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一章 人蛄大战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6:37 作者:


关灯
护眼

旭日东升,天空晴朗,尽管时节已近晚秋,阳光照在人身上仍觉得暖洋洋的,十分的惬意。

吴道明怀抱婴儿,来到了草房西侧沈菜花的墓穴前,师太和朱彪跟在了后面。

那一小片土地上有两个小洞穴口,一进一出,那些荫尸蝼蛄们忙忙碌碌,好像是在准备着过冬的食物。

吴道明说道:“沈菜花啊,吴某念你和朱彪有情有义,所以设法将你移至此地,阴阳相邻,以了朱彪相思悔恨之苦,不料还是被你夫家追踪而至。今天,他们想掘坟抢尸,吴某岂能坐视不理?今借你护身荫尸蝼蛄一用,替你出口恶气。”

说罢,吴道明将手中的沈才华轻轻地放在了地上,让他坐在了荫尸蝼蛄的穴口处。

那鬼婴见到荫尸蝼蛄一点也不害怕,伸出胖胖的小手随意拈起一只,放在手中把玩,其他的荫尸蝼蛄都停了下来,静静地望着婴儿。

这时,只见所有在地面上的蝼蛄们都闪开了一条通道,须臾,穴口处伸出一只硕大的蝼蛄头,两片巨大的齿形前足呈金属光泽。其颌下竟然还生着一缕白须,铁甲般闪亮的头后部长着厚厚的盾板,两片复眼上叠生着两只大大的单眼,疑惑地盯着鬼婴看。

沈才华也发现了这只硕大的蝼蛄,好奇地望着它,兴奋地看着荫尸蝼蛄王缓慢地从穴口中爬出来,身子足有好几寸长。

说时迟,那时快,吴道明轻舒猿臂,闪电般的双指夹住了蝼蛄王的头部盾甲,把它拎离了地面,另一只手迅速地扯出一条黑色的电工胶布,一圈圈地将荫尸蝼蛄王缠了起来,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地面上的荫尸蝼蛄呆愣了片刻,一齐扇动着发育不完全的发音镜,发出愤怒的鸣叫。

吴道明亦是不敢怠慢,随手一送,将荫尸蝼蛄王扔进了两米开外的草丛里,然后自己身子向后一跃,跳到了圈外。

其余的荫尸蝼蛄全部紧靠着鬼婴围成了一圈,锯齿前足对外,警惕地保护起了鬼婴沈才华。

吴道明满意地微笑着,师太和朱彪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就在此刻,村中响起了汽车马达的轰鸣声。

来的正是镇上的那辆旧解放货车,车一停稳,从货厢上就跳下来七八个光头无须的基干民兵,手中抓着锄头和铁锹,其中有两个身上还背着农药喷雾器,这些人的毛发都是上次闯入卧龙谷中被红眼阴蝠拔掉的。

驾驶室的门打开了,黄建国下了车,只见他踌躇满志地挥了下手,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直奔村北头朱彪家而来。

朱彪家门口,黄建国一眼瞥见了吴道明、师太和朱彪站立在草屋西侧,奇怪的是那婴儿坐在了地上。

民兵们围了上去。

黄建国清了清喉咙,说道:“朱彪,孟主任命我们前来清理害人的荫尸,那些荫尸蝼蛄也是害虫,我们先要喷洒敌敌畏,杀死它们,请先把孩子抱走。”

朱彪身上微微发抖,眼睛瞥了下吴道明。

吴道明上前两步,伸出双臂,迅速地从半空里将鬼婴捞起,后退至圈外。

“你们都走开,我们现在要开始工作了,先喷杀虫剂。”黄建国命令道。

吴道明等人退到了院子中央,默默地等待着一场人虫大厮杀。

荫尸蝼蛄们好像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发出了紧张的鸣叫声,如同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刹那间,从洞穴中蜂拥而出无数的荫尸蝼蛄。

黄建国嘿嘿一笑,挥手斩下,高声喝道:“开始!”

