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六十九章 太极阴晕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32:10 作者:


关灯
护眼

拨开灌木丛,圆形约丈把方圆的太极阴晕出现在了面前。

六百年了,所有的风水迷局都是为了这一小块土壤,多少代青田子弟的青春耗费在了这里,江湖上又有多少英雄豪杰为此而折腰,可如今,竟然要成全一头老母猪……哈哈哈,吴楚山人悲愤至极,忍不住仰天长笑起来,笑声在山谷中回荡,许久许久……

咦,那是什么东西,五色土环中隆起一群小凸包。

吴楚山人吃惊地走近前去细瞧,发现那些小凸起还在动,这是晕中突然隆起一个大土包,土壤裂开,一个硕大的龟头伸了出来,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吴楚山人。

什么东西,竟然占据了太极阴晕?山人疑惑地探出手臂想将那龟头的后颈部掐住,不料那龟头竟然转动自如,掉转头部张口一嘘,山人未及提防,一时疏忽,手指头感觉到一烫,随即一股热气自右手指手少阴心经的少冲穴而上,闯少府,越神门直达少海,整个一条右下臂瞬间麻痹,山人大惊失色……人的手上经络起处共有六条,即心经、心包经、大肠经、小肠经、肺经和三焦经,惟有心经至为紧要。

这龟头所嘘之气至阴,所谓寒极则烫,此气进入手臂后令人感觉如同炙热火烧般,其实乃是至阴之气。

吴楚山人急出左指,重手点闭青灵与极泉二穴,阻止阴气上行,并后跃丈许。

寒生也拨开灌木丛走了进来,一眼望见太极晕中冒出来的金头鼋妈妈,脸上泛起了笑容。

“小心!那龟奇毒无比!”吴楚山人喝止寒生近前。

不料寒生却走进太极阴晕内,蹲在那巨龟的身旁,金头鼋妈妈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寒生的手背,它认出了寒生是它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因为寒生上次替它和鼋宝宝们拔去了封住血脉的阴阳锥。

“我认识它们的。”寒生说道。

山人沮丧地笑了笑,这孩子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这时候,钻在土里面的金头鼋宝宝们也都露出头来,围住了寒生,伸出龟头在寒生的手上蹭来蹭去,好不亲热。

山人静了静,说道:“寒生,得想个办法让这些有毒的龟离开太极阴晕,否则没有办法葬下老母猪。”

寒生看着小鼋们欢快的样子,看来它们已经把太极阴晕当成了自己的家了。

“山人叔叔,太极阴晕一定要毁掉么?”寒生有些于心不忍。

“太极阴晕一定要毁掉!”吴楚山人悲怆而严厉地说道。

“谁也不准毁掉太极阴晕……”身后有人冷冷道。

吴楚山人和寒生都是万分的惊愕,急忙转身瞧去。

两个衣衫褴褛,满身汗渍衣冠不整的男女手拉着手站在他们的面前,正是岭南吴道明和无名师太……

“你们这是?”吴楚山人惊讶得目瞪口呆。

师太羞怯地瞥了吴道明一眼,吴道明温柔地示意她不必害怕,然后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我与师太已结秦晋之好,日后定当请二位喝喜酒。但是,太极阴晕乃天造地设之精华,是我中华民族之瑰宝,我吴道明绝不赞同毁去这一世所罕见的风水文化遗产,请吴楚山人三思。”

“你们结婚了?”寒生惊奇地问道。

“江湖儿女,无须那些繁文缛节,一句承诺,便可白头偕老。”吴道明侃侃道来。

寒生望望师太的满头白发,再看看吴道明被阴蝠拔光的头顶,心里面憋不住想笑。

吴楚山人冷笑道:“吴先生所言差矣,当年刘伯温布下太极阴晕这一风水迷局,原本是想报复朱元璋的,后来领悟到,大明天下已定,重起战乱只能是让天下苍生涂炭,百姓流离失所,所以按下未动。如今中国天下早已笃定多年,若是重起刀兵,于天下苍生何益?吴先生与师太耆年相伴,难道不想过太平安稳的日子么?”

