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五十八章 荫尸蝼蛄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5:02 作者:


关灯
护眼

清晨,吴道明睁开了眼睛。扭头望过去,朱彪搂着沈才华睡得正香,鬼婴红扑扑的小脸蛋像两只红苹果,十分招人喜爱。

吴道明走出房门,来到了院子里,深深地呼吸几口,清新的空气沁人肺腑,可比香港强多了。

“吴先生起得好早啊!”身后传来无名师太的问候。

吴道明转过身来,发现师太早已梳洗完了,似乎还刻意打扮了一下,竟有些风韵犹存。

“师太,以后叫我道明好了。”吴道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说。

师太脸颊微微一红,说道:“还是称呼你为道兄吧。”

“好,道兄这个说法最贴切不过了,今天我们可以着手觅龙点穴了。”吴道明说道。

朱彪揉着眼睛从屋里走出来,打着哈欠道:“你们起得好早啊,我去做饭。”说罢转身回屋生火。

“让我们看看鬼婴的能量怎么样了。”吴道明和师太来到了东屋内。

鬼婴依旧在熟睡着。

吴道明伸出手掌,掌心处轻轻按在鬼婴头顶的百会穴上,输入督脉少许纯阳之气,想试一试婴儿的阴气反弹程度,不料掌心一凉,瞬间竟遭阴气反噬。吴道明赶紧撤回手掌,心中兀自吃惊不已。

“此婴经师太昨日输入纯阴之气,再加上昨夜吸食金头鼋之血,功力大增啊!早饭后就可以带他上山了。”吴道明满意地说道。

“朱彪在家吗?”草屋外有人说话,声音纯和。

朱彪应声走出草屋,见是一秃顶无须,相貌端正,文质彬彬的青年人。

“我就是朱彪,你是找我么?”朱彪疑惑地问道。

青年人目光清澈,从上到下打量了朱彪一遍,开口说道:“你认识沈菜花么?”

朱彪一下子懵了神儿,脱口而出:“当然认识。”

青年微微一笑,紧跟着加上一句:“相识多久了?”

“一年多了,”朱彪说完才意识到点什么,忙说,“你是谁?问我这些干吗?”

“我是婺源县黄乾穗主任的儿子黄建国,可以进去谈吗?”黄建国说罢,一脚跨进门槛。继而听到东屋有动静,于是也不等朱彪发话,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一老者一老尼,床上还睡着一个婴儿。

黄建国打量一下老者,说道:“敢问您可是岭南吴道明?”

“正是吴某,你是……”吴道明问道。

“黄乾穗是我父亲。”黄建国语气平静地答道。

吴道明微微一笑,说道:“哦,原来是黄主任的公子,是在京城里读书的吧?”

黄建国点点头,说道:“听父亲讲吴先生不仅是香港著名的风水大师,而且在武学上也颇有造诣,让我多向您请教。”

吴道明说道:“你父亲太抬举了,请坐。”

黄建国坐在了椅子上,极诚恳地说道:“吴先生,请教您,一个人的后颈部出现一枚圆形的淤血点,可以人为地造成吗?”

“可以,重手点穴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吴道明回答。

“您还没吃早饭吧?要是不嫌弃就一起吃吧,我再去给您炒两只蛋。”朱彪一听是黄乾穗的公子,马上笑容可掬起来。

两只蛋?哼,问题就出在这两只蛋蛋上,他与沈菜花已认识一年多,沈菜花怀孕九个多月,嗯,这个朱彪会不会就是那个奸夫呢?如是,他就有现成的谋杀动机,接下来要搞清楚的就是他会不会点穴。

“昨天晚上,南山镇孟主任的儿子孟红兵颈椎断裂,已经高位截瘫了。”黄建国说道,并观察着屋内每一个人的反应。

朱彪一愣,脸上闪过一丝欣慰的表情,紧跟着说道:“那他不就成了个废人?”语气中含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思。

那个白发尼姑恍若不闻,似乎没有丝毫兴趣。

吴道明听罢吃了一惊,忙问道:“是小兵么,怎么发生的?哦,对了,刚才黄公子问起淤血点的事情,莫非是遭人暗算?”

“我怀疑是,就像吴先生所说,遭人重手点穴,点断了颈椎,导致颈部以下瘫痪。”黄建国说道。

吴道明沉吟道:“颈椎一共有七节,若伤第四节以上部位,则大脑受损,伤第五节就会如你所说的高位截瘫了,想来是第五椎着人重手点击所致。嗯,此人必是道中之高手。”

黄建国清澈的眼睛望向朱彪道:“孟红兵之妻沈菜花生前有一情夫……而且还怀了个孩子。”

朱彪面色煞白,脸上肌肉颤抖着,二话没说,转身出了房门。

他的心里一定有鬼,黄建国寻思着,眼光跟随着朱彪的背影。

吴道明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知道黄建国盯上了朱彪。嗯,得帮朱彪摆脱怀疑,否则对自己的计划不利。

“一指点断第五颈椎,出手之重,认穴之准,绝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以吴某看,整个南山镇恐怕无人有此功力。”吴道明慢悠悠说道。

“依您看,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做到呢?”黄建国说道。

吴道明想了想,说道:“如此高明的点穴手法,没有三十年以上的功力是难以做到的,像我和师太,也只是勉强能够达到而已。对了,你是说,事情发生在昨天晚上?”