两名民兵压下背携式喷雾器的手柄,淡黄色的雾状敌敌畏迎头罩向了荫尸蝼蛄们,其余的民兵手持锄头铁锹涌上来,准备围歼。

荫尸蝼蛄成片地倒下了,吴道明大惊失色,这样的结局可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想不到内地产的杀虫剂毒性如此之强,眼瞅着蝼蛄们就要彻底惨败了。

师太也吃惊不小,眼睛瞟向吴道明,想问其情况,却看见道兄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师太不由得脸一红……

吴道明忍痛拔下两根阴椎,运气甩出去,随着“嗤嗤”两声轻微的破空声响,喷药的两名基干民兵紧握喷枪的手腕处被深深地刺入了两只阴椎,手垂下,喷枪拿捏不住,掉在了地上。

荫尸蝼蛄有了喘息之机,举着两片锋利的锯齿前足源源不断地从穴口中涌出,扑向民兵们,爬满了他们的全身,疯狂地切割他们的肉体,衣衫被锯成了碎片,零零落落洒下来,所有的民兵,包括黄建国,都无一幸免,全部变成了赤裸裸的,皮肉上也划满了数不清的血道道。

那两个喷药民兵的手腕处,荫尸蝼蛄紧贴皮肤锯断了阴椎,打着卷的椎尾随风飘落,皮下仍留着半截锥头。

“阿弥陀佛。”师太背过身去,口诵佛号。

朱彪早就看傻了眼,一边跺着脚,一边咬牙切齿地反复叫喊着:“杀,杀,杀。”

吴道明微笑着观战,他怀里抱着的沈才华见到了那么多的全身赤裸并且流淌着鲜红血液的人,瞳孔急速地扩张着,鼻子嗅啊嗅的,口中喘着粗气,露出尖利的牙齿,小舌头不时地伸出来舔着嘴唇。

黄建国连蹦带跳,一面往下拍打着荫尸蝼蛄,一面声嘶力竭地喊道:“撤,快撤!”同时纵身一跃,跳进了池塘里。

那些皮肤被切割而痛得吱哇乱叫的裸体民兵们,也都奔至池塘边,纷纷跃下。“扑通通”,一时水花四溅。

落在最后面的是那个喷药的年轻汉子,浑身染红,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

此人跑向池塘,刚巧途径吴道明身边。

吴道明一个不留神儿,沈才华“嗖”地蹿了出去,一把抱住那人的脖子,张开小牙就是一口咬下。

“啊!”那人大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上,沈才华光着小屁股死命地咬住不松口,小肚子一起一伏地在吸着血……

吴道明大惊,出了人命可不是玩儿的,赶紧上前两步,往下拽鬼婴,无奈沈才华死不松口,哪里能移动分毫。

吴道明狠下心来,出手一指,点在了沈才华的腰间昏睡穴上。沈才华这才慢慢地松开染红了的牙齿,闭上眼睛,美美地睡了过去。

吴道明赶忙查看那人颈部的伤口,还好,并没有咬到颈动脉,只是毛细血管在渗血,一会儿就会自行凝固的。

师太仍在背着身子,不停地念着佛号,她不敢面对那些裸体的青年男人,尤其是吴道明还在旁边。

吴道明抱着鬼婴来到草丛边,伸手抓起荫尸蝼蛄王,替它松了绑,放在了地穴的洞口处。

荫尸蝼蛄王一抖背上的翼翅,发出响亮的鸣叫声。分散开来的蝼蛄们又重新聚拢起来,跟随着首领依次钻入了洞中。

战斗结束了,地上散落着成片的被毒死的荫尸蝼蛄尸体,还有一些锄头铁锹和背携式喷雾器,地上残留着被切割和撕扯成碎片的破布条。

黄建国一行人从池塘里赤条条地光身爬上了岸,然后向村里停着的汽车裸奔而去,不一会儿,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他们走了。

吴道明抱着沈才华和师太回到了草屋内,朱彪开始打扫战场。他将锄头铁锹等物归拢到一处,那些人肯定会派人来取回的,然后找来扫帚将荫尸蝼蛄的尸体全部扫入了草丛里。

吴道明望着怀中熟睡的婴儿,脸上浮起了笑容。

“道兄,你在笑什么?”师太疑惑地问道。

吴道明微微一笑道:“他开始喝生人血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