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第22章 几个人忙过来要让喝醋或让喝茶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星期三 16:01:11 作者:


关灯
护眼

庄之蝶说:“今日就是来喝酒的,你们都不喝这不行,咱们行个酒令才是,还是按以往的规矩,轮流说成语吧!”柳月说:“我真是开了眼了!”唐宛儿说: “开什么眼了?”柳月说:“没来之前,我就想这知识分子家是怎么个生活法?来了以后瞧你们什么话都说,和常人一样嘛,可一上酒桌就又不一样了!以往我见过 的酒席上不是划拳就是打老虎杠子,哪里有过说成语的,这成语怎么个说法?”庄之蝶说:“其实简单,一个人说句成语,下边的人以成语的最后一字作为新成语的 首字,或者同音字也行。以此类推,谁说不上来罚谁的酒。”柳月说:“那我就去换了孟老师来!”牛月清说:“柳月,你年轻人哪个不高中毕业,还对不出来?要 说对不上来的,只有我哩!”孟云房在厨房接了话碴说道:“常言说,要得会,给师傅睡。你能对不上来?”牛月清就又骂孟云房。庄之蝶便宣布开始,起首一个成 语是:嘉宾满堂。下边是赵京五,说:堂而皇之。下边是周敏,说:之乎者也。下边是柳月,说:叶公好龙。下边是夏捷,说:龙行雨施,下边是汪希眠老婆,说: 时不待我。夏捷说:“这不成的,施与时并不同音,何况这成语是自造的!”庄之蝶说:“可以的,可以的。”下边是唐宛儿似乎难住了,眼睛直瞅了庄之蝶作思考状,突然说:我行我素。庄之蝶说:“好!”下边是牛月清,说:“素,素,素什么呀,素花布。”众人就笑起来,说:“素花布不行的,请喝酒!”牛月清把一 杯酒喝了。开始由她起头,说:“现在倒想起来了,素不相识,就再说素不相识。”庄之蝶说。识时度势。赵京五说:势不两立。周敏说:立之不起。柳月说:起死 回生。夏捷说:生不逢时。汪希眠老婆说:拾金不昧。唐宛儿说:妹妹哥哥。庄之蝶吓了一跳,唐宛儿就笑了,众人都笑,唐宛儿急又改说:眉开眼笑。庄之蝶又说 “好!”牛月清说:笑了就好。众人说:“这不行,不是成语,你再喝一杯,重开始。”牛月清说:“我说我不行的,这瓶酒全让我喝了。唐宛儿坐在我上边,她尽 说些我难对的,我要错开。”柳月说:“大姐,你坐在我下边,我不会为难你的,让唐宛儿为难庄老师吧。”牛月清真的起身坐到柳月的下边,说:“还是从我开 始,福如东海。”夏捷说:海阔天空。汪希眠老婆说:空谷萧声。唐宛儿说:声名狼藉。庄之蝶说:积重难返。赵京五说:反覆无常。周敏说:长鞭未及。柳月说: 岌岌可危。牛月清想了想,又是想不出来,端起杯子又喝了。众人都说女主人厚道:可这酒席是招待大家的,主人却只是自己喝。牛月清也就笑,笑着笑着,身子却 软起来,双手抓了桌沿,但双腿还是往桌下溜。庄之蝶说:“醉了,醉了。”一句未落,果然已溜在桌下。

几个人忙过来要让喝醋或让喝茶,庄之蝶说:“扶上床睡一觉就过去了。今日主人家带头先醉了,下来谁输了都不得耍奸。夏捷嫂子,轮到你该说了!”孟云房 在厨房吃完了自炒的素菜,出来说:“你们今日怎么啦?酒令尽说些晦气的成语。这样吧,每人各扫门前雪,都端起来碰杯一起喝干,我给大家上热菜米饭呀!”众 人立起,将酒杯一尽喝干,个个都是面如桃花,唯周敏苍白。孟云房就端热菜,摆得满满一桌。吃到饱时,上来了桂元团鱼汤,众勺全伸进去,庄之蝶说:“今日酒 席上,月清最差,她自然是该要喝醉的,大家评评,谁却对得最好,就赏她喝第一口鲜汤!”夏捷说:“你要让唐宛儿先喝,我们是不反对的,偏要使这心眼!”唐 宛儿说:“我说的哪有夏姐的好,夏姐是编导,一肚子的成语的。”孟云房说:“噢,原来是一肚子成语,我总嫌她小腹凸了出来,还让她每日早起锻炼哩!”夏捷 就走过去拧了孟云房的耳朵,骂道:“好呀,你原来嫌我胖了,老实说,看上哪个蜂腰女人了?”孟云房耳朵被扯着,却还在夹着菜吃,说:“我这夫人,就是打着 骂着亲爱我哩!”唐宛儿说:“让我瞧瞧,你们几个男的,谁的耳朵大些!”就拿眼睛瞅庄之蝶,众人只是会心地笑。庄之蝶装着不理会,第一勺桂元团鱼汤并未舀 给唐宛儿,却给了汪希眠老婆。汪希眠老婆喝罢了汤,便用香帕擦嘴,说她吃好了。她一放碗,唐宛儿、夏捷也放了碗。柳月就站起来给每人递个瓜子儿碟儿,自个 收拾碗筷去厨房洗涤去了。庄之蝶让大家随便干什么,愿休息的到书房对面的那个房间床上去躺,要看书的去书房看书。汪希眠老婆要了一杯开水喝了些药片儿,说 她喝酒多了,去倒一会。夏捷嚷道要和唐宛儿下棋,硬拉了周敏去作裁判。

