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五十四章 寻晕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2:55 作者:


关灯
护眼

孟祝祺自从离开了南山村朱医生家以后,兰儿姑娘的俏丽身影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这才是中国典型的美女嘛,自己儿子孟红兵一定会中意的。

回到南山镇的家中,儿子孟红兵迎了上来,说道:“爸爸,建国回来了。”

黄建国是黄乾穗的独生子,就读于北京大学政治系,不但一表人才,而且多才多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北大工农兵学员文艺汇报演出中,还饰演过《红色娘子军》中的洪常青。

唉,自己的孩子就不行了,自幼淘气爬树,摔破了两个蛋蛋,眼瞧着要断后,自己赶紧再生两个吧,却又都是丫头,老天不长眼啊!儿子原来的名字叫做孟凡,小名叫蛋蛋,名字太不吉利了,遂改名为孟红兵,是做毛主席的红卫兵的意思。

总之,现在孟黄两家的希望就寄托在了政治上比较成熟的黄建国身上了。

“小兵啊,我在南山村朱医生家里看到个姑娘不错,我想要是给你来当老婆,你准会满意。”孟祝祺迫不及待地说道。

“南山村?农村里还会有什么像模像样的?”孟红兵不屑一顾地说道。

“不,你可没见到,那女孩生得浓眉大眼,额头又大又饱满,圆圆的鼻子刚毅的嘴唇,皮肤黑里透红,健康之极。”孟祝祺赞叹道。

“她真的有这么漂亮么?”孟红兵一听就动心了。

“那当然了,你自己去看好了,不过先不要表现出来,她昨天刚和寒生订了婚,得动些脑筋才行。”孟祝祺说道。

孟红兵望着头脸光秃秃的父亲说道:“爸爸,我和建国要出去办点事,我先走啦!”

“你们去哪儿?”孟祝祺问道。

“回头再告诉你。”孟红兵头也不回地走了。

孟红兵来到街上,一辆旧解放卡车停在路边,车上有七八名年轻的基干民兵,都拿着半自动步枪。

他跳进驾驶室,旁边坐着的年轻书生模样的人正是黄建国。

“东西都准备齐了么?”黄建国问道。

孟红兵回答道:“按照你的计划都备齐了。”

黄建国微笑道:“好,目标卧龙谷,出发。”

大鄣山下,公路到头了,其余只能步行,大家都下了车,由上次来过的一个民兵领路,排成一队向卧龙谷前行。

一个多时辰后,队伍来到了卧龙谷口的老樟树下。

黄建国开始布置任务,他瞥了一眼众人,说道:“这次行动的任务有两个,主要是寻找风水上叫做‘太极晕’的所在,它肯定是在谷中的某个地方,特点呢就是有白青黑红黄五色土壤,发现后先不要碰,要向我和孟红兵同志立即报告。其次呢,是卧龙谷中有一些蝙蝠,善于拔人类的头发,我父亲黄主任和孟红兵同志的父亲孟主任也都中了那些畜生的道。你们不要笑,这次我们是有备而来的,现在,大家就把药水涂到头发上面,切记不要搞到嘴里面。”他把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有关太极晕和蝙蝠的情况简单地向大家作了介绍。

孟红兵吩咐一个民兵拿出来一个搪瓷脸盆,先倒进去些六六六粉,然后再将剧毒的滴滴涕药水倒入盆中,搅拌成浆状。孟红兵拿出一把刷子,开始在每个人的头发上都刷了一层药浆,最后,他和黄建国也都相互涂上了药浆。

