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五十三章 阴蝠蒙难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2:24 作者:


关灯
护眼

次日,鸡叫三遍,兰儿已经起身做早饭了。

吃过早饭,吴楚山人和寒生收拾了些上次用剩下的香烛和纸钱,带了只手电筒——寒生特意看了看,是新换的电池。拾掇停当后,两人启程前往卧龙谷,朱医生留下来应付孟主任。

“我们从灵古洞进去。”吴楚山人告诉寒生。

穿过那片郁郁葱葱的毛竹林,他俩来到了灵古洞口。

吴楚山人停下身来,驻耳听了听,然后压低声音问道:“寒生,你知道‘太极阴晕’的所在,是么?”

寒生点了点头,说道:“是老爹告诉我的,我家祖辈传下来的。”

“嗯,治荷香就是使用晕里的太极卵吧?”山人又问道。

“是,用的是太极木卵。”寒生回答。

“好啦,以后轻易不要再来这儿,以免为坏人所乘。我一直在考虑毁掉太极阴晕,以绝后患,你愿意吗?”吴楚山人征求寒生的意见。

寒生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山人叔叔你说咋办就咋办,不过那些土卵我想都拿出来,那是可以治病的。”

“好吧,我们先进洞吧。”吴楚山人率先走入洞中。

光线越来越暗,走不多远就要揿亮手电筒了。洞内潮气很大,听得到石钟乳上滴水下落的声音。

“山人叔叔,我上次来过这里面,山体内为什么也长着肋骨一样的东西呢,而且还有红色的液体,难道说,龙脉非得构造得像龙么?”寒生回想起上次见到的龙骨龙血说道。

山人想了想,说道:“这是不一定的,易经中说‘万物类相’,有的只不过是形似而已,有的则是神似,不一而论。你说的龙骨,只是地壳运动时推挤岩石而形成的类似搓衣板形状的山体岩石,至于龙血,大概是山体里面有一些红颜色的矿物质,长年累月被水所侵蚀和溶解,所以岩石渗出的水呈现红色。总之,古人很早就观察到了这些现象,但是不明白其地质学上的构造以及化学变化,故而产生了一系列的联想并加以神话了。”

寒生想了想,又问:“太极晕如此神奇,竟然影响到了朝廷的更替变化,这又如何解释呢?”

山人笑了笑,说道:“这正是大自然神秘的地方,所谓‘天人合一’,人的命运与大自然休戚相关。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是无法解释一些与个人命运紧密相关的自然现象,即使像我这样一个大学老师,也还是一无所知。”

“我也是。”寒生说道。

一路之上,寒生时刻留心看着,不过还是没有发现他的那些红眼阴蝠朋友们。

两个时辰之后,他俩终于走出洞口,来到了卧龙谷中。

谷中雾气霭霭,一丈开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老樟树林、茅草屋和菜地都已掩于白茫茫的一片雾气之中了。

“山人叔叔,为什么会有两条一模一样的卧龙谷呢?”寒生提出许久以来一直让他困惑的话题。

吴楚山人笑了笑,说道:“这两条相同的山谷纯粹是自然形成的,山体是石灰岩,两谷之间有溶洞相连,数分钟即可通达。不知是哪一代的守灵前辈想出了这么个主意,将两谷中的草房和菜地都建造和开垦得一模一样,甚至树林都经过了砍伐和改造,非久居之人,一般分辨不出,所以连你都搞错过。再加上报讯的乌鸦提前通知,使人迷惑不解,我想当年前辈的目的也无非是鱼目混珠、掩人耳目。”

“哦,原来是这样,那个老前辈倒是很幽默呢。”寒生笑道。

他俩向草屋走去,刚刚来到草屋前,地上一片黑乎乎的物体引起了寒生和山人的注意。

寒生近前一看,大吃一惊,热血贯顶,浑身发抖。

地上躺着的都是红眼阴蝠的尸体……

许久,寒生慢慢蹲下身去,抓起一只红眼阴蝠查看,那阴蝠的口中紧紧地咬着几根毛发,是人类的头发。

“它们身上都没有伤,看来是中毒而死。”吴楚山人查看了一圈回来说道。

寒生连续翻看了好几只阴蝠尸体,发现它们的口中都咬着一些毛发,而且那些毛发长短、粗细和颜色都有些区别,看来是属于一批人的。

“它们是我的朋友。”寒生流下了眼泪。

吴楚山人默默地站在寒生的身边,他知道这些蝙蝠同寒生的感情很好,自己的头发和胡须也是那次被一起拔光的,阴蝠们分不清敌友,他不怪它们。

“是什么人干的?竟会如此狠毒。”寒生自言自语道。

山人也是诧异,这乃是一批人干的,他们为什么要赶尽杀绝这些蝙蝠呢?而且这些人随身带有毒气,究竟是些什么人?自己隐居于此快二十年了,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类情况。

