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一部》-第七十章 青囊怪医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星期二 22:33:00 作者:


关灯
护眼

“肉尸?你也知道肉尸?”吴道明诧异道。

寒生微笑不语。

吴道明叹了口气,说道:“肉尸究竟起源在哪儿,大概没有人知道了,然而在民间流传则已经很久了,汉代的大风水师京房的书中就曾提到过,吴某六十年来,也只是在抗战时期的湘西山区见过一具,是个女的。

寒生,你知道人要死的时候,呼吸停止,身体内脏器官慢慢衰竭时,这将死未死之际的弥留状态叫什么?”

“是中阴身吗?”寒生回答道。

“正是,这是佛教的说法。”吴道明望了一眼无名师太。

师太涩涩一笑,说道:“佛门《俱舍论》说中阴身有五个名字,分别是:意生身、求生、食香、中有、起。《大毗婆娑论》曰,人死之后七七日间为中阴。”

吴道明接过来说道:“因此民间都有在人死后七七日内设斋供养做布施的风俗,此时,人的器官先从心脏停跳开始,之后是肺、肝、脾、肾、胰腺、胃等逐渐坏死,最后是子宫,可维系一个月左右,此时胎儿还有存活的。当然,墓穴的风水不好或者停尸在常温下,腐烂得就很快了。

此阶段,如果由于死者积怨难消,再加上亲友或是仇敌的干扰以及采用药物操控,就会使中阴身发生变异。唔,大概有十八种变异吧,肉尸就是其中的一种。”

“肉尸都有什么特点呢?”寒生问道。

“肉尸存活期为四十九天,深夜亥子时,此刻阴气最盛,可出来活动一个时辰左右,吃些东西,有思维和情感,时辰一过,便要回到宿主的体内了。”吴道明接着解释道。

寒生想了想,问道:“肉尸能够回复到原先的正常人状态吗?”

吴道明摇了摇头,回答道:“恐怕不能……”他看到寒生失望的样子,想了想又支吾着,“不过……”

“不过什么?”寒生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

“当年,我见到过的那具女肉尸倒是活了,恢复正常了,而且后来还生了孩子。”吴道明回忆道。

寒生一听来了精神,说道:“这说明还是有可能回复的,不知是用的什么方法?”

吴道明笑了笑:“那个湘西老叟也不知在不在了,算下来,他如果还活着的话,也应该要有一百多岁了。”

“湘西老叟?”寒生问道。

吴楚山人接过话头:“湘西天门山老叟?”

“就是他,此人风水术奇高,自成一路,脾气孤傲,据说当年蒋介石三请而不去,我还是跟随着师傅才见到了他一面。”吴道明说道。

“我想要去找找他。”寒生喃喃说道。

吴道明说道:“湘西天门山,古时称云梦山,湘西老叟发须全白,红光满面,长居天门山上鬼谷洞内,快四十年了,当时就已经七十多岁,现在八成已经不在了。”

“山人叔叔,我们回去吧,我想收拾一下去找湘西老叟。”寒生说道。

吴楚山人犹豫着,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吴道明。

吴道明看在了眼里,微微一笑,说道:“山人莫非还不放心么?今有无名庵无名师太作证,吴某绝不擅自动此穴一根手指头。”

无名师太郑重道:“老尼作证。”

吴楚山人此时被封闭的青灵与极泉二穴处,阴气上攻冲关,再不想法救治恐有大碍。想到此,吴楚山人微微颔首道:“既然师太都已作证,我自然相信了。好,就此告辞!”说罢,一只手拉过寒生,两人穿过竹林朝村里走去。

师太见两人走远,脸一红,羞涩地说道:“道兄方才所说可是真心?”

吴道明嘿嘿一笑道:“你瞧,金头鼋在此看守太极阴晕,常人近前不得,我们回去疗好伤再做打算不迟。”

师太扭动了一下身躯道:“我说的是盖房子的事儿。”

吴道明的目光盯着师太,坚定地说道:“我是真心的。”

太极阴晕处传来“嘎哧”的声音,他俩定睛一看,金头鼋们已经开始疯狂地吞噬着死老母猪的肉体,连骨头都咬碎了。

吴道明和师太回到了南山村朱彪家。

朱彪依旧坐在床上,屋子里充斥着一股臊臭气味。

“才华呢?”见到吴道明和师太回来,也没有注意他俩的异样,只是忙不迭地问道。

师太噤了噤鼻子,吴道明说道:“我们中了刘今墨的暗算,孩子被他抢跑了,不过,你放心,我们疗好伤就去找孩子回来。”

