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章 沈菜花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6:06 作者:


关灯
护眼

黄建国嘿嘿笑着走出了朱彪的家门。

朱彪紧张恐慌的眼睛望着吴道明,掌心里湿乎乎的,抱着婴儿的双手在不住地颤抖着。

无名师太疑惑地看了看朱彪和吴道明,缓缓说道:“你们知道那下面的荫尸?”

朱彪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

吴道明点点头,开口说道:“师太,你说得不错,这下面确实埋着一具尸体,是具女尸,也就是鬼婴的母亲沈菜花,她是被人谋杀的。沈菜花当时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被夫家勒死的时候,一口气上不来,心有不甘,怨气难散,护住了胎儿,按常理推断,一个月之内,如遇有缘之人,便可过胎。

她被夫家塞入一条麻袋中,草草地埋在了荒坟岗中一个叫做‘白虎衔尸’的十煞之地,也正因如此,煞极的阴气保护了那胎儿,使之能在尸体的腹中继续发育,并形成鬼婴。一日,沈天虎的婆娘经过坟前休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鬼婴抓住了这次良机,胎气钻入那婆娘的子宫,将原来的胎儿绞杀吞噬。原来的胎儿是个女婴,于是鬼婴抓紧改变性别,他必须在出生后一个月内完成,否则将变成畸形双性人,从现在看,他做得很不错。”

“哦,原来他就是沈才华。”师太瞥了一眼朱彪怀里的鬼婴。

吴道明接着说道:“是的,沈才华的亲母亲应该是沈菜花,沈天虎的婆娘无非是代孕而已。”

无名师太长叹一声道:“唉,冤孽啊,那孩子的生父是谁?”

吴道明微微一笑,说道:“就是他,朱彪。”

无名师太鼻子“哼”了一声,蔑视地瞅了朱彪一眼。

吴道明淡淡一笑,说道:“师太有所不知,这沈菜花的丈夫本身是个阉人,骗娶了沈菜花过门,却又不能行夫妻之实,想那沈菜花青春年少,怎能甘心守一辈子活寡呢?后来遇到了单身的朱彪,干柴烈火,两人自然就好上了。”

师太脸一红,小声道:“那她可以先离婚嘛!”

“夫家有权有势,堪称地方一霸,这沈菜花一弱女子怎敢首先提出离婚?而且夫家决不容许她泄露出去丈夫乃是阉人一事,何况女人因为性的问题要离婚,在这乡村里会被指责为淫荡,将一世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吴道明解释道。

“阿弥陀佛,那沈菜花的命运也是够可怜的了。”师太口诵佛号道。

吴道明点点头,接着说下去:“苦命的沈菜花怀上了朱彪的孩子,心中忐忑不安,不久,果然被夫家发现,遭到了严刑拷问,逼她说出奸夫是谁。好一个贞烈的女人,宁死也不肯说出那个男人的姓名,她知道,只要她一吐口,她深爱着的那个男人就凶多吉少了。最后,她为这份爱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被夫家勒死了。”

师太的眼圈红了。

那边,朱彪咧开大嘴号啕大哭起来。

师太用手背揩拭着眼角的泪水,问道:“后来呢?”

吴道明说道:“朱彪得知沈菜花的死讯,找到了她的坟墓,每夜前去凭吊,风雨不误,这事感动了吴某,于是教他夜半盗墓,偷回了沈菜花的尸体,悄悄地安葬在了房子的西侧,不留坟头和墓碑,这样他俩就可以永远相伴了。”

“这实在是太感人了!”师太的声音有些呜咽。

吴道明叹道:“可惜还是被他们盯上了,这个黄建国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物。”

“那个狠心的夫家原来就是南山镇孟家啊!”师太恨恨说道。

“是啊,现在他们怀疑地下的荫尸就是沈菜花,朱彪就是那个奸夫,肯定不会罢休的,这一两天就会派人来了。”吴道明沉吟道。

朱彪哭丧着脸,央求吴道明:“吴老,请你帮帮我啊!”

吴道明瞥了师太一眼,然后挺起胸膛,一脸正气地说道:“朱彪,沈菜花被孟家严刑拷打逼供,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竟然为了自身安危,而不敢替心爱的人挺身而出,你愧为堂堂七尺男儿啊!”

