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六章 破身之旅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30:30 作者:


关灯
护眼

朱彪上床时的心情格外愉快,白天狠狠地收拾了黄建国那帮子人,整得他们体无完肤,铩羽而归,于是心满意足地哼着兴国小调进入了梦乡,他希望今晚能够和菜花在梦中相见,告诉她所发生的一切。

夜半子时,吴道明悄悄地来到了朱彪的床前,掀开被子,瞅准朱彪腰间的昏睡穴,就是一指——朱彪闷哼一声昏睡过去,然后轻轻地替他盖上被子。

“这下子可以睡上十二个时辰了。”吴道明满意地说道。

鬼婴沈才华躺在床上,黑黑的瞳孔,怨毒的眼神儿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吴道明一把抱起沈才华,说道:“好孩子,我们该开始工作了。”说罢顺手拿过一小块毛毯裹住孩子,出门来到对面房间,轻轻说道:“师太,我们该出发了。”

师太应了一声,片刻,装束停当,开门出来。

是夜,明月高悬,天地间清朗朗一片,四野寂静,昆虫们都已经沉睡,听不到一丝鸣叫。

他俩沿着小路悄悄出村,来到野外的山坡上。

师太道:“道兄,鬼婴如何探寻太极晕的所在呢?”

吴道明说道:“现在是子时,十二个时辰之中阴气最盛的时候,鬼婴体内又积聚了太多的阴气,因此他的奇经八脉阴气充盈肿胀,会感觉到很不舒服。太极晕,无论阴阳晕五行俱平和,阴阳制衡,鬼婴会本能地向那里而去,以化解阴气带来的不适,所以,我们只要朝他喜欢的方向而去,就可以找到太极晕了。”

师太点点头,说道:“道兄,你估计现在鬼婴的探测范围有多少了?”

“千米方圆应该没有问题。”吴道明回答道。

吴道明抱着鬼婴朝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走十步,一面观察着鬼婴的反应。

“西南方。”吴道明微笑着说道。

月光下,吴道明抱着孩子在前,无名师太在后,一路直奔西南方而去,那正是灵古洞口的方向,真正的太极阴晕之所在。

一条黑影悄无声息地远远跟在了后面。

穿过那片竹林,前面就是灵古洞口了。

吴道明停下来,依旧沿用老方法,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来试探鬼婴的反应。

月光下,鬼婴沈才华黑色的瞳孔忽大忽小地调着焦距,小嘴微微咧开,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沈才华张开两只小手,作势要扑向灵古洞内的样子。

“奇怪,难道太极阴晕在灵古洞内?这又如何吸取天地之精华呢?”吴道明摇头感到困惑不解。

师太说道:“莫非此洞内别有洞天也说不定。数百年来,江湖上有多少人寻它不着,可能都是限制于你的这种想法,或许别开蹊径,真的就柳暗花明了。”

吴道明点头称是,说道:“师太所言极是,也许这正是他人所思不及之处。好,我们进洞。”吴道明说着竟从衣袋里掏出一支微型手电筒,看外形不似中国货。

进得洞来,温度好像暖和了许多,洞外早已是深秋,夜晚寒凉,自是不好比的。

他们沿着溶洞内的甬道穿行,脚步声在洞壁上发出一连串的回音。

身后一直若即若现的那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下,弯腰脱下了鞋子拎在手里,然后光着脚丫继续跟踪,竟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根据鬼婴的反应,他们一直朝山腹的深处走去,吴道明与朱彪上次从卧龙谷中逃出来就是走的这条路线。

可是鬼婴沈才华所指引的路线在山腹中间就拐弯了,而且一直斜着向下而去。吴道明感觉越行越热,外衣已经穿不住了,只得拎在了手里面。就连沈才华也是浑身汗滋滋的,吴道明索性把小毛毯也拿在了手里。

吴道明感觉不大对劲儿了,这明明是越发深入地下了,太极晕的生成条件与此简直是南辕北辙嘛,他停下了脚步。

“师太,我感觉有问题,这鬼婴是不是搞错了?”吴道明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师太此刻也是汗水淋漓,但是她的夹层尼袍内只穿了一件布肚兜,无法脱下外衣。

“道兄,你听,那是什么声音?”师太一面屏住呼吸竖耳静听,一面轻轻说道。

吴道明注意听了听,有一种接连不断的“咕嘟嘟”的音传来。

“好像是水在沸腾的声音。”他说。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妨我们过去看看。”师太道,说着便率先向前行去,吴道明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拐过一个溶洞,沸腾之声越来越响,来到近前,他们看到了一个数丈见方的天然大温泉,这已经是甬道的尽头了。

手电光下,温泉水不停地在翻滚沸腾着,冒着大泡,发出“咕嘟嘟”的声响,白色的水蒸气弥漫在溶洞中。

“我们上这小子的当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太极晕。”吴道明沮丧地说道。

鬼婴发出“咯咯”的笑声,咧着小嘴儿,露出两排尖利的小牙。

“别笑了!都是你害的,让我们白跑一趟。”吴道明愠怒道。

沈才华依旧笑个不停,泪水都笑出来了。

吴道明假装发怒,双手举起鬼婴,作势要往沸腾的热水中扔下去:“你再不住口我就把你丢下去。”

