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四章 三屎还魂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9:13 作者:


关灯
护眼

寒生介绍说:“这位是景德镇火葬场的一清师傅,他那儿出了件怪事情。”

他们进到了东屋,坐定后,寒生把一清夜班遇到肉尸的情况详细地述说了一遍。

吴楚山人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了一清片刻,然后缓缓说道:“你以前得过癔病或是中过邪么?”

一清摇头道:“没有。”

“我看你印堂发黑,邪气入骨,也许是多年与尸体打交道所致,你所说的尸变,的确有点蹊跷,我也是头一回听说这么匪夷所思的现象。按照常理,尸变的所作所为也应该是有迹可寻的,可是他们为什么会撑起眼皮与你对视,而又没有伤害你?这一点似乎不通。”吴楚山人分析道。

“吃饭啦。”兰儿推门进来道。

吴楚山人起身道:“我们吃过饭以后再合计吧,兰儿母女胆子小,就不要当着她俩的面提起此事。”

上次吴道明送来的猪肉一下子吃不完,已经被兰儿腌了起来,今天切了一条蒸上,咸香扑鼻。

那一清师傅也不客气,一个人几乎吃掉了全部的咸肉,外加三碗米饭,兰儿和母亲惊讶得面面相觑。

吴楚山人望着一清进食的贱相,直摇头。

寒生扒拉两口饭,然后起身去准备配制辟邪的药物。

山人在院里拉住了寒生,轻声道:“寒生,此人心术不正,你相信他说的话么?”

寒生道:“关于肉尸的事情,我还是相信的,因为他订了那么多的辟邪膏药,不像是无中生有在骗人。”

“好吧,但是你有把握对付那些离奇古怪的肉尸么?”山人关切地问道。

寒生说道:“肉尸贪食,又很爱清洁,我准备去李老二家找一条猪大肠,作为药引子,再搞一些污秽的东西塞进去蒸熟,肉尸食用后便会中毒身亡。”

“好吧,我相信你。另外,你找到朱医生了么?”吴楚山人问道。

寒生摇了摇头,说道:“他被首长挟持到京城去了,我已经同孟祝祺谈了个交易,放回我爹和永不再打扰我们,我就医治他的儿子。”

山人叹了一声,让寒生去了。

寒生跑到李老二家,发现今天的猪肉都已经卖完,连案板也洗刷干净了。

寒生沮丧道:“李伯,我想买一根猪大肠,看来只有等明天了。”

李老二一笑,说道:“寒生啊,还有一条有病灶的猪肠子,卖不出去,你要是能用,我就送给你。”

“当然能用,快给我吧。”寒生说道。反正是给肉尸吃的,他想。

李老二到后面翻出一条上面带有出血点的猪大肠,看来今天卖的是只病猪。

“有猪屎吗?给我点。”寒生说道。

寒生盛了一包猪屎,拎着一条猪大肠回到了家。

吴楚山人和一清都不知道寒生要这么恶心的猪屎干什么,寒生笑了笑,解释道:“对付肉尸需要用三屎,就是耳屎、眼屎和鼻屎,但是这三屎数量都不会很多,所以需要一些充填物才行,作为药引子的猪大肠原本就是装猪屎的,因此不会犯冲相克,充填物用猪屎最是合适不过。”

