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五章 肉尸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29:49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清继续咧着嘴笑着,嘴角越咧越大,脸上皮肤的颜色渐渐变淡了,竟然越来越细腻,同时原本骨瘦而干瘪的前胸慢慢地膨胀起来,出现了双峰。不一会儿,原本猪眼狗鼻羊口均不见了,代之以黛眉大眼高鼻小口,甚至连臀部也丰满起来,躺在床上的赫然是一位清丽至极的女子……

她盈盈起身,环顾一下左右,然后移步至寒生的床前,借着清冷的月光,仔细地端详着熟睡中的寒生。

良久,她轻启朱唇,幽幽叹道:“江绕黄陵春庙闲,娇莺独语关关,满庭重叠绿苔斑。阴云无事,四散自归山。箫鼓声稀香烬冷,月娥敛尽弯环,风流皆道胜人间。须知狂客,判死为红颜。”

怅然之间,竟然流下两滴眼泪,落在寒生的脸上。

寒生骤然间惊醒过来,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清丽脱俗的美女。月光下,那美女哀怨可人,吐气如兰,令人顿生怜意。

寒生慢慢坐了起来,瞥了一眼一清师傅的床铺,已是空空如也,再瞧这女子虽风姿绰约,穿着却是一清的衣服。

“你是肉尸?”寒生明白了,斜着眼睛瞄了一眼挂在床头的猪大肠。

一个多月以来,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因此并不感到十分害怕。

那女子幽幽道:“小女子明月,自幼在文公山无名庵出家为尼,原想青灯古佛长伴一生,不料一年前遇到了一个书生,竟然情窦初开,终日里茶饭不思,有意还俗与其缠绵一生。那书生也是信誓旦旦,要我等他修完学业,约定两年后相见。明月长夜难眠,相思日苦,最后终被师傅发觉,罚明月面壁忏悔一年。半月前,书生家中私送月饼一盒与我,明月心喜,当晚吃下,不料却毒发身亡。师傅察觉到我房间内的动静不对,便施法驱毒救我,可是回天乏术,明月便成了一具肉尸。如今只能隐身于他人的躯壳内,每逢深夜时分,方可现身一个时辰,出来吃点东西。”

明月说着,眼睛不住地瞟向床头挂着的猪大肠。

寒生见之忙说道:“明月,那东西不好吃,是喂狗的,脏死了。你告诉我,其他的肉尸是怎么一回事儿?”

明月叹了口气,说道:“我每天只有这一个时辰才有自己的思维,那些肉尸都是假的,是我现身后故意摆设,吓唬一清的。”

“为什么?”寒生不解地问道。

“期望他害怕后,能找到一位真正的高人前来。”明月说道。

“找高人前来做什么?”寒生仍旧不明白。

明月那清澈如水的眼睛望着寒生,缓缓说道:“请他帮我变回到正常人。”

“这如何能变回来呢?”寒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肉尸既然有思维,夜里还能现身一定的时间,我猜这世上一定会有办法的。”明月说道。

寒生这人生性善良,乐于助人,可是自己对肉尸所知甚少,只是《尸衣经》中记载了一些有关尸变的十八种名称和各自的习性,以及如何消灭它们的窍门,但却没有提及帮助它们恢复自身的法子。

看来,若是要帮助明月,自己就必须多多了解肉尸的特点才行,也许可以从中找到相应的解决办法。

这一点,山人叔叔可能会知道多一些。

寒生穿衣起身,来到了西屋的门口,轻轻地叫了声:“山人叔叔。”他知道,以山人叔叔的武功造诣,睡觉应该是很警觉的。

果然,门开了,吴楚山人披衣走了出来。

“出事了?寒生。”吴楚山人警觉地问道。

“跟我来。”寒生引山人进了东屋。

吴楚山人见到一位如此清丽的美女坐在寒生的床上,不由得大吃一惊,他疑惑地看看那女人,又瞧瞧寒生。

“山人叔叔,她就是火葬场里的那具肉尸。”寒生把明月的不幸遭遇详细地对吴楚山人叙述了一遍,但是并未留意到挂在床头的那条猪大肠已经不见了。

“哦,原来是这样,”吴楚山人沉吟道,“以前,我在卧龙谷中,夜里闲来无事之时,师傅曾经讲过江湖上尸变的事,这是古来有之的,但是在正史典籍中极少提及。肉尸是诸多尸变中比较善良的一种,一般不会像荫尸那样去主动危害人。记得师傅说过,所谓尸变,乃是人处于生死之间的过渡期时,也就是佛教中所称作的‘中阴身’的阶段,受到了某种外力的作用,共有十八种外力,导致十八种尸变。例如无月的夜里,阴性的猫恰巧在这一时间跳跃过尸体的心脏部位,就会导致诈尸,民间有许多这方面的实例。还有一些只是在特定的区域内出现,比如说走尸,就只在湘西一带出现,那是用源于苗家的一种草药,涂于中阴身的尸体口鼻处,便可在夜间继续如常人般行走,不能够说话和思维,但是能乖乖地听从赶尸人的指挥。至于肉尸,连师傅也所知有限,因此我也说不上来。”