无名师太敬佩的目光望向了岭南吴道明。

朱彪突然伸出一只手,开始抽打起自己的脸来,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是我该死,是我胆小怕事,但是看在我儿子的份……”口涎都从嘴巴里飞溅出来了。

就在这时,朱彪怀里伸出来一只小手,抓住了朱彪挥动着的手腕,朱彪的手臂竟然一点也动弹不得。

众人吃惊地看见,那是鬼婴沈才华的小手。

师太与吴道明面面相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吴道明心道,好一个鬼婴,这才是刚刚露出了冰山的一角,真是旷古奇才啊!

师太心里寻思道,如此下去,还不知是祸是福。

朱彪激动得不停地在沈才华的小脸蛋上亲个不停。

鬼婴的瞳孔不断地放大缩小,调整着焦距,龇出两排小牙,恶狠狠地冲着吴道明和师太,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咆哮声。

吴道明兴奋莫名,嘴里说道:“放心,看在孩子的分上,吴某一定会尽力相助的。”

师太望了一眼吴道明,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吴道明想了想,缓缓说道:“师太确定沈菜花已经成了荫尸么?”

“已经出现了如此众多的荫尸蝼蛄,地下的沈菜花必是荫尸无疑!”师太沉吟道。

吴道明微微一笑,说道:“那我们还担心什么呢?”

吴道明说出了他的计划,先引出荫尸蝼蛄王,将其藏起来,不让黄建国等人轻易擒贼擒王。荫尸蝼蛄们会感知到首领不但活着而且就在附近,便会勇往直前与那些人厮杀,直至战斗到最后一只。

“如果他们喷洒敌敌畏呢?”朱彪来了兴趣,但又不放心地问道。

吴道明说道:“目前农业上广泛使用的如敌敌畏等都是有机磷杀虫剂,不是神经性毒素和血液性毒素那样迅速麻痹神经和器官,而是一种全方位的中毒,十分钟之内,荫尸蝼蛄尚有活动攻击能力,这就足够了。再者,吴某也会在一旁相助荫尸蝼蛄一臂之力的。”

师太不解地问道:“道兄如何相助?”

吴道明微微一笑:“到时便知。”

师太又道:“道兄,你有什么办法引出蝼蛄王?”

吴道明伸手指了指朱彪怀中的鬼婴沈才华,说道:“荫尸之子,身上必定有和沈菜花相同的气味儿或部分相同的生物磁场,荫尸蝼蛄王感觉到后,以为又出现了一具荫尸,一定会从地底下钻出来打探的,到时还不是手到擒来?”

朱彪抱紧了沈才华,婴儿如此细嫩的皮肤,若是被那些蝼蛄们的锋利前足划伤,可不得了,他想。

吴道明看出朱彪的担心来,安慰道:“朱彪,这一点你放心,孩子定会毫发无损的,否则就不是鬼婴了。”

朱彪半信半疑地点点头,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据我推测,这黄建国怕我们移尸,一定会很快地带人返回来的,此地前往南山镇,也只有半个时辰的车程,来回路程加上准备的时间,中午之前必到。”吴道明分析说。

师太内心深处,对吴道明是越来越佩服了,此人不但有内涵有深度,而且是绝顶的聪明机智,尤其是他所说,男人就应该在心爱的女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那句话,说得师太身上热血沸腾,这样的男人世间真的是少之又少了。更令师太激动不已的是,那天晚上疗伤的时候,道兄那只滚烫的手曾有力地压在自己的胸前……

“师太,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吴道明看见师太手捂着自己的前胸,脸色绯红,关切地问道。

这吴道明乃是六十年的童子,对儿女私情自是懵懵懂懂,不甚了了。

师太嗔了吴道明一眼,那也是师太平生第一次对异性心动的一瞥,眼光中包含了多少彻夜常伴青灯古佛时的哀怨,内含了痴情少女多少载的梦幻情殇……

吴道明纵使再愚鲁笨拙,心灵也是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胸口一热,喉咙一甜,童子元气几乎要冲出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