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五十五章 鬼婴噬鼋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3:27 作者:


关灯
护眼

床上,朱彪正在逗鬼婴玩,无名师太和吴道明站在一边看。那小小的沈才华虽未满月,但是竟能在床上跃来跃去,“嗖”地一下腾起便扑到了朱彪的身上,只是以脚来行走还是不会。

吴道明使了个眼色,同师太来到了院子里。

“师太,我想是时候开始训练鬼婴了。”吴道明说道。

师太望着吴道明,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黄山太极晕分为阳晕和阴晕,阳晕已于六百年前为朱元璋所用,阴晕已经默默地在这荒山中沉睡了几个世纪,是该出现的时候了。凡太极,必是阴阳交融,水火既济,天下之道,均是以柔克刚,阴晕克制阳晕,其理亦是如此,想当年刘伯温也作如是想。”吴道明不愧为岭南第一风水师,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嗯,那又怎样?”师太应了声。

吴道明接着说:“阴晕内含五色土,孕五行土卵,可以说穴内五行之气场极为浑厚,即使是身患绝症,立身于穴中,埋土至胸前膻中穴处,十二个时辰必可打通任督和奇经八脉,所以说,太极晕是治病疗伤奇佳之所。当然,埋土过顶,气绝身亡,其后人得气也会一发不可收拾,就如同朱元璋,数年后便可开国,黄袍加身,贵为一国之君了。”

“老尼也曾有所耳闻。”师太道。

“鬼婴体内奇经八脉全部乃阴气,这是因为阳气过不得胎之故,其实他也在下意识地寻求五行平和而又源源不绝的浑厚气场之所在,当然,最佳的就是太极晕了。”吴道明解释道。

“所以,你想放出鬼婴,找寻太极晕?”师太道。

“正是,但以目前鬼婴的感知范围,只有区区方圆几十米而已,实在是太小了,我们不可能抱着他翻山越岭漫无目标地去寻找。”吴道明说道。

“那你想怎么办?”师太饶有兴趣地问道。

吴道明微微一笑,说道:“这就要借助师太了,以你的纯阴处子阴气,助沈才华一臂之力,让他尽快增强感知的范围,争取数天之内,可以达到方圆千米。”

“你要我输纯阴之气给他?”师太问道。

“完全正确。”吴道明微笑着。

无名师太对朱彪说即刻开始为沈才华驱魔,吴道明吩咐其去购置些斋菜回来,朱彪高兴地去了。

师太与沈才华相对而坐,真气运行一周,眼见着她的根根白发逐渐直立起来,然后渐渐地向鬼婴围拢了过来,沈才华呆呆地不知所措。

师太继续催动真气,那些如同钢针般的白色发丝同时刺入鬼婴的周身穴道之中……沈才华痛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师太将自身体内的纯阴之气源源不断地输入鬼婴的奇经八脉之中。无名师太自幼出家为尼,乃是处子之身,其阴气至纯,与鬼婴经脉中的阴气很快便融合为一体。但是鬼婴毕竟尚小,一时之间吸纳了如此多的真气也是难以承受的。

“好了,今天暂且到此为止。”吴道明感觉差不多了,随即发话道。

师太停止了催动,那些发丝渐渐地退出沈才华的周身穴道,滑落下来。

鬼婴沈才华沉沉地睡去了。

“多谢师太援手。”吴道明说道。

师太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是啊,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轻易地答应了吴道明,也许是今早他曾为自己疗过伤?那种心跳的感觉真好,甜丝丝的若隐若无,暖洋洋地钻进了心里面,就好像是飘在云里雾里似的,这是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想着想着,师太突然感到脸上有些发烧。

“你怎么了,不舒服是么?”吴道明关切地问道,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她。

师太此刻突然幻想那手再贴近自己一次该有多好。

“善哉善哉。”她口里却如此说道。

吴道明露出一丝爱怜的眼光,说道:“再有一两天就差不多了。”

整个白天,沈才华都一直熟睡着,体内真气充盈,小脸蛋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夜深了,师太安排在西屋,朱彪抱着孩子同吴道明睡在东屋。

是夜,月朗星稀,山野间甚是寂静,毛竹林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远山深处偶尔传来几声枭啼。

子时刚过,鬼婴悄悄地探起头来,黑黑的瞳孔向四处打量一番,然后往上一蹿跃到床下,只见他轻轻地蹦到门边,蹑手蹑脚地拉开门,一跃而出……

夜色朦胧,池塘里一泓碧水倒映着一轮明月,波纹不兴,晶莹皎洁。

鬼婴光着屁股站在塘边,好奇地望望天上的明月,再低头看看水中的倒影,甚是感到迷惑不解。

这时,一连串小水泡冒了上来,平静的水面泛起了细细的涟漪,月亮破碎了,闪着银光。

鬼婴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看。

一个黑色的小脑袋钻出了水面,张着小嘴儿呼吸着,鬼婴更加好奇了,伸出小手想去捞,可是够不着。

水中的小东西看见了岸边的鬼婴,一点也不害怕,依旧对着月亮一呼一吸着。

鬼婴大怒,身子一跃,纵身跳下池塘。随着“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他的一双小手已经紧紧揪住了那东西的脖子。

正是只被遗弃的小金头鼋。

落水声惊醒了吴道明和无名师太,两人随即跳出房门,闪至水塘边,定睛细看。

水面上翻腾起浪花,白色裸体的鬼婴和黑色的金头鼋正扭打在一起,一会儿是白色的在上面,一会是黑色的翻上来,看不出来哪一个占了上风。

说时迟,那时快,吴道明脚尖点地,身子一纵,几乎是平平飞起,掠过池塘,手臂暴涨,一把自水中搂起鬼婴飘至池塘的对岸上。

“好功夫!”师太由衷赞道。

吴道明放下鬼婴,微微一笑,低头看去……

赤身裸体的鬼婴正抱着金头鼋的脑袋,两排尖利的牙齿深深地咬进了小鼋的脖子,鲜血自齿缝中渗出……

他在吸食金头鼋的血!

师太吃了一惊,忙上前欲将他们分开。

吴道明伸手阻止,示意先不要动,看看接下来的情况再说。

过了一会儿,鬼婴吸干了小金头鼋的血,将其丢弃在一边,嘴里打了个饱嗝。

吴道明转过头来,满意地对无名师太说道:“这金头鼋乃是上古灵龟,其血阴气极重,我想沈才华也许不需再等两三天,明日或许就可以工作了。”

师太瞅着沈才华还在舔着他的小嘴巴,想想刚才吸血的那股凶狠劲儿,真是令人不寒而栗,这小家伙若是长大了,肯定是个人物。

“才华,我们该回去了。”吴道明一把抱起鬼婴,向屋内走去。

师太长叹一声,怏怏地返回自己屋里。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