师太晓得道兄只是在吓唬那孩子,所以也就微笑着未作声。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光脚黑衣人却急了,来不及开口,右手臂急速地挥出,五道白光闪电般地疾射而出,分别飞向吴道明和无名师太……

那吴道明武功本来就不弱,而无名师太更是中原一代武学宗师,按理说是不容易遭到暗算的,但是他俩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这地下深处会有人对他们出手发射暗器,沸腾的水泡噪音也掩盖了暗器的破空声,何况这发暗器之人又是武功奇高的刘今墨。

师太觉得身后气流有异,身体右闪急速侧移,躲开了两枚指甲,第三枚指甲却射中了她后背左肩胛的曲垣穴,但觉左背一麻,半边身子登时便不能动了。

吴道明正以双手举着鬼婴,身后空档大开,根本未及反应,左肩井穴与尾骨处各中一枚指甲,高举的手臂慢慢垂下,但见眼前身影晃动,手中一空,婴儿已被夺去。

“妈妈。”沈才华喊道。

刘今墨紧紧地抱住了光着身子的沈才华,不停地在孩子的脸颊上亲吻着。

吴道明可真是吃惊不小,先是惊讶刘今墨竟然会在地下溶洞出现,然后更加吃惊的是鬼婴喊其妈妈,而刘今墨好像已经自认为其母了……想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他觉得身子一软,颓然地坐到了地上。

师太默默地看着刘今墨,她知道自己的武功与其在伯仲之间,现在自己曲垣穴受到重创,半边身子麻痹,此刻刘今墨若是出手,自己实无还手之力。

刘今墨根本就没有正眼看他们,只是欢喜地抱着孩子一路亲吻着走远了。

无名师太与吴道明面面相觑,都愣在了那儿。

许久,吴道明才回过神儿来,关切地问道:“师太,你哪儿受伤了?不要紧么?”

师太见道兄中了两枚指甲,看样子受伤重过自己,自顾尚且不暇,却首先关心自己的伤势,心中不由得一热。

“不要紧,老尼的左边小肠经曲垣穴被闭,只是半边身子麻木而已,道兄伤势如何?”师太道。

吴道明笑了笑,说道:“左边肩井穴道阻滞,胳膊抬不起来,尾骨处也中了一枚暗器,下身酥软,那里并没有穴道,也许打偏了。”

师太单脚移过来吴道明的身旁,说道:“我来帮你拔出暗器。”

吴道明点点头。

师太探出右手拇食二指,捏住肩井穴的那枚指甲后端,用力拽出那枚指甲,扔在了地上。

“还有一枚。”师太说道。

吴道明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慢慢撅起屁股。

师太正色道:“你我都是武林中人,怎的如此扭扭捏捏?”

吴道明自觉惭愧,顺从地将臀部移过来,原来那枚指甲正好刺在了肛门的一侧。师太揪住指甲,也把它拨了出来。

暗器刺中穴道,主要是起封闭经络的作用,并非拔出来就没事了,还需以真气疏通经络方可以复原。

“多谢师太,我来帮你取出暗器。”吴道明感激道,待欲起身,无奈下体仍是酥麻,站不起来。

师太左边身子毫无知觉,竟也无法蹲下。

“师太,你躺下来。”吴道明出主意道。

师太脸一红,顺从地将右膝盖一弯,就势躺在了吴道明的大腿上了……

两人均是一凛,谁都没有动弹……良久,吴道明轻轻伸出右手摸索到了师太的后背处。

曲垣穴位于肩胛部的上窝内侧端,在肩胛上缘,斜方肌和肩上肌中央,此处有颈横动、静脉降支,深层为肩胛上动、静脉肌支,另有第二胸神经后支外侧副神经,十分敏感。当吴道明的手接触到这一部位时,师太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颤。

曲,隐秘也。垣,矮墙也。曲垣意指小肠经经气中的脾土气血在此沉降,其运行至本穴时脾土气血堆积如丘,如矮墙之状,故名曲垣。

师太头部枕在了道兄的大腿上,闻着那种异样的气味,心中产生了一股缓缓流动的暖流,浑身上下软绵绵的,这是她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吴道明此刻也是心醉神迷,他感觉到师太口中的热气喷在自己的大腿上,麻麻的、酥酥的、痒痒的,比起上次掌按师太前胸的感觉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手慢慢地抚摸着师太的后背,已经忘记了是去拔暗器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吴道明想起这句诗来,他记不得是从哪儿看到这句话的,但此刻,他的心情就是如此。

六十年啊,他不曾有过和一个女子这样肌肤贴近过,他的师傅当年曾经说过,上乘的风水大师一定要保持童子之身,这样才能观定阴阳,体察自然界五行的微弱变化,独门阴锥暗器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但是,此刻那一切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

师太何尝不是如此?想自己自幼出家,相伴青灯古佛数十载,从未正眼瞧过异性,自诩视天下男人为无物,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徒儿明月,因其竟钟情于一书生,便罚其面壁一年,最终却是悲剧一场。

原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如此的美妙,如此的说不出口……

手电筒的电力耗尽了,光线慢慢地黯淡下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