寒生大失所望,连山人叔叔都不知道,看来要深入了解肉尸的情况,就更加难了。

吴楚山人沉思道:“有一个人也许知道。”

“谁?”寒生马上来了兴趣。

“岭南吴道明。”山人说道。

“扑通”一声响,明月一头栽倒在地上。

寒生大惊,忙同吴楚山人一道将明月抬到了床上,借着月光细瞧,但见明月昏迷不醒,口中发出一股猪大肠的臊臭气味儿。

寒生此刻才发现,床头上挂着的“三屎断魂肠”不见了。

唉,肉尸贪吃,果真一点不假,结果要了自己的命……寒生长叹一声。

“没有办法了,这‘三屎断魂肠’是专门剿灭肉尸的,只需一口就断魂,看来她吃下去了一整条,真是够可怜的,生前被人毒死,成了肉尸又被我的毒肠所害,都怪我不小心啊!”寒生自责不已。

吴楚山人安慰寒生道:“寒生,你也别再自责了,总之这世上冤屈的事实在是太多了,肉尸死了,看来一清的身体也就要恢复原形了,没事的话,天亮就叫他早点回去吧。”

寒生点点头,重又躺回到床上,吴楚山人也回房休息去了。

寒生翻来覆去睡不着,总之是自己害了明月,还有,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书生家,自己虽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下手也确实是太狠了。

迷迷糊糊之间,他记起了《青囊经》上倒是有一方解鬼毒的法子,当时自己还想过,哪里会有鬼来找自己解毒的呢,也许是华佗为使该经更加全面些,随意写上去的吧,所以当时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现在倒突然记起来了。

这就需要使用那把青色的阴阳尺了。

经上说,阴沉木聚鬼气,解鬼毒,阴阳尺可量度中阴身生死,以尺入其口中,观尸气,丁、旺、义、官、兴、财得解,害、苦、死、失不可解。

寒生想到此,立即起身,出门来到院子里,走到狗窝,笨笨睡眼惺忪地望着他,不满意地在喉咙里发出几声咕噜。

“寒生,有事么?”西屋传来吴楚山人的问话声。

“没事的,我来瞧瞧笨笨,山人叔叔你睡吧。”寒生压低声音道。

他从狗窝内棚的茅草中取出紫檀木匣,抽出木盖,借着月光查看一下,《青囊经》完好无损,一点也没有受潮。他取出那把阴阳尺,重新关好木盖,将木匣放回原处,然后悄悄地回到东屋。

寒生走到明月身旁,见她还是一具清丽的肉尸,还未变回丑陋的一清师傅模样。但愿来得及,他想。

寒生扒开明月的小嘴,把阴阳尺放在裤子上蹭蹭干净,然后小心翼翼地插进了她的口中……

寒生注意看着阴阳尺,就像医生观察体温计一样。不一会儿,他发现青色的尺子上出现了一道白线,边缘模糊,自口中升起……那就是尸气,阴沉木上凝聚的鬼气。

白色的尸气缓慢上升,飘飘忽忽地停在了“死”位格上,寒生的心一下子凉了,“死”即意为退丁、失财、离乡和死别,看来明月已经无救了。

须臾,那尸气竟然动了动,又向上升了一格,寒生急视之,是“兴”位格,意为添丁、兴旺、贵子和登科。

寒生心中不禁一喜,经上解释道,鬼即中阴身,中毒与人不同,人中毒伤及五脏六腑及经络,中阴身中毒则伤气,即魄,而这把阴沉木阴阳尺可聚魄,魄聚则毒解。

明月被书生家下毒,处在中阴身之时(生死过渡期)为无名庵她的师傅所救,但不得法,变异成了肉尸。肉尸误食寒生的“三屎断魂肠”,本应即刻死亡,但是三屎不纯,都不是当事人一清身上的,因此药力有所不及,终有了一线生机,现在依《青囊经》之法,阴阳尺聚魄,解了三屎剧毒,明月重又恢复了肉尸,一个健康的肉尸。

这一点,寒生终于想明白了,接下来,明月将继续回到一清的躯壳里去,每天夜里会有一个时辰可以出来。可是要想彻底救到明月,首先要使她回到中阴身状态,之后以《青囊经》上解人毒之法为明月救治,才得以最后成功。

“明天一早,我就去找吴道明。”他想。

“我怎么啦?这是什么?”明月悠悠醒转,拽出口中的阴阳尺说道。

寒生大喜,《青囊经》当真是厉害啊!当名医生还是蛮不错的,不但救人高兴,救鬼也是这么的开心。

寒生接过阴阳尺,偷偷地瞄了一眼明月前胸高耸的双峰,说道:“明月,你刚才吃了那根猪大肠中毒了,现在没事了,一个时辰马上要到,我明天再去寻找医治你的办法,记住,我叫寒生,这里是南山镇南山村,明天夜里我们再谈。对了,那书生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

明月正欲开口,却说不出话来,只见其脸上的皮肤突然变得黑皱起来,那优美并带有弧线的双峰一下子塌陷干瘪下去,眼前慢慢呈现出来的依旧是猪眼狗鼻羊口的一清师傅……

“我的嘴里怎么臭烘烘的?”一清警惕地问道。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