“是的。”黄建国回答道。

“可惜当时我不在场,我和师太及朱彪都在这屋里为这个婴儿治病,否则,说不定就能够抓住凶手。”吴道明话中点明朱彪不在行凶的现场,没有作案的时间,而且他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黄建国心中仍旧是疑虑重重,吴道明的一番话并没有打消他对朱彪的怀疑。为什么在提到沈菜花的时候朱彪的表情会异样呢?

朱彪煮好了早饭,还特意为黄建国煮了两只鸡蛋,吴道明则与师太一同吃着斋。黄建国一看见那两只热乎乎的蛋,就联想到孟红兵裤裆里缺少的东西,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与那两只蛋蛋有关。

蛋蛋是罪恶之源,他想。

黄建国信步走出房门,沿着水塘边散步,古老的大槐树倒映水中,潭平如镜。朝阳初升,大门上的领袖戎装像微笑着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

草房西侧地面上似乎有什么异常,他的目光停住了。

一大群黄褐色的东西在地面上不停游动着,他走过去细瞧,原来是数不清的土狗在土中的小小隧洞里爬进爬出,也不理睬他踩在洞口旁的那双黄军用球鞋。

他蹲下身来,默默地观察,感到十分好奇,大城市很难见到这种情景的。小时候,在田间地头经常可以抓到土狗,把它合在掌心里,可以感觉到那两只齿形前足不停地向两边抓挠,手心里痒痒的。

好奇心又起,他伸手捉住了一只大个的放在手心里,合上掌,想再次体会童年时的感觉。

突然掌心一下剧烈的疼痛,忙张开一瞧,掌心上已经划破两道细细的口子,红色的血痕赫赫在目。这时,他才发现这土狗与小时候玩过的不一样,那两只齿形前足不是钝的,而是像刀锯般锋利无比。他用两根手指指尖捏住那两片锯齿,这样,土狗就动不了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身后传来朱彪的呵斥声。

黄建国站起来,回过头去,朱彪怀中抱着婴儿,正站立在那儿,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

奇怪,方才他还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怎么转眼就大声叱责起自己来了呢?

他看到了朱彪游离不定的眼神儿,在自己的身上和地上之间来回扫视。他一定有什么事儿瞒着,黄建国想。

他向屋里走去,并没有看到朱彪怀中的婴儿沈才华以怨毒的眼睛在盯着他,并伸出了舌头舔着嘴唇……

无名师太检视了黄建国手上的伤口,再看了一下他捉住的那只土狗,心中暗暗吃惊。

“这不是一般的土狗,而是荫尸蝼蛄。”师太说道。

“什么是荫尸蝼蛄?”黄建国问道。

师太解释说:“人死后若是变成了荫尸,则会吸引来一种极特别的甲虫,就是荫尸蝼蛄。它们专吸荫尸之气,并保护荫尸,它们在哪里出现,一般地底下都会有一具荫尸的。”

“师太,你是说那地底下有具尸体?”黄建国一下子警觉起来,忘记了手掌伤口的痛楚。

“是具荫尸。”师太道。

“阴尸,是女的么?”黄建国追问道。

“不是阴尸,是荫尸,男女都有可能成为荫尸的。”师太回答道。

“什么是荫尸?”黄建国想进一步搞清楚。

师太缓缓说道:“人死下葬了以后,在特定的条件下,尸身一直不腐,而且毛发和指甲还在继续生长着,长达数十年甚至百年以上,这就是荫尸。荫尸是非常不吉利的,容易祸害人,尤其是张口荫尸,俗话说‘荫尸张口吃三代’,先从自己的后代吃起。”

“荫尸会吃人?”黄建国吓了一跳。

吴道明在一边笑了笑,插话说道:“并不是说真的吃人,而是吃尽了风水,后代不是疾病缠身,过早夭折,就是祖业败落,一穷二白。”

黄建国的身后,朱彪早已是冷汗淋漓,面如土灰了。

黄建国扭头瞥了一眼朱彪,心中有了数。

吴道明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以吴某推断,这具荫尸起码也有上百年了,也许就是朱彪的哪一辈儿的先人,坟头都没有了。”

黄建国清澈的目光望着吴道明:“吴先生怎能如此肯定?”

吴道明哈哈一笑,说道:“朱彪家道中落,父亲哥哥均过早死于非命,家里也是一贫如洗,甚至连老婆都讨不到,这些正应该是荫尸坏了风水所致。”

黄建国心下盘算着,这朱彪嫌疑最大,吴道明处处为朱彪开脱,而且他又身怀武功,此人也不得不防。俗话说“打草惊蛇”,待我再刺激他们一下,好“引蛇出洞”。

“师太,这些保护荫尸的‘荫尸蝼蛄’,我想喷上敌敌畏的话,应该足以杀死它们了。”黄建国感到这个老尼姑应该没有参与其中,否则不会提到地底下埋有“荫尸”的。

师太点点头,说道:“其实只要抓住了荫尸蝼蛄王,也就是它们的首领,那些蝼蛄也就乖乖听话了。”

看着黄建国疑惑的样子,师太又接着解释道:“每一具荫尸的身边,都会生活着一个荫尸蝼蛄家族,家族的首领就是蝼蛄王,杀死了蝼蛄王,那些荫尸蝼蛄就树倒猢狲散了。”

黄建国面对着朱彪,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就回去请示孟主任,搞来些杀虫剂,替你消灭荫尸蝼蛄,然后火化荫尸。以后,你的日子就会蒸蒸日上,好过起来了。”

朱彪一下子傻眼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