师太用的,因胡须已经被卧龙谷中的红眼阴蝠拔光了,所以只能使用阴椎了。

阴锥破空而至,刺入了老尼的左腕……

白发老尼的左手垂下,怒目直视从树下现身的吴道明。

“吴道明?是你。”刘今墨吃了一惊,顿时明白了这一切原来都是吴道明在背后操纵的。

“当然是我,”吴道明嘿嘿一笑,转而对师太道,“师太万不可伤了鬼婴,否则岂不前功尽弃?”

师太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厌恶地盯着左手腕上的阴锥,锥尾还打着个卷儿。

吴道明伸出双手来抱鬼婴沈才华下来,谁知那婴儿咬紧了死活不松口,齿间还渗出了鲜血。吴道明没有办法,只得出手朝沈才华的腰间昏睡穴一点,鬼婴才松开小嘴睡了过去。

刘今墨看着吴道明竟然对孩子出手,顿时心疼万分,开口喝道:“吴道明,你竟忍心对孩子出手?”

吴道明心下不免有些疑惑,这个心毒手狠的刘今墨怎么也可怜起孩子来了?不管怎样,留着他毕竟是个祸害,对鬼婴的成长不利,况且以刘今墨的武功,此时不杀就再无机会了,想到这儿,杀心已起。

“刘今墨,你坏事做绝,政府也在追杀你,与其被政府抓到枪毙,不如现在我就送你上路吧!”吴道明运气于臂,准备一掌结果了他。

“你们在干什么?深更半夜的在这里吵闹?”路上走来几个人,正是寒生、吴楚山人和朱医生。

山村里夜深人静,这一番打斗惊醒了草屋内的人。

“咦,刘今墨你怎么啦?吴道明也在,还有沈才华。”寒生诧异地望着眼前的情景,尤其看到旁边还有一位白发老尼。

此刻,吴道明神情尴尬得不得了。

“哦,是这样,我们从文公山回来,无名师太有意想与刘今墨切磋一下武功,他们都属于阴柔一路的,最后却是胜负未分,反而惊扰了几位的清梦,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吴道明随机应变地搪塞着。

朱医生道:“这位师太就是婺源善驱魔的那位高人吧?”

吴道明说道:“正是,我来介绍一下,无名师太,这位是南山村的朱医生。”

朱医生拱手施礼,说道:“师太,幸会。”

无名师太略一颔首。

“唉,两位似乎伤得不轻啊!”吴楚山人近前道。

刘今墨坐在地上道:“无名师太的‘无影阴掌’天下无双,这银丝暗器也端的是厉害得紧,在下佩服佩服!”

“青田刘今墨也名不虚传,竟能以指甲为暗器,也算得上是武林一绝了,只是出手过于轻浮罢了。”无名师太回敬道。

吴道明见好就收,哈哈一笑,说道:“今天到此为止,两位如有意,日后再找机会比试。山人老兄,你就带刘今墨回屋去疗伤吧,吴某负责照顾师太,如何?”

吴楚山人点头道:“如此甚好。”

“孩子……”刘今墨心中酸楚。

吴道明接过话茬道:“孩子你们都放心好了,师太自会为他驱邪,沈天虎和朱彪都在那边树后歇息,改日再见啦。”

朱医生向师太告辞,吴楚山人挟起刘今墨折返朱医生家。

“其实这孩子的病蛮好治的。”寒生看着吴道明手中的鬼婴说道。

“不必了,师太都已经来了,没问题的。”吴道明对寒生笑笑。

寒生说道:“如需要我,就说一声。”说罢也走了。

无名师太问吴道明:“我需要一处疗伤的地方。”

“就在村北,朱彪家。”吴道明说着来到大树下,出指点醒了朱彪和沈天虎,要他们抱着孩子,自己则背起了无名师太。

“把你那东西拔掉。”师太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