“出发!”黄建国吩咐道。

这一队人马在卧龙谷中里里外外一直搜索到黄昏,依旧没有头绪,眼瞅着天快黑了,无奈只有收队。

“砰”的一声枪响,在山谷中回荡着,樟树林中已经栖息的鸟儿又被枪声惊起,聒噪声一片。

一个民兵手提着一只中弹的蝙蝠尸体走了过来,这是一只黄昏出来觅食的红眼阴蝠,不幸被击中身亡。

“对,就是这种红眼睛的蝙蝠,拔起毛来才快呢!”带路的那个民兵恨恨地说道,他上次来过谷中了,现在头上仍是光秃秃的。

“同志们,我们要消灭那些蝙蝠,为黄主任、孟主任及其他革命群众报仇,你们说好不好?”黄建国鼓动着大家。

“好!”民兵们异口同声叫道。

话未落音,无数只红眼阴蝠密密麻麻地从天而降,裹挟着呼呼的风声直向他们扑来,口中发出愤怒的“吱吱”声。

民兵们吓傻了眼,此刻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们只能扔掉枪支,挥舞着双手又拍又打,或者抱住脑袋蹲到地上。有两个较聪明些的,急忙朝草屋里跑去,结果还未至门前,脑袋上的毛发就已经被拔光了。

一只体型无比巨大的阴蝠如猛虎一样扑向了黄建国,黄建国惊奇地看见,那蝙蝠的颈上还系着一块布……

战斗迅速结束,所有人脑袋上的毛发统统被拔光,可是那些蝙蝠们的飞翔姿势也开始摇摆起来,随后“扑通扑通”接二连三地从空中摔落下来。

满头血点的黄建国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当这些人离开后,地上躺满了中毒而死的红眼阴蝠的尸体,阴蝠首领也中了毒,它永远也不会理解,作为一种动物,它们是敌不过人类的。

黄建国和孟红兵回到了南山镇。

孟祝祺放下酒杯,惊奇地望着走进来的二人,手指着他俩光秃秃的脑袋,张口嘿嘿尖声笑了起来。

“你们也去了卧龙谷?”孟祝祺又自斟了一杯说道。

孟红兵沮丧之极,气恼地说道:“妈的,太极阴晕没找着,毛倒给那些畜生拔光了,倒霉。”

黄建国淡淡说道:“不,我们还是有收获的,首先,我们消灭了那些蝙蝠,为父亲和舅舅报了仇。其次,最起码我们证实了一点,就是太极阴晕根本就不在卧龙谷中,所有平坦一点的土地,我们都翻遍了。”

孟祝祺听罢沉思片刻,说道:“建国的想法有点意思,自从我们知道了青田600年之约以后,目光都集中在了卧龙谷中,一直都认为太极阴晕就是在那里,否则吴楚山人他们守在那儿干什么?看来,我们要改变一下思路了。”

孟红兵二人进去洗了洗,然后出来坐下一起喝酒。灯下,三个人都是光头,连眉毛也是一根不剩。

“舅舅,那太极阴晕真有那么神奇?”黄建国端起酒杯问道。

“这个是肯定的,岭南吴道明可是南方的第一风水师啊,姐夫和我都很相信他。”孟祝祺说道。

黄建国将酒一饮而尽,默默不语。

“建国啊,你是咱们黄孟两家的希望,好好把政治学好,多了解一些为官之道,十年之后嘛,嘿嘿。”孟祝祺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那我呢?”孟红兵有些不太高兴了。

孟祝祺道:“有你建国哥在,你还担心什么?”

他俩是同年生,虽然建国只年长两个多月,可是却成熟很多。

“爸爸,那建国爷爷什么时候走啊?”孟红兵小声嘟囔道。

“不要胡说,没大没小的,”孟祝祺瞪了儿子一眼,然后又说道,“我前几天去看过一次老爷子,精神还可以,再挺个一年半载的没问题。”

孟祝祺见儿子一个劲儿地闷头喝酒,就开口问道:“沈菜花的尸体还没有找到?有没有什么线索?”

孟红兵摇摇头,咬牙切齿道:“没有,一定是那个奸夫偷走了那臭婆娘。”

是啊,别人要一具尸体干吗,可是那奸夫究竟是谁呢?真的抓到他,看我不剥了它的皮才怪,孟祝祺想。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