吴楚山人心中好笑,这寒生也不知道从哪儿学到了这些离奇古怪的方子,但愿能起作用。

“一清师傅,请把你的耳屎、眼屎和鼻屎都抠出来给我。”寒生说道。

“我哪儿会有这么肮脏的东西?我每天都要清洁好多遍呢。”一清委屈地说道。

寒生凑近一清的面庞仔细观察,然后拿出一根火柴棍在他的耳朵里抠了半天,果然一丁点耳屎也没有,干净得很。再看眼睛和鼻子,仍旧是非常清洁。

这怎么办呢?寒生犯了难。

“就用我们的吧。”吴楚山人自告奋勇地说道,稍一使劲儿,小指甲就已经自耳朵里抠出一大块黄黄的耳屎。

“唉,也只有将就着用了,从本质上来说,还是当事人的三屎药用价值高些,我也……”寒生话未落音,竟从自己鼻腔里硬生生地剜下一块干鼻屎来。

最后,吴楚山人和寒生两人费了好大劲儿,才凑够了这三个品种,合计耳屎八块,鼻屎五条,眼屎两粒。

寒生把笨笨的饭碗拿了过来,倒进猪屎用手搅拌,然后小心地将耳屎、眼屎和鼻屎放入碗中,调成了糊状,一点一点地塞入猪大肠内,最后用线绳扎紧,肉尸的克星——“三屎断魂肠”的第一道工序终于完成了。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笨笨见到自己的饭碗给搞成这样子,撅着嘴站在一边生气,寒生劝慰道:“狗不就是吃屎的么,哪儿来的讲究?”

接下来到哪儿煮呢?兰儿坚决反对在饭锅里蒸煮“三屎断魂肠”。无奈,寒生只有在院子里架起三块石头,找来一个破瓦罐,放上水和肠子,下面生起火来。

不一会儿,水煮沸了,肠子渐渐地鼓胀起来,寒生找出一根针,不停地在充盈的肠子上扎孔放气,不然会因气体的膨胀而炸裂的,空气中充满了一股猪屎的臊臭气味儿。

水快干了的时候,肠子也煮好了,寒生将其捞起晾在绳子上。

“好啦,一清师傅,明天你就可以使用这‘三屎断魂肠’来对付肉尸了,只要肉尸吃上一口,那就必死无疑。”寒生的语气十分肯定。

吴楚山人有些疑虑地问道:“寒生,你是想让一清住下来?”

“当然,这么晚了,他道又不熟,明天一早再走吧。”寒生愉快地说道。

回到东屋,窗前并排摆着两张床,寒生指着左边父亲的那张说道:“一清师傅,你就睡我老爹的床铺吧。”

一清道谢后走到床边,用手指捏起被子闻了闻,连忙扔下道:“哎呀,好重的汗味儿。”

寒生闻言,面色有些尴尬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家里没有多余的新被褥。”

一清坦然道:“不要紧,我就和衣躺在床上,不用盖被子了。”说罢,动手撤去床单和枕头。

“秋天的夜里会很冷的,别着凉了。”寒生关切道。

“不要紧的。”一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和衣往床上一躺。

寒生感到有些索然,于是走出房门,来到了院子里。

秋夜,一轮明月,满天繁星,寒生抬头眺望着横过天际的那道银河。

老爹,你现在还好吗?寒生真的很想你啊!

“在挂念爹爹么……”身后传来兰儿温柔的声音。

寒生心里一热,回转身来,月光下,兰儿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哦,兰儿,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寒生从怀里掏出那块绿莹莹的石头来。

兰儿托在手掌心里,小石头闪烁着绿色的荧光,晶莹剔透。

“喜欢么?”寒生柔声说,心里面甜丝丝的。

“太喜欢了,这是绿宝石么?”兰儿晃动着手掌心的绿芒轻轻问道。

“嗯。”寒生应道,他想起了阴蝠首领夫妇和它们的宝宝,偌大的一个家族,除了喜欢拔毛外并没有伤害过人类,可是却被人们残忍地屠杀殆尽,只剩下首领一家孤零零的几口了。

“唉……”寒生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不知何时,兰儿轻轻地靠在了寒生的肩头,清凉的月色下,他们就这么无言地相互依偎着,许久许久……

吴楚山人默默地走出来,似乎想对寒生说些什么,见此情景,也就没有打扰他们,又静静地回屋了。

夜深了,月色寂寥,秋凉如水,笨笨已经在狗窝里打起了呼噜,兰儿的身子有点发颤,寒生关切地送她回了房间。

寒生回到院子里,发现那猪大肠已经凉透,便随手取了下来,万一被乌鸦松鼠之类的咬破就不好用了。他蹑手蹑脚地进了东屋,把大肠挂在了床头处,然后轻轻地脱掉衣服,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那边,一清已经和衣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

世间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毛病,自己作为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不因其短而嫌,不因其长而媚,傲傲风骨方得青囊之髓,父亲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想着想着,寒生终于眼皮一合,睡过去了。

月色朦胧,透过窗棂洒在了床铺上,一清蓦地睁开了眼睛,猥琐的脸上现出了笑容……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