朱彪茫然地爬起身,走进灶间打水清洗去了。

他的穴道怎么解了?吴道明有些糊涂了。

回到家中,兰儿母女正在晾洗被褥,一清师傅还没有回来。

山人直接进了东屋,对寒生说道:“寒生,我右手少阴心经被那龟喷出的至阴寒气所伤,先热后凉,已经麻痹,你看可有解法?我自己先运气抵挡一阵。”说罢脱鞋盘腿于床上,调动体内阳气至心经,抗衡灵龟阴气。

寒生闻言急忙观看山人的右臂,触之冰凉,血脉已是不通,时间一长,恐怕血管会坏死,那样可就麻烦了。

寒生面色沉重地对山人道:“此阴气不同于人的阴脉之气,单靠体内阳气恐驱除不掉,除非身俱童子纯阳,方有得一拼。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的。”

寒生一溜烟儿似的跑到了野地里,找到了一株向阳的野桃树,撇下吸收阳光最多的那根树枝,又跑回到屋里,把桃树枝削成八根木针,筷子般粗,长约五、六寸,撂在一边待用,再找来几张棉纸,分三、五层包裹衬于山人手臂上,将木针蘸麻油点着,即刻吹熄,分别刺入山人右手臂手少阴心经的九个穴道的上八个,顺序先从腋窝处的首穴极泉开始,依次为青灵、少海、灵道、通里、阴郄、神门、少府,最后空着手指尖的末穴少冲。

吴楚山人感到一股热力自八穴道直接渗入手少阴心经脉,凉气在一丝丝地向指尖退去。其间,哪一穴热力不足,山人告知寒生,寒生便重新蘸麻油重燃后再刺。凉气自少冲穴逐渐排出体外,山人感觉手臂自上而下慢慢缓和过来。

兰儿母女也都是焦急万分地站在一边守着,谁也不敢言语。一个时辰之后,阴气已基本除尽,山人运行真气至手少阴心经,循环一个周天,经脉已无大碍。

“可以了。”吴楚山人跳下床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寒生,多谢你了,假以时日,你一定能成为江湖一代怪医的。”山人笑道。

“爹爹,什么怪医?难听死了。”兰儿撅嘴嗔道。

山人哈哈笑道:“寒生给人治病,出手之脱俗,用药之怪异,堪称一代怪医,我觉得这个称呼名符其实啊!”

青囊怪医,嗯,这个名字不错,寒生想。

笨笨在院子里吠了起来,寒生出门一看,原来是一清回来了。一清告诉寒生,单位的假已经请好了,总共有十天。

“我想请你随我去找一位高人,他也许能够帮得了我们,明天出发。”寒生征求一清的意见。

一清表示说没有问题,而且路费及沿途吃用都包在他身上了。

黄昏时,吴楚山人拉寒生走出院门,来到了野地里,他有话对寒生说。

“寒生,你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这次远赴湘西,需要有些心理准备才是。”山人说道。

寒生神色凝重:“山人叔叔,您有什么叮嘱的话就请说吧。”

吴楚山人道:“寒生,你心地太过善良,容易相信人,可以说是不谙世故,这个世界上心术不正的坏人比比皆是,防不胜防,总之,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你是没有的,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寒生笑笑,说道:“山人叔叔,我一身清白,身无分文,别人害我也没有用啊。”

吴楚山人叹了口气,道:“湘西自古多诡异怪异之事,有些东西不可不知,主要是‘湘西三邪’。第一邪,湘西赶尸,夜里走路要十分留意了,那赶尸的法师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排中阴身的尸体,以草绳相连,每隔六七米一具,据说,法师怀里都有一只黑猫,此猫尤其碰不得,而且即使遇见,也不要正眼对视那只猫。”

寒生奇道:“天下竟有这等离奇的事?”

山人又道:“第二邪,放蛊,蛊是一种苗人养的毒虫,种类繁多,害人于无形,记住一点,凡是农家清洁得异常,一尘不染,甚至梁上连蛛丝都没有的,就是养蛊人家,吃饭时先吃上两瓣大蒜,遇蛊则吐。”

寒生听得有些目瞪口呆,父亲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这些。

“第三邪,落花洞女,据说是部落中有一些未婚的女子,能将树叶哭下来,然后到山洞里数天不吃不喝,回来后也不饮不吃,几天后就死去。部落人们认为她是去和树神、井神结婚了,人死后理应是办丧礼的,而她的家人给她们不但不办丧礼,还要办婚事。”吴楚山人说道。

寒生奇怪道:“为什么会这样呢?”