庄之蝶和孟云房在客厅坐了,孟云房说:“之蝶,还有一事要问你的。上次慧明师父的那个材料你交给了德复,德复很快让市长批了,现在清虚庵要回来了所占的房 产,正在扩大重建,慧明也就成了那里掌事的。她好不感念你,要求了几次,请你去庵里喝茶哩!”庄之蝶说:“这黄德复还够意思的。要去庵里,能让德复去去也 好。”孟云房说:“这盼不得的,只怕他不肯。”庄之蝶说:“我要邀他,他也多少要给面子的。”孟云房说:“他要能去,还有一件大事就十有八九了!清虚庵东 北角那块地方,原本也是这次一并收回的,但那里盖了一幢五层楼,住的都是杂户人家。市长的意思,这幢楼就不要让清虚庵收回,因为居民再无法安排住处。慧明 师父也同意了,只是五楼上一个三居室的单元房一直没住人,慧明师父想要把这房子给她们,作为庵里来的非佛界的客人临时住所,市长是有些不大愿意。我思谋 了,如果这单元房间市长能给了清虚庵,而清虚庵又能让给咱们,平日谁要搞创作图清静去住十天半月,还能规定个日子在那里聚会研讨,这不就成了个文艺家沙龙 场所?”庄之蝶听了,脸上生动起来,说:“这真是最好不过的事!我给德复说去,估计问题不大吧。”又压低了声音说:“可你得保密!除过搞文艺的人外,对谁 也不能说。记住,我老婆也不要说,要不我在那里写作,家里来了人,她会让人又去找了我的。”孟云房说:“这我明白。”庄之蝶说:“还有一事,我倒要求你, 你真的能卜卦了?”孟云房就张狂了:“‘奇门遁’,我不敢说有把握,一般地纳甲装卦我却要拍腔了!”庄之蝶说:“你咋呼这么大声干啥?你真能卜,给我卜一 卦。”孟云房小了声说:“什么事,你倒也让我卜卦了?”庄之蝶说:“这事你先别问,到时没事就不给你说,真有了事少不得你帮忙。”盂云房却说这需要蓍草, 卜卦最灵验的是要用蓍草。

他托人从河南弄来了一把蓍草,只是放在家里的。庄之蝶说:“这你本事不中找借口了?!”盂云房说:“那好吧,就以火柴梗儿代替蓍草。”当下从火柴盒里 取出四十九根来,让庄之蝶双手合十捂了。然后又让他随意分作两堆,自个就移动这个,移动那个,拢集一起,取出单数在一旁,把剩余的又让庄之蝶随意分两堆。 如此六遍,口里念叨-陰-、陽、老-陰-、少陽不绝,半晌了,抬头看着庄之蝶,说:“什么事,还这么复杂?”庄之蝶说:“你是卦师,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吗?”孟云 房说:“以你这几年的势头,是红得尿血的人,怎么这是个‘困’卦?!你报个生辰年月吧!”庄之蝶一一报了,孟云房说:“你是水命,这还罢了。此事若要问的 是物事,物为木,木在口内是困;若要问人事,人在口内为囚。”庄之蝶脸色*白了,说:“当然是人事。”孟云房说:“人事虽是囚字,有牢狱或管制之灾,而可贵 的是你为水命,囚有水则为泅,即你能浮游得救。但是,即便是能浮游,恐怕游得好得救,游不好就难说了。”庄之蝶说:“你尽是胡说。”起身去给孟云房茶碗续 水,心里却慌慌的。夏捷和唐宛儿下了三盘棋,唐宛儿都输了;输了又不服,拉住夏捷还要下,卧室里就啊地一声惊叫。庄之蝶续了水正把壶往煤炉上放,听见叫 声,壶没有放好,哗地水落在炉膛将煤火全然浇灭,水气和灰雾就腾浮了一厨房。他已顾不得捡那空壶,跑进卧室,牛月清已满头大汗坐在地毯上,床上的凉席也溜 下来,一个角儿在牛月清身下压折了。众人都跑进来,问怎么啦?牛月清仍是惊魂未散说:“我做了个噩梦。”听说是梦,大家松下气来就笑了,说:“你是给我们 收魂了,吃了你一顿饭真不够你吓的!”牛月清也不好意思地爬起来,先对了穿衣镜理拢头发,说:“梦真吓死我了!”孟云房说:“什么梦?日本鬼子进村啦?” 牛月清说:“这一醒来我倒忘了。”众人就又笑。牛月清摇了摇头,认真他说:“我多少记些了。好像我和之蝶正坐了汽车,突然车里冒烟,有人喊:车上有炸药要 爆炸了!人都打跳,我和之蝶就跳下来跑,之蝶跑得快,我让他等我,他不等,我跑到一个山崖上了,没事了,他却来对我说:咱俩命大哩。我不理他,关键时候你 就自顾自了?!”汪希眠老婆和夏捷就看庄之蝶,庄之蝶说:“看我什么,好像我真的那样干了?!”大家又一阵笑,牛月清就又说:“我说着就拿手去推他,没想 这一推,之蝶就从崖上掉下去了……”夏捷便说:“好了好了,那谁也不吃亏了,他没有带着你跑,你也把他推下崖了。我看你是做主人的先醉了,醒来不好意思, 就编一个谎儿调节尴尬场面的吧。”牛月清说:“我都吓死了,你还取笑!谁是醉了?有能耐咱再喝一圈儿!”庄之蝶说:“你那能耐大家都领教过了,我提议难得 这么多人聚一起,咱照相留个纪念吧!”唐宛儿首先响应,待赵京五第一个给庄之蝶和牛月清拍过合影,就立于两人背后,偏要把一颗脑袋担在牛月清的肩上,说: “给我们也来一张,就这么照!”接着相互组合,一卷胶卷咔咔咔立时照完。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