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三章 一清师傅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7:43 作者:


关灯
护眼

“你是茅山下来的吧?”那人瞪大了眼睛说道。

茅山?寒生想起戏文里有说到茅山道士,那个学穿墙法术的差点把脑袋都撞破了,想到这儿,寒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你一定是江西龙虎山下来的。”那人见寒生面上发笑,忙更正道。

寒生摇了摇头,说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兴许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那人沮丧地说道:“我叫一清,以前是小青山青云观的一个道士,后来政府把观给封了,我被安排在一家火葬场里做烧炉工。最近,我们那里出了怪事情,大约十多天前的一个雷雨夜晚,我当值夜班。换班以后,我先查看工作日志,当天夜里只有一具自杀的无名女尸需要火化,应当算是清闲的一夜了。

我弄了瓶烧酒,一条卤牛鞭,这可是惬意的一晚啊,你别笑话我,烧死人的工作都凭着烧酒来壮胆呢,反正我也没有家室,光棍一个,工资都吃到肚子里面去了。火葬场车间内就我一个人,屋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哗哗地下着,这时候,饮着辣口的烧酒,品尝着牛鞭的美味,还有一具女尸相伴,你想,人生能得几何?”一清回忆着,还舔了舔嘴唇。

寒生惊异地望着一清,心想如此恐怖的场景竟然被他描述得那么美妙和谐。不过也难怪,烧死人的工作干久了谁都会心理变异的。

一清接着说道:“我当时想,美酒佳肴有了,只是不知道那具无名女尸是不是个姑娘,长得怎么样。于是我走到炉门口的尸体传输带前,掀开了白布单来看……那可真的是一个美女啊,我平生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貌的女人,她像睡着了一样,睫毛好长,白嫩的皮肤就像是水豆腐一般,高挺的鼻子,紧闭的小嘴儿,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的香水味儿。尤其是那两只大奶子,鼓鼓的,快要胀破了衣服,我忍不住摸了一把,还有弹性呢。

我扯下了白布单,把她抱到了桌子旁,让她斜靠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接着我又用火柴棍撑起她的两张眼皮,露出两只大眼睛看着我……太美妙了,他妈的,想起以前当道士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我一面喝酒一面端详着面前的美女,心想,人来世上走一遭,不就是短短几十年么,又有什么事儿想不开的呢?我不理解,一点也不理解,何苦要自杀呢,酒也喝不到了,牛鞭也吃不着了,那多吃亏呀。

我都喝了大半瓶了,一想到把这瓶酒干完,就要把这姑娘推进火炉里去了,心中一酸,眼泪都下来了。

我瞧着手里的小半截牛鞭,咬了一口,在口中轻轻的咀嚼着……如此美味的东西,让她也尝尝吧。我把手里剩下的牛鞭递到那姑娘的口边……

她张开小嘴儿,吃下去了。”

“你说什么?这女尸能吃东西?”寒生惊愕道。

“是的,她吃掉了那截牛鞭,当时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往后一倒就不省人事了。”一清心有余悸地说道。

“后来呢?”寒生既紧张又兴奋。

“什么后来?”一清眨了眨眼睛问道。

“当然是说那女尸啦?”寒生问道。

“没了,不见了,上早班的工人把我推醒了,尸体输送带上没有,炉子里也没有,白布单子在地上,桌子上还整整齐齐地摆着两根火柴棍。”一清说道。

“奇怪,”寒生沉思着说道,“按理说,尸变只有十八种,诈尸、毛尸、僵尸、走尸、草尸、皮尸、汗尸、血尸、斗尸、玉尸、肉尸、醒尸、石尸、绵尸、甲尸、木尸、菜尸和荫尸,我猜测这具女尸很可能就是肉尸。”

“你怎么知道?”一清听着这一连串的尸变名称,惊得目瞪口呆。

寒生笑了笑,没有作答,《尸衣经》上的东西可是不能随便说出去的。

一清接着叙述道:“接班的工人都认为我喝醉了,扶我躺到值班室床上休息。这件事情我不敢说出去,随便乱动女尸,如果被领导知道的话,轻则处分,重的要开除呢。我抓紧补填了工作日志,这件事就算糊过去了。第二天,还是我的夜班,我心里十分害怕,翻看了日志,今晚有具男尸要烧,活不多,还是喝酒壮胆吧。谁知道,才喝了二两不到,就眼皮发紧,也许是精神太紧张了,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半夜冷不丁地醒了,妈的,可吓死我了。”

“怎么了?那女尸来了?”寒生追问道。

一清摇摇头,说道:“我从桌子上抬起头,一眼望见一个男人坐在了我的对面,瞪着我看,两只眼皮都撑着火柴棍……”

寒生吓了一跳,紧张地问道:“是那具男尸么?”

“是那具男尸,身上还披着白布单子。”一清的身子不住地战栗着。

“接下来怎样了?”寒生越发感兴趣了。

一清哆哆嗦嗦地说道:“我一把抱起他,冲到了炉子边,把他丢了进去,喷上柴油就点着了。”

“烧了?”寒生问道。

“烧了。”一清回答。

“第三天夜晚,是一个死于车祸的老太太,半边脸被轧没了,她把剩下的一只眼的眼皮也撑上了火柴棍,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可怕至极。”一清战战兢兢地叙述道。

“奇怪,怎么会一下子出来这么多的肉尸呢?”寒生自言自语道。

“第四天夜里,是一个被遗弃的死婴,很小,在野外被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吃掉了眼睛,我放心了,没有了眼睛看他怎么撑眼皮。”一清苦笑了一下。

寒生摇了摇头,插话道:“越小越凶。”

“他用了半盒火柴棍,把小嘴巴撑得大大的,口中只有半截舌头,就围着白布单坐在了我的怀里……”一清说道。

寒生感到一股寒意袭来,这真是匪夷所思,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询问道:“以后每天夜晚都是这样的么?”

一清道:“只有我值夜班时才有。”

寒生说道:“你加工了这么多的狗皮膏药,就是准备贴到自己身上?”

“不是,”一清望了望寒生,说道,“自己有一两张就够了,其他的准备上夜班时,贴到那些尸体身上。我以前在青云观修行的时候,学过这些道家辟邪之法。”

寒生笑了笑,问道:“试过了么?”

“没有,明天晚上又要轮到我值夜班了,准备用这些膏药来对付那些尸体。”一清说道。

寒生沉吟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看你的这些狗皮膏药是对付不了那些肉尸的,不如这样,你跟我回家去,我替你配上两副药,是专门用于对付肉尸的。”

一清面露喜色道:“那当然好了,本来我就没有多少把握,有高人相助正是求之不得。”

“那好,我们走吧。”寒生搀起地上的一清,帮他提着帆布旅行袋,一同坐上了驶往南山镇的公共汽车。

约莫黄昏时分,他俩走进了南山村,回到了村东头的家中。

兰儿正在做着晚饭,见到寒生十分高兴,喊道:“爹爹,寒生回来啦。”

吴楚山人从屋里出来,一眼看见寒生身旁的一清,不由得一凛,此人阴气缠身,相貌猪眼狗鼻羊口,唇色黑皱,上唇薄下唇反,鸡胸狗肚,崎弯无屁股,臀薄尖削露,贱相十足。

山人心道,寒生怎么把这种人带回家来了?自己早上产生的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