吴楚山人摇摇头,说道:“其实最神秘的就是这第三邪了,有些事情我也不甚了了,但是我始终怀疑她们就是……”

“就是什么?”寒生问道。

“肉尸。”山人道。

月上东山,空旷的野地里,吴楚山人和寒生交谈了小半夜,直到月悬中天。寒生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告诉他这么多的社会经验以及灌输了这么多的江湖知识,寒生自觉受益匪浅,从今往后,他凡事都得多留个心眼儿了。

回到房内,寒生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寒生,你还没睡么?”明月甜甜的话语传来耳边。亥时末,肉尸出来了。

寒生坐起身来,明月也端坐在了对面。

月光下,明月面庞俏丽,双峰高耸,身上散发着一种古仕女般的恬静美。

寒生说道:“明天我要带你去湘西天门山鬼谷洞,找一下湘西老叟,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明月浅浅一笑,轻声道:“但凭寒生大哥做主,小女子自半月前变身后,夜里出来的时间一日少似一日,并略带疲倦,不知何故。”

寒生知道,七七四十九天后,明月将会香销玉殒,自己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但他不想告诉她这些,口中只是说道:“明月,肚子饿了么?”

明月咯咯笑道:“还想给我吃那猪大肠么?一股臭味,现在感觉嘴里还是怪怪的,这两天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对了,上次没有来得及问清,与你相好的那个书生是谁?”寒生突然想起来,问道。

“他叫黄建国,是在京城里读书的大学生,老家就在黄村,离无名庵不远。”明月幽幽道。

黄建国?黄乾穗的儿子!

寒生闻言吃了一惊。

“寒生大哥认得他么?”明月看到寒生的表情有异,疑问道。

寒生微微一笑,说道:“只知道黄建国是婺源县黄乾穗主任的儿子,人并未见过。”不知怎的,寒生心中似乎有一丝酸酸的感觉。

“难道是黄乾穗送给你的毒月饼?他想杀死你?”寒生想不到政府的高官竟会做这种事。

“不,是黄建国的爷爷,那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家送我的。”明月说道。

“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如何在月饼里下毒呢?”寒生不解道。

明月清澈如水的眼睛望着寒生,语气坚定地说道:“绝不会是那老人家下的毒,他对我很好,不会害我的,当然也不会是建国,他说过两年后一定会回来娶我的。”

那就是黄乾穗了,他为什么要杀死儿子的对象呢?听说那黄公子将来会留在京城做官,难道说是为了前程?怕娶了一个尼姑在政治身份上影响仕途?即便如此,也不能杀人啊。看来山人叔叔说得不错,江湖上的确是险恶之极。

天刚蒙蒙亮,兰儿就生起火来了,寒生要出远门了。

她是一个农村里长大的女孩,跟着多病的母亲到处颠簸流离,讨过饭,睡过街头,捡过垃圾箱,遭尽世人白眼,如今在寒生这里,就如同生活在了天堂里一样。

寒生要走了,据说很遥远,也很危险,她不会像城里的女孩子那样表达自己的感情,只会每天早早的起来生火做饭,找出寒生的衣服洗净晾干叠好,在心里头默默想着他,每当这时,兰儿的心头都是甜蜜蜜的。

火塘映红了她的脸庞,眼角处有两粒晶莹的泪珠。

寒生推门出来,默默地在她的身旁蹲下,天亮就要启程了,心里仿佛有许多话,可是却不知如何开口,他想安慰下兰儿,却只是一个劲地往灶坑里填着柴草。

他俩就这么默默地望着火塘,熊熊的火苗,鼻子里一股淡淡的炊烟气息,心中各自浓浓的情意,一切都在不言中。

早饭时,兰儿没有一起吃,在一边默默地收拾着寒生的行装,几件换洗的衣服,一块洗脸的肥皂,两条毛巾,一条擦脸,一条揩脚,一把青色的尺子,最后,她把寒生送她的那块绿莹莹的宝石也放了进去,这样,寒生无论走到什么地方,看见那块石头,就会想起她来的。

天气阴沉沉的,仿佛要下雨,大家的心情也都有些沉重,似乎预示着此去湘西将会艰险重重。

笨笨一直蹲在一旁闷闷不乐地望着寒生,牠好像也明白小主人将出远门,要有一段时间不在了。

“寒生,记住我说的话,不关自己的事儿,尽可能避开得远远的,找不到湘西老叟就尽快回来,有时候天意如此,人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吴楚山人叮嘱道。

寒生点点头,顺便请山人随时打探父亲的情况。

走远了,回头望去,山人和兰儿母女还有笨笨依旧在路口默默地站立着,泪水涌出了寒生的眼眶。

深秋,南山上的树叶已经红了,半空里鸿雁排成人字形向南飞去,寒生心中默默地说道,这才仅仅是开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