山人自忖右臂已伤,动不得真气,本来自己与那岭南吴道明武功相仿,眼下自然不是对手,更何况还有一位无名老尼,武功深不可测,瞧他们的亲热劲儿,必定夫唱妇随,自己和寒生根本不堪一击,因此只能晓之以理,但愿吴道明理穷而退。

吴道明与师太深陷地下溶洞深处,两人均中了刘今墨的独门暗器,伤及经络,暂时无法相互疗伤。正是这无助的境地,激发出了两人压抑多年的人性,一个是六十年的真童子,一个守身如玉数十年的老尼姑,又都是江湖儿女,于是,在热气腾腾的泉水旁,几十年的被压抑的人性终于如同火山一般暴发了……许久,许久,黑暗中听到吴道明喃喃说道:放心吧,师太,我吴道明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由于有了爱,两人顿时滋生出了无尽的勇气,他俩相互搀扶着,摸着黑凭着记忆慢慢地向来路折返,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光亮,他俩激动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时候,他们听到了灵古洞外吴楚山人那苍凉悲愤的笑声,他俩赶紧上前,不曾想,眼前出现的竟然就是梦寐以求的太极阴晕。

吴道明心中寻思着,权衡一下双方的实力,寒生不会武功,吴楚山人功力与自己不相伯仲,自己这方面,原本稳操胜券,但是师太与自己都已伤及经络,真气受制,看来一旦动起手来,肯定讨不到便宜。

“山人先生,其实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吴某浪迹江湖数十年,岂能不明白?太极阴晕绝不能让那些心术不正的野心家们占了去,那将是中华民族的一场浩劫,我们江湖中人理应同心协力来保护好它,我想山人也是会赞同这一点的吧?”吴道明侃侃而谈。

吴楚山人点点头。

吴道明接着说道:“吴某地理堪舆方面虽算不上宗师,但也是中原屈指可数的人物,依吴某之见,山人大可不必毁去太极阴晕,而我们又有可行的方法保护住它,岂不是好事么?”

“此话怎讲?”吴楚山人警惕道。

“山人可知太极阴晕最快发需几日?”吴道明问山人道。

吴楚山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吴道明微微一笑,道:“活葬速发,需五日,死后尸身葬需五十日,骨殖葬五百日。”

“为什么?”寒生在一旁听得来了兴趣。

吴道明解释道:“金木水火土五行之龙脉地气,与活葬之人五行小周天生物磁场相通,维持该人五天不死,五行各需十二个时辰融合。尸身周天已闭,所以融合须费时十倍的时间,骨殖更为困难,耗时五百天。”

寒生插嘴问道:“那骨灰呢?”

吴道明正色道:“骨灰则一点用处也没有。”

吴楚山人说道:“请吴先生明言。”

吴道明见多识广,随机应变极快,城府亦是极深,他看了一眼师太,目光柔情似水,喃喃细语道:“我可以投资在灵古洞口建一座殿宇,太极阴晕之上立一尊佛像,院子内盖上东西厢房数间,我和师太住西厢房,山人夫妇住东厢房,我们平日里共同看守太极阴晕,任何人想要用穴,最快非五日不发,这期间是决计瞒不过我们的。闲时间,你我谈诗论画,切磋武功,岂不快哉?届时,如果山人仍认为需要毁掉太极阴晕,吴某绝不阻拦,如何?”

吴楚山人沉吟不语,首先自己不是他二人的对手,万一冲突起来,自己和寒生被灭口,太极阴晕的秘密就被吴道明和师太独占了。还有,吴道明的提议也是颇吸引人的,自己与荷香也不能久居朱医生家中,自己无钱起房,若是在此处有住处,离兰儿和寒生相距不远,却也不错。

想到此,吴楚山人便道:“吴先生此话当真?”

吴道明信誓旦旦保证道:“吴某发誓。”

“那好,一言为定。”吴楚山人道。

“我有一个条件。”寒生突然道。

“什么条件?”吴道明奇怪地望着寒生。

“肉尸,什么是肉尸,把你知道的都要告诉我。”寒生说道。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