“吱吱”,熟悉而微弱的叫声从白雾的深处传来……

寒生一个机灵,急忙起身朝传来叫声的方向跑去。

一株老樟树下,阴蝠首领斜靠在树下,脑袋耷拉在一边,红红的眼睛半闭着,眼角挂着泪珠……它感知到了寒生的到来,并艰难地呼唤着,声音越来越微弱,那块骑马布依旧系在它的脖子上……

“是谁伤害了你们?”寒生泪流满面地说道。

阴蝠首领吃力地睁开眼睛,硕大的红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听它轻声“吱吱”,然后将尖嘴努向了山崖边。

寒生明白了,说道:“你是要回山洞,回家看阴蝠妈妈还有小阴蝠?”他把手臂指向山洞的方向。

首领点点头,乞求的眼神。

寒生毅然决然地抱起阴蝠首领,走到吴楚山人面前,语气坚定地说道:“山人叔叔,我要送它去见它的孩子们最后一面。”

吴楚山人点点头,把手电筒递到寒生手中,并道:“去吧,孩子,蝙蝠如此灵气,有情有义远超过人类,我祭奠完蒋老二以后,就在草屋内等你。”

寒生告别山人,抱着首领,走进了崖壁下的山洞。

寒生走过几次,道路已基本熟悉,因此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来到了蝙蝠洞。

以前洞内如满天星辰般的红眼睛都不见了,洞中显得格外的萧条和寂寥。那个大大的石台上,一双惊恐的大红眼睛望着他,那是阴蝠妈妈。

寒生走上前,手电筒照过去,看见阴蝠妈妈紧张地展开双翼护住那十余只惊慌失措的阴蝠宝宝……

“别怕,是我,寒生。”寒生努力地安抚着它们,并将怀中的首领轻轻地放在了石台上。

阴蝠妈妈先是吃了一惊,仿佛不敢相信,随即“吱”的一声悲鸣,扑到了首领的身上。

首领吃力地抬起头来,看看阴蝠妈妈,然后努力地打量和寻找着那些阴蝠宝宝们。小小的粉红色的阴蝠宝宝们似乎明白了眼前的境况,纷纷爬上了首领的身体上,以微弱稚嫩的叫声呼唤着。

寒生发现,阴蝠首领夫妇眼睛里噙着眼泪,默默地相互以头部摩挲着,仿佛难以割舍,不愿生离死别的模样……

寒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把脸扭到了一边。

试问人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像阴蝠夫妇这样有情有义?这样不离不弃?

寒生震撼了,不能让它们就这样生离死别,不能让它们就这样骨肉分离……他不是没想过救阴蝠首领,只是《青囊经》上找不到一条为蝙蝠解毒的方子。

天蚕……对了,天蚕可以!无论怎样严重,只要一息尚存,天蚕都能够救得活,在天蚕里面,人与动物应该没有分别的。

寒生心意已决,伸手拍拍阴蝠妈妈,打着手势告诉它,自己要带首领去天蚕内疗伤。

几次手势之后,阴蝠妈妈似乎终于明白了寒生的意思,使劲地点着头,泪水盈眶。

寒生抱起阴蝠首领,阴蝠妈妈也在努力用双翼抱起数只小阴蝠,但是阴蝠宝宝又滑下去了,寒生明白,它们也要一同去。

寒生想了想,放下首领,脱下自己的裤子,两只裤腿上打个结,然后将阴蝠宝宝们一只只抓了进去,最后一手提起裤腰,一手抱起首领向天蚕洞而去,阴蝠妈妈则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途中几经波折,之后终于找到了天蚕洞。

阴蝠首领情况殆危,寒生摸了摸,它的心脏极为微弱,几乎已经感觉不出来了。事不宜迟,寒生赶紧双手托起阴蝠首领来到了天蚕前,踮起脚轻轻地将它放入了天蚕内。

寒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转回身将那些可爱的阴蝠宝宝们一只只地放了出来。

阴蝠妈妈感激地望着寒生。

青囊医经,悬壶济世,天下苍生,何分人兽?寒生隐约意识到了,他已经肩负的是一个怎样的使命,他的人生也将会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